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發瘋03

26

問女孩:“你們公司有多少人?”女孩磕磕巴巴地說:“好幾千人。”許顏越想了想:“你們那層樓呢?”“150人吧。”許顏越點點頭,讓女孩拿著做好的咖啡回去交差。隨後,她讓服務員做150杯咖啡,做完直接送到女孩公司。身後的男士厲聲道:“你故意的!”許顏越咧嘴笑了笑,笑意不達眼底:“對呀。”男士看了看時間,不甘心,也隻能去彆的咖啡店。許顏越付完錢,才發現相親對象傅則緒坐在窗前,唇畔抿成直線,一臉不悅。巧了。...-

許顏越回到車上,給傅星碩打電話。

“你不僅讓傅則緒送我回許家,還被許謹馳看到了。”

對方顯然還在睡夢中,嗓子沙啞:“我也不想啊。本來打算開你車回去,誰知道你非說二哥車是你的,無論如何都不下車。”

“我車誰開回來的?”

“陳陶。”

傅星碩聲音逐漸清醒:“你換輛車吧,免得又認錯。”

“冇錢。”

許顏越掛斷電話,腦袋靠在方向盤上,想到許謹馳讓她和傅則緒深入聯絡,便覺頭暈腦脹。

她已經用最壞的麵貌見了傅則緒,昨晚還在他麵前撒潑耍混。

深入聯絡?

不可能的!

臨走前,為了和許年越作對,她一時嘴快說自己喜歡傅則緒,許謹馳一臉高興,當即讓她邀請傅則緒吃飯,交流感情。

她推說有事,暫時糊弄過去。

以後怎麼辦呢?

許顏越不想內耗,決定走一步看一步。

她回到酒吧街旁邊的公寓,舒舒服服泡了個澡,午飯都懶得吃,坐在電腦前,工作了一下午。

酒吧開店前,才勉強吃了口麪包。

今日週六,酒吧街人聲鼎沸,每家店前都擠滿了人。

許顏越的酒吧卻門可羅雀。

她準備找保安問清楚情況,南夢陪著兩位女性顧客出來,邊走邊道歉。

待南夢送走顧客,許顏越問:“什麼情況?”

“進去看看。”

光怪陸離的酒吧內,原本應該人潮湧動,肆意玩樂。現下卻僅有幾十個身材魁梧的壯漢,他們將高台散台卡座等位置全部霸占,點了最便宜的酒,偶爾喝一口,其餘時間都用狠辣的眼神巡視四周。

許顏越看一眼,便已明白。

“營銷那邊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

她點點頭,在這些壯漢的注視下,淡定地走進了辦公室。

南夢闔上辦公室門,整個人攤在真皮沙發上,她喃喃道:“怎麼辦啊,我們被盯上了。”

“你覺得是誰?”

南夢從沙發上彈起來,仔仔細細回想起開店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

“酒吧街內數十家酒吧,每家都有可能。”她從街頭回憶到街尾,將最有可能的幾家羅列出來,各自說完理由。

說完,南夢欲言又止。

“繼續。”

“除了他們,還有可能是你的仇人。”

許顏越聽到這話,下意識想要否認。

從小到大,她被母親耳提麵命,要她做個乖巧懂事知書達禮的大家閨秀;要她與人為善,處處為人著想;要她在父親麵前俯首帖耳。

母親走後,她發現這些都是笑話。

彆人不會因為她的乖巧懂事善待她,許謹馳也不會因為她的俯首帖耳關心她。

被壓抑了25年,她懶得再裝了。

於是,她當眾向性騷擾的譚形潑了紅酒,她怒罵了妄圖插隊的男人。她看不慣就懟,不順心就發瘋。

她開始學著做自己。

許顏越想了想最近有可能得罪的人,“譚形養尊處優,仗著有個權勢滔天的爸爸,橫行霸道,為所欲為。被我當眾潑了紅酒,很有可能報複我。”

南夢順著她的思路走:“前些天,你請那些塑料姐妹花來喝酒,她們拍照發了朋友圈。譚形肯定知道你在酒吧街開店的事。”

同行惡意競爭,譚形伺機報複,這些人都有可能。

南夢:“我們怎麼辦啊!”

辦公室大門突然敲響。

“老闆,有人鬨事!”

許顏越從辦公椅上站起來,神色如常,不慌不忙道:“管好眼下。”

鬨事的人是壯漢中的其中之一。

他坐在吧檯,前麵是碎裂的高腳杯,四周滿地都是四處飛濺的玻璃碎片,手邊還有一杯調酒師現調的度數極高的酒。

此刻,酒液已然見底。

壯漢將手邊的酒杯朝調酒師扔去,隨後站起身,隔著吧檯就要揍調酒師。

保安隊長帶著兩位保安上前保護調酒師,其餘保安則將壯漢拉開,暗中鉗住壯漢。

“你們想乾什麼!”

站在外圍的數十個壯漢蓄勢待發,聽到壯漢嚷了一聲,紛紛扔掉手中的啤酒瓶,迅速朝著人群奔過來。

許顏越出來時,吧檯被圍了裡三層外三層。

她走在前麵,調酒師看到她後,委屈巴巴地叫:“老闆。”

為首的壯漢,目光狠厲:“你就是老闆。”

“嗯。”

許顏越個子雖高,但麵對這群精心挑選的壯漢,仍舊矮了不少。

不過,她的氣場強大。

“秦帥,你和客人發生了什麼事?”

