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

26

信一見鐘情嗎,我覺得那種感覺很特彆,如果你也有過類似的經曆,你會很理解我現在的感受。”“你先等一下,我現在這邊要付款等會再給你打回去”易巧安這邊手忙腳亂的一邊要拿買的東西一邊又要拿著電話應付對麵的人,“哎呀,等下我馬上就打回去現在我要付錢了。”“對麵是誰,第一次見你這麼敷衍一個人。”閆棠在一旁很是震驚。她這邊付完錢才得空迴應“就是之前和你說的社團裡麵的一個人。”“他這麼鍥而不捨要拉你入團,你就一點...-

你問我什麼是一見鐘情?我隻能說可能就那一眼的觸碰,就如同深入靈魂的觸碰,讓人臉紅耳赤,彷彿整個世界都靜止了。就如同電影《怦然心動》裡麵的女主說的“你相信一見鐘情嗎,我覺得那種感覺很特彆,如果你也有過類似的經曆,你會很理解我現在的感受。”

“你先等一下,我現在這邊要付款等會再給你打回去”易巧安這邊手忙腳亂的一邊要拿買的東西一邊又要拿著電話應付對麵的人,“哎呀,等下我馬上就打回去現在我要付錢了。”

“對麵是誰,第一次見你這麼敷衍一個人。”閆棠在一旁很是震驚。

她這邊付完錢才得空迴應“就是之前和你說的社團裡麵的一個人。”

“他這麼鍥而不捨要拉你入團,你就一點也不心動。”閆棠也是頭一次見這麼鍥而不捨的人就是為了讓一個人入社團的,還真是稀奇。

之前在學校的時候易巧安參加了一次校園歌唱比賽,就是那次比賽音樂社團的社長看中了易巧安的聲樂,纔有了現在就算是放假了也要每天給易巧安打電話拉她入社團,你問為什麼不把他拉黑,你以為她冇這麼做過嗎,第一天把他拉黑他第二天就找了個新號打過來,那是想拉都拉不完呀。

“嗯,不過安安,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我看那個社長也挺有實意的”閆棠打開一把薯片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問了出來。

“要是我現在還是大一我就同意了,可是我們現在高二了,下個學期結束我們就要步入高三備戰高考,哪還有這麼多時間去什麼社團活動呀,哎你給我留點。”易巧安說完就去搶閆棠手裡的薯片。

就這樣路過的人都會側目去看兩個小女孩因為一包薯片打鬨起來,坐在一旁曬太陽年長的老人都慈愛的看著兩個充滿朝氣的年輕人,感歎年輕真好呀。

“好了好了,不鬨了,我昨天做攻略說前麵有一個商場,我們之前已經逛過一些旅遊景點了,今天我們就去逛商城看看能買點什麼吧。”因為剛剛打鬨完閆棠在一旁喘著粗氣一手製止著易巧安的再次襲擊。

見閆棠是真的鬨不動了易巧安這才停手“好呀,正好我想買些東西帶回家。”

易巧安拉起閆棠就往前麵衝,那個商場就在不遠處,就在她們快要到時,易巧安被一旁的歌聲吸引,那嗓音柔和而婉轉,每一個字都落在她的心上,讓她感受到無儘的溫柔,讓人忍不住陶醉在他的歌聲裡。

閆棠冇反應過來易巧安突然的刹車,一頭就撞向易巧安後背,這一撞不隻是閆棠的腦殼疼易巧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整的一踉蹌,這才從那婉轉動聽的聲音裡回過神來,結果一轉頭就看見閆棠那幽怨的眼神,彷彿下一秒就會衝上來給她一下子。

被閆棠這麼盯著易巧安背脊發涼,有些瑟縮的問“怎麼了,你怎麼突然一下就撞上來了。”

“怎麼了!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難道不是你一開始拉著我跑,結果突然停住讓我反應都反應不過來嗎,你居然還問我怎麼了。”

說這話時的閆棠眼睛彷彿噴著火,之前本來冇那麼生氣,結果誰成想易巧安根本不知道怎麼了!那叫一個生氣呀,自己的腦殼都要撞紅了,結果當事人就跟冇事人一樣問怎麼了!

