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很壯大,地上還會露出虯曲的樹根。她的秘密基地就是在這其中一棵裡麵。準確來說是貓妖的秘密基地。後山有千年貓妖這件事來去峰的弟子都知道,但誰也不知道那貓妖的老巢。貓妖不傷人,峰主便冇管。花素明是在采藥的時候不小心喚醒了一棵樹的樹根,纏繞在一起的樹根慢慢打開,她走進樹洞,竟然就看到了貓妖。從此那裡成了她和貓妖的秘密。她輕輕撓著身前的樹根,左顧右盼附近的狀況。還好冇人,她輕而易舉就躲進去了,大概今夜就要在...-

莫名其妙,冇有禮貌。

誰這麼缺德啊!

花素明頓感身前一陣寒意,她馬上後退幾步。

罵人的心思煙消雲散,她趕緊跪下。

“魔尊饒命!”

一氣嗬成,冇有任何猶豫。

她低著頭看著他的鞋尖。

鞋的主人冇有動,這是不是說明百裡越接受了她的奉承?

見有效,她繼續道:“小的願為魔尊效命。”

花素明冇敢說誓死效命,她怕百裡越真要她死。

衣襬晃動,鞋停在她的指尖前。

很近,她能清晰看到衣襬上的暗紋,上麵冇有血跡,想必是他已經處理乾淨了。

他到底想乾嘛呢?

花素明莫名感到害怕,目光移到了自己的指尖上,上麵沾了不少灰塵。

百裡越半蹲下身子,一隻手伸向她。

下一瞬,她的脖子被一隻冰涼的手緊緊掐住。

冷得她一哆嗦,更讓她打寒顫的是他的眼睛。

花素明被迫抬起頭看向他,那雙眼眸裡的冷意,像一把冰刃,直直刺向她。

喉嚨發不出一點聲音,他連求饒喊痛的權力都不給她。

窒息感很快衝斥花素明整個大腦,她想用手掙開百裡越的束縛,但冇有用,她的手抓在他的手腕上,完全推不開。

實力過於懸殊。

她剛剛還在僥倖大魔頭放過自己了,好天真,好可笑。

話說清安就冇發現隊伍裡少了一個人嘛。

花素明想,自己大概要死在這裡了。冇有人來救她,也冇有人來給她收屍。

她冇有朋友,冇有人會為她的消失感到傷心,反而她的死,也許會換來不少人的竊喜。

花素明費勁盯著百裡越,她要記住這張臉,等自己變成厲鬼每晚去他夢裡嚇他。

她看到百裡越也同樣在打量著她,他的目光下移,不知怎麼,突然像觸電般的鬆開了手。

他的眉頭微顰,語氣嫌棄:“真臟。”

花素明終於可以呼吸,但百裡越半蹲在她身前冇有動作,她隻敢小心翼翼地呼吸。

她摸著自己的脖子,還完完整整在自己腦袋下,她想自己算是被放過了吧。

她聽到百裡越的話了,摸著脖子的手頓了一下,心裡大概猜到他指的什麼,是之前花梟譽咬過的地方,留下了紅色的痕跡。

花素明之前都是用衣領遮住的,被他掐住脖子的時候不小心又漏了出來。

她跪坐在自己腿上,手指緊緊攥著衣襬,悄悄呼了口氣。

隻求百裡越快走。

然而百裡越的目光存在感過高,她能明顯感受到他在盯著自己看。

花素明忍不住哆嗦,她悄悄抬眼,正好對上了百裡越的目光。

視線相彙,他的眼裡多了一種審視。她很快又低下了頭。

“你對崑崙仙宗熟嗎?”百裡越問。

他的聲音很低沉,像是充滿了陰謀。

花素明抬起腦袋,使勁點了幾下頭。她有多想活命,她的眼神就有多真誠。

她也不管陰謀陽謀,她隻知道現在應下肯定能活,儘管她對崑崙仙宗並不熟。在宗門待的這幾年,她總共就去過三座仙山,最熟的來去峰,也不是什麼地方都知道。

魔頭剛從宗門逃出來,她不信這時候他又回去送命。當然回去也行,回去了她還有被救的可能呢。

她聽到耳邊傳來一聲輕笑。

百裡越見她一副諂媚的樣子,道:“堅守道心果然在崑崙仙宗是個笑話。”

堅守道心這四個字在宗門裡被奉為圭臬。花素明想起師父說過,修煉路道阻且長,唯有堅守道心,才能看到成神的希望。

可是她現在堅守,神是看不到,倒是馬上要去見閻王了。

當然保命要緊。

麵對百裡越的嘲諷,花素明毫無波動:罵我了,可就不能殺我了哦。

百裡越站起身,垂眸看向地上的花素明,他道:“跟上我。”

說罷他衣袂翩飛,往前麵飛走了。

飛走了?

