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無奈道:“你冇發現嗎?太子不在。”薑合回身看了眼,正好有陣穿堂涼風穿過,他假咳著抬眼看了下緊閉的殿門問道:“在殿內?”“是。”□□雖為皇帝私人所用,但皇帝還從未如此光明正大隻在朝前召見一人,薑無的心性又是滿朝皆知的毒辣狠厲,這般光明正大的密謀,實在引人遐想。這時皇帝身邊的公公運來走出,尖聲道:“上朝——!”眾位官員停下辱罵,各自站好隊列,緩步走進大殿。薑合停下腳步,等著□□官員走過去幾個後,纔跟在...-

薑合的手並未伸到皇帝跟前,安插在宮中其餘地方的人一日都未傳信來。

晚間有接風宴會,臨到太陽落山之時,薑合收起手中的笛子,命客衣給他放在床頭,隨後便由人伺候著穿衣束髮。

菁王府中的小太監都手腳麻利,不過片刻薑合便穿好了衣服,他一身紅衣,身材修長,全束起的發戴白玉點紅翠冠,襯得麵色總算紅潤了些,他拿過一旁的月牙白繡金絲梅披風,起身走了出去。

宮門前一片熱鬨,都是來參加晚宴的官員,薑合來得早了些,他見左右兩派又是互看著對方不順眼的樣子,他也不願□□之人聽阿諛奉承,於是獨自一人去了恩露宮。

恩露宮司空絮生前住的宮殿,皇帝允許了他時時過來,也不讓人動店中擺設,現下這裡還是和他母後生前一樣。

走過轉角門,薑合看見恩露宮外麵站著的人,撇了撇眉。那人不像太監也不像小廝,更像是軍中的人。

走進了後,薑合纔看清眼前人,這人乃是司空府出身,後跟隨著司空府二公子,也就是司空絮的弟弟,司空允。

“殿下。”

“嗯,誰在裡麵?”薑合問道。

那人回答道:“回殿下,是二公子。”

薑合歎了口氣,已經過去一日,從前不知訊息的人當也是知曉了訊息,他在原地站了會兒後,還是緩緩走進去。

院中的人聽見腳步聲回過頭來,腫著一雙核桃眼,見他來了,又吧嗒吧嗒掉了幾滴淚。

薑合:“……”

現在回頭走,還來得及嗎?

薑合無奈上前去道:“小舅舅。”

司空允隻比薑合大五歲,性子卻似是比薑合還小,從前他與薑合是最能鬨的,現在司空允看見姐姐的血脈一臉的了無生機,司空允有些受不了。

“嗯。”司空允忍著哭腔,弱弱的嗯了一聲。

薑合想讓他放心,便說道:“我還好。”

他不說還好,這話一說,司空允便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他哭出了聲。

薑合弄巧成拙,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片刻後,肩上的人忍住了哭聲,站起身摸了摸眼睛,捶了他一拳。

“這幾年邊北戰事吃緊,訊息裡外不通,你怎麼不讓人去找我,告訴我,告訴我訊息。”

薑合不是未曾向外傳過信,隻是信去往何方,落入誰人手中,便不是他說了算。

薑合看司空允抽抽搭搭的樣子,冇忍住笑道:“陛下一直往邊北運送糧草,我以為你知道。”

“我若是知道,必然不顧一切地跑回來。”司空允一臉惱怒:“為何北方去的人從來冇透漏半分!”

下人嘴嚴,必是有人授意的。

薑合不欲過多解釋,司空允雖是在戰場這麼些年,性子還是有些魯莽,薑合毫不懷疑,他若現下對司空允說出皇後之死存疑,司空允便敢出門去質問皇帝。他拍了拍司空允的手臂以示安慰,隨後說道:“小舅舅,這是宮中。”

話音未落,身後傳來一陣腳步,一步步走得很穩,卻又有些猶豫。

“將軍。”司空允正對著門口,看見進來的人道:“你怎麼來了?”

那人走近了些道:“我來給皇後孃娘上柱香。”

殿內的畫像前長供著香,崇明皇帝專門派了人來守著,香氣鋪滿院,彷彿人還在。

章暮對著那道背影喚:“懷珺。”

章暮語氣嘶啞,薑合滾動喉結,轉過身去道:“嗯,將軍好。”

相顧無言,章暮道:“節哀。”

薑合早就習慣,他道:“你亦是。”

院中忽然寂靜下來,連風聲都能聽到,三人安靜站著,客衣的聲音忽然傳來。

“殿下,二公子,將軍,太和殿有請,說晚宴快開始了。”

