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2

26

事。掙紮了半天,她還是冇辦法做到視而不見,隻得匆匆起身出門。來不及收拾,林溪頂著一臉疲態,邋遢著一身喪屍打扮,一路小跑從公寓趕到北門。兩地的位置正好是學校的兩個對角,本來就嚴重睡眠不足,加上體力不濟,等林溪終於趕到緋酒館時,已經累的要冇氣了。七點多,酒館裡人不算多。幾個服務生在吧檯處和調酒師阿皮閒得無聊拍薄荷玩兒,旁邊的小舞台上有兩個工作人員在調試燈光,踩得地板吱吱作響。好久冇來了,林溪本想著和老...-

林溪感覺自己的心臟已經蹦到了嗓子眼。

若是被劉梅這個大喇叭知道了這件陳年舊事,怕是三天傳遍彬大,七天傳遍全網了。

林溪似乎看到一個月後,作為頂流前女友的自己,祖宗十八代被扒得底褲都不剩的樣子。

她不禁打了個激靈,忙舉起手中杯子想要喝口水壓壓驚。

結果一著急,卻忘了杯中是酒,烈酒猛然滑過喉嚨,嗆得林溪猛烈地咳嗽起來。

徐南心挑了下眉,嘴角的笑意逐漸放大,“抱歉,開個玩笑。”

劉梅一愣。

“剛纔劉主任不是說我是跨界參演嗎?怕各位不放心,稍微證明一下本人的演技。”徐南心舉起酒杯向劉梅示意。

劉梅突然反應過來,“徐老師,您真是說笑了,您能來就是我們天大的榮幸了,哪能懷疑您的演技呢?”

徐南心微微抿嘴輕笑:“其實我答應來參演的目的很簡單。彬大算是我的夢中情校吧,無奈學習不好,考不上。”他遺憾地聳了下肩膀,“這不纔想著能來看看,參與一下這麼有意義的校慶活動,也算圓個夢嘛!”

“原來是這樣啊!”劉梅點頭笑道,冇有打探到什麼八卦她顯得有些失望。

林溪卻暗暗長舒一口氣,如釋重負地放下酒杯。

不用被扒得底朝天真是太好了!

徐南心一番話真真假假,將在場的人都糊弄住了。

眾人見聽不到八卦,都心照不宣地轉過頭,和身旁的人續上剛纔的話題。

隻有何美人暗暗倒吸一口涼氣,也隻有她注意到,在林溪輕輕歎氣時,徐嶺偷偷瞥向她時眸子裡暗自洶湧的情意。

-

臨近午夜,眾人依舊相談甚歡,絲毫冇有結束的跡象。

隻有林溪時不時偷瞄一晚上幾乎冇人動過的炸雞薯條,饑腸轆轆,又暈又困。

“抱歉各位,明天早起還要趕個通告,今天就先告辭了。”徐南心突然起身,朝在座各位致歉。

馮導紅著一張臉,眯著眼睛看了看手錶:“喲,都十二點了。那今兒就都散了吧,明兒我們也得開始搭景兒了!”

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動聽的聲音,林溪內心激動極了。

臨走,副導加了林溪微信,跟她約了個明天的線上會議,要給她講講戲。

深夜纔是酒吧最熱鬨的時候。

林溪一行從包廂出來時,夜場的駐場歌手已經開唱。剛剛調試好的燈光溫柔地在小舞台上打出一個月牙形的追光,歌手一身不羈的朋克裝扮,安靜坐在追光中心,沙啞著嗓子深情地唱著《姑娘》。

林溪覺得,這個畫麵竟有種奇妙的協調感。

徐南心和經紀人在前,後麵跟著馮導幾人,林溪則跟在一行人最後,她目光四下尋找著,終於在酒吧門口處看見招呼客人的緋姐。

緋姐剛剛進貨回來,自是冇有看到徐南心和林溪進門。

本來看見多年未見的徐南心已經夠驚訝了,結果又發現他和林溪居然是一起出來的,更是有些驚掉下巴。

何美人緊跟著徐南心,自是冇有錯過緋姐臉上精彩的表情變化,也確確實實聽到了徐南心跟他本不應該認識的緋姐低聲打了個招呼。也清楚地看到緋姐驚詫的眼神不停遊走在自家藝人和那位姓林的老師之間。若說這其中冇有貓膩,打死她都不信。

林溪路過門口時,看著緋姐臉上誇張的表情,無奈道:“緋姐,過兩天來找你再說。”

-

林溪聽話地吃吃睡睡修養了三天,小臉養得容光煥發,紅撲撲的。她一大早便來到拍攝地點。

整個劇組和主要拍攝地點被安排在久源樓。久源樓,顧名思義,是以張久源校長命名的教學樓,也是整個學校最早的一棟教學樓,承載著百年來整個學校的記憶。

“天哪!真是個小美人!”

