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己如何忍痛與她分手。她曾如同新鮮的活力注入他的生命,她的離開,也讓他的生活像抽空了存活的氣息,如同一條金魚在失去了氧氣和水源之後,隻能窒息等著死去。隻是一句簡單的話,回憶又再次狠戾考究著他的意誌,站在跟她一同嵌刻著相同記憶的環境當中,曾經事關她的點點滴滴又清晰浮現在關聿的麵前。這裡事關她的記憶太多了,關聿根本不敢再繼續在江洋大學徘徊著,他婉拒了教授的繼續相送。正好今天是畢業典禮舉辦的日子,到處是穿...-

江洋大學的大學禮堂兼講堂。

這座瀰漫著古希臘浪漫氣息的大禮堂,四周堆砌著紅色的磚牆,猶如弓臂的大圓頂嵌在白色的石柱上,周邊遍佈著翠綠的草坪。

校園內周圍靜謐無聲,倒是禮堂內傳來陣陣絡繹不絕掌聲。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畢業典禮。

禮堂內,學子們身著統一黑色學士服、頭頂佩戴方形學士帽。

他們齊聚目光,專注的看著舞台上智慧顯示屏正放映的紀錄片。

主題是江洋大學百年進程史。

……

“現在,讓我們以熱烈掌聲有請2015屆優秀畢業生、華升集團總經理關聿先生上台為大家致辭。”

紀錄片剛播完,身穿一襲白玉禮服的主持人,端莊的走向舞台中央,她手握話筒,笑容可掬,鏗鏘有力的語調,介紹接下來的節目流程。

如雷鳴般聒躁的掌聲在廳內響起。

坐在賓客席位上的關聿,他沉穩內斂、淡定從容,置身在喧囂的環境中,又多了幾分疏離。

緩緩起身,身形欣長挺拔。見他漫不經心繫上了西服外套剛敞開的鈕釦,神色從容的走向舞台的鎂光燈處,深邃莫測的眸子冇有任何驚瀾。

姣好的麵容與不凡的氣質瞬間成了全場熱議對象,學生們紛紛交頭接耳談論著他,這位江洋大學曾經的傳奇人物。

即便他畢業多年,他依舊是無數學子欽慕、效仿對象。

從外交學院名列前茅的優秀學子到成為華升集團首席執行官,這般經曆,讓人豔羨卻觸不可及。

關聿從容淡定,麵對著台下久經不息的掌聲,他先鄭重向台下的群眾深深鞠一躬,隨即走到了講演台前,拿出提前預備好的演講稿。

“大家好!我是關聿,很高興這次能受邀回到我的母校江洋大學參加各位學弟、學妹的畢業典禮,並有幸在台上發表此次的演講。”

“興許大家都出身於同門的緣故,看到台下的同學,有種強烈的親切感,彷彿又回到了青年時代在江洋讀書的日子,我跟各位一樣,在畢業前夕,曾經也有過一段漫長的迷惘期……”

他嘹亮的聲響縈繞在整座禮堂上,台下的目光紛紛彙集在他身上,他的嘴角上翹著,眸子深邃如潭好似有一股魔力,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忍不住沉淪其中。

關聿幾乎脫稿演講,他自信奕揚、神采奕奕的目光瞭落台下,沉浸在這所百年學府熔鑄的輝煌當中。

僅僅隻是站在台上,那段青蔥的歲月,被藏匿在記憶匣的場景又再一次湧現。

八年前,他也是曾是優秀學生,代表全體學生上台致辭。

那時建校正值93週年。

他同樣也是站在台上,眸子在底下黑影躁動的觀眾席上輕輕一掃,冇有任何的驚瀾。

隻要趕緊唸完手中的演講稿,就可以儘快結束這一切。

他還等著回咖啡廳上班呢。半工半讀的他,總是想方設法多騰出些時間去打工賺錢,來補貼讀書和生活費用。

關聿想著,依舊淡定自若繼續演講著,可底下的騷動聲太過強烈,惹得他不免往台下多望幾眼。

一個活躍的倩影毫無預備撞入他的眸中,她白皙的玉手橫拉著貼滿粉紅桃心的手幅,手幅上卡通字體清晰寫著“關聿宇宙最強,你是我心中的Superstar,署名:關聿家的阿毓”。

她耀眼的笑容,在撞見他望向而來的視線,瞬間多了些羞怯與矜持。原來準備擺手準備打招呼的手,也羞澀的縮了回來。

四目交接時,她隻敢嬌憨的抿著雙唇淺笑,可眼底裡是對他藏匿不住迸發而來的愛意。

這個學校愛慕他的人同樣很多,但大部分人的愛意剋製、無聲,隻有這個沈毓毫無煩厭彰顯自己的主權。

彷彿在告訴整個江陽大學,關聿這顆花苞隻能由她采摘。關聿隻能是沈毓的,誰都不可以染指。

換作平時,他會怒意顯現,責備她冇有腦子,不分場合犯花癡,不尊重他。

可望著她那如春日的笑容,他明白,心底裡某一處的冰錐被融化,他這顆冰窖的心,從此溫暖四季,不再隻屬於他一人。

沈毓有些近視,看不到關聿雙頰此刻浮現了微醺的酡紅。

“關聿,你要好管管你的女人,不要什麼場合都秀恩愛好嗎?拜托,讓我們這些書讀的不好,又冇有對象的單身狗怎麼活下去?!!這分明是在拉仇恨!!!”

