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最好的

26

包,一下就哄好了。”段淮聽見了,恍然大悟,在網上發了個求助帖。淮:我是男的,雖然冇什麼正經的感情經驗,但經常去夜店,最近遇到了個男人,他給我打了一下傘,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隻記得他身上的香味,這一段時間都總是想起。他溫柔貼心,做飯什麼的都行,是好多人叫老婆的程度,我對身邊的男性也不感興趣,我這是什麼情況?感情貼向來熱度很高,冇過多久就出現了好幾條熱評。匿名用戶1:死直男命真好,給你遇到天菜了,我看...-

段淮連著幾天都渾渾噩噩的,時不時就打開手機看一眼,以前半個小時寫好的報告現在寫寫停停,一個小時都冇寫完。

好不容易憋完報告後就刷起了視頻,看了好幾個彆的博主的vlog都覺得不對,滿腦子都是那股冷香。

“我之前不是看了份追人攻略嘛,挺有用的,真給我追到了,網友還怪靠譜的。”旁邊的實習生跟職員閒聊道。

職員也附和道:“是啊,我跟我老婆吵架,看網上的建議給她搶了個限量包,一下就哄好了。”

段淮聽見了,恍然大悟,在網上發了個求助帖。

淮:我是男的,雖然冇什麼正經的感情經驗,但經常去夜店,最近遇到了個男人,他給我打了一下傘,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隻記得他身上的香味,這一段時間都總是想起。他溫柔貼心,做飯什麼的都行,是好多人叫老婆的程度,我對身邊的男性也不感興趣,我這是什麼情況?

感情貼向來熱度很高,冇過多久就出現了好幾條熱評。

匿名用戶1:死直男命真好,給你遇到天菜了,我看你一準被他掰彎了,你拿不拿下,不要就推給我,這麼好的男人哪裡找。

評論區裡大部分人都是羨慕和調侃,段淮好不容易纔找了一條看著靠譜的。

匿名用戶2:帖主是在糾結自己是不是愛上了,你去夜店點兩個溫柔貼心的男模試一下不就行了,要是都有感覺就說明你就是彎的還喜歡這種款,要是冇感覺你就是愛上了。

酒吧燈光曖昧迷朦,黑色鬆鬆垮垮地掛在段淮身上,黑茶色的狼尾蓬鬆有型,耳垂的耳釘閃著奪目的光芒。段淮在夜店如魚得水,一進門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段淮從舞池中穿過,不少目光火辣而直白地落在他身上,麵對“不小心”撞進懷裡的性感美女,隻是往後推了兩步,勾起嘴角說下次一定。

段淮輕車熟路地走進包廂,開了兩瓶酒就把經理叫來。

經理滿臉堆笑地說道:“段少好久不見,小柳對你可是念念不忘呢,這次來想要誰,最近還有不少新鮮,保準玩得儘興。”

“你還給我安排上了?有男模冇有,上幾個我看看,要175左右的,溫柔貼心,長相白淨。”段淮摘下眼鏡,朝經理說。

“有有有,當然有,包您滿意。”經理笑著退出去叫人。

“眼神不對,裝什麼純啊。”

“這個都多少歲了還拿過來糊弄我呢?”

段淮一一評價,看這些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段少,符合條件的都在這了,我怎麼看您不像來玩,像來找人一樣?”經理讓他們都出去,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是找人你這也冇有,把那個什麼柳叫過來。”段淮心裡空落落又煩悶,麵上透著幾分不悅。

經理賠笑著說;“是是是,段少看上的當然不是這裡的庸脂俗粉可以比的,柳柳馬上來。

“段少,我給你倒酒。”柳柳看著段淮的情緒不對,也不敢多說什麼觸黴頭。

段淮接過酒杯一飲而儘,靠著沙發,閉上眼,柳柳靠在段淮身上說:“段少怎麼心情不好?”

段淮冇回答,示意柳柳繼續倒酒,柳柳也識趣地冇有再問,安安靜靜地為段淮倒酒。

“你有喜歡的人冇有?”段淮問。

“段少就是我喜歡的人啊,我最喜歡段少了。”柳柳順著段淮說道。

段淮轉過目光盯著柳柳,柳柳長得不差,五官冇怎麼動刀,眼睛狹長上挑,笑起來嫵媚動人,隻化淡妝看著獨具風情。柳柳感覺自己像是要被看穿了一樣,後背陣陣發涼。

段淮嗤笑一聲,又移開了目光,“再開兩瓶酒。”

段淮雖然自己冇有談過但也見過不少,一旦喜歡上就滿心都是喜歡的人,眼裡再也看不見彆人。他也是這樣的,看見誰都覺得不如顧如意,都覺得差點感覺。

段淮喝著酒,想著自己應該是真愛上了,一見鐘情的那種。

今天他還是冇來。段淮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看著街上往來的人,找不到那天的身影。

vlog倒是更新了,就是冇發任何資訊,說不定是定時釋出。

段淮前幾天喝完酒之後在粉絲群裡發問,有冇有可能“如意”喜歡男的。

草莓冰淇淩:雖然我覺得如意確實需要被狠狠疼愛但是想不出哪個臭男人配得上,如意還是獨美,給我這種夢女點機會吧。

吸吸果凍:雖然但是,都有那麼多柔情小0了也不缺我們家如意一個吧,喜歡溫柔的直男我容易嗎,允許有夢男不允許搶走老婆。

段淮等了幾天都冇等來人,抓心撓肺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用點見不得人的小手段。

“好辦,你查他乾嘛?得罪你了?”

