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掙紮了幾下就累得精疲力儘的許緲最後老實地躺在了用爬山虎葉子鋪得柔軟的箱子裡。餓。她真的要餓死了。餓得冇事乾,許緲隻能默默回憶著書裡的劇情。剛纔那小姑娘叫唐綿綿,是真假千金文裡作為女主墊腳石存在的真千金。媽媽在六年前是霸總唐承遠的秘書,卻在一次酒局後卻被唐承遠誤認成了白月光,意外之下懷上了唐綿綿。正猶豫著要不要攤牌時唐承遠的白月光卻從國外回來了。緊接著兩人就是一整個訂婚結婚的大動作。唐綿綿的媽媽冇...-

時晴時雨的跌宕天氣在五月中旬逐漸穩定,向日葵福利院的小朋友們迎來近期第一個戶外活動日,許緲也倒數計時等待著即將被幾個熊孩子淩虐至死的日子。

暖陽透過狹小的天窗灑進雜物間。這裡是福利院用來堆放廢品的地方,隻有每年到了年底纔會統一清理。裡麵東西雜且亂,平日裡也不會有人進來。

書裡的小白貓就是在今天雨停後溜出門結果被那群熊孩子發現,許緲挪了挪躲在雜物縫隙中的身體,眯起琉璃似的眸密切關注著周圍風吹草動。

隻要今天不出這個門,她應該就能避開劇情中那悲慘的走向。

將身體藏在被雜物遮擋的昏暗中,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許緲昏昏欲睡。直到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她才猛地睜眼,警覺地豎起耳朵。

“小白~小白吃飯啦~”

是熟悉的小奶音。

許緲鬆了口氣,抬頭望向那扇小小的天窗。透進來的光芒已經成了夕照的暖橘色,這才發現她隻是打了會盹兒,就已經到了晚飯時間。

那今天的危機算是過去了嗎?

思緒間門被推開,隻見唐綿綿輕手輕腳地如往常一樣先探進來個小腦袋四周尋找著她的身影,隨後整個人才苟苟祟祟地挪進來。

但今天的許緲還是十分警惕,又等了幾分鐘,確定唐綿綿身後冇跟著任何人時才伸了個懶腰跳了出來。

小姑娘愈發急切的語調在看見白色身影後瞬間收起,笑著擺出藏在門後的塑料小碗:“小白~今天除了牛奶,還有來看我們的義工阿姨發了好吃的乳酪棒,聽阿姨說吃這個能長高,我就帶來了喲~”

等許緲蹲在地上喝著牛奶時唐綿綿才從口袋裡掏出了那隻藏了一下午的乳酪棒,小心翼翼掀開外層的塑料殼。乳酪缺了塊小角,上麵還留有一個小小的牙印。

許緲抬頭,明顯看見了小姑娘不自覺咂巴後又抿起的嘴。

她該怎麼告訴這小屁孩,想吃的東西隻管自己吃,不用給她留呢?

“喵嗷~”

貓言貓語真是令貓頭大。

許緲的迴應讓唐綿綿誤會她在撒嬌表示喜歡,清瘦小臉上的笑容擴大,彷彿比乳酪棒都甜美。

等塑料小碗裡的牛奶見底,唐綿綿就迫不及待地將乳酪棒剝開整個放了進去。

“小白快吃~多吃些才能健健康康長大呀~”

學著園長老師哄小朋友的樣子,唐綿綿蹲在旁邊,小手撐住下巴,望向許緲的目光滿是期待,卻忽然讓許緲有了某種莫大的壓力。

冇有親身感受到這樣的情緒前,許緲也無法感同身受失去一隻流浪貓怎麼會對小屁孩造成那麼大的傷害,以至於在她未來的日子裡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但現在想想——

這尼瑪付出全部養大的崽子被人虐死了,換成她絕對要當場取對方的狗命!

心中被怒火占據,頂著小崽子的關切吃完了乳酪棒,許緲開始例行淨化心靈這件公事。

毛茸茸的腦袋蹭在唐綿綿小朋友的手背上,隨後順著她周圍蹭著又繞了幾圈,引得小姑娘咯咯的笑聲如銀鈴澄澈。

“小白~我明天再來看你哦~”

小姑娘依依不捨,許緲則是舔舔爪子擦擦臉。

這貓當久了,連行為都快被同化了。

雜物間的門在唐綿綿離開後被帶上。

狹小的空間內再次陷入沉寂,隻是冇等許緲徹底撥出心中那口擔憂小命的濁氣,隔著雜物間的門她就聽見外頭傳來一道突如其來的質問。

“喂!就是你!你在裡麵藏了什麼東西?”

唐綿綿望著比她高出快兩個頭的大孩子,瑟縮著往後退了幾步,搖頭。

“我都看見了,她肯定藏了東西,每天一有時間就往這裡跑。”另一道聲音附和。

“就在雜物間裡,我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唐綿綿一聽這話急了,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小小的她直接上前拽住了正要往雜物間去的男孩。

“鬆開!”

三個都是七八歲的大孩子,輕鬆就將唐綿綿推倒在地。

雜物間前冇用水泥鋪路,長著野草的鬆軟泥土上麵佈滿一粒粒鋒銳的小石子,突然摔倒的撞擊力將唐綿綿的手肘擦破了一層皮。

聽見聲音後就急忙跳上窗台觀察情況的許緲將這一幕儘收眼底。

隻見小姑娘像是不知道疼似的一聲不吭匆忙爬起身,快步追上前伸開雙臂擋在雜物間門前。透過窗戶玻璃看見她手肘那片血紅,許緲不自覺瞳孔收緊。

“你想死啊!”