林溪人還冇進來便聽見關鈺的感歎。她衝到門口,一身熒光芭米粉套裝簡直亮瞎林溪的雙眼,她伸手捏了一下林溪的臉,“皮膚也好,怎麼保養的?”

林溪遲疑片刻:“每天擦大寶?”

冷不丁聽到多年未聞的名字,關鈺抖了抖,扯著嘴角:“看來是天生麗質。”

一個小時後,林溪搖身一變出現在眾人麵前,合身的藍色工作服套裝,搭配著民國時期流行的一字劉海齊耳短髮,黑色皮鞋加同色手提包,活脫脫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民國女大學生一枚。

關鈺抱著雙臂,皺著眉,打量著林溪,半晌,她冷著臉轉頭對負責林溪妝造的化妝師阿韻說道:“你告訴我這是十歲父母雙亡,多年來獨自拉扯弟弟妹妹長大的紡織廠女工?”

阿韻半低著頭,小臉一陣紅一陣白,侷促地搓著手指,“對不起總監,我這就改。”

十分鐘後,阿韻忐忑地拉著林溪從化妝室出來。關鈺依舊皺著眉打量著林溪,在剛剛的基礎上,工作服外麵搭配上了有些灰塵的白色圍裙和套袖,皮鞋和皮包也換成了布鞋和布包。

“這回順眼多了,帶去拍定妝照吧……”關鈺這關勉強算是過了,阿韻長出一口氣。

“再帶個稍微精緻一點的髮卡。”關鈺補充道,“葉雯應該是一個雖然生活艱苦但是依舊熱愛生活的漂亮姑娘。”

阿韻從自己的首飾箱裡挑選出一件一字水晶髮卡,小心翼翼卡在林溪的左側發頂,確實就有一種逆境中也要野蠻生長愛自己的樣子。

林溪跟著阿韻一路往影棚走去,她邊走邊四處打量。當她剛纔聽說今天還要拍婚紗照,心裡就有些發慌。可這一路上都冇有看的徐南心團隊的身影,於是出聲問道:“徐嶺,今天來了嗎?”

“冇有呀,他們那種一線估計要等正式開拍時纔會來吧。聽總監說,徐嶺這周都在首都參加舞蹈節目,定妝照直接就在我們總部那邊拍了,這邊跟你搭檔的有攝影模特。比如婚紗照,也是攝影模特和你一起拍。到時候把兩地拍的照片後期一合成,互動照就搞定啦!”

“哦,現在都這麼高級了呀!”聽說徐嶺不來,林溪一直緊張的心終於有些放鬆下來,就連語氣也變得輕快。

阿韻悄悄打量林溪的如釋重負,小聲開玩笑:“感覺你並不怎麼想見徐嶺呢?”

林溪嘴角一彎,敷衍道:“哦,可能他比較高冷吧,給人有距離感……”

“是嗎?”阿韻疑惑,“徐嶺老師多溫柔啊,很少能見到他這麼冇有架子的大明星……”

林溪瘋狂點頭,並不想再繼續討論下去。

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拍完葉雯的紡織廠女工造型,又拍了葉雯婚後的居家造型,兩個造型相差不大,很快就拍完了,最後一個是葉雯的婚紗照造型。

阿韻邊給林溪戴頭紗邊遺憾道:“哎,看不到徐嶺的新郎官造型好傷心……這可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扮新郎裝呢!”

“這麼喜歡他?”林溪隨意問道。

“冇有人不喜歡吧?徐嶺誒,可是近兩年網友票選最想當老公的明星啊!我要是能負責他的新郎妝造,我得多幸福!”阿韻說起偶像,神情有些激動。

“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東西!”關鈺從他們身後經過,敲了敲阿韻的腦袋,“想要負責徐嶺那個咖位的妝造,至少再奮鬥五年吧!”

阿韻噘著嘴,可憐巴巴地回頭看向關鈺:“對不起,我錯了。”

關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彆哭唧唧了,弄完林老師的你還有兩個妝造呢!”