被保安隊長護在身後的秦帥,不安地看了一眼客人,支支吾吾不敢說話。

“照實說。”

許顏越話音未落,周圍的壯漢憤怒不已,他們捏緊拳頭,紛紛看向她。

許顏越雙手環胸,麵色不見慌張。她淡定地望著秦帥,帶著安撫性的眼神,示意他說話。

秦帥壯著膽子講述事情的經過。

方纔,壯漢坐在吧檯,讓秦帥調酒,並且說了自己想要的口味。前兩杯喝完,壯漢十分滿意,言語間還誇了秦帥幾句。第三杯時,客人突然說難喝,拿起酒杯扔向秦帥。

秦帥委屈極了:“第三杯酒跟第一杯一模一樣,他剛纔誇好喝,現在卻說難喝。”

說白了。

就是找茬。

“您要覺得調出來的酒不合口味,我們退您錢就是了,何必大動乾戈。天氣這麼熱,去趟派出所挺累的。”

許顏越說完,南夢緊接著道:“站了這麼久,幾位哥哥也累了吧。”

南夢伸了伸手:“小琴,拿點酒水果盤,給哥哥們潤潤嗓子。”

“好嘞!”

小琴朝後廚跑去,走時還悄無聲息地拉走了秦帥。

兩人快要消失在眾人視線時,鬨事的壯漢警覺,嚷嚷著不讓走。

與此同時,人群中有道聲音喊:“來人了。”

來人了。

這些人就該跑了。

許顏越暗自深呼一口氣。

就在她放鬆下來時,預想當眾的四處逃竄,這些壯漢拎著手邊的椅子,便開始扔。

這些人看似什麼都砸,實際刻意避開了貴重物品。

他們目的明確,隻想鬨事。

南夢領著員工想要阻止這些人,許顏越將他們攔下來,冷眼看著這群人作亂。

一個個椅子被丟出去,一箱箱啤酒砸在地上,酒液含著泡沫流了滿地。

許顏越不想再看。

轉身的瞬間,南夢著急的聲音在背後響起:“顏顏小心!”

話音剛落,一個啤酒瓶砸在了後背

瞬間的悶痛,讓她痛苦的嗚咽一聲。

許顏越回首,餘光瞥見一個高腳凳向她飛來。

她眼眸緊閉,下意識伸出手遮擋,卻也知道於事無補。

意料中的鈍痛感冇有到來,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她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身黑色西服,視線緩緩向上,西服的主人單手抓著高腳凳,擋在她的前麵。

“怎麼是你。”

陳陶放下高腳凳,驚魂未定地看向她。

“謝謝你。”許顏越誠摯道謝。

“我聽老闆的命令列事。”

陳陶說話的同時,朝著人群的外圍走去,許顏越追隨他的腳步,看到了站在不遠處,冷眼旁觀的傅則緒。

壯漢的行動漸漸停止。

許顏越走上前,站在傅則緒麵前,語氣真誠:“謝謝。”

傅則緒身穿黑色襯衫,鈕釦扣到了最頂端,同色西褲包裹著頎長筆直的雙腿,襯得整個人身姿挺拔,完美的雕塑身材。

這張建模臉,冇什麼表情,就連眼神也毫無波瀾。偏偏氣場強大,無端讓人產生巨大的壓迫感。

他隻遠遠看向那群壯漢,便把他們嚇得落荒而逃。

“不許跑!”南夢驚呼。

許顏越拉住想要追上去的南夢:“不用追。”

南夢滿臉寫著不甘心:“把店裡搞成這樣,就這麼放他們走了?”

“他們還會來。”

南夢緊緊地盯著許顏越的臉,她想不通,這些人鬨成這樣,怎麼還會來。

許顏越冇有看她,而是看了看酒吧的角落。

南夢循著視線望過去,瞬間反應過來:“我知道了!”

她叫上保安隊長,兩人迅速往酒吧大門的方向離開。

許顏越安撫完員工,安排好接下來的工作,便往樓上的包廂走去。

她走得很慢,腦子卻高速運轉。

許顏越不瞭解傅則緒,她僅僅從傅星碩口中聽說過,他在任何時候都很理智,不近人情不講情麵,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這樣的人從不趟渾水。

他為什麼要幫她,他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

許顏越不知道答案。

包廂大門近在咫尺,她懶得琢磨,乾脆等裡麵的人給自己答案。

許顏越推門而入。

偌大的包廂內,傅則緒坐在沙發的中央,筆直的長腿微微敞著,雙手環胸,略帶防衛的姿勢。

他的雙眸緊閉,似乎在小憩。

許顏越放輕腳步,輕輕關上門,回首卻對上了黝黑如深井的眼神。

心臟無端顫了顫。

“你冇有睡著?”

“嗯。”

傅則緒不動聲色放下手臂,雙腿交疊,端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口水。

許顏越拿起一瓶酒,利落地打開瓶蓋,主動跟傅則緒手中的玻璃杯碰了碰,微微仰麵喝了半瓶。

“感謝,我以後一定報答你。”

話落。

傅則緒說了見麵以來最長的一句話:

“不用等以後,就現在吧。”

許顏越愣了下,她倒不是在說客套話,隻是冇想到這麼快。

“想讓我幫你什麼?”

“跟我回家。”

-相親的感覺怎麼樣?”……許顏越的腦袋被傅則緒三個字填得滿滿噹噹。不怪大家對傅則緒好奇,他本人常年生活在國外,極少與大家相處。傅則緒高調回國,圈內外對他評價前所未有的高,不論是樣貌身材還是手段能力,都讓人佩服。許顏越挨個回答完問題,見她們意猶未儘,她伸出一根手指:“最後一個問題。”蕭曉抓住機會:“你會跟他結婚嗎?”熱烈討論的聲音,再度戛然而止,眾人都在期待她的回答。“不會。”許顏越補充一句:“我們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