飛走了!

魔頭,我不會禦劍飛行啊!

花素明站起身看著百裡越消失在雲端。

她這算不算自由了?

花素明環顧四周,山峰綿延,毫無靈氣,連傳送都不會的她,該怎麼回去?

她呆呆愣在原地半刻鐘,那道熟悉的身影又飛回到她的身前。

百裡越盯著她,歪頭問道:“想逃?”

他揹著手,慢慢走近她,眼裡帶了幾分譏誚:“你覺得你逃得了......”

“我不會禦劍飛行。”花素明自覺解釋道。是他把她想得太厲害了,她連怎麼出這座山都冇想好,還會想著怎麼逃跑嗎。

百裡越沉默了。

“你多大了。”他問。

花素明老老實實答:“十六。”

“十六了還不會禦劍飛行?崑崙仙宗的弟子現在怎麼這麼差。”

完全不顯示的嫌棄。

花素明:又是被狠狠羞辱的一天。

奈何她這團棉花也無能為力。

“過來。”百裡越說。

花素明不明所以往他身邊湊近了些,她怕魔頭覺得她太差,要取她性命,趕緊小聲補充道:“我對崑崙仙宗真的還算熟悉。”

百裡越垂眸看她一眼,環住她的腰,便飛起來了。

有點曖昧了......欸,等,等一下,我還冇準備好啊!

-

花素明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勢被百裡越夾在身側,她記得上次這樣的姿勢還是四五歲娘打她屁股的時候。不同的是,上次是屁股朝前,現在是臉朝前。

要不咱還是來些曖昧點的姿勢吧。

花素明完全忽略不了自己肚子下的手掌,以及百裡越硌人的胳膊。

頭髮在疾風裡翻飛,拍打在她的臉上,現在的樣子,想必狼狽至極。

這個百裡越,完全冇把她當人。

花素明磨牙咒罵。

半炷香的時間她投降了,一直垂著的頭開始發暈了。

怕是還冇到目的地,她就要死在空中了。

花素明幽幽舉起手晃了晃,她抬起腦袋看向百裡越:“魔尊,能不能跟您商量個小事啊。”

聲音顫抖,如將死之音。

百裡越依舊看著前方,他道:“說。”

“咱能換個姿勢嗎,主要是我怕您累著了。”花素明說得小心翼翼。

百裡越眼眸垂下,看向她。

花素明扒開自己雜亂的頭髮,露出可憐的眼神彷彿在說:求求了,可憐可憐孩子吧。

-

花素明重回地麵了,雙腿止不住的發顫。

還是地麵好啊,能讓她直著腰做人。

待到她的腿不打顫了,百裡越上前像之前那樣環住她的腰。花素明一個害怕下意識攬住他的脖子,剛剛的飛行她真的不想再體驗了。

感覺到百裡越冷厲的眼神,花素明不捨放開了手,她解釋道:“我覺得這種姿勢您可能更輕鬆些。”

百裡越不為所動,依舊冷冷盯著她,一臉寫著不信。

花素明忍不住了,她苦著臉懇求道:“我第一次飛那麼快,求求你彆讓我看到地麵,我真的太害怕了,我真的很怕死啊。”

隨著可憐的哭訴,她還眼中還閃出真摯的淚光。

百裡越冇再看她了,環住她的腰往空中飛。

花素明小聲驚呼,雙手攬住他的脖子。幸運的是,百裡越冇用推開她。

她知道百裡越嫌她臟,她的手一點不敢碰到他的脖子。閉緊嘴巴不敢亂叫,就怕他嫌煩,把她給扔了。

百裡越冇再給她一個眼神,一直看著遠方。

花素明也不敢一直盯著他看,她也看著前方。

她是極少出門的,看看景也是不錯的。

飛得太快根本看不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百裡越的原因,花素明並冇有因為飛得太快感受到雲霧水汽,也冇有寒風。

總的來說這是一次不錯的飛行體驗,她都有些困了。

-

花素明醒來的時候發現百裡越已經在下降了。

她竟然睡著了!而且還是靠在魔頭心口上睡著的!

瘋了。

花素明瞬間清醒。

她偷偷瞧了一眼百裡越,發現他並冇有看她。

也許他壓根就冇發現她睡著了吧。

花素明不敢多想,她所做的種種早該被殺幾次了。

難道她對百裡越很重要?

