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曼陀羅

26

證。事已至此,就算把還在哼歌的凶手先奸後殺、分屍沉塘,這些惱人的痕跡也不會立刻消失。懶得再搭理明顯樂在其中的某人,徐夏乾脆地套上T恤,翻出遮瑕開始仔細掩蓋。確認不掀開衣服就看不出什麼,她抓起包滿房間撿東西。已經過了約定時間,得快點了。“現在就走?”“嗯。”徐夏走到床頭拿起自己的手機翻看訊息,漫不經心地回到。“宋予珩今天下午不是有比賽嗎?”“我上次比賽你都冇來!”周時野控訴,“為什麼我的就可以不看,...-

徐夏刻意的賣乖收效甚微。

宋予珩清俊麵容上的笑容十分官方,嗯了一聲說,“走吧,去吃飯。”

八百米開外都能看出這人不開心了好吧。

徐夏毫不受挫,“等一下。”

她示意宋予珩把手攤開。

綠色、白色、紫色、藍色、紅色……裹著透明糖紙的糖果的從女孩兒細嫩的手心窸窸窣窣落下,掉入他寬厚的手掌中,在燈光下折射出五彩斑斕的光澤。

“獎品。”徐夏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剛從南非開采出來的原石,整個礦場看到都瘋啦!來不及鑒定,連夜護航空運過來的,隻有最厲害的小朋友才能得到。”

宋予珩眸子裡閃過一絲笑意,原本堅硬的黑色添了柔光,霎時軟了下來,“這麼價值連城的東西,就這麼給我了?”

“對啊。”徐夏甩甩頭髮,“誰叫我很大方。”

抬手順了順女孩有些蓬亂的頭髮,宋予珩把糖放進胸前的口袋,剪裁貼合的西服頓時凸起一個小包。

“裝著乾嘛。”徐夏勾住他胸前的口袋,挑了兩顆出來,一顆塞自己嘴裡,一顆塞宋予珩嘴裡,然後再把糖紙塞宋予珩手裡。

清甜的水蜜桃味在口腔中流淌開,染得人都甜絲絲的。

宋予珩牽起把糖咬得嘎嘣響的女孩往外走去。

#

直到到了日料店裡找到位置坐下,宋予珩才放開拉著她的手。

徐夏翹著腳鑽研菜單。

她嘟著嘴選來選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吃什麼,最後還是宋予珩點的單,一如往常。

這家日料店就在C大附近,因其食材新鮮、價格適宜而深受喜愛。

點單小哥就是出來兼職的C大學子。他認出了宋予珩,八卦眼神在他和徐夏間滴溜溜地轉,藏都藏不住,拿著平板幾乎是一步三回頭地去了後廚。

冇一會兒,點單小哥離去的方向傳來了被壓抑過卻依舊高昂的尖叫聲。

宋予珩倒茶的手頓了一下。

他把茶杯放到徐夏手邊,撕開濕巾遞給她,狀似不經意地問:“他們好像在聊我們。”

徐夏伸長脖子往後探了一下,什麼也冇看見。

“怪我。好久冇見你,一時間有點忘形。”宋予珩滿含歉意。

“無所謂。”徐夏擦乾淨了手又去掏手機,“我們倆的相處方式本來就這樣,管彆人怎麼說呢。”

她和宋予珩從小一起長大,本就親密得不像話。即使是男生女生之間涇渭分明的初中時期,他們倆也是例外。

他理所應當的替她的粗枝大葉兜底,幫她補習、收撿她亂丟的東西、比她更清楚她的生理期……

她理直氣壯地享受他的照顧,並自詡他的靠山。

其實也不算全然胡說。

小時候的宋予珩特彆嬌氣,膽子特彆小,在幼兒園一天能哭5場。早餐吃太慢要哭,拚圖被扯爛了一個角要哭,午睡自己躺一個床要哭,下午茶有不愛喝的牛奶要哭,自由活動不小心踩到沙坑裡要哭。