“冇有,暫時不方便說,要多久?”段淮回答。

“三天後發你。”

顧如意打開電腦,把最後完善了一遍的辯論材料儲存下來,就趕起了小組作業。這一部分他之前做過類似的,不用花很多精力,稍微查詢一下資料,就完成了。

剛打開手機,陳倩的求助微信就跳了出來,顧如意看了一下發現她的思路有偏差,把她所提問題的關鍵點明,陳倩發了個謝謝大佬的表情包,說馬上改。

說起來跟陳倩做朋友還是大一的時候陳倩作業卡住了,鼓起勇氣去問了顧如意,顧如意三兩句話就理順了,從此陳倩走上了抱大腿的道路。雖然顧如意不熱情,但憑著陳倩的一腔熱情,和顧如意就成了朋友。

顧如意看著溫和,實際上很有距離感,對什麼都淡淡的,也就陳倩一個人談得上是朋友。

陳倩還提醒了顧如意一句看群,群裡有個人嫌難不乾了,現在群裡人正著急。

點進群一看幾十條資訊翻滾,顧如意一看,是群裡有個叫季彤的女生不做,找組長也找不到人,群裡都在乾著急。顧如意看著他們也想不到什麼辦法,又冇人接盤,為了完成作業,就自己接了下來。

季彤這部分確實要困難不少,顧如意構思了很久才寫了個大致框架,又找了不少參考,反反覆覆改了很多遍,才上傳到群裡。

群裡的人都說顧如意是活菩薩,恨不得把他供起來。

等顧如意點進去看的時候群已經解散了,他也冇多作理會,點開博主賬號後台,快速瀏覽了一下,在一眾騷擾私信裡看到了段淮的私信。

顧如意想了一下,是之前下雨天看見的,T區優越,眼窩又深,是很有攻擊性的帥氣。那人的衣服都濕透了,雨珠順著青筋流下,看起來氣質很銳利,但一路上都呆呆的,結果他刷到了自己還發現自己是那天給他打傘的人了。

顧如意回道:不用了,就當是為我自己積德吧。

顧如意發出視頻之後看了眼評論,有一條是問自己喜歡什麼樣的人,顧如意回答到:喜歡一輩子都和我在一起的人。

粉絲紛紛評論自己可以,如意可不可以喜歡自己。

顧如意回了一條,如果一輩子的話。

在顧如意的補救下,小組作業還是很順利得提交了,出乎意料的是,教授還決定點評一下他們這一組的。

雖說這個教授的點評是尖銳了一點,但確實是一針見血,所以大家都很願意讓他批閱。

他們這組問題不少,但在眾多小組裡已經算得上是錯誤還算少的了。教授的話毫不留情,顧如意分到的那部分冇出什麼問題,教授以一句基本的都做到了但看不出什麼水平而掠過。

越說教室裡越安靜,說到後麵很多人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這些毛病是大部分人都存在的,教授講到了最後一部分,說要重點點評,雖然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思考方向和角度都很有見地,顧如意把需要完善的地方都記下,準備回去的時候再修正。

“這部分是誰負責的?”

“我。”季彤得意地站起來,顧如意抬頭看了一下,她坐在最後一排,隨即低下頭,繼續記筆記。

陳倩戳戳顧如意,顧如意卻搖搖頭。

陳倩看顧如意這樣子估計冇打算爭辯,就站了起來,“不是她,是顧如意寫的。”

“你有什麼證據,這上麵可是我的名字,不要胡說八道。”季彤毫不示弱。

教授示意她們去辦公室裡解決,陳倩把顧如意也拉了過去。

陳倩想找群聊記錄卻發現前幾天顧如意交完群就被解散了,“小組裡的人都可以作證,我可以打電話。”

陳倩試了好幾個都打不通,她不死心一個一個試過發現一個能打通的都冇有。陳倩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那些人之前還說顧如意是菩薩來著。

季彤長得漂亮,身材好又善於交際,跟不少公子哥有交情,占用了不少資源,之前有人舉報她,結果石沉大海,那人還被教訓了一頓,差點退學,知道的都繞著她走。

季彤的小組作業都是代寫,這次代寫說太難寫不出來,正好顧如意在群裡,就把這件事扔給他,群裡都是收了好處長期組隊的,當然不會作證。

季彤露出一個勝利者的笑容,用寬容的語氣說:“同學以後不要再亂說話了。”

陳倩氣得說不出話,顧如意拍拍她的肩膀,對教授說:“是我寫的,我有證據。”

-他猶豫了半天問道:“你最近怎麼樣,找到實習了嗎?”“投了簡曆,應該快收到回覆了。”顧如意轉過頭回答。陽光撒在顧如意的臉上,黑色的瞳孔閃著幾分金色,下頜線條柔美,虛虛的光暈在側,齊文瑞覺得他好看得有點不真實,隻顧得上怔怔地點頭,這幅場景他此生難忘。“你呢?就要畢業了,準備乾什麼?”顧如意問。齊文瑞反應過來說:“當老師,已經考到編製了。”“挺好的,祝你事業有成。”顧如意祝福道。天空放晴,層層綠葉中透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