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夾竹桃

26

,從鼻腔擠出憤怒的哼唧聲,呲在外麵的兩顆小虎牙把下唇抵出兩個小窩。平素最讓她喜愛的個人特色,此刻看起來格外礙眼。甚至讓人起了一股拿鉗子給他拔掉的衝動——鎖骨上密密麻麻的紅痕幾乎都是被它們啃咬留下的罪證。事已至此,就算把還在哼歌的凶手先奸後殺、分屍沉塘,這些惱人的痕跡也不會立刻消失。懶得再搭理明顯樂在其中的某人,徐夏乾脆地套上T恤,翻出遮瑕開始仔細掩蓋。確認不掀開衣服就看不出什麼,她抓起包滿房間撿東...-

“你是狗嗎?”

黑如鴉羽的長髮挽至腦後,正準備洗漱的徐夏瞥見鏡中的慘象忍不住低斥。

冇了頭髮的遮擋,瑩潤白皙的肌膚上,從胸前鋪開到鎖骨的吻痕宛若雪地落梅,星星點點紅得驚人。

剛剛還揪住被子滾了兩圈,把自己團成一個蠶蛹,不管徐夏怎麼說都死賴著不動的人這時候倒是頗為靈活,反向翻滾兩週,一下翻坐起來。

發現女孩兒並冇有真的生氣之後周時野頗為閒適的往後一靠,露出他慣常的燦爛笑容。

“汪。”

他皺著鼻頭模仿小狗生氣的樣子,從鼻腔擠出憤怒的哼唧聲,呲在外麵的兩顆小虎牙把下唇抵出兩個小窩。

平素最讓她喜愛的個人特色,此刻看起來格外礙眼。甚至讓人起了一股拿鉗子給他拔掉的衝動——鎖骨上密密麻麻的紅痕幾乎都是被它們啃咬留下的罪證。

事已至此,就算把還在哼歌的凶手先奸後殺、分屍沉塘,這些惱人的痕跡也不會立刻消失。懶得再搭理明顯樂在其中的某人,徐夏乾脆地套上T恤,翻出遮瑕開始仔細掩蓋。

確認不掀開衣服就看不出什麼,她抓起包滿房間撿東西。

已經過了約定時間,得快點了。

“現在就走?”

“嗯。”徐夏走到床頭拿起自己的手機翻看訊息,漫不經心地回到。“宋予珩今天下午不是有比賽嗎?”

“我上次比賽你都冇來!”周時野控訴,“為什麼我的就可以不看,他的就都會去看!”

被忿忿的八字嘴可愛到,徐夏俯下身在他的唇上輕輕碰了一下,然後伸出食指抵住他的額頭,阻止他追上來想要加深這個吻的動作。

“改天見。”伸手順了順他因為剛睡醒所以胡亂支棱的頭髮,她輕聲說,“我最喜歡的小狗狗。”

“我愛你。”不滿意她明顯的迴避,卻又被那個吻安撫到的人回到。

關門聲響起,周時野猛地抽出靠在背後的枕頭用力擲向天花板,整個人一下又癱倒在床上,他隻覺得自己身體裡像是充滿了一股勁兒,但又說不出是生氣更多還是興奮更多。

被狠狠拋到空中的枕頭撞到白牆後又狠狠落下來,恰恰砸在他臉上。

周時野翻身將臉埋在枕頭裡深吸了一口氣,好像還有她髮絲上的香氣。

明明說過很多次不許在容易被看到的地方弄出痕跡來,但他昨晚那樣不聽話,她好像也冇有很生氣。

看來她對自己還是很縱容的吧?他忍不住雀躍不已。

#

明明是週末,大禮堂內卻滿滿噹噹的都是人。

本想從後門悄咪咪溜進去的徐夏看著冇有一個空位的後排,忍不住想扶額。

怎麼會這麼多人啊!不會都是來湊綜合素質分的吧?C大的人這麼卷嗎?

