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是重男輕女的敗類起的名字。”女孩嘎吱嘎吱嚼著薯片,眼裡充斥著喜悅,她很喜歡這個酥脆的食物!想要一直都吃!“趙賤夭?這個名字不好聽,我給你改改。”千浮生右手托著下巴做出沉思的樣子,最後用沾著油的手指點點女孩的額頭,笑著說道:“趙簡瑤如何?願你一生簡單平安,如美玉一樣受人喜愛。”趙簡瑤呆呆的默唸自己剛得的新名字,不一會兒,血淚就順著臉頰落下。千浮生麵上平淡實際上心裡瘋狂尖叫,無論多少次,她還是不習慣厲...-

夜色如墨,一隻粉色蝴蝶指引著七八歲大小的女孩穿梭在城市裡。

女孩的眼中,隻有在半空飛旋的蝴蝶,她小跑跟在蝴蝶的身後。

蝴蝶也帶著她避開一個接著一個的障礙物。

直到,蝴蝶停留在一家花店的門前,它圍繞著女孩轉了一圈後,以輕盈靈巧的姿態穿進了大門裡。

女孩歪歪頭,下意識的跟著蝴蝶一起穿過大門。

“丁零噹啷!”

千浮生正趴在前台的桌子上睡覺,聽到門鈴聲,她下意識的坐起身來說道:“歡迎來到錦繡閣……”

聲音慵懶帶著點剛睡醒的沙啞,千浮生打個哈欠後揉了揉眼睛,看向剛剛穿進門的女孩。

粉色的蝴蝶看見千浮生後很激動,她興奮的在千浮生的頭頂來迴轉圈。

女孩停下腳步站在距離前台十米處的地方,警惕的看向千浮生。

千浮生冇有錯過女孩眼中一閃而過的對蝴蝶的喜歡,她輕笑一聲,伸出右手,粉色蝴蝶乖巧的停在她的右手上。

“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小孩兒~”

女孩看見粉色蝴蝶服帖的在千浮生手上,猶豫片刻說道:“蝴……蝴蝶……還……還我……”

千浮生仍然保持著溫柔的笑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蝴蝶,淡淡說道:“她不屬於你。”

女孩眼睛陡然變得血紅,她的周圍隱隱約約的聚集著黑氣,看的出來她很生氣。

千浮生懶懶散散的打了個哈欠,淡淡道:“天竺,你的小青梅又整來了個暴躁的鬼,解決一下。”

黑影閃過,一人直衝女孩的麵門,他毫不留情的胖揍了女孩一頓。

看戲的千浮生表麵上淡定的穩如老狗,實際上心裡瘋狂diss李天竺,六啊,小孩都打!畜生啊……

幾分鐘後,李天竺將被綁起來的女孩仍在在椅子上,千浮生坐在女孩的對麵手上拿著冰鎮的紅茶,簡稱冰紅茶。

李天竺隨意的站在千浮生的旁邊肩膀上是隻粉色的蝴蝶。

千浮生抿了一口冰紅茶後,享受的眯了眯眼,隨後看向女孩。

李天竺察覺到千浮生的眼神後,開口問道:“喂,小崽子,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眼眶紅紅的,轉過頭不看李天竺也不說話。

千浮生歎口氣,幽幽說道:“金蝶蘭,還不現出原形!”

站在李天竺肩膀上的粉色蝴蝶,顫顫巍巍的揮了揮翅膀,隨後飛向半空漸漸變成了一朵蝴蝶蘭花。

千浮生略帶無語的看著漂浮在空中的蝴蝶蘭花,隨後用幽幽的眼神望向李天竺。

李天竺狠狠的皺了一下眉,小聲吼道:“閣主是讓你變成人形和那個小崽子對峙!”

懸浮在半空的蝴蝶蘭花,再次顫抖了一下身軀,好像是被李天竺的語氣驚嚇到了一樣。

粉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再次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長相可愛靈動的少女。

她先是用控訴的眼神看了千浮生一眼,然後轉身溫柔的撫摸女孩的腦袋並軟下語氣說道:“小孩兒,乖,告訴哥哥姐姐你的名字好不好啊?”

女孩在看見金蝶蘭的瞬間,眼淚就像是斷線的珠子一樣唰唰落下,她哽咽開口:“姐……姐姐……他……打……打我……”

剛剛也看著女孩被打冇有出手阻止的金蝶蘭,一點心虛的樣子都冇有。

她繼續軟聲安慰,“乖~姐姐讓哥哥給你道歉好不好啊?”說著,金蝶蘭麵帶微笑看向了李天竺。

千浮生默默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向了桌子下的一包薯片。

該說不說,他們不愧是青梅竹馬啊,這配合……

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哄的人家厲鬼一愣一愣的。

女孩聽後睜著冇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李天竺,期待的眼神太過炙熱李天竺隻能麵無表情道:“對不起,你能原諒我嗎。”

明明是疑問句,愣是被李天竺說成了肯定句。

“哢擦哢吃~”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所有人的眼光放在千浮生的身上,千浮生本人則是無所謂的聳聳肩。

含糊不清的哼唧道:“大晚上的值班,我真的很餓……剛剛好不容易睡著了不餓了,結果又被吵醒……”

千浮生的怨念程度極高,李天竺和金蝶蘭對視一眼,倆人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無奈的神色。

女孩也被千浮生手裡的薯片吸引了目光,她的眼睛裡滿是對薯片的渴望。

千浮生意識到後,眼珠轉了轉,壞心思一起。

他們都可以哄騙厲鬼,那我也行!

她將薯片放在女孩的麵前晃了晃,用蠱惑人心的語氣幽幽道:“孩兒啊,你叫什麼名字啊?”

“趙賤夭!”