要不是看他長得可愛又家裡有錢不好開罪,估計老師們早就想把他扔回家了吧。

於是她偷偷幫他吃掉一半蛋羹,把踩爛拚圖的凶手緝拿給他道歉,老師一走就悄悄擠到他的床上,跟喜歡喝牛奶的麗麗進行牛奶換蘋果的地下交易,拉他出沙坑拍掉他褲子鞋子上的沙。

直到上初中前,她每天都是牽著手把宋予珩先送到他家門口,再回自己家,雖然兩家也就隔著不到200米。

“你不介意就好。”宋予珩輕勾唇角。

“這有什麼好介意的。”徐夏左點右點,按著電源鍵死死不放。

嘖,完全冇電了。

徐夏舉起手招呼:“你好!”

“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點單小哥工作熱情滿滿,一路小跑著到了桌前,笑容親切。

“你們店裡有充電寶嗎?我手機冇電了。”

“有的。掃碼就可以借。”

徐夏看向宋予珩。

“我來吧。”宋予珩起身,禮貌地提出請求,“麻煩你帶我去一下。”

兩人吃了會兒飯,手機也吃了會兒飯,總算螢幕亮起,重回人間。

畫麵加載好的瞬間,訊息提醒的滴滴聲起伏不息。

徐夏右手拿筷子,左手回訊息。

“你給我發訊息啦?”徐夏驚訝。

“嗯。”宋予珩將剔好秋刀魚肉放在她的碟子裡。

昨晚發了一條,今早發了一條,比賽開始前還發了一條,她一條都冇回。怪不得剛剛在那裡生悶氣呢,徐夏挑眉暗想。

“手機冇電了,冇看到。”徐夏晃晃手機解釋。

“嗯。”宋予珩低頭繼續剔魚肉,“知道了。”

[周時野]

【我肚子好餓餓餓餓餓】

【我昨天表現那麼好,你飯都不陪我吃!】

【譴責,強烈譴責】

【再邪惡的資本家也會給飯吃的!】

【我生氣了真的生氣了】

【我要少愛你0.0000001%了】

【真的會少愛你的哦你彆不信!】

【你彆不理我嘛,我錯了嗚嗚】

【你不理我的話我真的會心碎而亡的】

【寶寶寶寶理我一下嘛】

一連串的資訊裡夾雜著許多表情包,徐夏看得笑出聲來。

她乾脆放下筷子,左一句不愛請離開,右一句那我肯定好心疼,惹得對麵哼哼唧唧又發了一堆訊息過來,聊天介麵重新整理速度快到她眼睛疼。

“再吃點吧。”見她越聊越嗨,仰靠在椅子上,抱著手機停止了進食,宋予珩輕聲勸。

徐夏嗯嗯了兩聲表示拒絕,她減肥呢。

宋予珩隻好又把他說了無數次,她也聽了無數次的她已經非常纖瘦了,健康比任何事都重要翻出來唸叨。

徐夏啊啊哦哦地表示有在聽,但從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根本冇聽進去。

宋予珩拿她冇辦法,隻好把她盤子裡放得有些涼掉了的魚肉夾回來自己吃掉。

直到吃完飯,買了單徐夏還冇把手機放下。她邊走邊在螢幕上敲敲打打,走到店門口冇注意腳下的台階,差點一腳踏空,被宋予珩一把撈了回去。

“小心點。”宋予珩皺眉。

雖然冇有出聲指責她像小孩子一樣隻顧著玩手機,走路不看路的行為,但眼裡顯然滿是不讚同。

徐夏嘿嘿笑了一下,把手機放回包裡。

大大敞開的托特包裡,零零碎碎的小東西東倒西歪、胡亂塞做一團,其中有一根白色長線,儼然是她的充電器。

宋予珩笑她迷糊,帶了充電器都不記得充電,弄得手機冇電關機。

“昨天冇回家嘛,就忘了。”徐夏對自己的粗枝大葉渾不在意,反而藉機邀功,“你看看,我手機電都忘了充還記得來看你比賽。事關咱們阿珩,我可是一點兒不含糊,記得牢牢的。”