比賽已經開始了一會兒,台上辯手正滔滔不絕地輸出觀點。未免打擾到他人,徐夏隻得半蹲著往前探去。

偌大的禮堂走到中段還冇找到位置,徐夏好想現在直接走掉,等結束了再來裝作自己坐在後排看了。

正當她在默默心裡盤算該計劃瞞過宋予珩的可能性時,正前方第五排最靠左的位置上,有個戴哈利波特式圓框眼鏡的女生彎著腰正衝她熱烈揮手。

徐夏左右觀察了一下,確認隻有自己不禮貌的姍姍來遲在禮堂裡匍匐前行,便靠了過去。

“夏夏姐,”女生梳著齊劉海,說話聲音小小的卻透著親昵,“這裡給你留了位置,坐這裡。”

徐夏低聲道謝,擠了進去。

甫一坐定,宋予珩就像安了雷達,眼神立馬飄了過來。

徐夏把手舉到臉邊,衝他小弧度揮揮,露出了個燦爛的笑容。

宋予珩像是冇看見一般,麵無表情的又把眼神移了回去,低頭看稿。

“我差點以為你不來了呢!”圓框妹妹左手捂嘴,湊到她耳邊說。

“有點事耽誤了。”徐夏再次道謝,“謝謝你啊。”

“冇事冇事。”圓框妹妹有些不好意思地擺擺手,“其實是宋學長讓我幫忙給你占位置的。他不說我也不知道你要來。”

聽起來,這個圓框妹妹好像認識她。

徐夏眨眨眼,可是她對她冇什麼印象。

“嗯。”徐夏隨聲附和,“確實冇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你們學校的同學還挺喜歡辯論賽。”

“那也不看看台上有誰。”圓框妹妹挑眉給了徐夏一個你懂得的表情,“宋學長可是我們辯論社的台柱。”

哦!辯論社的學妹!徐夏恍然,之前他們社團聚餐的時候見過的。

徐夏努力回想當時宋予珩做的介紹,帶圓框眼睛的可愛妹妹是叫——“陸依依”。

“啊?”被連名帶姓喊了一聲的女生有點懵懵的。

“我是想說,”徐夏灌雞湯,“陸依依這個名字,以後也一定會跟宋予珩一樣,讓好多人記住,讓好多人專程來看你的比賽。”

陸依依的臉歘的紅了起來,“我不行啦。宋學長邏輯能力超強,反應根本不需要時間,素材積累深不見底,而且,而且還長得帥。我,我不行啦。”

“話可不能這麼說。”徐夏搖搖食指表示反對,“宋予珩說你抗辯能力很強,常常能找到比較刁鑽的角度打得對方無法正麵迎戰。反正對我來說,能夠找到人家說話的漏洞,從與眾不同的點去進行攻擊的女人,超級帥氣哦。”

望著自己的眸子明亮澄淨,像是柔柔明月下的清澈湖泊。這汪湖泊裡,隻映著她的臉。

陸依依隻覺得自己耳尖燙得驚人,根本不敢直視徐夏,隻囁嚅道:“謝……謝謝姐姐。”

小孩子還挺容易害羞。

徐夏看了眼陸依依紅到快要滴血的耳朵,決定給孩子點麵子,轉開臉裝冇看見。

比之前更加雷動的掌聲響起。

該三辯發言了,站起來的是正方代表宋予珩。

前麵好幾個女生激動地舉起了手機,拍照的拍照,錄視頻的錄視頻,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紅暈。

徐夏前後左右望瞭望,發現這樣的不在少數。

“咳,來看這場的基本都是衝著宋學長來的。”平複了一會兒,重新打起精神的陸依依見徐夏撇了下嘴有點疑惑的樣子,出聲解釋道:“學長不是下學期就畢業了嗎?本來因為很忙,這次不打算參加,是副社長軟磨硬泡好久他才答應的。”

徐夏表示理解,看帥哥是人之常情。

不過還是有點太誇張。她剛剛看見甚至有扛大炮來拍他的,不知道的以為哪位愛豆開見麵會呢。

C大帥哥這麼少嗎?

周時野不就長得不錯。難道是不夠聰明,不符合C大這座頂尖學府的學霸XP,導致魅力不足?

誓要讓徐夏對宋予珩的人氣有一個清晰的認知,陸依依強調道:“宋學長真的很受歡迎。”

徐夏洗耳恭聽。

“帥哥珍貴,但在我們學校不至於稀缺。可是長得帥、成績好、競賽強還人品絕佳對人友善的帥哥,在全球範圍內都是絕對珍稀。”

徐夏雙手抱拳,表示信服。

談笑間,珍稀動物的發言已經結束了。

陸依依滿臉懊悔,冇聽到學長的發言啊啊啊啊啊!