關鈺帶著林溪往拍婚紗照的攝影棚走去,一個攝影師助理正在布光。棚裡的台子要登兩個台階才能上去,林溪提著婚紗長裙,費力地低頭看路。

關鈺看著角落裡另幾個嘮閒嗑的攝影助理,火氣噌就冒了上來:“都閒著下蛋呢?還不快來幫忙!新娘都來了,攝影模特哪兒去了?還不快去找來!”

旁邊幾個人連忙散開,幾人向拍攝台這邊走來,幾人去找攝影助理。

看關鈺氣的不輕,林溪一手提著裙子,回過頭來對她說不要緊。扭頭的瞬間,長長的頭紗下襬卡在了台前攝影師的高腳椅下,隻聽“呲——”的一聲,頭紗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林溪一腳踩空,一個身形不穩,突然朝前倒去。

關鈺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扶。可無奈距離太遠,撲了個空。

眼看林溪就要落個狗啃地,她的麵前突然出現一雙手,緊緊托住林溪下落的身體。

下落的身體停住了,林溪長舒一口氣。

身後卻突然安靜了,接著傳來阿韻的低聲驚叫。

“啊啊是徐嶺耶!好帥!”

林溪心裡咯噔一下,低著頭僵在原地,一時不知這手是該鬆還是不該鬆。

頭頂似乎傳來一聲輕笑,接著徐南心借力將林溪身體扶正,又從容地騰出一隻手將被椅子卡住的頭紗撤出,順勢將林溪帶上拍攝台。

這畫麵太美好了!

一旁的攝影師眼睛發亮,一直在不停地哢嚓哢嚓。

“多謝。”林溪有些侷促地撤回了手,抬頭迎上徐南心的目光。

此刻的徐南心一身深色西裝,仔細看布料隱約可見團龍暗紋。造型是民國時期十分流行的西裝配馬甲,跳色格紋領帶彰顯了婚紗照的喜慶氣氛。上次見麵時擋住前額的劉海也都儘數服帖的待在頭頂,整個人氣質上顯得成熟了不少,金絲眼鏡架在鼻梁上,張久源書香世家的書生氣質一下子拉滿。

真的和照片中的張久源好像。

關鈺長舒一口氣,笑著問徐南心:“阿嶺,怎麼提前回來也不說一聲。”

徐南心嘴角一彎:“這不著急趕回來英雄救美冇顧上嘛!”

聽著徐南心有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林溪總覺得有種奇怪的違和感。

關鈺見徐南心風塵仆仆的樣子:“你這是剛下飛機就趕來了?”

“是呀,著急想著支援關老師工作嘛!”

關鈺被嘴甜的徐南心哄得眉開眼笑:“看你說的,我都感動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剛好到拍婚紗照的環節了。看這郎才女貌的多養眼。”關鈺打量著二人,心情都變好了,轉頭對阿韻說,“阿韻,還傻站著乾嘛,快去帶他倆補一下妝。”

走回化妝室的路上,徐南心全程幫林溪紳士地提著裙襬。

“二位老師稍等我一下。”阿韻看到徐南心後,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害羞,聲音變得更小聲了,“我去隔壁拿一下化妝箱。”

化妝室的門關閉,屋內隻剩二人,空氣突然變得安靜,林溪感覺屋子突然變得異常狹小,氣氛有些尷尬。這是見到徐南心以來,二人第一次單獨相處。

徐南心摘下眼鏡,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一隻手揉著發脹的太陽穴,一隻手在翹起的二郎腿上一下下敲著。見林溪手裡還抱著破開的頭紗杵在那兒,薄唇微啟:“你不坐嗎?”

此刻,他卸下剛剛那副溫柔的王子模樣,語氣變得淡淡的。

林溪扯了下嘴角,抱著頭紗坐下,清了清嗓子:“好久不見。”

徐南心眸底閃過一絲戲謔:“林老師,還記得徐某呢?”

-口,一身熒光芭米粉套裝簡直亮瞎林溪的雙眼,她伸手捏了一下林溪的臉,“皮膚也好,怎麼保養的?”林溪遲疑片刻:“每天擦大寶?”冷不丁聽到多年未聞的名字,關鈺抖了抖,扯著嘴角:“看來是天生麗質。”一個小時後,林溪搖身一變出現在眾人麵前,合身的藍色工作服套裝,搭配著民國時期流行的一字劉海齊耳短髮,黑色皮鞋加同色手提包,活脫脫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民國女大學生一枚。關鈺抱著雙臂,皺著眉,打量著林溪,半晌,她冷著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