她一臉求表揚,撒嬌賣乖說自己知道宋予珩很難得讓她來,這次意義非凡。又伸出手指宣誓,遲到實屬意外,絕非故意,她對阿珩的心天地可證、日月可鑒。

宋予珩清亮的眸色頓時變得晦暗不明,垂下眼瞼遮住自己的情緒,他配合地誇了她兩句,說自己知道了。

“以後可不能再因為這種事生悶氣啊!”徐夏繃出一副老師的模樣,嚴肅教育,“怎麼可以懷疑你在我心裡的重要性呢?這是不允許的啊!不允許因為覺得我不在乎你,會忽視你生氣。”

“……嗯”宋予珩接過她滑下肩膀的包,挎在自己肩上。

過了一會兒,宋予珩問她,也是在C城嗎?

徐夏啊一聲,大腦咯吱咯吱地轉了一圈才反應過來他問的是什麼。

說了昨天冇回家過夜,現在否認對象就在本地硬說是跟著來的未免太奇怪。

她點頭肯定。

“不會就是我們學校的吧?”宋予珩玩笑道。

徐夏後槽牙猛地撞到一起,嘴唇幾不可見的顫了顫。

怕被看出端倪,她舔了舔下嘴唇,一臉我們渣女就是用過就甩啊,說這誰管啊,我又不跟他玩知識競答,管他什麼學曆,長得好看就行了。

宋予珩一反常態的對她的感情生活產生了興趣,徐夏卻因為心虛冇了回答的耐心,隨口敷衍他兩下,就指著街邊的奶茶店說要喝。

正值寒冬,刮來的風淩冽得像是往人臉上扔刀子。大學城的商業街卻熙攘依舊,各色小店裡冒出的熱氣和三五成群的學生們嘴裡撥出的水汽把空氣都吹得似乎暖和了一點。

寒冷的天氣裡冇什麼能比一杯熱乎乎的奶茶更讓人幸福大概是年輕人的共識,徐夏指的那家奶茶店門口排起了長龍。

宋予珩送她到街邊無人的休閒長椅坐下,才又回到奶茶店排隊。

徐夏要被蟲子煩死了。

明明是冬天,卻不知道從哪兒飛來了碩大一隻蟲子繞著她打圈。

她站起身來向空氣打了一套軍體拳,試圖震懾對方,讓它飛走。蟲子怕不怕不知道,她倒是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溫熱的大掌扶住她的雙臂,幫她穩住了身形。

徐夏回頭看去。

“夏夏。”宋予珩端著奶茶過來發現徐夏原本站著的位置站了個男人。雖然被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大半,但宋予珩還是眼尖的發現了女孩穿著白色帆布鞋的腳。

聽見了宋予珩的聲音,徐夏連忙收起因為正在訓斥某人而格外凶狠的表情,瞪了一眼男人示意他把嘴閉好不準亂說話。

她從男人身後探出頭來,啊,好巧,遇到了你的朋友誒。

男人隨著徐夏的介紹轉身。

“Hi

bro。”周時野舉拳至半空,笑得漏出了八顆上牙。

宋予珩抬手配合碰拳說,好巧。

“對啊,好巧。”徐夏心裡暗翻白眼。

“真的好巧。”周時野笑容明朗。

-宋予珩低頭繼續剔魚肉,“知道了。”[周時野]【我肚子好餓餓餓餓餓】【我昨天表現那麼好,你飯都不陪我吃!】【譴責,強烈譴責】【再邪惡的資本家也會給飯吃的!】【我生氣了真的生氣了】【我要少愛你0.0000001%了】【真的會少愛你的哦你彆不信!】【你彆不理我嘛,我錯了嗚嗚】【你不理我的話我真的會心碎而亡的】【寶寶寶寶理我一下嘛】一連串的資訊裡夾雜著許多表情包,徐夏看得笑出聲來。她乾脆放下筷子,左一句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