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瘦馬”

26

到京城南邊的莊子上去了。”這件事情往大了說,也可以稱得上是捅破了天,完全違背了禮教規矩。作為貴族子弟,不好好為皇族儘忠,卻隻想著自己在房中的快活。任何一個國公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都要拚儘全力隱瞞。祝月溶連這個妾室的去向都摸得一清二楚,賀元衍隻要有心,就能夠抓住這一條證據。處置了二房,就算不會傷到安國公府的根本,也算是斬其臂膀,足夠讓賀元衍在新任皇帝那裡再記一功。作為投名狀,祝月溶這一份答卷交得不錯...-

第2376章

五重火域

火焰在不斷的跳動,四下猶如都完全成了烈火的海洋,散發出令人心悸的熱量。

而隨著林白深入,火焰的顏色,也在不斷的變動。從之前的紅藍中夾雜著一點兒白色,漸漸開始變成純白色,無邊的火海連接在一起,就像是一片片正在不斷流動的乳白色霧氣。

不過霧氣祥和,而火域之中的這些火光,卻是暴戾無比,叫人內心惶恐難安。

而到了此處,地麵也是變得愈發崎嶇不平起來,無數詭譎的岩石森然林立,將前路交織的錯綜複雜,使林白的行進,更是大打折扣,無法迅速穿越。

不過雖然如今火域的火勢,已是到了第三重,但林白道心如鐵,尤其是經曆過了逆道之後的蛻變,更是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火勢對他心神的折磨,就如同是給他在撓癢癢般,異象隻是一出現,瞬息間,便被他滌盪成空。

越往前走,火勢便越發洶湧,整個洞窟的甬道,都完全被烈火所占據了。而且在朝前奔行了數十丈後,第四種顏色的火焰,也開始漸漸出現在林白的麵前。

這裏的火焰,和之前林白接觸過的火焰,在色澤上,完全是兩個極端。到了此處,火焰已是完全變成了純正的黑色,烏光閃爍不止,那種黝黑,簡直要比濃墨還要深沉,目光隻是乍一碰觸到那顏色,都如同是要被其完全吸引般,深入到其中。

黑色的火焰,這可說是俗世從來都冇有過的異象!望著那黑魆魆的火焰,沉吟許久後,林白還是抬腳向著其中踏入。腳步乍一碰觸到黑色的火焰,雖然身軀未改,但冥冥中,他的心神,卻是頓時有一種皮開肉綻般的感覺出現,叫他心悸莫名。

如果不是林白道心堅固,恐怕如今就已是危險了。不過縱然如此,卻也還是叫林白的行進,變得艱難了無數。不僅如此,在這黑色的火焰中,他更是看到了幾具乾枯的屍骸。

這是劍閣之中,曾經深入到了此處,鑄煉飛劍之人的殘骸。火域之中的烈火,對人的身軀並冇有損毀,而且因為烈火的存在,此處並不存在什麽腐壞身體的微生物,是以雖然曆經歲月變遷,但這些骨骸的麵目依舊栩栩如生,隻是乾瘦了許多。

這些人能夠深入到此處,必然也是劍閣曾經的強者,但可惜的是,他們終究是無法承受這烈火焚心之苦,最終命喪此處,身軀被滔天火意,泯滅成了乾屍。

擦過這些人的身軀而過,林白隻覺得,就像是有一雙雙的目光,正在穿過無儘的曆史長河在注視著自己。這種感覺,叫林白心中莫名罩上了一層陰影,他愈發覺得,想要深入到火域的最深處,在此間鑄煉飛劍,必然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

但事情到了現在的地步,他卻是根本冇有任何回頭的可能,隻能一力前進。

緊咬牙關,心中默唸清靜經,平息著內心的悸動,林白不斷的踩踏著那些黝黑的火焰前行,任憑火海滔天,卻無法阻攔他的腳步分毫,每一步的踏出,依舊堅定。

不知道在這黝黑的火焰中究竟前行了多久,林白隻覺得自己的腳步變得越來越沉重,雖然清靜經默唸,但內心還是因為這種純粹的黑暗,而變得越來越不安起來。

就在這困苦無比之時,林白的眼前,倏然有一道金光出現。這光芒乍一出現,刺眼的就如天穹上的驕陽般,叫人無法直視,尤其是對在黑暗中前行了許久的林白,他不禁抬手擋住了眼臉,許久之後,纔算是適應了這種刺目的金色。

剛一看到這光明,他的心中還有從黑暗中擺脫的喜意,但等到雙眼習慣了這種色澤後,他的內心卻是又變得沉重起來。那黑色的火焰都已是叫他有難以承受之感,如果進入到了這刺目金色的第五重火焰,誰知道他是否還能承擔。

“不管怎樣,為了她們,也為了自己,都隻能往前!”停下腳步,平靜了一下心神後,林白咬了咬牙,冇再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抬腳便向火焰中深入而去。

腳尖乍一碰觸到那金色的火焰,林白頓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再無法支撐了,雖然這火焰依舊對軀體無損,但肌膚卻是有一種要崩裂的錯覺。

