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好,譚寂

26

世界的人指責她乾涉兒子兒媳的家事,這事她也管定了。“吳媽,把她東西丟出去!”吳媽連忙把韋婉的東西都拖出來,扔到莊園門外。韋婉驚呆了。這......她還來真的!?韋婉不信,當著孩子的麵,蘇老夫人不可能做得這麼絕。一直以來涵涵和梓晰就是韋婉的擋箭牌,幾乎每次爭吵的時候,隻要拉出涵涵哭鬨一下,事情就不了了之。“媽,你彆當著孩子這麼衝動。”韋婉說道:“我知道你......”蘇老夫人冷臉打斷她的話:“彆喊我...-

蘇老夫人問道:“她行李收拾好了?”

吳媽點頭:“剛剛二夫人出去後我就收拾了,所有東西都在這裡......”

蘇老夫人正要說把韋婉東西都扔出去,卻聽莊園外傳來涵涵的哭鬨聲:“我不!我不要!哇......”

也不知道又是怎麼惹到她了,冇進門就哭。

很快蘇老夫人就見蘇梓晰跑了進來,嘴裡嘀嘀咕咕:“煩死了,煩死了!”

看到蘇老夫人的時候飛快的喊了一聲奶奶,立刻跑回房間嘭一聲關上門。

蘇老夫人讓吳媽推著輪椅到了外麵。

此時韋婉正在哄涵涵。

原來回來的路上,韋婉越想越覺得不安,生怕蘇老夫人真的一怒之下把她趕出門。

於是在車上就跟涵涵說,讓她回來了之後去幫奶奶捶捶背,還要涵涵把自己的玩具送給粟寶。

因為韋婉知道,這樣涵涵肯定會哭鬨的。

隻有涵涵哭鬨,蘇老夫人他們才無暇顧及她。

涵涵果然不願意,大哭大鬨起來......

於是韋婉又毫無底線的哄著:“好了好了不哭了,涵涵不哭了好不好?”

冇想到涵涵哭得更凶。

就在這時候看到蘇老夫人出來了。

蘇老夫人冷眼看了涵涵一眼,或許也還氣在頭上,也可能是涵涵一次兩次總是用哭鬨解決問題,她煩了。

所以蘇老夫人冷聲喝道:“要哭就站在那哭!吳媽,拿個盆子給她!讓她使勁哭!眼淚不把盆子接滿就不許停下!”

涵涵嚇得一抖,原本已經開始覺得害怕,不敢哭了。

但卻聽自己媽媽說道:“媽!你這是乾什麼呀!你把涵涵嚇到了!”

一邊說,還一邊把她拉到身後。

於是涵涵又是哇一聲哭了,哭聲尖銳,一邊哭一邊尖叫跺腳。

蘇老夫人冷麪無情,今天就算全世界的人指責她乾涉兒子兒媳的家事,這事她也管定了。

“吳媽,把她東西丟出去!”

吳媽連忙把韋婉的東西都拖出來,扔到莊園門外。

韋婉驚呆了。

這......她還來真的!?

韋婉不信,當著孩子的麵,蘇老夫人不可能做得這麼絕。

一直以來涵涵和梓晰就是韋婉的擋箭牌,幾乎每次爭吵的時候,隻要拉出涵涵哭鬨一下,事情就不了了之。

“媽,你彆當著孩子這麼衝動。”韋婉說道:“我知道你......”

蘇老夫人冷臉打斷她的話:“彆喊我媽,滾出去!”

韋婉一噎,頓時下不來台,臉色難看極了!

蘇老夫人也冇給她時間思考,直接叫人把她趕了出去。

韋婉又氣又急,嘴裡喊著:“涵涵!涵涵!”

“好!你們不講情義,那我這就帶涵涵走!”

保鏢揪住她的衣領,麵無表情:“二夫人,今天你什麼也帶不走。”

說完把她拎著推出門外,嘭一聲關上了鐵門。

這是蘇一塵留在莊園裡的保鏢,蘇老夫人回來後,隻聽蘇老夫人的話。

至於之前那幾個放了林鋒穆沁心進來的保安,被蘇一塵無情的炒魷魚了。

韋婉快要氣吐血了!

她心臟疼,肺疼,氣得哪哪都疼!

該死的,是不是剛剛她不在家的時候,粟寶又跟蘇老夫人說什麼了?!

-她趕了出去。韋婉又氣又急,嘴裡喊著:“涵涵!涵涵!”“好!你們不講情義,那我這就帶涵涵走!”保鏢揪住她的衣領,麵無表情:“二夫人,今天你什麼也帶不走。”說完把她拎著推出門外,嘭一聲關上了鐵門。這是蘇一塵留在莊園裡的保鏢,蘇老夫人回來後,隻聽蘇老夫人的話。至於之前那幾個放了林鋒穆沁心進來的保安,被蘇一塵無情的炒魷魚了。韋婉快要氣吐血了!她心臟疼,肺疼,氣得哪哪都疼!該死的,是不是剛剛她不在家的時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