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被光選中的少女

26

江淮南像是注意到了她的動作,留下一句我馬上下去”就將門快速的關住了。陸小橘隻好小興忙住下走,江父看著她一臉難受的樣子,便皺起了眉“江淮南那死小子還冇起來?”“不是江叔”陸小橘委屈的說。“那就是那死小子罵你了?”陸小橘隻低著頭,開起了她的綠茶時刻“不是的江叔,是我不好,我不該打擾他睡覺。”小橘你放心,這件事江叔肯定給你做主等那小子下來,你看著,我幫你罵他.好啦,開心點,看江叔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和...-

微風輕吹,獨屬於夏日的熱氣撲麵而來,湖水盪漾,綠樹成蔭一棵棵整齊的排布在道路兩旁,像是在迎接什麼人的到來一般。

鹽城中學高二文(1)班的教室裡,一台上了年紀的空調正費力地撥出冷氣,將空氣中的悶熱吹散,剛上完體育課的同學們擠在空調前吹著冷氣,陸小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和葉心雨聊著最新的八卦。葉召文急吼吼跑進來,“老師來啦,快坐好,曆史老師來啦!”剛還聚在空調前的同學們立馬如鳥獸作散般散開,隨著一聲“起立”開始了今天下午的最後一節課。

正在曆史老師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講題的時候,一聲乾淨清冽的少年聲響起“報告”曆史老師停下在黑板上板書的筆,陸小橘驚訝的抬起頭看向門口的少年,少年彷彿感受到了什麼看向了她的方向,勾起唇角。曆史老師定睛看了一會兒說“這不是我們江‘大明星’嗎?怎麼來學校了”少年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進來吧,趕緊坐好,把你最近落下的課趕緊給我補回來”少年歪了歪頭用手比了個OK,就直接抬腳走到了陸小橘身邊的座位坐下。

江淮南慢條絲理的從書桌中抽出曆史書找出上週考試的卷子,翻到了老師正在講的那道題,開始認真做起了筆記。少年的動作十分養眼,引得不少同學紛紛側目,“看他乾嘛,他臉上有答案嗎?看黑板”台上的曆史老師氣憤的敲了敲黑板。

同學們將注意力拉回,繼續聽課。

不久下課鈴響起不少同學走出教室去吃飯,陸小橘正準備和葉心雨出去吃飯,江淮南叫住陸小橘,“陸小橘幫我帶份飯,錢發你手機了,”陸小橘歪了歪頭用手比了個OK就和葉心雨手挽著手出了教室。

鹽城中學的食堂建在離教學樓很遠的地方。所以學生們一下課就趕緊去食堂了,

生怕趕不上晚上的晚自習了。

出了教室門葉心雨不禁感慨“哇,小橘你和江淮南的關係好好呀。他人私下裡是什麼樣啊?”

陸小橘無奈聳聳肩說“還好吧,他私下裡和平時冇什麼區彆,咱們快去食堂吧待會飯被搶完了。”

葉心雨立馬恍然大悟般拉著陸小橘向食堂跑去。

葉心雨立馬恍然大悟般拉著陸小橘向食堂跑去。

到了食堂門口葉心雨問陸小橘吃什麼啊?兩人逛了一圈下來陸小橘提議說“咱們吃米粉吧?”

葉心雨立馬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

陸小橘和葉心雨說“心雨你先去幫我買個三鮮米線我去給我同桌買個飯”

葉心雨高聲應好,便去了米線的視窗而陸小橘則轉身去了手抓餅視窗。

教室裡,江淮南正趴在桌子上補覺,門外傳來一陣陣躁動。

“那裡江淮南吧”

“就是演《少年的你》裡麵那個林一含的那個?”

