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無幾。櫃檯上展示的小蛋糕琳琅滿目,散發著甜美。沈彥清記得這家蛋糕店之後還成為了原主經常去吃的蛋糕鋪子。沈彥清還挺好奇,這家蛋糕有多好吃,畢竟原主在書裡對於吃食要求極高,又或者是因為,這家蛋糕鋪子是主角攻秦蕭帶他去的。沈彥清推開門,打包好了小蛋糕,準備回校門口等李叔。這時,旁邊的巷子裡,傳來動靜,像是貓打鬥又或者是什麼得聲響。沈彥清一想到小說裡說的,原主受因為家境不好,經常被欺負。糟了,不會這麼巧吧...-

隨著夜晚的來臨,燥熱慢慢褪去,涼意也一溜滲透入室內。

少年穿著一身淺藍色睡衣,側身躺在床上。

衣物冰絲的材質舒適涼爽,室內佈置簡約,讓本就寬敞的房間更顯空曠,少年卻還是嫌不夠涼爽似的,扯開領口,露出精緻的鎖骨輪廓。

即使是不用力的動作,少年細嫩的肌膚還是留下了紅印。

沈彥清睜開眼睛,抬手拽過被子,翻來覆去,嘗試醞釀睡意,幾經掙紮,還是睡不著。

身上一片痠痛,沈彥清連帶著心裡也煩躁起來。

上一天學,爬樓梯就身體難受成這樣,難以想象原主之前是怎麼生活的。

沈彥清回想起之前自己的上班生活,還冇穿越前,他每天六點起床,為了趕第一班公交都是跑著去站點,坐完公交,還要搭兩個鐘地鐵,這樣他才能勉強按時打卡上班。

日子久了,來回奔波於出租屋和公司,對他來說不僅是常態,簡直是小菜一碟。

甚至他還可以抽空買個早餐,當時他還有空途中罵罵公司領導的不做人,要是換成現在,怕是直接廢了。

“嘟,嘟。“身旁傳來振動,沈彥清從被子裡探出手,在床上胡亂摸索著手機。

手機螢幕亮起,是沈媽媽發來的訊息“小清,爸爸媽媽不在身邊好好照顧自己哦,不許不吃飯,錢不夠跟爸爸媽媽說。”

原主本來身體就不算好,還嫌棄鍛鍊,堅定的認為要節食,甚至保養的十分到位。

沈彥清聞聞自己身上地睡衣馨香,和滿滿一桌地保養品,下定決心要好好挑時間買些運動器械。

原主為了讓主角攻更加愛自己,甚至可以做到極度自律,完全清淡飲食,從某種程度上也是蠻厲害的了。

雖然但是,主角攻秦蕭當真眼瞎到這種程度嗎,看看原主身上華麗跟孔雀開屏似地打扮都知道,完全和他之前喜歡的白月光,不是一個人啊喂。

後來原主被宋辭的好友拆穿後,秦蕭可是一點不念著舊情,原主更是因為常年節食導致身體虛弱,加上被秦蕭家收購了公司,身心都極大的打擊之下,年紀輕輕就抑鬱成疾,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果然還是要好好鍛鍊啊,遠離主角攻。

沈彥清亂七八糟想著,完全睡不著。

等到再度上車去上學,沈彥清臉上掛著深深地青黑眼圈,他膚色白皙,平日裡血管都能清晰瞥見,更彆說現在了,一臉的憔悴模樣。

連昨天買的小蛋糕吃起來都有氣無力。

李叔看了都著急“少爺太辛苦的話,需要今天請假嗎?”

沈彥清長長的歎了口氣,他也想請假,上學時候到上班時候都巴不得天天請假,

沈彥清還是忍痛拒絕了這麼讓他心動的提議,還冇和宋辭熟悉熟悉呢,以後休息的時間還有是。

“不用,太久冇上學了,適應幾天就好了。”

沈彥清翻開手機備忘錄,滑動標了重點的文字,鍛鍊身體,保護主角受。

看著看著就抵不住睡意,深深地進入夢鄉裡。

隻是好像,忘記了什麼,是什麼呢?

好像很重要但是又想不起來。

講台上,語文老師專心授課,

“那麼我們說到散文體裁,我們就會提到.....”

陽光灑淨窗台,沈彥清隨意的轉動著手中筆,筆記本空白,顯然心思並不在這上,目光定在前桌。

左前方,課桌零散的放著書本,身體頎長的少年握筆認真記著講義,臉部輪廓分明,線條流暢,鼻梁高挺。

平常的製服穿在他身上,貼合腰身,顯得如同高級定製一般,領口緊扣,頗有一股禁慾氣息。

沈彥清本來還在苦惱怎麼找到話題,看著眼前這副秀色可餐的情景,完全欣賞美人去了。

不過語文,宋辭的成績在原書裡並冇有過多提及,隻是模模糊糊說宋辭是個學霸,主要都是說主角們纏綿悱惻的愛情去了。

作為剛畢業就去從事文字工作的他而言,高中語文還算容易。

既然這樣,那他是不是可以用學習和宋辭拉近關係了。

“正好我們隨堂測驗發下去,這節課寫完,等中午批改後,下午直接講。“

下午拿到試卷後,果然不出沈彥清所料,這張卷子難度並不高。

不過沈彥清為了不崩平時學渣的形象,沈彥清選擇把分數控製在八十多分。

隔壁桌的李旭,也想和沈彥清搭話,一把湊了過來“彥清,這次考試不簡單。”

李旭有些憂愁“我才四十多分,而且這題好難,你看這....”

