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亂砍樹木

26

發側方有一個小陽台,望出去是一個小小的坡地,有幾顆被風雪蓋住的樹木。銀裝素裹美不勝收。客廳裡冇有擺電視隻有一麵大大的壁爐正對著沙發,永不停歇的壁爐燃燒熱量,為客廳提供著溫暖。長長的壁爐也充當了屏風的作用,切割出來廚房和餐廳。壁爐側方留下的通道後麵就是廚房和餐廳,餐廳正對著客廳,有綠植和壁爐的遮擋讓餐廳有若隱若現的視覺效果。餐廳旁邊也有小陽台,陽台可以看到被冰封住的湖泊,現在是下雪的季節,等春暖花開...-

在屋子裡上躥下跳了好一會兒,直到太陽升起。

初生的太陽沿著地平線從東方升起,微醺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射進房間裡的每一個角落。

段行川站在客廳的小陽台上,手撐著白色的木質欄杆,閉上眼睛,迎著太陽升起的方向,感受暖洋洋的太陽照耀在身上的感覺。

說起來,狗遊戲公司這幾年賺了這麼多錢嘛?連太陽照在臉上的感覺都與現實世界如此相似,嘖嘖嘖。

其實這還是段行川第一次以意識形態進入這個遊戲,畢竟她退遊時這款遊戲還是在老式的電子螢幕上操作。世界科技技術在這幾年迎來全方位的“大爆炸”,人民生活方式日新月異,就連遊戲娛樂也搭上了這輛順風車,進入全景意識操作。身臨其境的感覺是愛玩者的首選。

可那時的她早就因為畢業而步入社會,遭受了社會的捶打後的她早就把所有的遊戲時間拿來工作了,不能停下來,也不敢停下來。

冇有了你一個,後麵有千千萬萬個你等著。科技的日新月異帶來的是失業率的增加。有一份穩定工作來養活自己的段行川以經記不起有多久冇有感受到太陽照射到身上的溫度了,五天?八天?不對,好像有一個月了吧。

因為公司最近有一個大項目,她連續一個月都是早出晚歸的作息,早上起床太陽冇有升起,晚上回家太陽落下了山。

此刻在遊戲裡享受太陽的她冒出了個想法,等出了遊戲去曬曬太陽,反正有4天的假期…

——

段行川站在廁所的鏡子前打量著自己,綠色的運動套裝,齊肩的短髮披散著,帶著一頂黑色的鴨舌帽,臉上一副大大的墨鏡遮住了上半張臉,隻一張嘴露在外麵。背上背的是這個遊戲五週年送的揹包,它是目前段行川所擁有的揹包裡容量最多,也是最好看的一個揹包!

透明的揹包還贈送一副頭戴式耳機!

她將耳機帶在耳朵上,意外之中的是居然可以聽歌,隻不過它隻能播放狗遊戲公司旗下音樂APP裡的歌,聊勝於無吧。

在鏡子裡的“自己”和遊戲麵板上的“自己”還是有一點區彆的,鏡子裡的“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更加真實。

在打量完自己之後,她打開揹包看看有啥需要帶的就準備去探索地圖了,很好有武器有食物,出發!

打開莊園的大門,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想試試在如此真實的遊戲裡開槍是什麼感覺,也可能就是單純的破壞慾上頭導致她看不慣莊園附近生長的樹木。

反手向後一拿,揹包裡的□□狙擊槍就出現在了手中,其實武器早就不知更新換代多少了,但是她退遊很久,武器也隻有退遊前的那些武器。

好在她不挑武器,畢竟她在遊戲裡不以打架為目的,所以這些武器足夠她用了。

架槍,瞄準,射擊。

砰砰砰

狙擊槍的八倍鏡讓她能瞄準她視線所能目擊的一切,很快,周圍的樹木被逐個擊破,本該前麵環山,後麵環水的莊園,現在隻有周圍光突突的白雪和結冰的湖泊作伴。

段行川一點不擔心環境被破壞掉,要知道遊戲裡的樹木可謂是生長巨人,一個不眨眼就完成了生根發芽這些前奏,然後就變成了大樹。

說不定她等下她回來那些樹就原封不動的張回來了呢。

比起樹木她現在更加關心的是,她的飛機呢?怎麼好好的一個放在飛機場的飛機不見了?

那可是她在六週年活動裡做了那麼多的任務得來的啊!誰那麼缺德啊!免費的都要偷!

罵罵咧咧的段行川一邊罵一邊和小精靈反饋她的貴重載具飛機不見了,小精靈的回覆也很及時,承諾在24小時內跑得快公司會將載具通過郵寄的方式郵寄給玩家。

當然,是遊戲裡的24小時。

段行川打開遊戲麵板,上麵顯示現在的時間是6:51,也就是說最遲明天飛機纔會到,現在她想出去就隻能靠跑或者騎摩托車。

她想了想,要翻出這裡到外麵的大地圖,也不是很遠也就是翻幾座山,淌幾條河而已,還是不騎摩托車了,她的摩托車隻適合自動導航在高速路上騎。這歪七扭八的山路還是不為難自己了。

在揹包裡找到提速的奶糖吃下後,她就出發了,太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讓她的心情也跟著變好了。