“對對對,就是他”門外一起女生激動的議論著。

“同學,麻煩讓一讓”一聲溫柔好聽的女聲在她們身後響起。

江淮南聞聲抬起了頭,看見陸小橘提著2個手抓餅站在門口,被一堆人堵住進不來,一張小臉皺得像脫了水的橘子,江淮南撲哧一下笑出了聲,眾人順著他的目光向後看去,就看見了皺巴著一張臉的陸小橘和一臉無奈的葉心雨。她們不得以為她們讓出一條路。

正皺著臉思考怎麼進去的陸小橘看見自己麵前空出來了一條路,立馬拉住葉心雨跑了進去.跑到了她座位跟前。

舉起手中的手抓餅晃晃,江淮南收起了勾著的嘴角,

看向陸小橘“我給你發了200塊錢,你就給我買了2個5塊的手抓餅啊姑奶奶”

“不是塊的,我給你加了香腸和肉鬆.一個7塊呢”

“……”

“你快吃吧,待會兒上晚自習了”陸小橘一邊說,一邊把兩個手抓餅都塞到了他懷裡,他在門外.一群人注視下打開了手抓餅的袋子送到口邊開始吃飯,不一會的時間就將手抓餅吃完了。許多同學回到了教室,門外的人也都散開了。

晚霞如約而至、像少女粉嘟嘟的臉旁,高低不齊的雲彩排布在天邊。陸小橘已經坐在了桌子前開始寫今天剩下的作業,落日的餘輝落在陸小橘身上宛若從天而降的神明少女一般。

落炎熱夏日的傍晚,微風撫過少女的髮梢,落日餘輝降在少女的身上,少女紮著高馬尾端坐在桌前,像是世人不可染指的神明。這一幕,深深地烙在了少年的心中,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那是少年最初的悸動。

結束了晚自習,陸小橘正準備背上書包出教室門,忽然,江淮南從身後喊住她“陸小橘,看手機。”

陸小橘從口袋拿出手機剛打開聊天框就看見自家老爸發來的長達59s的語言條,足足4條。陸小橘剛點開第一條就聽到陸白興高采烈的聲音:

“囡囡,爸爸好不容易放個假,剛好.我老婆也要出去采風,我就陪我老婆出來采風啦,在外省,你最近先住你江叔家,我要陪我老婆出去啦!”

陸小橘點開第二個語音條陸父的笑聲透過電流傳入陸小橘的耳朵裡,不用想陸小橘都知道陸父在那邊笑成了什麼樣子。陸小橘放棄了聽另外兩條語言的**,無奈的扶了扶額。

陸小橘剛聽語言的時候並冇有掩著,所以葉心雨也聽見了,葉心雨聽見陸白所說的話。陸小橘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陸白對陸小橘說要和自己老婆出去”,就十分好奇,陸小橘就說:“冇錯,我就是個純純的意外,我爸愛我是因為他愛我媽,所以愛烏及鳥,纔有了他愛我這一說。”

葉心雨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

說著說著不知不覺間就走到了學校門口,陸小橘和葉心雨道了彆,便徑直走向停在路邊的大眾車上,拉開後車門陸小橘坐了進去,就看見,江淮南坐在車的另一邊刷著手機,看見陸小橘上了車連的江父就將車子啟動了。

陸小橘和江父聊著天,江淮南時不時接一句,不久車就開到了江家門口,陸小橘習慣了陸白和慕笙晚的日常秀恩愛,她倆經常打著外出采風的明義出去旅遊,倆人總是不負責的將陸小橘放到江家,所以在江家二層江父專門為她準備了一間房間。下了車陸小橘就輕車熟路的走進了江家,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那間房。”

陸小橘和江父打過打呼後就回房洗漱了,洗完澡出來,從床上拿起手機,剛打開微信,就看見了備註為一個南瓜表情包的聊天框不斷更新,點開聊天框,就看見江淮南發的訊息

“陸大學霸,在嗎?”

“陸大學霸,最近筆記借我看看唄!”

“陸大學霸,你睡了冇?”

在這三條還算有用的訊息後麵就是接連不斷的“在嗎jpg、”刷屏。

陸小橘將三條訊息回覆後就放下了手機,從抽屜中拿出了一張草稿紙,開始寫了起來,不多時,一首朗朗上口旋律優美的歌譜,在紙上呈現了出來,陸小橘,低頭沉思了一會便開始在

紙上填詞不久詞也填好了。關了燈她便爬上床睡覺了.月光透過窗戶縫照進來,落在書桌上,照在

她剛纔寫的歌詞上。

銀光遍地,《他逆光微笑》。

第二天是週六,所以陸小橘並冇有起那麼早,在床上賴到快9點才起床,江淮南就更不必說了,好不容易有一個不用趕通告的週六日,昨晚發誓今早要早早起來把前麵的課補上的他還躺在床上不願起來。陸小橘起床後和樓下的江父打了聲招呼便回自己家去了。

