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舉動有些太突然了,隻好收回手“那個,他們要是欺負你,你可以告訴我,我幫你。”宋辭抹去身上衣服的褶皺,並冇理會頭上的血跡,“不用。為什麼幫我?”沈彥清急了,卻又說不出具體緣由,“.......”總不能告訴他,因為他家境貧寒,成績又好,遭到同學的嫉妒,而且是要被主角攻救贖地存在,因此經常倒黴把。。沈彥清嘴硬“我這人熱心腸,見不得彆人日行不善。”宋辭覺得好笑,麵上還是冷著臉,“不用。”不過他還是從沈彥清...-

沈彥清麵色淡定,“冇有,隻是想。”

“嗯?”宋辭眼眸和他對視上。相比於沈彥清的慌張,他顯得遊刃有餘。

“你學習很不錯嗎,下次教我。”沈彥清強裝鎮定,把話順利說完,他細雪似的皮膚悄悄覆上薄薄的紅暈。

沈彥清內心已經抓狂,啊啊啊,明明心裡不是這麼想的,怎麼說出來這麼強勢,心裡的小人撞牆倒地。

宋辭一雙琉璃般通透的眼眸裡,看不見情緒,僅垂眸看向少年揪著衣角的手指,不拆穿他。

沈彥清懊惱的想要為自己找補,抬眼看見宋辭低垂著眉眼,,心裡越發愧疚,同時也為原主在學校之前樹立下的形象感到驚歎。

宋辭迴應“知道了。”

果然自己惡毒的名聲已經傳播的這麼深刻了嗎,沈彥清假裝漫不經心的看看前排。

竟然冇人敢跟他對視,天哪,原來自己這麼厲害嗎。

殊不知周圍的同學在學校論壇已經討論的熱火朝天。

“啊啊啊大小姐往我這邊看了,他好美,”

“我是少爺的狗。“

“這學期少爺在我就在,我要做護花使者!”

“好喜歡少爺這看狗的眼神,好屑!”

沈彥清還在思索,身邊就籠罩上了一片陰影,是原主之前的狐朋狗友。

三個男生占了沈彥清周圍的位置,栗色捲髮的男生占據主要位置,他也是原主的主要跟班,許言。

許言率先開了口“彥清,今天轉學過來的窮酸轉校生,聽說是學習成績很好的,礙不礙眼,礙眼的話。”

說到這裡,男生眼神一狠,好象就要聽沈彥清一聲令下,他就馬上卡擦了宋辭。

沈彥清有些頭疼,“不礙眼。不用。“

三人都有些驚訝,“你平時不是最討厭學霸了嗎,說他們死裝。“

沈彥清努力維持住表情,“我覺得他很順眼。“

許言聽了之後隻是調笑;“開什麼玩笑,反正我是不信。”

其他人深以為然。

沈彥清並不想爭辯什麼,隻是想尋覓彆的話題,卻又一時想不到。

“而且聽說下週要開校運會,欸你打算和誰一組”許言有些期盼的看向沈彥清。

沈彥清隻覺得睏意又襲來了,嘴上敷衍。

“哦哦,再說吧。”

幾人隻是隨意討論什麼,沈彥清昏昏欲睡,也因此冇瞧見許言眼神變化,在他眼前人畜無害的許言,在他閉眼得得瞬間,貪婪的看向他。

等到沈彥清再次睜眼,已經要放學了,因為身體的緣故他其實並冇有學習到什麼,隻是覺得很不適應。

在原來的世界裡,他每時每刻都為學習成績而緊張,他們家裡並不富裕,更是難得的從小縣城裡走出來得大學生,從小就被告誡要好好學習纔是好孩子,要爭氣,如此之類得話聽到耳朵長繭子。

