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真的很痛

26

醒呢,醫生說:不必著急,等會就醒了,冇什麼大問題,現在需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微微睜開眼,就看見床邊學姐艾靈姐湊過來,欣兒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呀。我感覺身體有些僵硬,想撐手動下身體,突然感覺左手和右腿同時傳來痛感,尤其是右腿真的好痛,我好詫異,原來左手在吊針,右腿打著石膏,纔想起肯定是車禍傷到腿了,我又抓緊想勾起身子看看我的腿還都在不在,艾靈姐見我著急,忙扶著我,欣兒你彆動,您想怎麼樣我們幫你,這...-

譚傑很快也離開了,隻不過他離開冇多久先後有兩個外送員捧了兩束花到病房,一束百合,一束粉白色玫瑰,百合花是萬姐定的,粉白色玫瑰是譚傑定的。雖然全身疼痛,但確實感受到公司的用心,真想早點恢複正常迴歸到正常上班生活。因為這次車禍,譚傑的安排真真是意外。

往後住院的這段日子,黃阿姨和樂敏都照顧我很用心,黃阿姨飲食非常細心,也合我胃口,擦洗護理什麼非常細緻,樂敏也很仔細,病房收拾的很好,醫院對接醫生護士都是上前的,尤其是過了一個星期,疼痛感稍輕一點,我實在不想再繼續在病床上方便,真的感覺非常冇有尊嚴,感覺自己就不能自理的臥床老太太,堅持要坐輪椅去衛生間解決,如果是黃阿姨一個人跟進冇辦法照顧,有了樂敏就好多了,樂敏力氣很足,都能撫的穩穩噹噹。

過了些天也都熟悉了一點,黃阿姨本就熱心開朗,便開始打趣我,“梅小姐,譚先生是你男朋友吧,對你真的冇話說哦”,“每天晚上我都收到資訊,告訴我要跟你準備什麼餐食什麼湯,比我們專業護理員還專業呢”,我聽到這話實在不知道怎麼回覆,我總不能跟她說我跟譚傑其實並不相熟,隻是單純的同事,說了黃阿姨也不會相信,畢竟按正常來說哪有單純的同事這麼上心照顧的。隻能打哈哈。樂敏平時話不多,冇有醫護對接的時候,就坐在病床前時不時的問我需不需喝水,然後削點水果給我吃下,很是禮貌疏遠,我想樂敏真的就是在工作的樣子。

天天躺在病房,到了晚上,我根本毫無睏意,夜深人靜,尤其感覺腿真的好疼,人一個姿勢躺長了時間腰也很疼,情緒特彆低落,胡思亂想,想著自己還這麼年輕,如果真的腿回覆不到正常我該怎麼辦,出院了要不要告訴爸爸媽媽,期間爸媽有來過電話,我都跟平時一樣說了些安好的話。也冇讓爸媽察覺什麼,實在不能讓他們擔心。真的感覺自己好孤獨好無助,不知不覺滿腹委屈眼淚直流。白天因為要經常要打點滴一隻手不方便很少拿起手機。晚上不禁拿起手機,看著譚傑的微信頭像,我冇有存譚傑的電話,隻有他的微信,這也是之前工作對接需要的,看到聊天記錄還是停留在去年因工作任務對接的內容。黃阿姨說譚傑每天都會跟她發資訊告知餐食方麵,但是譚傑離開了已經有一個多星期了,卻一個資訊都冇發給我,也冇給我打過電話。我真的很疑惑,這算什麼呀。我很想跟他說點什麼,實在控製不住就跟他發了條資訊“是不是很忙”,因為我此時實在太無助了,腿感覺痛的厲害,心裡也委屈。我不確定他是否會回資訊,隻想著賭一把,結果過了兩三個小時他還冇回覆,我心裡又氣了起來,資訊是撤不回了,便直接把那條資訊刪了,隻當自己冇發過。到了白天又要打點滴,有時又發睏,我現在生物鐘完全是顛倒的。一整天都冇看手機,冇上班手機本來也冇什麼資訊和電話,手機早就調了靜音。又是到了晚上,實在是無聊,感覺自己胡思亂想也不好,邊想著拿手機刷一下,冇想到微信有幾條資訊,分彆有艾靈姐和青青的問候資訊,還有兩條是譚傑的。第一條資訊譚傑說”嗯是有些忙,抱歉一直在執行任務不方便看手機“,第二條說“是不是很疼不舒服,睡不著呀,忍耐一下,骨折傷剛開始一段時間是會非常疼的”看著譚傑的這兩條資訊,我心裡逐漸平穩,靜靜的看著手機與他的聊天介麵螢幕,我也不想再回覆資訊了,乾脆就等他回來再問清楚吧。

-此時不好動彈,便輕微揮了揮右手“辛苦你們了”。我細細看了下她們兩個,黃阿姨大約四五十來歲的樣子,看起來很能乾的樣子,不是老阿姨,想是萬姐特意找的年輕一點的。對於樂敏我很是意外,剛譚傑介紹說她是他的私人助理,對於她我之前並不認識,她不是公司裡的人,她看起來身形板正,很年輕,有當過兵的感覺,不明白譚傑怎麼把他的私人助理叫過來照顧呢,他幫忙前麵說再叫一個護理員幫忙照顧我已是感覺很不符合常理。譚傑對著黃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