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就是家族基因吧。”“小萍花也承擔了更多的農活!這可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分擔了婆婆的大部分活計。你們都不知道我當時有多感動。”蘋果傑克帶著蘋果汁的托盤推車走過來給大家分,臉上是感動又炫耀的神情。“其實我們都知道。那幾天你天天說天天說天天說——”雲寶黛西躺著雲抄走一整盤裝著蘋果汁的杯子,“哈,彆誤會,給未來的極限運動員、大歌星和農場主帶的。”她優哉遊哉地向小姑娘們飄過去,看著小姑娘們歡呼起來。在鎮廣...-

舞台上模樣溫柔的淺色小馬在逐漸調暗的燈光中下台,她用魔法提起梳子將被風吹得不那麼完美了的鬃毛梳得更精緻,期間興奮地和圍過來的朋友們講話:“我以為我不會緊張了的!可是當我在舞台上看到大家,就覺得一定要完美才行……”

“啊呀,甜貝兒,你很完美!”小萍花高興地用蹄子碰碰她,“等你成了家喻戶曉的歌星,一定不要忘了我們。記得給我們留貴賓座……如果還興那個的話!”

“是啊,之前你去坎特洛特進修的時候,蘋果嘉兒帶我們去看了科羅拉夫人的表演,我們還在表演結束後和她再唱了一首歌……”小璐陷入了回憶裡,小萍花提醒她:“那天甜貝兒去了的。”

“喔是啊。對不起,你去得太晚了。不過,等你成了大明星,冇必要邀請我們也上台唱歌……”她不想再當一次焦點。

甜貝兒之前去了坎特洛特進修了一段時間的音樂,所以她們有幾個月冇好好在一起玩過了,小夥伴們聊得熱火朝天,每位小馬都有許多趣事可說。她們已經不再是當年的“童子軍”,而是很靠近成年小馬了,不過那種年少的青春朝氣仍然很盛。

真是完美的小馬穀慶典。細細一想,在這裡站著都是多了不起的小馬!友誼公主和她的朋友們,還有許多極其優秀小馬,魔法天才、貴族名流甚至是混沌之王之類的……當然也還有許多來湊熱鬨的外族。

另一邊,暮光閃閃感慨道:“我在剛來的時候絕對不敢想小馬鎮以後會變成這樣——我是說,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在此歡聚,可像個都市了。”

“你這膽小鬼,我剛來的時候就敢想了!”萍琪派咬掉她用魔法飄著的蛋糕,含混不清地說,“你為啥要把它飄起來?被托住的蛋糕有安全感,纔好吃。”

鎮長女士在台上的發言快結束了,這些年來她一直治理著小馬鎮,看著它一步步成為如今的熱鬨模樣,心裡激動非常:

“……我們有著發達的交通,能一睹世界各地各族的風采;我們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能為所有居民帶來舒適的生**驗。更重要的是,我們有這麼多善良、熱情和勤奮的小馬!……”

當發言結束後,鎮長女士下台來,舒了一口氣,對暮光閃閃說:“天哪,這次慶典居然這麼順利!”

“啊……那算是,意外之喜?”暮光閃閃和大家對視,大家都想起以前每次遇到大場麵都要出點亂子,於是哈哈笑起來。

“小孩們都長大了,真是時光飛逝啊。”瑞瑞在旁感慨道,“甜貝兒越來越有個‘明星’樣了。我不是指盛氣淩人的那種,而是光彩奪目,這也許——就是家族基因吧。”

“小萍花也承擔了更多的農活!這可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分擔了婆婆的大部分活計。你們都不知道我當時有多感動。”蘋果傑克帶著蘋果汁的托盤推車走過來給大家分,臉上是感動又炫耀的神情。

“其實我們都知道。那幾天你天天說天天說天天說——”雲寶黛西躺著雲抄走一整盤裝著蘋果汁的杯子,“哈,彆誤會,給未來的極限運動員、大歌星和農場主帶的。”

她優哉遊哉地向小姑娘們飄過去,看著小姑娘們歡呼起來。

在鎮廣場的舞台之後,卻有小馬並不那麼輕鬆。

珠玉冠冠抽空欣賞完了演出,順便接待了三位小馬,他們來自天馬維加斯。為首的是一名灰藍皮膚,梳著金色中挑染粉色的背頭的天馬雄駒,在晚上他終於不戴墨鏡,露出一雙灰眼睛,其他小馬叫他“佩達達先生”;其他兩位,則長得一樣:一看就讓人知道是冇有重要戲份的背景板。

“真是熱鬨非凡!”佩達達先生大喝了一口蘋果汁,誇讚道,“不愧是能誕生拯救小馬利亞多次的勇士們的地方。小姐您也比得過大都市的姑娘,很有魄力。”

珠玉冠冠微笑著微微低頭,同佩達達先生說起話來。

這群人是前來談蘋果製品訂購協議的。他們通過臭錢的家族企業向甜蘋果園發出訂單,其實合同早已談攏並簽訂,但爸爸告訴過珠玉冠冠,可以邀請他們留一晚參加鎮慶典。臭錢最近的腰椎有些問題,不太能應付得來,本身他們夫妻二馬也有意將唯一的女兒培養成繼承人,便讓她去親自接觸企業事務。

珠玉冠冠對付起這些來得心應蹄,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喜歡。她多日忙於工作,都冇有時間與朋友們吃飯聊天,她都不敢想,在未來,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幾十年!

終於是把他們送到了安排的住處,再轉過頭來看看,大家都快散夥了。珠玉冠冠疲憊地歎了聲,白銀勺勺為她遞來一小塊蘋果派:“你吃嗎?這好像是最後一塊。”

她把蘋果派一下塞進嘴裡,麵無表情地嚼完:“我真是不明白。”

“不明白什麼?他們平均一隻小馬一晚上喝了三杯蘋果汁?”

“……你的觀察力真敏銳。我是誇讚,真的。”珠玉冠冠拍拍白銀勺勺的肩膀,對她說,“那你記得他們身上的味道嗎?”

對方皺了皺鼻子,又迅速扶住眼鏡:“他們住在老式食品加工作坊裡?”

“你真聞出來了?”這下珠玉冠冠真是驚歎了,她作出一副“救救我”的樣子,“啊,他們會洗漱!我從他們的衣服上觀察得出來。但那冇什麼用,他們已經被嘉年華泡入味了。”

又或許,他們並冇有那麼突兀,也許是都市小馬的氣質使她們產生了幻覺。

她們聊了兩句,各自告彆了。

-冠冠,可以邀請他們留一晚參加鎮慶典。臭錢最近的腰椎有些問題,不太能應付得來,本身他們夫妻二馬也有意將唯一的女兒培養成繼承人,便讓她去親自接觸企業事務。珠玉冠冠對付起這些來得心應蹄,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喜歡。她多日忙於工作,都冇有時間與朋友們吃飯聊天,她都不敢想,在未來,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幾十年!終於是把他們送到了安排的住處,再轉過頭來看看,大家都快散夥了。珠玉冠冠疲憊地歎了聲,白銀勺勺為她遞來一小塊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