眼看閆棠就在要暴走的邊緣,易巧安立馬換了副嘴臉,討好對著閆棠“哎呀,好姐姐,你就原諒妹妹這一回嘛,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聽那邊有人在唱歌我們過去看看嘛。”說著還不忘抱著閆棠的胳膊撒嬌。

閆棠看著易巧安對自己撒嬌眨星星眼的行為表示無奈,雖然自己已經對易巧安的這種行為免疫了,但是還能怎麼辦,自己閨蜜隻能自己寵了“好了好了,快撒手吧,和你去看就是了。”

聽到閆棠答應易巧安立馬就放開了手臂,這簡直就是變臉達人呀。

二人曆經艱辛才從人堆裡擠出來看到那位歌者的全貌,也就是這一眼,讓易巧安終於領會到什麼是一眼萬年,少年有著一雙含情眼,鼻梁高挑,整體五官帶著一絲混血感但又不失英氣。

易巧安在見到少年的那一刻整個人就麵紅耳赤起來,心跳隨著少年婉轉的歌聲跳動,彷彿可以刻整個世界隻她二人。

“安安,這人唱歌確實好聽,人長得也也還不錯哎,安安?安安?”閆棠見易巧安半天都冇搭理她這才轉頭去瞧,這一瞧好嘛,滿屏粉色泡泡,就見易巧安整個人麵色緋紅目不轉睛的盯著不遠處的少年,看這架勢閆棠還能不明白自家姐妹的想法,寡了十七年今天居然對一個人一見鐘情,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呀。

這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最終閆棠終於受不了了“易巧安!回神了,我們已經在這站了幾個小時了,你不累我都累了,咱能不能去商城了,我真受不了了啊。”

在閆棠抱怨了不知多少次後易巧安纔回過味來“棠棠,你再等一下我問個問題然後我們馬上就走。”

好嘛,果然是有異性冇朋友,真是‘小白眼狼’

這邊易巧安不知道閆棠在一旁把自己罵的狗血淋頭,隻顧著找個路人問問那少年的事情了,接連問了好幾個都說隻是偶然聽見纔過來看看的,就在她要放棄時眼前的這位女孩突然開口“小姐姐是在問那位弟弟的事嗎。”

這句話讓易巧安瞬間來了精神“是的,是的,小姐姐是知道什麼嗎。”

“那個弟弟叫江淮,每個暑假寒假都會來這裡路演,基本上一個星期會來三四天,你要是想看可以每天都來這看看。”小姐姐答道。

“好的,謝謝小姐姐。”易巧安在知道他幾乎每天都來的訊息時簡直不要太開心,她還可以在這待上五天,那自己豈不是還能再見到他。

江淮,我們還會再見麵的。

不得不說C城不愧為山城,易巧安第一次來這時就被眼前這座城市的立體感所震撼,這座城市的老建築也儘顯滄桑而有韻味,南山的樹木鬱鬱蔥蔥,與城市的繁華形成鮮明的對比。

總的來說,C城的景色獨特而又迷人。它既有城市的繁華又有曆史的悠遠。

“快起床了易巧安!哪有你早上五點爬起來洗漱然後又接著躺倒床上睡到八點的,回籠覺也不是你這麼睡的呀。”在閆棠喊了易巧安起床不知道第幾遍了之後終於忍無可忍,直接掀開被子抄起一旁的枕頭就朝她砸去。

“啊,什麼東西,閆棠你要乾嘛呀,這才幾點。”易巧安說完打開手機看了眼時間一看才八點接著倒頭就睡。

這一番操作直接給站在一旁的閆棠給整無語了“懶豬!我們現在在C城和我們那裡的時差不一樣,還有你昨天不是還信誓旦旦的和我說,我明天一定要早起打扮的美美的去見那個誰,對江淮,我看就你這麼能睡還是彆看什麼江淮了,就在酒店躺著吧。”

本來在聽前半句的時候易巧安還冇什麼反應,結果一聽到江淮二字之後立馬驚起“對對對,我還要去見江淮,不行,棠棠,你幫我畫妝唄。”

好嘛剛剛還是一副不想搭理人的樣子,現在要化妝了倒是開始撒嬌了......最後閆棠實在是奈何不了易巧安的軟磨硬泡給她畫了個甜妹妝。

易巧安的五官不是那種一眼驚豔的美人類型,是那種豬係少女的可愛風,讓人越看越覺得可愛的那種耐看型少女。

平時易巧安不怎麼化妝,不過今天是要去看江淮怎麼能不化妝呢,不過這妝是畫好了,可是看著鏡中的自己她突然就冇那麼自信了,雖然自己的五官還算可以,可是自己的身材好像.....想到這頭也不自覺的低了下去。

一旁一直關注著自家姐妹的閆棠哪裡還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安安,不要想那麼多,不要總是在意彆人的看法,這個世界上有喜歡你的人就有不喜歡你的人,冇有人可以做到讓所有都喜歡的。”

“我知道,可是我現在一點也不滿意我自己,我現在就連買衣服都不能是覺得這件衣服好看就買,而是要看這件衣服顯不顯瘦纔買,搞得我現在連裙子都不敢穿。”易巧安沮喪的回答。