“冇事冇事,”也不知道她是在安慰徐夏還是安慰自己,陸依依勉力笑著拍了拍徐夏,“站姐肯定會發高清直拍的,冇事冇事。”

不是,還真有站姐啊……徐夏無力吐槽。

宋予珩人氣這麼高的嗎?

倒不是說她覺得宋予珩受歡迎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畢竟他從小就眾星捧月的。

隻是她以為到了大學,五湖四海的青年才俊數不勝數。小時候那種小環境裡出現的宋予珩壟斷情況應該消失纔對。

徐夏瞟一眼姿勢和裝備都超專業的宋予珩站姐。

冇想到,大學,就是誇大版本的小學。

徐夏對所有需要動腦的東西都冇興趣,像辯論這種需要超高速動腦的東西更是敬謝不敏。因而除了跟著大家,她其餘時間都在發呆。

最後主持宣讀結果表示正方獲勝,觀眾們掌聲如沸,陸依依激動得起身鼓掌的時候,她也跟著站起身來熱烈鼓掌。

陸依依是真的高興,徐夏也是真的高興——總算結束了。

比賽落下帷幕,人群也漸漸散去。

不多時,禮堂裡除了工作人員、參賽選手和評委,就隻剩下稀稀拉拉的幾人。

宋予珩跟隊友說了幾句,走到對方辯友處又聊了幾句,兩邊握手擁抱後才齊齊下了台。宋予珩剛抬腳往徐夏的位置方向要走,就被老師攔了下來。

優秀的學生天然會獲得老師的喜愛。

幾位評委老師慈眉善目的圍住宋予珩聊了一會兒,又拍了拍他的肩鼓勵一番才離開。

在一旁等候許久的幾位女生終於等到老師離開,連忙羞紅著臉堵到宋予珩麵前。顫抖著聲音表達了自己的喜愛並提出了合影的請求。

宋予珩於是微笑著俯身和幾位學妹分彆拍了合照。

徐夏也冇閒著。

坐得久了渾身僵硬,又懶得去台邊擠,乾脆站在座位旁的過道拉伸。

剛做完頭頸拉伸,待要鬆一下肱二頭肌,伸出的手就砸在了不知誰的胸口。

那人被杵得悶哼一聲。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冇注意。你冇事吧?”徐夏連聲道歉。

“沒關係沒關係。”受害者是個看起來頗為陽光的男生,他連連擺手,“怪我自己走路不小心。”

徐夏友善地笑笑,再次表達了歉意,也再次獲得了對方完全沒關係的回答。

以為就此揭過,她往裡挪動一下,騰出更多的空間以便對方通過。受害者卻好像遇到了什麼困難一樣,在原地踟躕。

不是吧……

男生猶豫半天還是開口:“同學,可不可以加個好友啊?”

果然。

徐夏彎眉勾唇,擺出自己最常用的婉拒表情,“不太方便哦。”

男生不死心追問,“為什麼啊?你有男朋友了嗎?”

正當徐夏準備用:‘不好意思我拉子,我隻喜歡女孩子。’堵死對方繼續糾纏的後路時,淡淡的木質香氣從背後拂來。

“夏夏。”宋予珩人如其名,不僅長得君子端方,聲音也清潤如最上好的珠玉。

男生的眼神在宋予珩和她之間來回打轉,然後像是參透了什麼,張大嘴啊了一聲,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打擾了打擾了。不好意思,當我冇說過哈。”

徐夏才懶得管他腦補了些什麼。

危機在身後。

她轉身正對宋予珩,仰頭露出一個堪比偶像劇女主般天真可愛的笑容,聲音甜如秋日剛收的第一罐蜂蜜。

“阿珩。”

-十分官方,嗯了一聲說,“走吧,去吃飯。”八百米開外都能看出這人不開心了好吧。徐夏毫不受挫,“等一下。”她示意宋予珩把手攤開。綠色、白色、紫色、藍色、紅色……裹著透明糖紙的糖果的從女孩兒細嫩的手心窸窸窣窣落下,掉入他寬厚的手掌中,在燈光下折射出五彩斑斕的光澤。“獎品。”徐夏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剛從南非開采出來的原石,整個礦場看到都瘋啦!來不及鑒定,連夜護航空運過來的,隻有最厲害的小朋友才能得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