——

洛川基地

基地長的臥室內。

年過四十的基地長南毅在臥室裡好好的睡著覺,突然口吐鮮血,血流不止。這可嚇壞了他的妻子阮江,要知道南毅最近冇有出過任務,也就冇有外出受傷的可能。

可現在他的表現分明是收到嚴重內傷纔有的表現,可要知道南毅是現在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異能者,是誰有那麼通天的本領……。可眼下情況也不容阮江多想,將南毅側身在床邊,讓他呼吸順暢一點不至於被鮮血堵住氣道,又用回覆異能吊住他一線生機。

至此她能做的,該做的也就隻有這麼多了,其他的隻有通知醫療隊和基地高層來決斷了。

噢!還有比她小兩歲的繼子南豐。

來決斷他是生是死。

真是奇妙呢,她還在想說不定她要熬到三十歲南毅纔會放過她,冇想到哇冇想到。

上天居然在她臨近22歲時送了這麼個大禮給她,阮江在一旁默默雙手合十,作出祈禱狀。至於是祈禱床上的人早點死,還是活就不知道了。

醫療隊和基地高層的人來的很快。

他們一進來就被眼前的景象一震,雖然阮江已經講過,可還是冇有現場看見來的震撼人心。誰能想到眼前的男人是創辦了洛川基地的基地長呢?作為北方最強基地的基地長南毅在他們心中的形象一直是一個風度翩翩,溫文儒雅的人,也是基地的定海神針,作為目前世界上已知的九階異能者之一,他一直是洛川基地神一般的存在。

可現在……

床上被鮮血覆蓋的男人脆弱的連呼吸都微乎其微,地上吐出的血塊凝結成了固體。若不是提前知道阮江吊住了他的氣息,他們恐怕認為床上的人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現在的眾人心裡隻有一個念頭:是誰把他傷成這樣的?這個人有多強?是敵是友?如果是敵人的話他/她會趕儘殺絕嗎……

下一刻阮江的繼子南豐衝過人群撲倒在他父親的床邊,看著氣弱遊絲的父親對人群怒吼道:“醫療隊呢!在一邊看著乾嘛!”

人群最前方戴著眼鏡的醫療隊隊長柳鶴推了推眼鏡雖然知道迴天乏術,她能做的也隻有把阮江做過的事情重複一遍,並且冇有任何疊加效果。

但還是聞言走上前去,施展了恢複異能,她能做的也到此為止了。

搖搖頭表示她對此也無能為力。南毅的異能晶核被外力直接擊碎,就算他現在能醒過來,也最多是燃燒剩下的晶核碎片作為燃料,等到徹底燃燒完他也就……

南豐崩潰了,柳鶴能坐穩醫療隊隊長的位置是個有本事的人,此刻被她下了死刑對他而言莫過於判決。

可他不敢相信,昨天還在和他吵架的父親,今天就躺在了床上生死不明。

固執的在床邊一遍遍的呼喚他,希望父親能醒過來。

副手江林把無關人員都疏散出去,就留下了他自己和和其他兩位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武文與梁回,還有醫療人員柳鶴,以及在角落默默祈禱的阮江。

留下柳鶴是因為她是醫療隊的緣故,有什麼事可以及時救治,而他們三位留下則是想知道南毅會不會迴光返照給他兒子留下什麼秘密武器。

也更怕他說要把基地傳給他兒子的話

他們基地可不奉行父死子繼那一套!他們和南毅一起打下洛川基地的時候,南豐還冇出生呢!

如若他非要執意讓他兒子繼承的話就不要怪他江林心狠手辣了。

不知過了多久,江林派人把臥室裡的血漬打掃了,至於床上的……他看了看床邊的南豐覺得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隻能讓南毅將就蓋著血呼啦茲的被子了。

可能是阮江打開了窗戶通風的原因,南毅在他兒子的呼喚聲中醒來了。

還是那副讓阮江厭惡的模樣,平淡甚至帶著淡然。他想撐起身來,卻因為冇有力氣而失敗。還是南豐扶著他才能起來。

冇等眾人發問,他就講出了他們此刻最為關心的問題,是誰把他弄成這樣的。

“禁地的主人回來了”

南毅任下一枚炸彈,把江林和另外兩位知情人炸的七零八落。剩下不知情的三人一頭霧水。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江林呼吸一滯喃喃道:“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南毅看著他驚慌的表情緩緩道:“你是不是忘了,我把我的”眼睛“放在了附近的一顆樹上,今天早上她拿出狙擊槍把目之能及的樹木都打了。一擊就把百年南樹摧毀了,當然包括我……”

咳咳咳……

話還冇說完就被胸腔裡湧上的癢意打斷,身體在提醒他,他的時間不多了。

-己和和其他兩位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武文與梁回,還有醫療人員柳鶴,以及在角落默默祈禱的阮江。留下柳鶴是因為她是醫療隊的緣故,有什麼事可以及時救治,而他們三位留下則是想知道南毅會不會迴光返照給他兒子留下什麼秘密武器。也更怕他說要把基地傳給他兒子的話他們基地可不奉行父死子繼那一套!他們和南毅一起打下洛川基地的時候,南豐還冇出生呢!如若他非要執意讓他兒子繼承的話就不要怪他江林心狠手辣了。不知過了多久,江林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