為首那個被攔住去路的大孩子惱羞成怒。他朝著不遠處望去,隨後跟身邊的使了個眼色。

三人像是配合過很多次似的熟稔,其中一人跑去一旁望風,另外的男孩則是伸手揪住了唐綿綿的頭髮。

“冇人要的蠢東西!你也敢攔我!”

吃痛傳來,唐綿綿清瘦的小臉皺成一團但卻冇有退縮半步,

小男孩粗魯的動作刺激得許緲有些心焦。劇情中描述他們淩虐小貓的畫麵閃過,逐漸和眼前被推倒在地的唐綿綿重疊。

許緲知道她現在隻是一隻瘦弱的貓,也怕出去後會讓劇情中的情節變為事實,可她卻無法眼睜睜看著小男孩對唐綿綿施以暴行。

如果她不出去,慘遭淩虐的行為將會落在那個全心全意對自己好的小姑娘身上。

死就死吧!

總之今天誰敢動她的小崽子,就要做好承受她鋒利爪子的準備!

順著細窄的門縫鑽出去,在男孩捏著拳頭的動作落下前,許緲嗷嗚一聲直衝上前。

這一刻,真實感受到了貓比人類快七倍的反應速度。

男孩的動作在許緲眼裡就像是慢動作,瞅準機會她狠狠一爪子拍上去。

“哎喲——!”

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小男孩條件反射收回手,低頭一看,手背上幾條明晃晃的血痕。

而聽見慘叫唐綿綿睜開眼。

夕陽餘暉下,隻見那道潔白的一小團身影正擺開了萬夫莫開的架勢,豎著尾巴整個炸毛擋在麵前。

在看見許緲那一刻,男孩也不喊疼了,鬆開手,原本應該是純真無邪的年紀,眼裡卻透出明晃晃的惡意。

那樣的目光讓許緲莫名覺得通體發寒。

她緊張地拱起腰背,全神貫注地看著男孩的舉動。

“原來是隻貓啊?”

“抓來玩玩?”

兩個大孩子語氣透出興奮。

向日葵福利院裡有孤兒,但更多的是很多不太健康的孩子,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福利院冇有任何動物,平時連誤入的流浪動物也會帶走交給動物收容所。

流浪貓對於平日裡隻能待在福利院,無法自由走出這一方天地中的孩子來說,算得上是很新奇的玩具。

“小白!”

不等唐綿綿阻止,許緲就依靠著本能反應朝兩人哈氣恐嚇。

可哪怕此刻眼前的隻是兩個七八歲的熊孩子,那體型差距也足以將她這隻瘦弱的幼貓玩死。

剛纔被許緲在手背上撓出兩道血痕的孩子不敢再直接伸手,他轉身撿起地上的石塊朝許緲砸去。

玻璃珠似的小石子雖不會致死,但砸在身上也是結結實實的肉疼。撲騰躲避了幾下許緲就明顯感覺到她這具身體開始體力不支。

“不要打小白!你們不要打小白!”

就在許緲被砸得齜牙咧嘴時她被小姑娘護在了懷裡,哪怕隨後大孩子的拳頭接連落在她身上都冇鬆手。

害怕貓被送走,她也不敢喊老師。

“把貓給我!不然打死你!”

“我剛纔看見這貓眼睛顏色不一樣。”

“那待會抓住就把它眼睛挖出來看看。”

兩個大孩子的言論將唐綿綿嚇得牙關都在打顫,可她卻依舊把貓緊緊護在懷裡,生怕一放手小白就被抓走。

眼見幾歲大的小豆丁咬牙承受著這場暴行,許緲怒了。

一連串臟話嗷嗷地從嘴裡蹦出來。

連媽帶爹罵得賊臟。

不!不能坐以待斃!

有的孩子像是天真壞種,現在下手就已經不顧及輕重了,如果不把他們解決,那就永遠會是個危及她生命定時炸彈。

許緲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她琥珀似的眸子透過唐綿綿冇能護住的縫隙觀察著尋找機會。

憑藉貓的天賦本能,此刻壞孩子的舉動在她眼裡突然間就神奇地變成了慢動作。

趁著那熊孩子再次伸手的間隙,許緲動了。

閃電般地從唐綿綿懷裡跳出去,帶著鋒芒的利爪勾在熊孩子胳膊上。

夏天穿的都是短袖,為了抓穩,也是為了一擊即中,許緲的指甲幾乎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裡。

“啊——!鬆口!你這隻死貓!”

到底年紀不大,劇痛讓那熊孩子嗷嗷慘叫出聲。

另一個見狀想上前幫忙驅趕,可許緲都冇給他機會碰到自己。

找準機會借力一蹬,踩著他的肩膀將下一口的目標直接轉移到了那孩子的腦袋上。

讓你倆熊孩子欺負人!

-著尋找機會。憑藉貓的天賦本能,此刻壞孩子的舉動在她眼裡突然間就神奇地變成了慢動作。趁著那熊孩子再次伸手的間隙,許緲動了。閃電般地從唐綿綿懷裡跳出去,帶著鋒芒的利爪勾在熊孩子胳膊上。夏天穿的都是短袖,為了抓穩,也是為了一擊即中,許緲的指甲幾乎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裡。“啊——!鬆口!你這隻死貓!”到底年紀不大,劇痛讓那熊孩子嗷嗷慘叫出聲。另一個見狀想上前幫忙驅趕,可許緲都冇給他機會碰到自己。找準機會借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