不僅僅是軀體,他更覺得自己的內心都快要癲狂了,神魂似乎都在不斷的燃燒,要化作灰燼,即便是有法力阻攔,也無法阻攔熱意的滲透。

而在此時,他更是發現,在這金色火焰中,更是有著無數璀璨如神像般的人影在挺立,熠熠生輝,緊緊的注視著他,就像是隨時都要對他發起攻擊。

這個發現,叫他不禁心中大懼。但旋即他便發現,這些璀璨如神祗般的人影,其實如那黑闇火焰中的人影一般,也都是曾經深入到了此處的劍修的遺骸。

而且仔細觀察下,他更是發現,在這些人的身上,還有著無數斑駁的傷痕,就像是被什麽東西在身上劃開的一樣。林白明白,這些傷痕,是這些劍修用自己的雙手抓出來的,因為神魂的傷痛,叫他們無力支撐,所以隻能自裁,擺脫這種痛苦。

這火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為何會如此恐怖?!

與此同時,他也算終於弄清,為何劍閣在傳承了無數年後,會出現劍修無劍的困局。不是他們的那些長輩們太敗家子,太過於損耗資源,而是這火域太過恐怖。

林白可以篤定,就算是讓玉具長老擁有足夠鑄煉飛劍的資源,讓他來這火域煉製飛劍,但以他的境界,恐怕走到第三重火焰之時,就要止步不前。

而在第三重煉製出的飛劍,品質又能好到哪裏去,不過是徒勞浪費資源罷了。

想要更好的品質,就隻能繼續往前,可是如果往前,以這火域中火勢的恐怖程度,恐怕深入其中,就會有性命之虞,讓神魂化作飛灰,身死道消與此間。

行走在刺目的金色火焰,直叫林白有一種,身邊存在的似乎不是火焰,而是融化了的金湯,正在如跗骨之蛆般,不斷的深入自己的身軀,對他的神魂攻襲連連。

那種狂暴的熱量,叫他的神魂都在不斷的顫抖,似乎都要因這火焰而爆燃!

駭然之下,林白冇有任何遲疑,他直接調動周身法力,開始遊走周身,不斷的壯大滋養著神魂,想要以法力來彌補神魂在火焰下的損耗。

法力如水,身周之局如火,兩者此消彼長,不斷消耗,這種損耗,叫林白越來越疲憊,直叫他覺得,自己的雙腳,就像是灌了鉛般,再無法往前。

要不就停頓在此處,以此處之火來鑄煉飛劍?在這一刻,他的心中,甚至都有遲疑生出。但這念想隻是一出現,便迅速被他打消。

這第五層的火焰雖然神異,如果能以此處鑄煉飛劍,所能達到的品質應該也會不凡,但想要跟那些不可知的存在對抗,怕是還是夠懸。不管怎樣,都要繼續往前,拚儘一切可能,都要深入到這火焰的最深處,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的把握更大一些。

沉思之下,林白取出一枚靈石,緊握在手心,以靈石之靈氣,滋養身軀,壯**力,彌補神魂損失。靈氣入體,神魂那種如要燃燒成灰的感覺,頓時好轉。

但是他如今的處境依舊卻是不妙,靈石有限,而火焰卻還有四重,而且變數頗大,繼續往前,心神早晚要難以支撐,遲早會如這些劍閣中人般,留在此處,化作灰燼。

逆道之人,步伐艱難,但不管身畔水深火熱,都要直步而前,絕不停留!

念及此處,林白眼眸一凜,先天真罡透體而出,裹挾周身,腳下步伐變動,身軀猶如是一柄飛速的利箭般,向著前方便急衝而去,誓要從這璀璨火勢中衝出!

“師叔,你覺得他會走到哪一層?”而與此同時,在火域之外,泰阿眉頭微皺,雙眼緊緊的盯著火域的洞口,向著身邊的玉具長老沉聲發問。

“幾層?”玉具長老聞言頓時陷入了沉思中,許久後,緩緩道:“以我之見,恐怕第五層就要阻攔住他的腳步,烈日之火,煉心之苦,在我教典籍的記載中,曾有數名宗師級的人物,都折損在了那裏,林小友雖然神通廣大,但恐怕也隻能止於此處了!”

泰阿聞言沉默不語,雖然冇有回答玉具長老的話,但他眼眸中的神情,已是說明,他對玉具長老的這席話,抱有極重的懷疑。他和林白交過手,很清楚林白的本心之堅強,他知道,第五層烈日之火固然恐怖,但想要至此攔住林白的腳步,怕是極難……

隻是不知道,你到底會走到哪一層?而我,在以後的歲月,又能走到何處……

-處,林白眼眸一凜,先天真罡透體而出,裹挾周身,腳下步伐變動,身軀猶如是一柄飛速的利箭般,向著前方便急衝而去,誓要從這璀璨火勢中衝出!“師叔,你覺得他會走到哪一層?”而與此同時,在火域之外,泰阿眉頭微皺,雙眼緊緊的盯著火域的洞口,向著身邊的玉具長老沉聲發問。“幾層?”玉具長老聞言頓時陷入了沉思中,許久後,緩緩道:“以我之見,恐怕第五層就要阻攔住他的腳步,烈日之火,煉心之苦,在我教典籍的記載中,曾有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