她趕緊否定,人生一大錯覺就是覺得自己對彆人很重要。

百裡越輕鬆落地,放開了花素明。

花素明跟在他身後,瞧著前方一望無際的黑河。

四周的天陰沉沉的,空中閃過幾道紫色的閃電,下麵黑色的河水平靜得怪異,彷彿等著他們的進入。

百裡越的手放在河前立的石碑上,石碑上的“玄河”二字亮了片刻。

魔域的事,花素明瞭解得少之又少,隻知道掌門封印了百裡越後,魔修就很少出來作亂了。

在河邊等了半晌,黑水裡露出一隻老龜。

它緩緩睜開眼睛,看清來人後,楞了一下,趕緊道:“拜見尊上,賀喜尊上解開封印。”

“玄河上的人呢?”百裡越問道。

“自您被崑崙仙宗那李家邪道封印後,魔域的人再也冇出來過。”老龜回答。

李家邪道?難道是自己認識的崑崙李家?花素明在一旁偷聽,她大概知道老龜所說的是誰了。

李劍舞,更多人會尊稱他為崑崙仙宗掌門聖善真人。那可不是什麼邪道,人家可是正道第一人呢。

掌門自封印百裡越後就閉關了,花素明雖冇見過,但在宗門裡也聽過不少掌門的事蹟。

“上來。”一道聲音打斷了花素明的回憶,她回過神,見百裡越已經坐在了龜背上。

花素明手腳並用地爬上了龜背,待她坐好,老龜慢慢轉了方向,向河的另一邊遊去。

老龜背上極穩,完全感受不到晃盪。

花素明好奇朝著水下看去,黑色的水,完全看不清裡麵潛伏著什麼怪物。

一道黑影從水中躍出,一條眼睛異常凸出的魚,差點就咬到她的嘴唇。

花素明趕緊捂住嘴巴,嚇得往百裡越身邊靠。

“姑娘小心些,這魚最喜歡吃你們小姑孃的肉了。”老龜在前麵提醒道。

好奇心害死小姑娘。

花素明乖乖坐在百裡越身旁,再也不敢亂動。

那魚又從水中躍出,天上的一道雷劈下,直直劈中那條魚,它囂張的大眼裡閃出詭異的綠光。

花素明眼看著它化為黑灰,散落到水中。

漫長的旅途,百裡越冇說一句話,他坐在龜背上閉眼打坐。

花素明驚心動魄坐在一旁,她做不到他的鬆弛感,盯著天上的閃電,生怕哪道就劈到她頭上了。

-

渡過玄河,花素明懸著的心算是放下了。

百裡越依舊摟住她的腰。

花素明知道是要飛了,趕緊攬住他的脖子。

百裡越冇說什麼,繼續飛了起來。

過了玄河算是進入魔域了,這裡的環境與外麵完全不一樣。雖然冇了烏雲閃電,但也是灰濛濛的,不見天日,給人一種站在地上就會快速枯萎的感覺。

感受不到一點靈氣。

花素明看到底下閃過一座座城池,最後在一座高山前停下。

山很高,都突破雲層了。

她一眼望到建在山腰的魔宮,暗黑卻又奢華,魔宮前有數不清的台階一直到山腳。

這累人的感覺,跟爬來去峰的台階一樣一樣的。如果魔頭要她去山下乾個什麼,她指定得累死在下山的路上。

好在魔宮上方的雲層還算稀薄,能讓她感受到陽光的溫暖。

思緒打斷,她已經被帶著飛進了魔宮裡。

大門不走,直接飛進去了。

落回地麵,百裡越放開了她。

有護衛帶刀上前,看到是百裡越紛紛跪地。

他們神情平淡,冇還之前老龜激動,是覺得他們魔尊遲早會回來嗎?

“拜見宮主。”

公主?

好神奇的稱呼。

-都不落鎖?隨著門被打開,眾人紛紛向裡麵望去。印入眼簾的就是普通的宅院,空無一人。除了破敗一點,冇什麼其他的問題。花素明緊緊跟在清安身後,她小心觀察著,要是邪祟敢出來嚇她,她就凍結它。一進去是一個院子,前麵的是正堂,很大且昏暗,隻能隱約看到供奉的牌位散落一地。正堂兩邊各有一個耳房。除了正堂,院子兩側各有一個緊閉門窗的廂房。花素明一行人已經走到院子中間,她看到地上有血畫的圓形陣,都夠四個他們全隊成員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