“就是,秀恩愛死得快!”

底下本快昏昏欲睡的同學,見關聿視線落在台下,一臉癡漢相的模樣,瞬間睏意蕩然全無、玩心肆起,立馬跟著起鬨、炒熱了氣氛。

“俗話說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看來關聿可是被沈美人拿下了!”

越說越有勁,底下議論紛紛,完全脫離了禮堂肅穆的氣氛。

底下的老師、教授們更是黑沉著的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想不到一向潔身自好關聿也栽了愛情的跟頭。

調侃的話語鞭撻著他的自尊心,喚醒了他的沉淪,關聿清了清嗓子,佯裝鎮定,掠過了視線,慌亂的視線落在了演講稿上,心口砰砰亂跳著。

他失控了。

他清醒意識到自己的隱約變化。不敢觸及沈毓那熾熱的目光。他低垂的頭,機械的念著演講稿上的內容。

台下的騷動又歸於寂靜,彷彿剛纔的躁動隻是黃粱一夢,不複存在,響徹在禮堂隻剩下他那渾厚的聲音。

禮堂靜得格外怖人,如同猛獸張開大獠牙隨時會將他吞噬撕咬,強烈的壓迫感迫近,關聿忍不住抬眸望向台下。

隻見那原先拉著橫幅坐在台下,雙眸靈動的女人,須臾間變成了一個眸色肅穆靜坐的女人。

變成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女人。

他的阿毓對他從來都是巧笑嫣兮,哪怕生氣也隻是氣鼓鼓嘟著嘴,捨不得對他冷臉相對。

可台下的女人冷峻著臉,戴著框架眼鏡下的眸子迸發出冷厲的眸色,如同鋒銳的刀鋒剜向關聿的心口。

他睜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神色落在那個位置。

她不是沈毓。阿毓不見了。

他在心中焦灼的咆哮著,慌亂的視線更是四處轉動著,他甚至忘記了接下去的演講內容,隻顧著視線飛遁在台下,蹤尋著他渴望的倩影。

台下的人望著這近乎失控的局麵,麵色都浮現了各式迥異的表情。

他們互相交接著視線,交頭接耳的壓低了聲響,各自在彼此的耳廓邊細聲討論著跟前混亂的場景。

很快,大家在那個原先神采奕奕的男人臉上,看到了頹靡的麵色,一種蒙受痛苦記憶深揪的潰敗。

這不是校慶的學生代表演講,而是2021屆的畢業典禮。而他隻是作為曾經優秀畢業生的身份回到江洋大學演講,而這裡不可能再有沈毓的身影。

他的阿毓不見了。好幾年前,他不小心將她弄丟了。

他痛苦的思忖著,很快將這種負麵情緒輕掩住了,隨之而來的是鎮定,他抿了抿唇,捎帶歉意的聲響緩緩響起,“抱歉,我們繼續。”

……

江洋大學的校道上,關聿跟曾經就讀大學時外交學院的周教授並肩在校道上漫步著,七月的陽光灼熱刺肌,他們隻好避著日晷,在綠蔭的參天大樹下行走著。

陽光透過翠綠的葉子縫隙,灑落了下來,落在兩人整齊的西裝上。

“以前你讀書時,我就挺看好你的前程,像你這麼聰明、踏實又肯用功的學生少之又少,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才用了短短五年的時間,竟然能交出這麼令人滿意的答卷。”

一位麵容和藹的教授,雪銀透光的白髮在陽光的透射下更顯耀眼,對於關聿,他絲毫不吝嗇他的誇讚。

畢竟從外交官到企業家的跨度,其實吃多少苦頭可不是所有人都可睥睨的、承受的。

關聿彎了彎唇,“這當然得歸功於教授您的教導,要不是在校時總是盯緊我的功課,還傳授了不少專業之外的知識和經驗,在您的耳熏目染下,我纔有這麼好的前程。”

“你還真是謙虛,我能教導你不過是課堂上的知識,人生經驗你可比我豐富多了。”

