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好啊。”花素明想也冇想就答應了。這種買買,不僅能毀了花梟譽君子形象還能得到靈物,她很樂意做。花素明在眾人矚目下被花梟譽帶回去了,這件事也就此傳開了。那晚的花梟譽似乎確實有非分之想,不然為什麼要把她推倒在床,死死咬住她的脖頸呢?花素明比起害怕更多的是不屑,果然,花梟譽不是真正的君子。但很快花梟譽又推開了她,他用了一個時辰才讓千山冰蓮適應她的識海,做完這一切便讓她滾了。她忘不了花梟譽泛紅的眼,她從...-

崑崙仙宗作為修仙界第一大宗,最近出了一件大事。

不知道什麼原因,禁地的封印鬆動,被關了五百年的大魔頭百裡越出逃了,而掌門聖善真人還在閉關中,宗門上下,人心惶惶。

師父師叔都在說那百裡越長相如厲鬼,看到修士就殺,喜食修士的肉和血,邪門得很,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花素明聳聳肩表示不以為意,宗門上下二十一座仙山,連綿六千裡,這麼大的地方,怎麼可能碰到那魔頭。

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逃跑!

後山的晨練剛結束,她就看到三四個穿著白色衣裙的女弟子,這種弟子服在來去峰表示中階弟子,中階弟子身後還跟著六七個穿淺綠色衣裙的,和她一樣,是普通弟子。

這群人是來找她麻煩的,花素明想也冇想,趕緊遮住臉藏進人群,往後山林子裡跑。

“盛師姐,花素明在那!”她聽到身後有一道聲音大喊著。

救命!被髮現了!

她也顧不上自己是多狼狽的姿態,反正名聲至始至終都不算好,逃命纔是最要緊的。

好在林裡地勢複雜,她左繞右繞,躲進一旁的灌木叢。

盛師姐就是盛雅聲,與花素明是老鄉,六年前和她一同來到崑崙仙宗,正是她總欺負花素明。

被盛雅聲抓到一定會被打一頓,甚至好不容易得來的千山冰蓮也可能被奪走。

那朵蓄滿靈力的冰蓮,現在正養在她的識海裡。隻要稍微使用靈力,她就有冰凍萬物的能力。

要用在盛雅聲身上嗎?

那可不行,花素明想也冇想就否定這個計劃,在去討伐之前,她不願浪費冰蓮一點靈力。

樹木叢生,繁茂易躲藏。她知道有一個地方,其他人絕對找不到,但她怕還冇到就被人抓到了。

花素明蹲在灌木叢後,好在初春發新芽,她淺綠色的弟子服躲在其中並不突兀。

“她人呢!”一道憤怒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花素明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從她的視角看過去,還能看到盛雅聲正質問著一個綠衣女弟子。

“剛剛看到她往這跑了,怎麼就不見了呢?”女弟子語氣委屈。

“都給我去找,既然掌門不管,那我便來管管這個勾引男人的下賤胚子!”

看樣子盛雅聲是氣壞了。

她真慶幸,這群人裡最厲害的盛雅聲還不會用靈力感受人的存在,不然她死定了。

被罵了的花素明小心翼翼縮成一團,等待時機逃走,至於那些難聽的話,她早習慣了,內心毫無波動。

會後悔接受花梟譽的千山冰蓮嗎?

-

五天之前,花素明得知自己上任務榜了,她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靠做任務賺錢和提升靈力了。

但在任務榜上,她不可置信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分在三星任務裡。

鄰仙村討伐魔物。

星級代表任務難度,越高越危險,最高的是五星。

在開玩笑嗎?花素明盯著星級,滿腦子疑惑。

她連禦劍飛行都不會,和她一屋的同門去聽師父授課,都是站上劍就走,她隻能一個階梯一個階梯走著去。

誰這麼缺德把她分在三星任務裡麵啊!

更何況鄰仙村前幾次還傳出修士在那遇害的訊息,這不明擺著讓她去送死嘛。

當她去詢問發榜的師姐時,師姐瞧也不瞧她,隻是反問要不要放棄這次的任務。

花素明猶豫了,任務越危險,利益越大。像她這種普通弟子被抽中宗門任務的機會很小,這是她入門六年來的第一個任務,她不想放棄。

“嫌任務困難,申請任務時就不要瞎填彙報表,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什麼實力。”在花素明離開的時候,那師姐還不忘挖苦她。

任務彙報表?什麼玩意?

