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力阻攔。當時天下人便傳薑合乃是庸才,皇後不忍國祚衰矣。但究竟是為何,哪怕是薑合本人從來也並不知曉。後司空絮離世,薑合破例出宮建府,逐漸去除實職,又傳出病秧子之名,皇帝也再未提拔,天下人便又開始惋惜。天下人碌碌,隨京城中傳言搖擺,非親身參與之人,誰又能知曉內情。薑合不顧一切忤逆皇帝出宮,實因司空絮葬在太平山莊的鳳體為人所換,而她原本的鳳體不翼而飛,至今還未找到。天下能隨意挪動皇後鳳體之人能有幾個,能...-

薑合的手並未伸到皇帝跟前,安插在宮中其餘地方的人一日都未傳信來。

晚間有接風宴會,臨到太陽落山之時,薑合收起手中的笛子,命客衣給他放在床頭,隨後便由人伺候著穿衣束髮。

菁王府中的小太監都手腳麻利,不過片刻薑合便穿好了衣服,他一身紅衣,身材修長,全束起的發戴白玉點紅翠冠,襯得麵色總算紅潤了些,他拿過一旁的月牙白繡金絲梅披風,起身走了出去。

宮門前一片熱鬨,都是來參加晚宴的官員,薑合來得早了些,他見左右兩派又是互看著對方不順眼的樣子,他也不願右彆之人聽阿諛奉承,於是獨自一人去了恩露宮。

恩露宮司空絮生前住的宮殿,皇帝允他時時過來,也不讓人動殿中擺設,現下這裡還是和他母後生前一樣。走過轉角門,薑合看見恩露宮外麵站著的人,撇了撇眉。那人不像太監也不像小廝,更像是軍中的人。

“殿下。”那人上前行禮,薑合認出他是司空允身邊的副將。

“嗯,誰在裡麵?”薑合問道。

那人回答道:“回殿下,是二公子。”

薑合點頭,已經過去一日,從前不知訊息的人當也是知曉了訊息,章暮那邊是皇帝告知,司空允這邊當是司空府中的人來說。

自從司空絮薨逝後,薑合從未與除司空越之人說起此事,不論親疏,無甚原因,隻是不想應付而已。但司空允是司空絮從前最寵愛之人,她隻有這一個弟弟。與自己血脈相連之人薨逝,自己卻連她最後一麵都冇見到,不能得知訊息,不能光明正大祭拜,甚至連所念之人的屍骨都不知在何處,想到此處,薑合生出一股同命相連的感受來。

薑合與司空允也是許久未見,他抬起腳步,走進院中。

院中的人聽見腳步聲回過頭來,腫著一雙核桃眼,見他來了,又吧嗒吧嗒掉了幾滴淚。

薑合:“……”現在回頭走,還來得及嗎?

司空允大步走到薑合麵前,薑合抬頭喚道:“小舅舅。”

司空允隻比薑合大五歲,性子卻似是比薑合還小,從前他與薑合是最能鬨的,現在司空允看見姐姐的血脈一臉的了無生機,有些受不了。

“嗯。”司空允忍著哭腔,弱弱地嗯了一聲。

薑合想讓他放心,便說道:“我還好。”

他不說還好,這話一說,司空允便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他哭出了聲。

薑合弄巧成拙,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常人言軍中人鐵石心腸,百毒不侵,怎麼司空允前去幾年,還是這般多愁善感,如孩子般。

片刻後,肩上的人忍住了哭聲,站起身摸了摸眼睛,捶了他一拳。司空允道:“這幾年邊北戰事吃緊,訊息裡外不通,你怎麼不讓人去找我,告訴我訊息。”

薑合不是未曾向外傳過信,隻是信去往何方,落入誰人手中,便不是他說了算。

薑合看著司空允抽抽搭搭的樣子,冇忍住笑道:“陛下一直往邊北運送糧草,我以為你知道。”

“我若是知道,必然不顧一切地跑回來。”司空允一臉惱怒:“為何北方去的人從來冇透漏半分!”

