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即便他畢業多年,他依舊是無數學子欽慕、效仿對象。從外交學院名列前茅的優秀學子到成為華升集團首席執行官,這般經曆,讓人豔羨卻觸不可及。關聿從容淡定,麵對著台下久經不息的掌聲,他先鄭重向台下的群眾深深鞠一躬,隨即走到了講演台前,拿出提前預備好的演講稿。“大家好!我是關聿,很高興這次能受邀回到我的母校江洋大學參加各位學弟、學妹的畢業典禮,並有幸在台上發表此次的演講。”“興許大家都出身於同門的緣故,看到台...-

福利院門口,一輛紅色跑車驅車停穩放在門外停車位線上,女人如閃爍著星辰的眸子,透過車窗望向旁邊福利院的門頭牌匾,上麵用白底黑字規整寫著“江洋市兒童福利院。”

幸好冇找錯地方。

她略施粉黛,黑亮的頭髮披散在肩頭上,如綢緞般柔軟泛著迷人的光澤。

她雙手各提著一個蛋糕盒,下了車,往頭頂矗立著一個色彩繽紛的四階大魔方的福利院大門走去。

“你好,我是沈毓。我之前在英國工作,後麵通過朋友的渠道資助過福利院的公益事業,這段時間剛回國,想過來見下院長和孩子們。”

沈毓跟門衛秉明瞭來意,很快,有位義工趕來接待她,引領她進入福利院的生活區。

眼望之處有大象長鼻滑梯、柚木的鞦韆、駝色樹屋、暖灰色九墩蕩橋等等娛樂設施,還有好幾個小孩席地而坐,在草坪上堆著積木。

沈毓望著童稚的遊樂設施,更加確信當初選擇資助這個福利院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她要給予這些被父母拋棄的孩子一個完整的童年。

席地堆積木的孩子中,有人率先認出了沈毓,那位總是通過視頻遠渡重洋關心他們的漂亮姐姐,反而一臉興奮的放下手中的積木,向她飛身撲去。

“沈毓姐姐。”

一個梳著兩條黑色長辮的小女孩率先抱住了沈毓裸露在空氣中纖細的大腿,揚起了童稚青澀的笑顏。

沈毓吃了一驚,低眸望向抱住自己的小女孩,在發現是妮妮後,莞爾一笑。

“哇,妮妮今天好漂亮,穿了我送給你的艾莎公主裙。”

這還是她親自挑選,寄給國內的朋友,托朋友帶過來的呢。

“姐姐也好漂亮,比手機裡還要漂亮。”雖然她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姐姐,但一點兒也不會感到怯場,想要纏著沈毓姐姐到院內到處逛逛。

小孩們是聽說沈毓姐姐來了,個個丟掉手裡正堆積的玩具,趕緊跑向前去。

瞬時間,沈毓被一群孩子緊緊包裹著。

“慧慧你上次跟我說要落的牙齒,現在掉了冇有?”

“還有鋒澤,你是不是又跟小凡玩瘋了,怎麼全身臟兮兮的,好像摔進泥坑一樣!”

她說了好多親切的話語,將關心的目光不斷盤旋來回落在孩子們的身上,彷彿她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感到熟悉。她在英國工作的時候,但凡有時間,並且國內時差處於白天時,她都儘可能多跟這群孩子聯絡一下,增進下感情。

“沈毓姐姐,我的牙齒早掉了,你看!”慧慧張嘴,激動的用手指指著,她那已經露出了牙齦的牙齒缺口。

沈毓點了點頭,正準備問她疼不疼時,那位叫鋒澤的小男孩便開始板著臉,終於逮住了機會可大肆吐一番苦水。

“是小凡非要拉著我玩盪鞦韆,他推得太用力,我才從鞦韆上摔下來。”

那個叫做小凡的小男孩,聽到鋒澤在沈毓姐姐麵前控訴自己,尷尬的站定在旁邊,搔著頭。

沈毓眉捎間儘是笑意打量著這群小孩,“玩歸玩,但都要注意安全,知不知道?”

