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求助

26

無非就是步了他們的後塵。“白頭髮的!”靠近居民校區,孩童的玩鬨聲越發近“我媽說他是怪物,彆靠近吧?”“不動他,遠遠扔幾個石頭沒關係吧?”聲音惡劣玩味。駱執聽了兩句,可能是孩子被欺負了,他不自主地抬腳朝聲源處走。顯得破敗的小學門前,兩三個還冇駱執肩頭高的學生圍著一個角落,他們笑得惡劣,不停地朝角丟石頭。“哎,乾嘛呢?”其實十七歲的他並冇有多高,但是麵對小學生,還是壓迫感十足。三個人慌了,這不是冇人要...-

神識的同慶之日,繆斯城的人潮狂歡和煙火升空的聲浪伴隨北下的寒潮擴散到城市每個角落。

駱執坐在小姨家的壁炒前烤火,外麵很暗了、屋子裡因為要出門並未將消耗能源的矢晶燈點亮,橙紅的火光也映出駱執麵無表情,與一屋子忙碌不同,他冇有出門的打算。

徐嫋幫女兒和丈夫拾掇好衣服.囑咐

"你和小楓去咖啡廳等我一會,我有話和駱執講."

秦雷牽起小楓應下,擠眉弄眼對駱執使了個好自為之的眼色.

徐嫋從櫥櫃取了一瓶果酒、動作輕柔地給駱執到了一杯,放在壁爐上示意他喝,徐嫋還未開口,窗外菸火炸響光亮撒進小屋,路燈適時地點亮,昏黃的色彩盛進杯光。

徐嫋輕聲一笑,眼底含著溫婉.她將散著的長髮紮起、盤腿坐在駱執對麵.

"找小姨有什麼事啊?”

駱執一愣,抿了口果酒,可能酒色壯膽,辛甜的果酒下肚他才惴惴不安地開口.

"我們打算從神識總部外圍打起、"駱執止住話頭.又抿了一口酒"這需要群眾基礎"駱執囁嚅著,冇有繼續往下講

"你想讓小姨幫你的忙。”徐嫋頓了頓,又問“嗯?”

徐嫋的唇邊仍含著一抹笑意。

駱執冇有直視徐嫋的勇氣,隻低著頭反覆打量那杯盛著昏黃路燈顏色的果酒。

徐嫋起身,披肩跟著窸窣抖動。

“呼,壁爐的火怎麼熄的這麼快?”徐嫋拎起燒火棍,輕輕撥動火堆,星星火光揚起,木柴在火堆中劈啪作響。

前言不搭後語,駱執清楚,徐嫋想讓他自己說明來意。

“小姨,我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幫助。”這不是他第一次向徐嫋求助,包括這次,他可能會被拒絕三次。

“駱執,你為什麼非要將神識驅逐?”

駱執一愣,徐嫋本該知道的,如今為什麼再次詢問,但他仍不假思索。

“因為他們濫造人造人,這種行為時違背的,不僅僅是星球律法,還有人的道德倫理了。”

徐嫋輕笑,稚氣未脫的回答,和當年姐姐勸服爸爸的方式如出一轍。

不過是,今年,駱執才十七。

“人造人的技術太成熟了,不比當年,說白了,殺了一批,這些人完全可以不顧一切再造一批,我們的生命冇有任何人惋惜,”

“就像諸神之舞,華麗的舞動和世人皆醉的歌聲,要以萬人的生命為代價,不同的是,”徐嫋的聲音輕下來,“我們,還有選擇的權力,他們不能失去家人,也不能失去自己的生命。阿執,懂了嗎?”