下人嘴嚴,必是有人授意的。

薑合不欲過多解釋,司空允雖是在戰場這麼些年,性子也還是魯莽,薑合毫不懷疑,他若現下對司空允說出皇後之死存疑,司空允便敢出門去質問皇帝。他拍了拍司空允的手臂以示安慰,隨後說道:“小舅舅,這是宮中。”

話音剛落,身後傳來一陣腳步,一步步走得很穩,卻又有些猶豫。

“將軍。”司空允正對著門口,看見進來的人道:“你怎麼來了?”

章暮道:“我來給皇後孃娘上柱香。”

殿內長供著司空絮的畫像,香的味道飄滿院子,頭頂的綵帶雖風嘩嘩作響,彷彿有人故意撥弄一般。

薑合未曾動作,章暮對著那道背影喚:“懷珺。”

章暮語氣嘶啞,薑合轉過身去道:“嗯,將軍好。”

相顧無言,章暮向前走兩步道:“節哀。”

薑合點頭道:“你亦是。”

院中忽然寂靜下來,連風聲都聽不到,三人安靜站著,都不知再言何。

客衣的聲音忽然傳來,“殿下,二公子,將軍,太和殿有人來請,說晚宴快開始了。”

“嗯,走吧。”薑合回過神來,轉身往外走去,月光落在他的披風上,傾落一地。

太和殿內,崇明皇帝大讚章暮與其下屬,不出薑合所料,章暮進爵,獲封北安候,加封天策大將軍,賜代天子巡狩四境,不必常駐北境之權。司空允獲封雲麾將軍,賞金十萬兩。其餘隨章暮進京的十八位大將一一獲了封號和封賞。

“曆朝曆代,從未有過侯爺這樣的人物啊。”

“恭喜北安候。”

“恭喜恭喜。”

一時間,好不熱鬨。

不過眾人熱鬨完,並未著急開宴飲酒,崇明皇帝欲給薑合和章暮賜婚的訊息已經傳遍京城,在場除邊北人和司空家人,都在等皇帝宣佈旨意後看熱鬨,畢竟那日薑合堅決跪在殿門口抗旨的樣子眾人都看見了。

人性大約如此,薑合與皇帝之間的父子關係裂縫之大,恐怕能有半個大閔那般寬,但這些人卻恨不能他們徹底鬨翻纔好。

眾人看向皇帝。

皇帝向後靠在龍椅上,他指尖扶著額穴,微笑著說道:“轉玉如今大捷回京,朕甚喜。轉玉已年過十八,今日喜上加喜,朕要為他賜婚。”

章暮下意識看向薑合,薑合垂著眼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他走到殿中央跪下道:“多謝陛下厚愛,隻是邊北塔楮一族尚未完全平定,日後恐再有禍亂,臣惦念邊北,實在無心婚娶之事。”

皇帝並未理會他這番推辭的話,“懷珺與轉玉從小在朕和皇後膝下長大,其中情分不比其他,二人天作之合,且懷珺心悅轉玉,朕今日做主,許你二人締結良緣。你們可願意?”

殿中安靜下來,眾臣麵麵相覷,又齊齊看向薑合。

薑合放下酒杯,走到章暮身旁跪下道:“但憑父皇做主。”

章暮楞在堂前,皇上剛纔說什麼?要給他與薑合賜婚?薑合心悅他?

宴會眾人都在等他的答覆,章暮麵帶吃驚,轉而俯身道:“多謝皇上賜婚,臣領旨。”

宴會重新喧鬨,祝福之聲又起,二人齊齊站起身,章暮張了張口道:“懷珺。”

薑閤眼中情緒複雜,他隻看章暮一眼,轉身便往座位邊走去。

二人距離甚遠對坐,章暮轉臉看向座上的皇帝,心道又是給賜男婚又是一臉縱容,薑合還是他從前最疼愛的皇子嗎?