進了門她拿出昨晚寫的稿子,坐在鋼琴前開始彈這首歌的譜子,練了一早上之後,已經差不多可以彈下來了.她先打開了錄音軟件,將伴奏錄了下來。錄完後她又拿起稿子,開始塗塗改改。改完後,她將稿子拿回了房間,放到了她的私密小夾層裡。等她回到江家時彙父已經做好了飯菜,看到陸小橘回來後他對陸小橘說,“小橘你上去把江淮南叫起來,這死小子睡到這會兒還冇起。”

“喔,好噠,我上去叫他。”

上到二樓,少女做了幾個深呼吸,用手敲了幾下門,冇人迴應,正當她想著要不要開門的時候,門開了——江淮南隻穿了短褲,站在門後麵,微濕的頭髮搭在額前,少年的腹肌並冇有刻意的練習,冇有過度的肌肉感是那種極其優美的曲線。

看清門外的人後

上一秒搭在膊頸上的毛巾就到了少女的頭上,少女撇了撇嘴說:“就你身上那二兩肉,我還不惜得看呢!”陸小橘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手卻摸向裝在口袋中的手機,江淮南像是注意到了她的動作,留下一句我馬上下去”就將門快速的關住了。陸小橘隻好小興忙住下走,江父看著她一臉難受的樣子,便皺起了眉“江淮南那死小子還冇起來?”

“不是江叔”陸小橘委屈的說。

“那就是那死小子罵你了?”陸小橘隻低著頭,開起了她的綠茶時刻“不是的江叔,是我不好,我不該打擾他睡覺。”

小橘你放心,這件事江叔肯定給你做主等那小子下來,你看著,我幫你罵他.好啦,開心點,看江叔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和糖醋裡脊,你去洗洗手準備吃飯,我去叫那小子。”嗯好的江叔。”

陸小橘抬腳走向洗手間,洗完手出來,就看見平時在媒體鏡頭前都遊刃有餘的少年,此刻正被江父拉著耳朵罵,江淮南一臉幽怨的看向洗手間的方向,剛抬起頭就和正在看笑話的陸小橘對視上了,陸小橘挑釁的衝他挑了挑眉,一臉“不服你來打我啊”的樣子直接將江淮南氣的臉色漲紅,看到他這樣陸小橘纔對江父說“江叔叔,咱們開飯吧,先彆管他了!”

“唉,小橘洗完手啦,來來來,咱們先吃飯,”江淮南看著上一秒笑的和朵花一樣的江父,轉頭就對著自己來了句“你最好給我老實點”

他內心OS:“到底誰是親生的”“唉~”

飯桌上,江父問陸小橘,“小橘你們是不是快要考試啦?”

“嗯嗯,好像是快啦”

“你最近幫著這死小子把落下的課補回來行嗎?”

“可以呀江叔叔,”

“就看他的時間安排了,他後麵還有通告嗎?”

“好像是冇啦,唉,快高三啦,你個死小子,還不跟你經濟人說說把你的通告先停停,不要再演那什麼電視劇啦,偶爾參加個綜藝,放鬆一下,或者是隻接幾個廣告保持一下熱度就行啦,唉~你新拍那部劇什麼時候播?”

“應該到明年了”江淮南邊咬排骨邊說,江父看著他的樣子歎了口氣說,“算啦先吃飯吧”

江淮南弱弱的嗯了一聲

吃完飯,陸小橘主動請纓幫江父洗碗、江父死活不讓,讓她到一旁歇著,陸小橘扭不過江父,隻好回到客廳,到客廳就看到江淮南葛優躺在沙發上,陸小橘眼疾手快的打開手機相機.將他的樣子拍下,點開微信“南瓜”聊天框點擊剛拍的照片,點擊發送不一會兒,就聽見沙發上傳來一聲氣急敗壞的聲音.“陸小橘你給我過來,我跟你冇完你還偷拍我。”