花素明表示她從來就冇見過這東西啊,當初是同屋一起申請任務,舍長跟她說已經幫她申請了,當時她還萬分感謝人家呢。

看來是被坑了。

剩下的三天她幫人跑腿,去夥房幫忙,代寫書麵作業......能掙一點是一點。

她拿著這些年攢的錢去赤陽廣場想買個護身的靈器,不然真死村裡了,連給她收屍的都冇有。

赤陽廣場是來去峰附近最大的市場了,花素明花了一天時間把廣場所有法器店鋪、流動攤販的價格對比了一遍。

大家都說赤陽廣場的價格比其他市場便宜。看完價格後的花素明:這也不便宜啊。

“花師妹,聽說你最近很缺錢?”

花素明正在一家法器店鋪裡挑選符紙,這是她對比以後最劃算的法器了。一個男子上前和她搭話,他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那人身後還跟著幾個笑得猥瑣的男弟子。

她認識這人,陸柏值,以前追求過她一段時間,她不理會,後來就不了了之了。花素明不懂他現在又來乾什麼。

“你和我睡一晚,這店裡的法器你選一件,我送你,怎麼樣?”他不動聲色上下打量著她。

花素明在來去峰也算出名,因為她是劍修天才花梟譽的堂妹,而且盛雅聲說她還有個當過妓女的娘。

這些俗世裡的事,本來大家並不當一回事,隻是在出眾的花梟譽麵前,過於普通的她被拿來做了對比。

都是花家的子嗣,怎麼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呢。

加上她還生了一雙媚人目,惹得更多人站隊盛雅聲。

花素明挺無語這樣的對比,花梟譽是花家嫡長子所生,而她是花家二老爺跟妓子所生,這完全冇有可比性啊。

若是讓花梟譽的娘聽到大家把花素明和她兒子做對比,她得氣死。

-

花素明捏著手裡的荷包,這人什麼目的她一眼看透,隻是她對這個條件心動了。她手中的錢,夠買幾張中級符紙,其他法器,要麼買不起,要麼買了冇用,她冇有靈力駕馭。

這種輕浮的話,她不是冇聽過,平常隻當冇聽見,如今她打量起麵前的人,他腰上掛了一塊翡翠玉牌,確實看著價值不菲。

她聽到自己回答的聲音:“好啊。”

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這是娘說的。

對麵的弟子們吹起口哨恭喜陸柏值,陸柏值給了她一個門牌,讓她半夜去他的房間。

晚上她去赴約,她要陪睡的事在來去峰已經傳開了。花素明不在乎,她隻想活。

這種門牌都是單獨住一個小院的,她在去的路上,不少人對她指指點點。

她走進弟子單人居住區,周圍的住所不少人打開木窗偷看她。

一道白影從天而降攔住她的去路。

滿臉的氣憤也遮掩不住他俊秀的臉,這個穿著內門弟子服的少年就是她的堂兄,花梟譽。

聽說花梟譽前幾日入了金丹,馬上要進宗門秘境尋寶,因為他去秘境的那一天正是花素明去鄰仙村的前一天,她就記住了。

同是花家人,一個去尋寶,一個去送命,這種對比真夠可以的。

作為花素明的堂兄,在宗門裡花梟譽對她不聞不問,現如今他應該跟師兄師姐為明天去秘境做準備,結果卻氣沖沖來找她,她一時還真不知發生了什麼。

“有必要嗎?”

他一來就是質問。

花素明大概猜到他為什麼來,但不懂他在生氣什麼。她的壞名聲又傳不到他的頭上,甚至可能因為她的襯托有更多人去高看他兩眼。

她皺了皺眉:“我靠自己獲得想要的東西,怎麼冇必要。”

現在已經有不少人在看他們了。

“跟我走。”花梟譽拉住她的手腕。

他冇拉動,花素明很快掙開了他的手。“少假惺惺。”她說。

彆人覺得他是如蘭君子,在她眼裡可不是。她不願同他過多糾纏,繞開他,想繼續走。

“不就法器嗎,我給你不就是了。”花梟譽眉頭微顰,忙喊住她。

不就法器嗎......花素明不屑笑了笑,他口中簡簡單單的法器,她可要攢幾十年的錢,現在隻要一晚上,她就能得到。

這不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嗎?

她轉過身,盯著他,淡漠道:“誰要你的可憐。”

花梟譽見攔不住她,有些著急了,也不管周圍人的眼光,他咬著牙道:“陪誰睡不是睡,你陪我睡,我把千山冰蓮給你。”

千山冰蓮,據說是花梟譽在完成五星任務時帶回來的靈物。那東西可比店鋪的法器要好。

“好啊。”花素明想也冇想就答應了。這種買買,不僅能毀了花梟譽君子形象還能得到靈物,她很樂意做。

花素明在眾人矚目下被花梟譽帶回去了,這件事也就此傳開了。

那晚的花梟譽似乎確實有非分之想,不然為什麼要把她推倒在床,死死咬住她的脖頸呢?

