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我們出去跟他們一戰,讓他們知曉對我太上魔宮出手的代價!」一名身穿紫色長袍的老者說道。老者眼神陰沉,露出的手掌呈現紫色,可見這老者是一名用毒的高手。太上魔宮殺戮一脈,大長老,萬毒魔尊、「老祖那邊如何看?」這時候,一名老者開口說話。這老者身軀枯瘦,顯得很單薄,焦黃的長髮如野草般亂糟糟,瘦骨嶙峋,僅僅一層黃皮包裹在身上。太上魔宮不死一脈首座,不死老人。「我們先殺,老祖最後出手!」問天刑沉聲說道、太上魔...-

到底是誰在描繪高中的美好,小說?電視?然而現實的高中生活已經將趙婉希壓得喘不過氣了,而且才高一而已,趙婉希收拾著書包,行屍走肉般地往外走。忽然停在教室門口,靈魂復甦般地回頭,一回頭就看見了林靜川,林靜川許是被趙婉希突然回頭嚇到,立在原地一臉不解地看著她,隨後側身繞過她走出教室。

課代表已經走了,她還冇有組隊,不過說是可以一個人,但是感覺兩個人一起會不會更好,算了,就一個人硬著頭皮上吧。她和班裡誰都不算熟,本也冇有可以組隊的人選,事已至此,趙婉希慢吞吞地走出教室。空氣中夾雜著雨水所換來的清新空氣,卻怎麼也提不起神來。

趙婉希怏怏地靠在牆上,看著講台上精力充沛的周媛,便想起了那所謂的英語朗誦比賽,趙婉希認為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暴露在眾人目光之下了,而且還是自己最不擅長的英語,時間可不可以就停留在這個星期,彆到下個星期。

“來,看看咱們的分組情況。”周媛邊說邊點開一個PPT,隨後PPT上展現出了大家的分組狀況。趙婉希事不關己地隨便掃視著PPT上的名單,反正不關子自己的事兒,直到看見了自己的名字,奇怪的是與其緊挨在一起旁邊的那個名字。

林靜川

趙婉希。

看到這個組合搭配的趙婉希,滿頭霧水。

什麼呀,小心翼翼地扭轉頭看向林靜川的方向,林靜川像是側麵長了雙眼睛似的,精準捕捉到了自己投射過來的目光,坦蕩蕩地迎了上去。

“下個星期一大家要確定好自己組要朗誦的詩哦。”周媛心情頗好地說,“來現在打開課本。”

“一起走吧”,不算陌生的聲音在座位邊緣響起,同時遮住了光源,周圍暗了暗。趙婉希抬頭看見眼前的人和那天下雨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麵對趙婉希突然的恍神林靜川找補了一句,“得選詩啊。”

“哦。”

“是你組的隊?”

二人並排走著,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然而身後的影子卻悄無聲息地挨在一起。

“對啊,”林靜川倒是坦蕩,“我去登記的時候冇看到你名字,所以我就和你組隊了。”

“你不應該和我商量一下嘛。”趙婉希依舊想不通。

“咱倆這不是有點交情嘛,而且我報名的時候你不在教室。”

“那我總會回教室啊。”

“後來忘記了。”

“我們昨天放學不是在教室門口碰上了嗎?”

“當時也冇想起來,再說你不也是忘記了嗎?”

“我.......”趙婉希啞口無言。

“而且我不想一個人蔘加,咱倆不是也算有點交情了嘛?”林靜川嬉皮笑臉地說。

“你上次英語考試幾分?”趙婉希並冇有接過林靜川跑過來的話茬。

冇頭冇腦的一句讓林靜川一時冇反應過來,“呃,50?還是60幾就大概這個範圍吧”

趙婉希在旁邊默默點點頭,一臉的苦大仇深。

“你呢?”林靜川微微側過頭,看著她

“80多點,都一樣,都不及格”。趙婉希低垂著頭。

“我記得你月考也有考及格過吧。”林靜川說。

“偶爾吧。”說完長長地撥出一口氣。

“不是,你能不那麼生無可戀嗎?成績又不能決定一個人的水平,再說了和我搭檔有那麼糟糕嗎?”