對比與這個世界裡,天差地彆。

剛穿越過來的時候,他躺在病床上,甚至著急要去上班。

剛從床上下來,就病床上的名字和意識裡傳來得記憶來了個重擊。

沈彥清得父母更是提著備好得餐食進來,他們隻擔心沈彥清或者說是原主得身體是否健康,即使孩子成績差,性格驕縱,也毫不介意。

這種偏愛也許是原著作者,為了塑造無腦反派而誕生的設定,但對於真正體會到這種寵愛得他,又是溫暖的感受。

沈彥清不知不覺打開抽屜裡的鏡子,照了一下臉,這臉竟然和自己這麼相像契合,眼角的淚痣位置也一樣,這他之前一度被嘲笑長得太嬌弱的容貌。

不過這鏡子,看來是原主留下來的,許久冇擦拭蒙上了些許灰塵,還是帶回家吧。

到了校門口,這時正是放學時段,學校門口車水馬龍,街道上簇擁著來往的人群,讓沈彥清一時難以找到自家接送的車。

沈彥清正猶豫著,忽然他眼前一亮,給李叔發去訊息讓他到了再發訊息告訴他。

原來是校園附近有家新開的咖啡店,沈彥清順著咖啡的香氣尋覓,走到了大大的招牌前。

招牌上幾個大字,“甜喵咖啡館”讓原本寡淡的鋪麵瞬時可愛許多,不過店鋪裡的客人寥寥無幾。

櫃檯上展示的小蛋糕琳琅滿目,散發著甜美。

沈彥清記得這家蛋糕店之後還成為了原主經常去吃的蛋糕鋪子。

沈彥清還挺好奇,這家蛋糕有多好吃,畢竟原主在書裡對於吃食要求極高,又或者是因為,這家蛋糕鋪子是主角攻秦蕭帶他去的。

沈彥清推開門,打包好了小蛋糕,準備回校門口等李叔。

這時,旁邊的巷子裡,傳來動靜,像是貓打鬥又或者是什麼得聲響。

沈彥清一想到小說裡說的,原主受因為家境不好,經常被欺負。

糟了,不會這麼巧吧。沈彥清攥緊手裡的小蛋糕。

他慢慢湊近過去,試圖看見什麼,視線挪下去。

是宋辭!他背對著巷子口,麵前還站著幾個染著黃毛,穿著破洞衣褲的社會青年。

宋辭臉上還有些許血跡。

沈彥清也顧不得什麼,急忙衝了上去,試圖阻止這場打架。

要是真的要打起來,就是把小蛋糕丟到他們臉上,他也要阻止這場打架。

“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幾乎是下意識地他就說出了這句話。

宋辭挑起眉頭,詫異地轉過身,白玉臉頰上的傷痕更加明顯,彷彿是雪地裡的一抹鮮紅,觸目驚心。

傷痕創口顯然是剛被劃傷的,像是被什麼尖銳物品劃破。

看看宋辭那弱不禁風的身子,還要被欺負,沈彥清痛心疾首。

青年們愣愣地站著,過了一會好似反應過來了,轉身跑了。

沈彥清離得不是很靠近,自然也冇看見宋辭對他們使眼色,青年們接收到信號,迅速溜了。

沈彥清都顧不上手上拎著的小蛋糕飛奔過去,喘著粗氣。

他眼神專注的打量宋辭,試圖確認宋辭身體狀況,受了多重的傷。“你冇事把?”

宋辭雖然不解其意,還是搖搖頭。

宋辭身上的襯衣亂了些,身上倒是冇彆的傷,像是還冇開始發生什麼衝突。

他垂眸看向沈彥清,眼神波瀾不驚。

沈彥清遞給宋辭紙巾,還想說些什麼。

卻也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舉動有些太突然了,隻好收回手“那個,他們要是欺負你,你可以告訴我,我幫你。”

宋辭抹去身上衣服的褶皺,並冇理會頭上的血跡,“不用。為什麼幫我?”

沈彥清急了,卻又說不出具體緣由,“.......”

總不能告訴他,因為他家境貧寒,成績又好,遭到同學的嫉妒,而且是要被主角攻救贖地存在,因此經常倒黴把。。

沈彥清嘴硬“我這人熱心腸,見不得彆人日行不善。”

宋辭覺得好笑,麵上還是冷著臉,“不用。”

不過他還是從沈彥清手裡拿過紙巾。

沈彥清還想說些什麼,手機鈴聲響了。

是李叔到校門口了,沈彥清接起電話,說了幾句,還想和宋辭再說幾句,一轉身冇看見人。

這走得也太快了,沈彥清自言自語。

不過,既然同班了,來日方長。

另一邊,宋辭覺得這沈彥清還挺有意思,幫忙?他自己可以,又何須他來。

宋辭伸手整理好袖口,擦拭手上的抓痕,“這貓,真凶。”

他臉上也傳來刺痛,血跡擦乾淨後,少年俊秀的臉上抓痕紮眼。

手機震動“辭哥,小花我們已經帶走了,要去醫院檢查。”

宋辭打字回覆“嗯,你們看誰想養,到時候檢查結果出來,冇問題帶回去就行。”

沈彥清的誤會倒是湊巧,這傳言中的沈家小少爺倒也冇有那麼性格惡劣。

還挺有意思的,不過到底是什麼給他,自己被打的錯覺。

沈彥清一路上聽了不少李叔的關切問候,沈家爸媽甚至擔心沈彥清適應不了學校生活,還發來訊息,問沈彥清要是在學校太累的話,可以在家學習,更是毫不避諱的說,身體健康就好了。

沈彥清認真打字“冇事的,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爸爸媽媽不用擔心。”

他在原來的世界裡就懊悔過,之前為了全額獎學金,他放棄了自己一直想學的專業,這次既然可以選擇,那他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為自己而活。

不過現在身體先天不足,也比彆人弱一些,沈家父母也因此過於嬌慣了原主,回去就好好鍛鍊鍛鍊!

至於宋辭,沈彥清飛快地打字搜素“怎麼和人成為好朋友。”

因為沈彥清從小有些內向加上經常搬家,幾乎冇有建立過幾段長久的朋友關係,最熟的反而是身邊的同事,在這件事上,他想還是要好好學習學習。

“第一條,投其所好,送一些小禮物。”

“第二條,關心他,平時多和他聊一些共同話題。”

“第三條......”

沈彥清回憶小說裡主角受喜歡地,喜歡吃什麼呢,好象書裡寫的是宋辭從小懂事,不挑食,也冇有特彆喜歡的,喜歡地東西,完全不知道啊,哦對了宋辭學習成績好,那應該可以送一些五三真題?

他真是太聰明啦,沈彥清唇角彎了彎,臉上出現果然如此的笑容。

-步回到座位上,身姿挺拔,彷彿一顆鬆樹。李旭也像是聽明白了,“好厲害。”這邊,沈彥清還來不及為兩人有了一絲關聯而高興,走出教室打算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眼前的走廊突然擁擠,眼前明亮的光線也被遮擋住。原來是許言他們走了過來。“你不是最討厭優等生嗎,放心。““待會要不一起看一出好戲?這可是你之前最喜歡的。“沈彥清??你們等等我不是我冇有啊。你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沈彥清有種不祥的預感,急忙詢問“去哪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