花素明比起害怕更多的是不屑,果然,花梟譽不是真正的君子。

但很快花梟譽又推開了她,他用了一個時辰才讓千山冰蓮適應她的識海,做完這一切便讓她滾了。

她忘不了花梟譽泛紅的眼,她從來就冇讀懂過花梟譽。

當初求花家讓她去修仙的是他,對她不聞不問的也是他,現在給她高級靈物的是他,讓她滾的也是他。

-

花素明一點不後悔接受了花梟譽的千山冰蓮。

她自認為自己對他複雜的情愫並不感興趣,如今的處境有一部分正是他帶來的,她隻想離他遠一些。

見人往樹林另一邊去了,花素明趕緊爬起身往後山中央跑去。

那裡的樹每棵都很壯大,地上還會露出虯曲的樹根。她的秘密基地就是在這其中一棵裡麵。

準確來說是貓妖的秘密基地。

後山有千年貓妖這件事來去峰的弟子都知道,但誰也不知道那貓妖的老巢。貓妖不傷人,峰主便冇管。

花素明是在采藥的時候不小心喚醒了一棵樹的樹根,纏繞在一起的樹根慢慢打開,她走進樹洞,竟然就看到了貓妖。從此那裡成了她和貓妖的秘密。

她輕輕撓著身前的樹根,左顧右盼附近的狀況。

還好冇人,她輕而易舉就躲進去了,大概今夜就要在這過夜了。

與想象中不一樣的是,裡麵除了她認識的貓,還有一個模樣二十四,五歲的男人。

往裡邁步的花素明頓住,她看到黃毛貓正蹭著男人的身子也頓住了。

花素明戳著心窩:貓,你這裡欠我的拿什麼還!

不是說貓都是高傲的動物嘛,她也是花了一段時間才讓貓任她揉捏,怎麼現在就隨便去蹭一個陌生人。

那人穿著一身玄衣,花素明從冇見過宗門哪峰的弟子穿著這樣的衣服。當然,她也冇見過多少弟子,她隻當是她不認識的哪個峰的弟子。

遠處傳來說話的聲音,花素明想著貓親近的,應該不是壞人。她硬著頭皮進去了。

洞口的樹根交合,差不多馬車大小的樹洞,洞裡是十分狹小的。

中空的樹,有光從小洞裡照射進來,裡麵並不明亮。因為靠得近,花素明還是能看清他的臉龐。

他皮膚白皙,與花梟譽柔和的麵龐不同,麵前的人輪廓清晰,長得比較有攻擊性。

更準確的來說是他的眼睛,自她進來後,男人盤腿坐在地上不說話,隻是盯著她。

花素明有點覺得自己被當成壞人了。

“果然有什麼樣的娘就有什麼樣的女兒,花素明真跟她娘一樣,會勾引男人。”

這聲音很近,花素明能感覺到就在樹洞附近,她們的話能清楚傳進她的耳朵裡。

這麼一聽她更像壞人了。

隱約感覺男人有所動作,花素明指尖湊在唇邊,趕緊衝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不是吧,就這麼倒黴,偏碰到一個認識她的人要出去揭發她。

好在男人摸了摸貓頭,冇有要出去的意思。

“她還敢爬花師兄的床,那可是他的堂兄啊,”另一道女聲附和,“真是我們來去峰的恥辱。”

花素明艱難從小洞裡去看那兩人的位置,她緊張地攥著裙襬。察覺身下有動靜,她低頭看去,原來是她的腿壓到男人的衣襬了,她抓著的是男人的衣服。

男人一把將衣襬扯了出來,大概聽懂了那兩人的話語,不願和她有任何接觸。

外麵的說話聲慢慢傳遠了,直到再也聽不到,她手中還是繼續揉搓著自己的衣襬,輕輕呼了口氣。

懸著的心算是可以放下來了。

她看向身旁的男人,語氣感激,道:“多謝道友的配合。”

然而花素明冇等來男人的話,等來的是後脖的重擊。

懸著的心還是死了。

這都修仙了,怎麼還要用蠻力弄暈她啊!

她不甘心地閉上眼睛昏死過去。

-等級越高,人越少。她所在的任務中帶隊的是一個名為清安的執事,執事一般都是替長老辦事的,也會有執事閒時接接任務,這並不稀奇。有執事帶隊,生存的可能性不就更大了!這算是這個任務裡唯一讓花素明能笑的事了。隊員包括她還是三名劍修,剩下的就是兩名符修,一名醫修。花素明曾在來去峰見過清安,一個模樣嚴肅的中年女人。她正好也走到了清安的麵前。“我來報道!”花素明來到清安麵前,她不免有些興奮與緊張。清安看了她一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