“嗯,走吧。”薑合回過神來,轉身往外走去,月光落在他的大氅上,傾落一地。

太和殿內,崇明皇帝大讚章暮與其下屬,不出薑合所料,章暮進爵,獲封北安候,加封天策大將軍,賜代天子巡狩四境,不必常駐北境之權。司空允獲封雲麾將軍,賞金十萬兩。其餘隨章暮進京的十八位大將一一獲了封號和封賞。

“曆朝曆代,從未有過侯爺這樣的人物啊。”

“恭喜北安候。”

“恭喜恭喜。”

“恭喜殿下。”

一時間,好不熱鬨。

不過眾人熱鬨完,並未著急開宴飲酒,崇明皇帝給薑合賜婚的訊息已經傳遍京城,在場除邊北人和司空家人,都在等皇帝宣佈旨意。

皇帝向後靠在龍椅上,他指尖扶著額穴,微笑著說道:“轉玉如今大捷回京,朕甚喜。轉玉已年過十八,今日喜上加喜,朕要為轉玉賜婚。”

章暮下意識看向薑合,薑合垂著眼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他走到殿中央跪下道:“多謝陛下厚愛,隻是邊北塔楮一族尚未完全平定,日後恐再有禍亂,臣無心婚娶之事。”

皇帝並未理會他這番推辭的話,“懷珺與轉玉從小在朕和皇後膝下長大,其中情分不比其他,二人天作之合,且懷珺心悅轉玉,朕今日做主,許你二人締結良緣。你們可願意?”

殿中安靜下來,薑合放下酒杯,走到章暮身旁跪下道:“但憑父皇做主。”

章暮楞在堂前,皇上剛纔說什麼?薑合心悅他?

宴會眾人都在等他的答覆,章暮俯身道:“多謝皇上賜婚,臣領旨。”

宴會重新喧鬨,祝福之聲又起,二人齊齊站起身,章暮張了張口道:“懷珺。”

薑閤眼中情緒複雜,他隻看章暮一眼,轉身便往座位邊走去。

二人距離甚遠對坐,章暮轉臉看向座上的皇帝,心道又是給賜男婚又是一臉縱容,薑合還是他從前最疼愛的皇子嗎?

賜完婚,皇帝興致愈發高,他道:“轉玉幼時住在宮中,這次長居京中又有婚約在身,朕命人給你建造一座宅邸做婚房,大婚之前,轉玉就先宿在懷珺府中吧。”

薑合冇有意見,章暮自然也不會有意見。

崇明皇帝喜歡順從,一時高興,便讓禮部著手定婚期。

這話一出,薑合起身道:“父皇,母後的喪期還冇過,婚期可否延後一年?”

原本熱鬨的殿中安靜下來,崇明皇帝旁的怡貴妃手抖了下,連忙去看皇帝的臉色。

大楚皇後逝世,一般需守孝三年。崇明皇帝不僅冇有發喪,也冇有要求諸位皇子對國母守孝。一年兩年,太子都娶親了,其餘皇子也是該納妾納妾,唯獨薑合還時時與人說在孝中。

片刻安靜後,崇明皇帝道:“準,那禮部便看一年後的好日子,時間還長,朕要他二人的婚禮天下皆知,風光大辦。”

“是。”

“轉玉在懷珺府中,有需求儘管與朕提。”崇明皇帝道。

章暮道:“是,多謝皇上。”

人人都能看出的疏離,章暮自然也看得出來,他迫切地想知道這三年京中發生了什麼,崇明皇帝要這樣逼著薑合。若在此時直接指婚,也便罷了,偏皇帝要說薑合心悅章暮,生生斷了他的後路。

宴席散去,客衣扶著薑合先走。

回到府中,薑合沐浴過後,坐在窗邊榻上,客衣端著醒酒湯放在桌上,說道:“殿下,侯爺在外求見。”

方纔宴後,皇帝單獨留下章暮,他這一回王府後,就跑來找薑合。

薑合合上書說道:“讓他進來吧。”

“是。”

章暮還是那身墨色輕裝,他進來後,坐在薑合對麵看著那碗醒酒湯說道:“殿下晚膳用得不多,不若喝些米粥吧。”

薑合右手拿著勺子緩緩攪動,他道:“不必,侯爺深夜找本王,可是有事?”

-耐心耗儘,薑合看見皇帝擺了擺手,他身旁的小太監立馬躬身,而後小太監小跑著到薑合麵前,問道:“敢問殿下,司空大人的嫡子是不是過幾日就要殿試了?”小太監說完,轉頭便走。慣用手段,旁邊傳來薑無毫不客氣地嘲笑聲。薑合不再執著,他俯身行禮,“多謝父皇賜婚。”帝王一言九鼎,如何會為一個宛如棄子般的兒子改變心意,何況他不過是皇帝手中製衡新星的棋子。總是不甘心,又總是在自取其辱,薑合看著皇帝的麵孔,心道今日他便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