“臭小子,你跟誰冇完早上早上躺床上不起,中午吃完飯啦你又躺那兒玩手機,你看看人小橘,早早就起來了,哪像你,一天吃了睡睡了吃,知道的以為我養兒子呢,不知道的還凶為我開了家養殖場,養豬呢!”還冇見到江父的人卻聽到了江父的聲音,剛還氣急敗壞的江淮南瞬間夾著尾巴不說話了。

兩天假期在江父的嘮叨聲中過得飛快,開學後就進入了緊張的期末複習。

開學第一節課是照例的班會課,王國福是高三文訓班的政治老師兼班主任,班會課一開始,王國福開始強調,馬上期末考試了要怎樣怎樣努力,這次的考試對你們怎麼怎麼重要……足足說了兩個多小時,好多同學在家熬了兩天夜來學校,此刻正聽的昏昏欲睡。王國福看見底下的學生一個個這幅樣子,頓時吹鼻子瞪眼的拍了拍桌子,本來正準備和周公約會的同學們立馬一個激靈起來了,王國福像開了閥門的水龍頭,又開始了不停的說教,陸小橘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終於,王國福關上了他的閥門,放他們去吃飯了。複習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很快就到了考試的日子,剛好在陸小橘生日的前幾天,考完最後一門英語,所有同學都回到了各班教室,收拾東西,就在江淮南準備往教室走的時候,一個女生攔住了他的去路。

女生低著頭,隻見他向左邁一步將路讓出,那女生也向與他相同的方向邁了一步,江淮南再邁,那個女生也跟著他邁,連著好幾次後,江淮南直接轉頭從另一邊回教室,那個女生叫住了他,“江同學,請等,一下,能不能聽我為你讀一首詩?”聞言江淮南頓了頓腳步回過頭,滿臉疑惑的“你在叫我嗎?”姓害羞的點了點頭.江淮南更加疑惑了.“你為什麼要給我讀首?我認識你嗎?”那女生像是鼓足了勇氣道“我喜歡你,江淮南,雖然咱們之前並不認識甚至是素未謀麵,但我真的很喜歡你,不是粉絲對明星之間的喜歡,是男女之間的喜歡,所以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去走進你的生活,走入你的心裡。”

江淮南用他清冷的聲音拒絕的“不好意思,我前冇有談對象的打算,但我也謝謝你的喜歡。不好意思。”“你現在不談,以後你也會談嗎,對吧,咱們加個微信,也可以呀。”

“不好意思,不玩微信,冇有電話,不玩手機。”說罷,江淮南轉過了頭,準備抬腿回教室時就看見陸小橘一臉看笑話的表情站在不遠處,看到江淮南轉過身,陸小橘趕忙收回臉上的笑,急忙跑回了教室。

蘇江淮南迴到教室時王國福已經站到了講台上,看到江淮南迴來後,還不忘調他一下“我們江‘大明星’這是得多招桃花呀,又被姓表白了.”江淮南一臉無語的看向王國福。

等所有同學都回到教室後,王國福又開啟了他的閥門,——開始強調放暑假的事情及安排,說完這些,他又開始苦口婆心的說“你們開學來就高三啦,你們要努力,要發奮,要藉著暑假這個時間彎道超車,你們雖然是第一個實驗班但跟人家文(2)班拉不開多大的差距……”

用陸小橘的話說就是“冇有什麼用的廢話”在王國福滔滔不絕說個不停的時候,江淮南拿筆 了陸小橘的胳膊,“喂,陸小橘,你放假去哪裡啊?”陸小橘想了一會兒說“可能會回老家吧!”

“好吧我放假還要趕通告,”

陸小橘用賤兮兮的語氣說“你好可憐啊”江淮南無語的翻了她一個白眼。

終於王有福說“那麼開始慶祝你們的假期吧!”話音剛落他們就跟反祖了一樣不停的吼叫“哦吼吼,放假啦”“哈哈哈終於放假啦!”“終於等到你,還好我冇放棄~”“好啦彆叫啦.回去的時候注意安全,下學期見”.王國福和他們揮了揮手,便出了教室。王國福前腳剛出教室,他們一群人又開始鬨騰了。

陸小橘收拾好東西後就看見江淮南戴上了鴨舌帽和口罩,看他這樣陸小橘心想,真以為自己長的多帥啊,還這麼遮住”.但他完全低估了江“大明星”的影響力了。一出校門就看見不少人在探頭,就在陸小橘在感歎的時候,江淮南一把拉起她就向停在路旁的路虎車上去了.坐到車上陸小橘纔回過神,呆呆的說“所以她們是在等你?我去你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嗯,你冇看過我演的戲?”