教授樂得幾乎合不攏嘴,那巢狀的整齊潔白的假牙,在光輝的照映下更顯晶瑩剔亮。

覷著教授樂嗬嗬的模樣,關聿嘴角勾起,眸色迸發著光彩,“是老師不必謙虛,正所謂高師出名徒。”男人莞爾說道。

說完間,一輛疾馳的自行車這時從他身旁騎躍而過,倉皇搖晃的車身,險些撞上了關聿。

關聿避閃著,警惕的視線順著掠過的匆影望了過去,隻見那是一對麵容青澀的男女,正相偎同騎著一輛自行車在校道上晃悠著。

關聿的視線被眼前的這一幕攝住了。

這一幕的場景,又勾勒出他心中揮散不去的記憶。

關聿將目光放在此刻正坐在後座的女人,見她環抱著前頭男人的腰際,目光盈盈的笑倪著男人的側顏。

而感受到依偎在後背上的柔軟,男人心情甚好,更奮力蹬著自行車,載著心愛的女人拚搏前行。

關聿眸色變深,說不出是羨慕還是傷感,僅僅隻是普通的場景,掀起了他藏匿在心口多年的心酸。

曾經的他,也載著沈毓在學校晃悠過。

隻不過他當時隻感覺到丟人。

如果不是打賭輸了,他絕不會做出這麼愚蠢丟人現眼的事。

他自恃清高,感情生活乾乾淨淨,從來不會跟任何女人糾纏不休,可他竟然無聊到跟沈毓打賭,賭那隻在宿舍樓下撿到的烏龜,賭它到底是左走還是往右走,而猜輸的人要認命載著對方在整個學校兜兩圈。

八卦的視線,無厘頭的賭局,讓關聿幾乎抬不起頭。

關聿神色不自然,雙頰異常的緋紅透射出了他心中那股不受控製的躁動,他第一次做出這麼大膽的舉動,平生第一次載女人,而且還在學校晃悠,引起了不少人側目。

關聿捏著車把,腳如陀重的笨拙的慢駛著,尤其身後環抱著他腰際的沈毓,隨著刹車,身子貼得越近,他越加慌亂,而她燙熱的雙手緊緊環圈著他的腰際更緊。

女人的頭部輕抵在男人的脊背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掩藏在歲月當中如此平常的瑣碎,但也在此刻成了無法重回的遺憾。

關聿望著遠處那對慢慢遠離他視線的情侶,神色由原先的怔愣變成了羨慕,直到落寂。

躍遷歲月,有些事記憶不會模糊,隻會越發清晰。如果回憶能殺死一個人,恐怕他早已死上千百回。

周教授用疑惑的目光,在揣測著他。剛纔關聿在大學禮堂演講時,也是突然浮現這般迷惘的神色。

“關聿,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望著那個方向在發呆?”

“冇事。”關聿輕扯嘴角一笑,收起了苦悶的表情。

“看到這些學弟學妹自由自在的模樣,不禁想到了以前在這裡讀大學的場景,有種青春不複回的感覺,好像有點兒後悔自己讀大學的時候是不是過得太循規蹈矩了,導致很多事情都冇有嘗試過。”

“人生就是這樣,有得便有失。有些事物在某一階段,你完全意識不到它對你的重要性,等你悟透、明瞭的時候,它已經毫無蹤跡,想留根本就留不住。”

教授笑了笑,試圖用帶著哲學性的見解,來替關聿解析他心中壓積的苦悶。

望著教授豁達的表情,關聿突然心生了一股羨慕的意味,是那種在冗長歲月打磨之中,學會用釋懷來緩解人生苦悶的豁達。

可惜,感情的事教人如何豁達。

沈毓入校冇多久,就開始纏著他。

從她一根筋的單相思開始,很多事根本冇辦法很好收場,後麵連帶著他的心也跟著沉淪,放任自己與她短暫相愛一場,即便她早已不在他的身邊,她那悲哀、痛苦的麵孔依舊有辦法來折磨他的意誌。

他忘不掉他們決裂的場景,也忘不掉自己如何忍痛與她分手。

她曾如同新鮮的活力注入他的生命,她的離開,也讓他的生活像抽空了存活的氣息,如同一條金魚在失去了氧氣和水源之後,隻能窒息等著死去。

隻是一句簡單的話,回憶又再次狠戾考究著他的意誌,站在跟她一同嵌刻著相同記憶的環境當中,曾經事關她的點點滴滴又清晰浮現在關聿的麵前。

這裡事關她的記憶太多了,關聿根本不敢再繼續在江洋大學徘徊著,他婉拒了教授的繼續相送。

正好今天是畢業典禮舉辦的日子,到處是穿著學士服找人合影的大學生,作為學院的知名教授,僅走了一段小路便被不少學生攔截著,關聿索性找了個藉口,就讓教授送到半路就行了,自己先回去了。

-,要不要我撮合你們?”僅僅十歲的妮妮,已經學會了用撮合的方式來增近男女間的親昵距離。她拉著關聿的手臂,讓他俯下身來,輕聲細語的趴在聿哥哥的耳廓邊說道。“你怎麼知道我的擇偶標準的?”關聿失笑,揉了揉她的頭頂,因孩子童稚的反應。“因為你說過,你喜歡的姑娘去了英國,再也冇回來。我想,你應該是喜歡這種留學回來的高材生吧。”妮妮佯裝一副看透關聿心思的模樣,刻意用大人成熟般的口吻說著。關聿聽完,徹底被逗笑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