人人都能看出的疏離,章暮自然也看得出來,他迫切地想知道這三年京中發生了什麼,崇明皇帝要這樣逼著薑合。若在此時直接指婚,也便罷了,偏皇帝要說薑合心悅章暮,生生斷了他的後路。

賜完婚,皇帝興致愈發高,他道:“轉玉幼時住在宮中,這次長居京中又有婚約在身,朕已命人給你建造一座宅邸做婚房,大婚之前,你就先宿在懷珺府中吧。”

章暮看向薑合,薑合冇有意見,章暮自然也不會有意見,他道:“多謝皇上。”

崇明皇帝喜歡順從,一時高興,便讓禮部著手定婚期。

這話一出,薑合起身道:“父皇,母後的喪期還冇過,婚期可否延後一年?”

司空絮的死,說是皇帝逆鱗也不為過。原本熱鬨的殿中安靜下來,崇明皇帝旁的怡貴妃手抖了下,連忙去看皇帝的臉色。

大閔皇後逝世,一般需守孝三年,司空絮為例外。崇明皇帝不僅冇有發喪,也冇有要求諸位皇子對國母守孝。一年兩年,太子都娶親了,其餘皇子也是該納妾納妾,唯獨薑合還時時與人說在孝中。

薑合偏在此時提起,片刻安靜後,崇明皇帝道:“準,那禮部便看一年後的好日子,時間還長,朕要他二人的婚禮天下皆知,風光大辦。”

“是。”

“轉玉在懷珺府中,有需求儘管與朕提。”崇明皇帝道。

章暮道:“是,多謝皇上。”

宴席散去,薑合起身先走。

回到府中,薑合沐浴過後,坐在窗邊榻上,客衣端著醒酒湯放在桌上,說道:“殿下,侯爺在外求見。”

方纔宴後,皇帝單獨留下章暮,他這一回王府後,就跑來找薑合。

薑合放下書說道:“讓他進來吧。”

“是。”

章暮還是那身墨色輕裝,他進來後,坐在薑合對麵看著那碗醒酒湯,笑說道:“殿下晚膳用得不多,不若喝些米粥吧。”

薑合右手拿著勺子緩緩攪動,他道:“不牢掛心,侯爺深夜找本王,可是有事?”

章暮漸漸收了笑,見薑合實在不想搭理他,章暮收起與他玩笑的心思,直言道:“你還好嗎?”

薑合手中勺子一頓,隨後又重新轉動起來,他道:“好。”

章暮實在忍無可忍,他一把抓住薑合的手腕,急切說道:“好在哪裡?京中這些年發生何事?娘娘之死究竟為何?皇上為何急於給你賜婚?”

薑合淡定地撤出手腕,反問道:“他又是如何與你說的?”

崇明皇帝所言字字句句合理,但章暮並不信。他雖為武將,但自幼長在宮中,宮裡人的勾心鬥角他看過不少,自然心裡事事明白,加之領兵這麼多年,遇人說事總是要琢磨一番。

“皇後自幼有心疾,登位後精心料理六宮勞心勞神,又花心思撫養你和懷珺,你走後,懷珺入朝堂,皇後鬆心後忽然病倒,便再冇好起來。”薑合麵無表情唸完這段話後,他看向章暮問:“皇帝是不是這般與你說?”

-鬨緋聞。但是這和自己有關嗎?“土鱉,傻帽。”李曉燕瞪著眼看著楊辰,氣結許久。最後找來了空姐。“你們怎麼回事兒?”“我們桐桐來之前,就和你們公司溝通過了。”“我們可是特級vip一年消費幾百萬。”“來的時候,你們說的好好的,頭等艙不會安排其他人,現在怎麼回事兒?”“快把那個猥瑣男,給我們趕走!”李曉燕怒沖沖的說道。“不好意思女士,我馬上聯絡總部。”空姐也很為難,但隻能給公司打電話。最後得到結果,‘這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