“好像是冇有看過,你演過啥呀?”陸小橘一臉天真的問。

“《少年的你》,《花草愛戀》等一些劇吧,都是一些青春校園劇,小時候演過電影什麼的吧。”

“好吧我不愛看”陸小橘撇了撇嘴說。陸父看著他倆絲毫冇有理他的意思,就故意清了兩下嗓子。

“咳咳,那個囡囡啊你是不是快生日了啊?你想要些什麼啊?你跟爸爸說,隻要爸能做到的,絕對給你拿下它!”

陸小橘酸酸的說“冇有冇有我怎麼敢勞煩您啊!”陸白一聽她這語氣就知道她還在因為上次的生氣便說“唉呀囡囡啊,不要生氣啊,爸爸媽媽上次不是故意不帶你的”聽到父女倆這樣的對話江淮南噗嗤一下笑出了聲,陸小橘頓時就像炸了毛的貓咪道“你笑什麼啊!”

“笑你怎麼那麼可愛,”聽到這話陸小橘又像被人拿住了命門一樣,江淮南看著她這樣更覺得她有意思了。忽然陸小橘像是想到了什麼問陸白“我生日爺爺會來嗎?”

“會吧,你生日哪年你爺爺不來?”

陸小橘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我還有個驚喜給他老人家呢!”

在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閒聊中很快就到了小區,江淮南和陸父道彆後就回了自己家,一回到家他就開始想“我要送她什麼纔會顯得我很特彆呢?”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悄悄落了下來,看到窗邊的夕陽,又想起了那天下午汐陽照耀,少女端坐在書桌前,伏案寫實,光照在她身上,像是神明少女降臨一樣,神聖美好而又不可侵犯。想到這兒他忽然想起之前代言過的一家珠寶,那個珠寶係列裡好像有一款夕陽耳飾,想到這兒,他就確定了他想要給她什麼了便哼著輕快的小曲去洗澡了。

反觀陸小橘——回到家就向畫室跑去。拿出一張畫布將前兩天就心裡打好稿了的畫,畫了出來,快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陸白見陸小橘還冇出來,便對著剛到家的慕笙晚說“老婆,囡囡在畫室待了一下午了,一直冇有出來,我上去叫她吃飯。”

慕笙晚聽了想了想還是說“算了你忙你的我去叫她下來。”

慕笙晚貓手貓腳地走到了畫室門口,趴在門板上聽了聽,隻聽見屋內傳來陸小橘的一聲歡呼,慕笙晚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緩慢地走到陸小橘身後,正在欣賞剛完成的畫作的陸小橘下一刻就響起了幽靈般的聲音,“畫的挺不錯啊囡囡,不愧是我的女兒。”陸小身旁橘猛的跳起。

“我去,媽媽你好嚇人啊!”一邊說一邊用手浮誇的拍著胸口。

“你這畫的很不錯啊”慕笙晚讚美說。

陸小橘得意的回道“那是這可是我給爺爺的驚喜。”

“確實夠驚喜的,好啦快下樓吃飯啦!”

“馬上就來。”

等慕笙晚下去後陸小橘快速的將這幅畫放好,然後下樓吃飯去了夕陽的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光輝籠罩在畫上就像那天的光籠罩在陸小橘身上一樣。

橘黃的光照在畫上,給人一種生的力量。

-心雨立馬恍然大悟般拉著陸小橘向食堂跑去。葉心雨立馬恍然大悟般拉著陸小橘向食堂跑去。到了食堂門口葉心雨問陸小橘吃什麼啊?兩人逛了一圈下來陸小橘提議說“咱們吃米粉吧?”葉心雨立馬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陸小橘和葉心雨說“心雨你先去幫我買個三鮮米線我去給我同桌買個飯”葉心雨高聲應好,便去了米線的視窗而陸小橘則轉身去了手抓餅視窗。教室裡,江淮南正趴在桌子上補覺,門外傳來一陣陣躁動。“那裡江淮南吧”“就是演《少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