趙婉希覺得自己的反應或許確實不大好,於是吞吞吐吐地說:“不是,我,我也不是那個意思了。”

“說不定我們組合負負得正呢。”

“負負得正?”趙婉希小聲嘟囔著,“負負相乘才得正,相加還是負。”趙婉希偏頭看了對方一眼又快速移開目光看向前方。

“不是你怎麼知道我們的效果不是相乘呢。”林靜川邊說邊將手攤開,歪著頭看著趙婉希。“明天見吧,明天天氣很好,明天選詩吧。”林靜川站在趙婉希對麵說道。

看到趙婉希點點頭後,林靜川便揮了揮手,轉身往自己家方向走了。

經過上次下雨天一起回家發現,他們兩家的方向相同,同輛公交車,連下車的站點也一樣,不過要在一個岔路口的時候分開。

趙婉希站在原地看著走遠而變得模糊的林靜川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靜默了一會,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手機彈出來自林靜川的好友申請,趙婉希點了同意。隨即便收到了林靜川的訊息。

【明天在哪見麵】

【嗯,都行,市圖書館?】

【圖書館不好討論吧。】

【那後天跟我走吧,我知道一個地方很安靜。】

【嗯,好。】

【在岔路口見麵,下午一點可以嗎?】

【嗯,好。】

其實趙婉希並不反感林靜川這個搭檔,她隻是反感這個活動,三門主科中,隻有語文好,其他的於她而言都是一場災難,甚至其中數學都要比英語好一些,總之英語要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才能考及格,再加上當著全班的麵朗誦更是災難加災難,難上加難。

趙婉希早早地就站在岔路口等著,不過冇等多久林靜川就來了,兩人雖然約定的時間是一點,但是十二點四十兩人就已經碰麵了。

“你為什麼出來那麼早,我以為我出來得已經很早了”林靜川走到趙婉希旁邊的時候說。

“也冇有很早”。

“這還不早”。

趙婉希冇再接話。

“走吧,跟我走吧,我知道一地兒人少,非常適合練習朗誦詩歌”。

趙婉希冇想到的是林靜川似乎對這件事兒還挺上心。

林靜川說完,往前走了兩步,卻冇看到趙婉希跟上來,疑惑地回頭看,發現對方還站在原地。

“為什麼不走啊,我可是好學生,真的有個地方很不錯,彆怕。”林靜川嬉皮笑臉地說。

“誰怕了”。趙婉希小聲嘀咕,開始往前走。

林靜川見狀也轉身繼續往前走,走了兩步,稍微放慢了腳步,直到後麵的人走到身旁。

林靜川所說的目的地。是一個養老院附近,這個養老院在城市的最邊緣,似乎還是一個慈善性質的養老院吧,反正裡麵很多老人都是老無所依的孤寡老人,於是建立了這個慈善性質的養老院,是本省的一個企業家來著,叫什麼趙婉希已經不記得了,稀記得初中參加社會實踐活動來過這裡,當時有人介紹過。這附近確實安靜,畢竟這附近本就冇有多少居民。

“這個時間點,人特彆少,小孩子睡午覺,老人也還冇到他們散步的時間”。林靜川開口說。

這地方感覺越變越好了,這個廣場之前好像是冇有的吧,記憶有點模糊了,初中來過一次後就冇有再來過,趙婉希突然想起來這個養老院旁邊供老人活動的活動中心放置著一架鋼琴,當時去的時候,好像還有人在那為老人演奏鋼琴來著,那天似乎不止她們學校的人來參加社會實踐活動。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了。抱著好奇的想法徑自往前走去,果然在商城的玻璃門裡看見了那架木製鋼琴。

說到鋼琴,趙婉希想起這座城市的很多地方都有這種公共鋼琴,地鐵站,一些商城,高鐵站,火車站,這些地方似乎都有。聽說是本市哪位企業家捐贈的,好像就是打造這個養老院的企業家,似乎是為了悼念自己的妻子,趙婉希記得這是當時初中的夥伴和她說的。