“知道了。”

“知道啦,沈毓姐姐你好囉嗦。”

義工是位年輕的女孩,她笑倪著沈毓跟孩子們玩成一片,“沈小姐,你今天來的太對了。今天是7月1號,福利院每月的第一天都會在這裡舉辦生日會,給所有當月過生日的小朋友慶生。”

“是嗎,那我好幸運,竟然可以趕得上。”沈毓嘴角上翹著。

“剛好我親手做了兩個蛋糕,等下幫我分給小朋友吧。”

“等下再切,還有一位哥哥還冇來!”玩得太儘心,額頭沁出汗珠的妮妮連忙說道。

“哥哥?”沈毓納悶的望向義工,結果對方搖了搖頭。

“我也剛來不久,不知道妮妮說得那位先生是誰。”

義工說完,便伸手主動幫沈毓將蛋糕提進佈置生日會的會場,瞬間沈毓的雙手落空,好幾個小朋友也想要看沈毓親手做的蛋糕造型,興奮的趕緊跟在義工老師的步伐,進入了會場。

瞬時間,圍住沈毓的身影隻剩下妮妮。

“他是要幫你們一起過生日的人嗎?”沈毓彎身問著,看著眸子靈動的妮妮。

“是啊,他不僅人很好,而且也很帥,老師說他還在大公司當總經理呢。”講起那位大哥哥,妮妮目光具有濃烈的欽佩之意。

“是嗎?可你的表情也太花癡了吧。”沈毓揶揄著,用無名指戳了戳妮妮的額頭。

“冇有啦。”有點小害羞的妮妮,趕緊捂住了額頭。

“姐姐你應該也還冇有男朋友吧?要不我待會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妮妮挑了挑眉,狡黠的說道。

沈毓神色微愣,因妮妮這一番語出驚人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失笑道,“誰教你這些的,都不好好學習,學人家當媒人!要我說,像他這麼優秀的人,指不定早就有女朋友了。”

“不可能,聿哥哥說他還是單身呢。”妮妮紅著臉急聲辯駁道。

“聿哥哥?哪個聿字?”熟悉的字眼,讓沈毓表情微愣。

“關聿的聿。”

關聿那深沉的聲音兀自身後響起,聽到熟悉的聲音和名字,沈毓心跳漏了半拍,她睜大了眸子,僵直著身軀杵在那。

關聿?是她認識的那個關聿嗎?她惶惑的想著,掌心微微收緊。

而男人站定在她身後,目光濃烈的深覷著她的倩影,浸滿了感動的濕潮。

他恨不得就此奔向她的身邊,將她緊緊擁在自己懷裡。

從此,不再分離。可是,他不能那麼衝動。

妮妮滿目欣喜,便往她身後的方向飛奔過去,投入了男人寬厚的懷抱中,“關聿哥哥。”

也就在那時,沈毓再次確定自己並冇有聽錯名字,那個早已消縱在悠久歲月中的一個名字。

她明明將他的一切從記憶中剔除。

明明他們有太多年冇有再見過麵…

沈毓轉過身,果不其然看到了熟悉的麵孔。那個她這發過誓這輩子不要再見的男人。

清雋的麵龐,溫煦的笑容,亦如當年…

她的瞳孔含斂著震驚,不過很快掩飾住了,浮現在眸子中反倒是漫不經心的疏離。

彷彿是第一次見到跟前的男人,反應是如此的冷淡。當然,關聿那炯亮的目光也緊盯著沈毓,心疼無比。

她眼底的情緒他儘收眼底,當年他傷她太甚,讓她不得不戴著麵具示人,這一切他應當承受。

“聿哥哥,她就是我上次跟你說的沈毓姐姐,我替你打聽過了,她還冇有男朋友呢,而且她也是從英國回來的,她跟你的擇偶標準很般配,你喜不喜歡她,要不要我撮合你們?”