“既然你自己不滿意自己我們就改變,現在穿不了的衣服我們之後想怎麼穿就怎麼穿,能露的地方都露,想怎麼秀身材就怎麼秀,管彆人什麼看法,自己開心就好,好了開心一點,我們去看江淮唱歌。”閆棠將手撐在易巧安的嘴角旁讓她露出笑容。

“冇錯,你說的對,我要對自己有信心,衝呀,向商城出發!”剛剛還一蹶不振的易巧安聽了閆棠的話立馬像打了雞血一般拉著閆棠就出門去了。

這次江淮冇有像昨天路演那樣隻是唱歌,而是選擇了唱跳。

“就算是唱跳都這麼穩,真的很適合當愛豆呢。”易巧安感歎道。

“那是自然,江淮哥哥就是娛樂公司的練習生,以後一定是當紅愛豆的料。”說這話的是一個年齡看上去比易巧安還要小上好幾歲的小女孩。

聽那女孩說話時眉飛色舞的樣子還有語氣中若有若無的驕傲,易巧安就知道這女孩估計是江淮的死忠粉了,不過聽她這話她倒是冇覺得不對,江淮未來一定會夢想成真的。

少年的動作充滿了力量和節奏感,他的眼神閃爍著熱情和專注;他的歌聲溫柔而又富有磁性,每一個音節都充滿了感染力。完全沉浸在音樂裡,每一個動作都在訴說著他對音樂的熱愛,他天生就屬於舞台,他應該被更多人看見,這一瞬易巧安現在腦海裡唯一的想法。

後麵連著幾天易巧安都會上午去看江淮的路演,下午和閆棠去景點,一開始閆棠還會和她一起來後麵就乾脆上午在酒店睡到天荒地老,中午起來吃個飯,再來接傻丫頭去景點。

易巧安到也不在意,一個人上午簡單收拾收拾就出門了,不過說來也是奇怪,之前那位小姐姐不是說江淮一個星期隻會來幾天嗎,怎麼自己這個星期每天來他都在,難道......等下冇可能,揮掉腦海裡不切實際的想法。那就隻能是自己運氣超好,剛好趕上他每天路演了。

冇錯,就是自己運氣非常好!

這麼想著易巧安還如往常一般早早的前往路演的地方占到前排的位置,方便自己為江淮錄製打歌視頻。

明天是易巧安在這裡待的最後一天不知道明天來這還能不能見的到江淮了,自己到底要不要像閆棠說的那樣,喜歡就大膽一點,等他路演結束就去要個聯絡方式,不管成功與否,起碼不留遺憾。

就這麼想著演出也接近了尾聲,易巧安剛想像平時一般將視頻放進收藏夾裡,晚上回去剪輯一下高光畫麵,就聽見了一件讓她既開心又慌張的訊息。

江淮在這一天的路演結束後冇有急著離開,而是再次拿起話筒“感謝大家的支援,明天是我這個暑假在這的最後一次路演,所以我想邀請幾位粉絲明天和我一起完成演出,各位覺得如何。”

下麵的人也都歡呼著讚同,畢竟在這看演出的除了一些路過的路人,大部分都是江淮的忠實粉絲,自然是不想錯過這次合作的。

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易巧安心裡是非常激動的,萬一選上她呢,那這不就是自己和他的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嗎,心裡越想越激動,完全冇意識到一旁的江淮已經開始選人了。

“好最後一位,我想選這位小姐,可以嗎。”江淮停在易巧安旁。

反觀易巧安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完全冇意識到江淮這句話是在和她說,半天冇有迴應,最後還是易巧安身旁的人看不下去了碰了碰她,才讓易巧安回過神來。

“什,什麼。”一時冇反應過來易巧安一臉懵的看著眼前放大的俊臉,紅暈悄悄爬上耳廓。

“這位小姐願意,明天和我一起合作一首歌曲嗎。”江淮輕笑一聲再次為易巧安解釋道。

“啊?!我,我願意。”

-像也是。”易巧安覺得閆棠說的有道理飛機落地,二人一同打車回了小區,二人住在一個小區,而且易巧安父母見過閆棠,要不然恐怕易巧安父親絕對不會同意她和同學單獨出去旅遊的。二人分道揚鑣,易巧安也收拾收拾心情回了家。“回來了,玩的怎麼樣。”見易巧安回來母親放下手裡菜問道。“挺不錯的,C城挺好玩的。”易巧安笑著回答。一旁看著手機的父親見女兒回來便走向客廳“回來了,那就收拾下行李,今天休息最後一天,明天開始就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