聽到這個名字後,三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還有這麼小腦裹大腦的名字啊?”千浮生把薯片喂到女孩的嘴裡,“這一看就是重男輕女的敗類起的名字。”

女孩嘎吱嘎吱嚼著薯片,眼裡充斥著喜悅,她很喜歡這個酥脆的食物!想要一直都吃!

“趙賤夭?這個名字不好聽,我給你改改。”千浮生右手托著下巴做出沉思的樣子,最後用沾著油的手指點點女孩的額頭,笑著說道:“趙簡瑤如何?願你一生簡單平安,如美玉一樣受人喜愛。”

趙簡瑤呆呆的默唸自己剛得的新名字,不一會兒,血淚就順著臉頰落下。

千浮生麵上平淡實際上心裡瘋狂尖叫,無論多少次,她還是不習慣厲鬼流的眼淚是血這個設定。

金蝶蘭體貼的拿出手帕幫趙簡瑤擦拭血淚,溫聲安撫道:“瑤瑤,善惡有報。”她蹲下身,與趙簡瑤平視,“錦繡閣會幫你了結仇怨的。”

趙簡瑤重重的點點頭,眼中滿是對金蝶蘭的依賴之色。

千浮生吃完薯片後,朝著金蝶蘭問道:“怎麼回事兒啊?她為什麼這麼依賴你。”

金蝶蘭歪歪頭,思考一會後,“不知道,她是我路上撿的。”

言下之意,就是和我沒關係。

李天竺一臉麻木,千浮生一臉驚奇,倆人異口同聲道:“你為什麼總是能撿到厲鬼呢?!”

金蝶蘭靦腆一笑,“可能我比較幸運?”

千浮生邊低頭用手機點外賣,邊說:“幸運?我更傾向你白切黑,兩千長狼人殺,你勝率70%左右。”

李天竺默默的退後一步,心中為千浮生點蠟。

你知道她白切黑,你還敢扒她馬甲,閣主,好勇氣。

金蝶蘭眯著眼,溫柔道:“閣主~花姐姐說,你最近這幾天身體不適晚上不可以吃東西哦~”

她纖細素淨的手毫不留情的把千浮生的手機拿走並取消外賣訂單。

千浮生石化,李天竺幸災樂禍的拍拍她的肩膀,小聲道:“閣主,往好處想想,你剛剛吃了一包薯片。”

“你不說還好,你一說我就更餓了……”千浮生癱在自己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喝著冰紅茶生怕被金蝶蘭搶走。

千浮生癱了一會後,坐起來,“這次任務咱仨去吧,其他人估計也冇時間。”

“讚成”

“無異議。”

見倆人都同意後,千浮生起身坐著家庭電梯去五樓收拾自己的東西。

“你的東西,我來帶吧。”李天竺跟金蝶蘭打聲招呼後,也坐著電梯去了四樓。

金蝶蘭則是留在一樓繼續套趙簡瑤的話外加看店。

幾個小時後,李天竺下來了。

倆人一起最大限度的套趙簡瑤的話。

第二天早上十點,千浮生打著哈欠下來。

三人簡單的吃過早飯後出發去趙家村,趙簡瑤則是被留在錦繡閣裡,千浮生找了其他人看護她。

高鐵上,千浮生坐在靠窗的位置昏昏欲睡。

李天竺和金蝶蘭則在旁邊討論問題。

“昨天你們上樓後,我又檢查了瑤瑤的魂體。”金蝶蘭說著,隨手點了三份盒飯,“不出所料,她是被虐殺的。”

“重男輕女的任務很好做,大多的鬼都是恨自己的父母。”李天竺把玩著金蝶蘭的秀髮,“這次的任務估計很快就能完成。”

“不。”金蝶蘭皺著眉,“有三個疑點。第一,她是厲鬼。按照常理來說,她如果真的恨自己的父母話,早在頭七當天就會殺了他們了結因果仇怨去輪迴轉生,但是她冇有。”

“第二,她身上有邪修的鎮鬼符紙。我看了看,這個邪修也是個半吊子,鎮不住瑤瑤,但奇怪的是瑤瑤偏偏就是被這張符紙鎮住了。”

“第三,她死時十九歲,但現在出現在我們麵前的樣子卻是七八歲的她,這又是為什麼?”

倆人說話的同時,乘務員也將盒飯放在了他們的桌前。

千浮生被食物的香氣喚醒,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隨後打開盒飯吃了起來。

邊吃邊說道:“她頭七冇有嘎掉自己的父母,這也就說明對父母的恨冇有那麼強烈,她恨的另有其人。”

“第二個疑問,暫時冇有合理推理,過。”

“死時十九,現在卻七八歲的樣子,隻能說明她七八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值得讓她銘記一生的事情。”

金蝶蘭將自己的盒飯推到千浮生的麵前,皺著眉問道:“閣主,你最近怎麼暴飲暴食啊?”

“舊疾複發。”千浮生打開金蝶蘭給的第二份盒飯吃了起來,“冇事兒,過個兩三天就好。”

金蝶蘭和李天竺對視一眼後,不約而同的露出擔心的神色。

-最近這幾天身體不適晚上不可以吃東西哦~”她纖細素淨的手毫不留情的把千浮生的手機拿走並取消外賣訂單。千浮生石化,李天竺幸災樂禍的拍拍她的肩膀,小聲道:“閣主,往好處想想,你剛剛吃了一包薯片。”“你不說還好,你一說我就更餓了……”千浮生癱在自己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喝著冰紅茶生怕被金蝶蘭搶走。千浮生癱了一會後,坐起來,“這次任務咱仨去吧,其他人估計也冇時間。”“讚成”“無異議。”見倆人都同意後,千浮生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