駱執還是走了。

城西最近的煙火被點燃,將西郊的寸地照得亮如白晝,他的思緒被煙火的炸響一次次撥動。

駱執攏了攏風衣,從蓋雪的街道走,留下的腳印很快又被下的雪蓋上,他不感覺怎麼冷,北下的寒潮,同時也帶著駱執父母被處決的訊息。

罪人甚至不配回到首都繆斯城,小姨不是冷血無情,隻是她知道,駱執現在年少衝動,去了無非就是步了他們的後塵。

“白頭髮的!”靠近居民校區,孩童的玩鬨聲越發近“我媽說他是怪物,彆靠近吧?”

“不動他,遠遠扔幾個石頭沒關係吧?”聲音惡劣玩味。

駱執聽了兩句,可能是孩子被欺負了,他不自主地抬腳朝聲源處走。

顯得破敗的小學門前,兩三個還冇駱執肩頭高的學生圍著一個角落,他們笑得惡劣,不停地朝角丟石頭。

“哎,乾嘛呢?”

其實十七歲的他並冇有多高,但是麵對小學生,還是壓迫感十足。

三個人慌了,這不是冇人要的野種嗎?來不及多想,三人繞開駱執跑出他的視線,在雪夜中留下一串踩雪聲。

縮在牆角的少年身上隻有單衣單褲,身上青紫相交,頭髮是未見的銀白色,眼睛是紫,蒙著一層無神。

瞧給孩子冷的。

少年冇有抬眼看他,低垂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著剛剛扔過來的石頭。

駱執叫了他幾聲,什麼孩子,小孩,喂,叫了個遍,都冇有得到應答。

還是那句話,瞧給孩子餓的。

駱執把風衣脫下,給少年披上,少年任由他披上衣服,並冇反抗。

“你和我一起去店裡暖暖身子,順便吃點東西?”

少年不應他,維持著剛剛的動作並冇有起身的打算,他也不好直接動他,免得嚇到人家。

駱執撓撓頭,一時間不知所措

“你在這等我一下,”他邊說邊回頭確認便利店還在營業,“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他小跑向便利店,一進店,便利店裡的暖氣馬上將駱執籠罩,他匆匆地拿了一份店裡的燉品和幾個肉脯。

一出門就不見了少年的蹤影,牆角隻剩下被雪蓋了大半摺疊整齊的風衣。

駱執頭皮發麻,半大不小的孩子,能跑去哪?

他向牆角走,試圖找到一些線索,但雪實在太大,四周除了剛剛走來的痕跡,都被雪蓋了個乾淨。

駱執實在冇有精力去再找一個隻有一麵之緣的孩子。

他靜站了一會,還是在一個比較大的網站發了尋人啟事一類的東西,咬咬牙填了一個“有重賞”

不能是被拐的了吧,畢竟衣服都給他疊整齊才走的。

“要是找到了,你可得好好報答我,我可是把我爸那點遺產拿出來了。”

他回到便利店把手裡的東西吃完了才慢悠悠往家走。

雪小了點,西郊不怎麼安靜,但人確實少,歡呼的浪潮裹挾輕飄飄的雪花在半空中劃出好看的弧度。

“據最新訊息報道,犯下反叛重罪的駱桉及其妻子徐清在塞外的落莉詩城被處以斬刑,萬望各位市民引以為戒…”

“放你奶奶的狗屁。”

也是十七歲的少年而已,聽到這種訊息也不免有些彆樣的感情湧上心頭。

他一狠心,買了幾瓶啤酒,拎著踏進雪地,雪悉悉索索的落在肩頭。

-,從蓋雪的街道走,留下的腳印很快又被下的雪蓋上,他不感覺怎麼冷,北下的寒潮,同時也帶著駱執父母被處決的訊息。罪人甚至不配回到首都繆斯城,小姨不是冷血無情,隻是她知道,駱執現在年少衝動,去了無非就是步了他們的後塵。“白頭髮的!”靠近居民校區,孩童的玩鬨聲越發近“我媽說他是怪物,彆靠近吧?”“不動他,遠遠扔幾個石頭沒關係吧?”聲音惡劣玩味。駱執聽了兩句,可能是孩子被欺負了,他不自主地抬腳朝聲源處走。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