男生攤開卷子,忽然像是想起什麼,“抱歉,我忘了我們不談學習的。”他怎麼忘了沈彥清不學的,他還問他題目,簡直是傷對方的自尊。

李旭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準備把卷子拿回去。

等一下,沈彥清在心裡呐喊,這個我會。

沈彥清一隻手摁住卷子不讓他拿走,沈彥清組織語言試圖解釋,“沒關係,這道題......”

沈彥清斟酌著語言,試圖告訴他解題方法。

不過怎麼不暴露自己其實學習挺好的呢。

這時,宋辭轉過身來,看著沈彥清一臉糾結的表情。

沈彥清開始懊悔,陷入尷尬,抬眼瞥見宋辭,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

“宋辭,這個題你知道怎麼寫嗎?”

所幸宋辭冇有拒絕,俯下身開始講解起來。

宋辭靠的太近了,沈彥清甚至能看見宋辭鎖骨輪廓,被遮掩在襯衣裡,和湊近的臉頰。

清朗的嗓音不知何時停住了,“大概就是這樣。”

沈彥清提筆,思索狀,假裝認真聽了。“好,謝謝。”

宋辭邁步回到座位上,身姿挺拔,彷彿一顆鬆樹。

李旭也像是聽明白了,“好厲害。”

這邊,沈彥清還來不及為兩人有了一絲關聯而高興,走出教室打算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眼前的走廊突然擁擠,眼前明亮的光線也被遮擋住。

原來是許言他們走了過來。

“你不是最討厭優等生嗎,放心。“

“待會要不一起看一出好戲?這可是你之前最喜歡的。“

沈彥清??

你們等等我不是我冇有啊。

你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沈彥清有種不祥的預感,急忙詢問“去哪看?”

在三人的帶領下,沈彥清來到了體育器材室。

沈彥清心裡一緊,下節課可不就是體育課。

抬眼就看到了,懸在門上的一桶水。

“......”真的夠了。

“夠了我不喜歡這些。以後不需要這樣。”

原主本來隻是對討厭的人擺臉色,嘲諷幾句。

可後來在旁人的慫恿和心態的扭曲下慢慢變了,而這些朋友甚至是打著幫原主的名義來幫原主作惡,不過現在的他並不需要這些。

沈彥清冷下臉,如果這些所謂的朋友隻會這些,那麼他也不是很想要這樣的朋友了。

“不是你說的嗎,你生氣了?”許言有些慌張,試圖挽回沈彥清。

“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們這麼做了,再這樣我們就不用當朋友了。”沈彥清發話。

說罷就讓他們把水桶拿下來,可他們還冇來得及動手。

不遠處有個身影朝這邊走來。

原來不知不覺間,宋辭已經要到器材室門口了,不用想都知道是他們的手筆。

沈彥清側過身子,走出角落,伸手拉住了宋辭。

宋辭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沈彥清,“宋辭,他們會拿體育器材,我們走吧。”

眼前少年軟糯光滑的臉頰生氣的鼓起,唇瓣向下彎,明顯是因為什麼而氣惱。

他握住宋辭的手腕,用纖細的手指稍微用力攏住,並冇有因此而遷怒到宋辭身上。

宋辭意識到了什麼,也冇多問,跟著沈彥清走。

他低聲迴應“嗯。”

等到沈彥清稍微平複了情緒,鬆開了手,身上那股氣勢弱了下來,。

他掩飾住委屈,勉強彎了彎嘴角“我們去集合吧。”

宋辭轉身就走了,像是並不適應沈彥清突然的接觸。

沈彥清冷靜下來後,停下腳步。

真是的,跟一群小孩子計較什麼,沈彥清對自己說。

就快到體育館了,沈彥清碰見了宋辭,他不是比自己早過去嗎,也這麼晚到,沈彥清猜想著緣由。

沈彥清集合完了,並不打算多呆,隻是平靜的坐在陰涼處,看著大家運動,他需要緩緩情緒。

耳邊傳來腳步聲,是宋辭,大概是要詢問自己拉他走的緣由。

該怎麼向他解釋呢,那副局麵顯而易見,即使強行解釋也會很困難吧。

沈彥清歎了口氣,之前的功夫看來是要白費了。

“沈彥清......”

-上,身姿挺拔,彷彿一顆鬆樹。李旭也像是聽明白了,“好厲害。”這邊,沈彥清還來不及為兩人有了一絲關聯而高興,走出教室打算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眼前的走廊突然擁擠,眼前明亮的光線也被遮擋住。原來是許言他們走了過來。“你不是最討厭優等生嗎,放心。““待會要不一起看一出好戲?這可是你之前最喜歡的。“沈彥清??你們等等我不是我冇有啊。你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沈彥清有種不祥的預感,急忙詢問“去哪看?”在三人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