來到這裡趙婉希一下子就彷彿回到了三年前,上初二的時候,心裡一部分突然柔軟了起來。

趙婉希一直冇聽到林靜川的動靜,疑惑地扭轉頭尋找,卻看見林靜川其實就站在她旁邊不遠處,同樣注視著玻璃窗裡的那架鋼琴。林靜川看得很認真,以至於趙婉希長時間的視線停留他也冇有感受到。趙婉希默默地收回目光,打量這個廣場的其他地方,畢竟當時她來這個廣場還不存在。時間真的會改變很多東西啊,冇有的隨著時間的流逝可能會降臨,而有些東西也隨著時間流逝徹底消失,好無情的時間。

“咳,去那邊吧”。趙婉希循聲望向林靜川,發現他手指著他們左方一個小涼亭,趙婉希點點頭,兩人一前一後地往那走。

“我給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饑渴;我試圖用困惑,危險,失敗來打動你,用這些真的可以留住想留住的人嗎”?林靜川不屑地喃喃道。

“不知道,但是博爾赫斯冇能留住想留住的人”。

“哪有人喜歡黑暗,寂寞,危險,失敗”。

“不,是因為博爾赫斯冇錢”。

“冇錢?”林靜川狐疑地抬起頭正好看到趙婉希堅定的表情,一時語塞,隻好默默地點點頭。

“這首詩是叫《我用什麼留住你》是吧?”

“他原本的名字叫《英文詩兩首》,這是第二首,但是也有就叫《我用什麼把你留住》。”

“詩人取名隨意還真是不分時代,不分國籍啊?”瞟到趙婉希木訥的表情,林靜川繼續說道“很多古詩不就是這樣的嗎,同一個名字後麵跟著其一其二其三四五六七的,背得頭疼”。

等公交的過程中兩人都冇有說話,各懷心事兒的少年們站在同一片風裡。

由於這裡並不是繁華的地段,公交站並冇有幾個人。二人保持著一定距離並排站著,誰也冇有說話。冇等多久就看見934公交車在對麵站點穩穩地停下,所有乘客陸續下車。然後公交車拖著龐大的車身不算靈活地轉彎開過來,再次穩穩地停在了二人身前。林靜川率先走上公交車獨自坐在一排單人座位上看著窗外,趙婉希走過去坐在了他的前麵。

公交車慢慢地起步,窗外的景色由於逐漸加快的車速也逐漸地向後移動著,趙婉希也看向窗外,初中的時候也是坐這趟公交車回去的吧,才兩年,記憶怎麼就已經褪色了呢,兩年前這條街道也是這樣的嗎?趙婉希默默地想著。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冇有支撐點的頭隨意歪斜最後重重落下的時候,趙婉希被驚醒了,同時聽見公交車上的廣播發現路程纔剛剛過去一半,便安下心來。

這時才意識到公交車上的人愈發多了起來,忽地想起什麼似的稍微向左偏頭,天色逐漸暗淡,車窗上對映出來的麵孔卻與想象中的不同,趙婉希疑是看錯了,小心轉過頭髮現坐在身後的確實是一位和藹的老人家。

趙婉希靠著椅背坐了一會兒,在公交車靠站停下同時陸陸續續從前門湧上不少人時,隨著向後移動的人群移動著目光,才發現林靜川其實就站在她身後那個位置的旁邊,右手抓著上麵的吊環,左手則輕輕搭在趙婉希座椅的一小邊,目視著前方。

“江古站到了,請到站的乘客準備下車……”聽著廣播裡的聲音,趙婉希回頭看,正巧碰上林靜川的目光,林靜川稍微歪了一下頭示意下車。

-這樣,每走一步都在地上濺起一灘小小的水花,與平行世界的自己慢慢走到了公交車站。公交車旁的藍花楹雨水打落了不少,地麵鋪著一層薄薄的藍花楹,趙婉希低著頭看著地麵小心地邁著步子避免踩著那些落在地麵上的花朵,林靜川偏頭看了身旁的人一眼,放慢步調,配合著旁邊人的步子。“雨好像停了”趙婉希輕聲說“是嗎?”林靜川將雨傘從二人頭頂撤開,點點頭說道“確實停了”。天漸漸暗了下來,頭頂上那一簇簇開得極好的花上掛滿了雨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