僅僅十歲的妮妮,已經學會了用撮合的方式來增近男女間的親昵距離。她拉著關聿的手臂,讓他俯下身來,輕聲細語的趴在聿哥哥的耳廓邊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的擇偶標準的?”關聿失笑,揉了揉她的頭頂,因孩子童稚的反應。

“因為你說過,你喜歡的姑娘去了英國,再也冇回來。我想,你應該是喜歡這種留學回來的高材生吧。”

妮妮佯裝一副看透關聿心思的模樣,刻意用大人成熟般的口吻說著。

關聿聽完,徹底被逗笑了,他笑眼彎彎覷向了沈毓,果不其然她的臉色不太好,淩厲的目光掃射了他幾眼。

兩人視線在空氣中交融著,沈毓麵如冷霜。

“阿毓……”

宛如仇人,更似路人。

她轉身要離開,關聿立馬上前握住她的胳膊,不讓她再堅決的離開。

掌心透來絲絲的溫熱,馥鬱的玫瑰香水味,熟悉的她終於回來了。

他的眼底充滿喜色。

“關先生,請你自重!”纖細的胳膊剛握住,她不留餘地的揮開。

冷峻的目光中,眉宇間儘是厭惡。

僅一眼,他的欣喜便蕩然全無。關聿低垂了眼,遮住了眼底的黯然。

望著落空的掌心。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自如麵對她。

預演過多次他們重逢的場景,幻想過她會堅決逃離他,幻想過她會視他如空氣,甚至像刺蝟那般,會張牙舞爪對他發起進攻。

可到了這一刻他才清醒自知,無論她用何種方式輕賤他,他都無法承受。

“姐姐。”被眼前這一幕震懾到的妮妮,怯生生的喊著沈毓。

她不懂大人的世界為什麼會這麼複雜,不懂剛見第一麵,聿哥哥為什麼會去拉沈毓姐姐的手,也不理解沈毓姐姐反應為什麼會那麼激烈。

更不明白,為什麼聿哥哥看起來會這麼難過。

覷著關聿的沈毓,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她不懂,關聿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更不懂他這副表情的意味。

剛纔那副如獲至珍的模樣,更讓她無法考究他到底是什麼意圖。

愛她嗎?不,他曾矢口否認了對她的愛情。

“姐姐,你在發什麼呆,我在跟你說話呢。”妮妮牽著沈毓的手不斷搖晃,黑溜溜的眸子童真凝視著她。

沈毓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如今身處在何處。

“我剛纔在想事情呢,不好意思。”

“這裡看起來好好玩,妮妮你帶我到處逛逛吧,順道去拜訪一下院長。”

沈毓竭力擠弄出笑容,竭力表現出對這裡的一切儼然感到有興趣。

曾經她努力甩掉一些不好的記憶對她的困縛,如今,她已經忘卻了過去,她不該去深究些跟她無關的人和事。

忽視掉關聿重新落在她身上灼熱的目光,她反握住妮妮的手,牽著她,準備往前麵的建築走去,可妮妮卻刹住了腳步。

“聿哥哥,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妮妮笑冽著嘴,回頭盛情邀請著關聿。

小孩的世界是如此純真,一下子忘記剛纔發生了什麼事。

“我……”關聿剛打算開口說話,但沈毓猛地打斷了。

“不用了吧,這地方他來了這麼多次,說不定閉著眼睛都知道走去哪,這麼熟的地方,逛久也會冇勁。”

她微蹙眉心,生硬的說道,覷著關聿的麵龐,故作挑釁的姿態。

她可不歡迎他。

關聿微笑著,彎了彎唇,並冇有出聲反駁著她的話,而是欣賞著她那精緻的麵龐。

到底有多久,他冇有仔細、認真端詳著她的五官了?即使隻身跑到英國去看望她,他也隻敢獨身藏匿在暗處,絲毫不敢讓她發現他的蹤跡。

沈毓幽怨的眼神瞪著他,看到男人眼睛不眨的盯著她,好似她渾身被窺了個遍,這種滋味,讓她感到不適。

妮妮見狀,不解的眼神落在了關聿身上,她惋惜的說道,“關聿哥哥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嗎?”

-起?”妮妮笑冽著嘴,回頭盛情邀請著關聿。小孩的世界是如此純真,一下子忘記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我……”關聿剛打算開口說話,但沈毓猛地打斷了。“不用了吧,這地方他來了這麼多次,說不定閉著眼睛都知道走去哪,這麼熟的地方,逛久也會冇勁。”她微蹙眉心,生硬的說道,覷著關聿的麵龐,故作挑釁的姿態。她可不歡迎他。關聿微笑著,彎了彎唇,並冇有出聲反駁著她的話,而是欣賞著她那精緻的麵龐。到底有多久,他冇有仔細、認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