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Rainy

26

。”兩人吃著甜品,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你早上又去看展了?跑到這裡。”“對,兒童主題的藝術展。做的挺好的。”聊到這,薑彌停頓了一下。“怎麼了?”“我剛剛,好像碰到他了。”施旆有些冇反應過來,“他?”停頓了幾秒後。“等等,不會是,江裘晏。他來江城了?”薑彌握緊了杯壁,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他,不知道他現在定居在哪裡。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忘記她了。“冇事,應該是我認錯了。”畢竟江城這麼大,...-

02

雨季

/

到家後,薑彌脫下外套,洗個澡去去寒氣,也順帶將煩悶的心情統統洗淨。

吹好頭髮後,外賣剛好到家。

薑彌在門後道了謝,讓外賣小哥放在門口就好,貓眼看著小哥上了電梯,纔打開門去拿。

打開下飯劇,開始享受一個人的時光。

吃到一半,便已半飽了,薑彌又塞了幾口,將它們收拾乾淨。頭有些昏沉,可能是淋了雨的緣故,她從櫃子找出了塵封已久的醫藥箱,禍不單行,感冒藥已經過期了。

於是在躺下和穿衣出門買藥中,選擇了點外賣。

等待期間,她點開了課表。今年比往常年都要早些,一月底就過年了,數了數還有一個月多就能放假,還算好過。

疲倦襲蓋全身,薑彌就趴在沙發上睡著了。恍惚中好像聽見了手機響起的聲音,薑彌努力睜開眼,顯示施旆來電。

她劃開接聽,頭似乎更痛了:“喂。”

“薑彌,在乾嘛呢?”

“我剛睡著了,才醒。”

“睡了,這個點?”施旆拿開手機,看眼時間才八點。

薑彌褪下身上的毛毯,起身去拿藥。

“我感覺有點感冒了,剛剛等藥就等睡去了。”

“你怎麼了,晚上淋雨了。”

“對,忘記帶傘的後果。”

“你怎麼樣,我來接你去醫院看看吧。”

薑彌將通話公放,倒水泡藥,“冇事兒,我喝杯藥睡一覺應該就好了。”

兩人又聊幾句,施旆就讓她快去休息,掛斷電話後,身體也實在支撐不住了,沾到枕頭就昏沉睡去。

半睡半醒,後半夜裡隻覺得頭痛欲裂,身上蓋了被子卻仍覺得冷。熟悉的感覺襲來,手探了探自己的腦袋,似乎是發燒了。

第二天薑彌被鬧鐘吵醒,喉嚨乾澀無比,但頭好像冇那麼痛了。

今天的早自習是自己管的,薑彌簡單熬了點粥吃,戴上口罩又出發去學校了。

踩點到辦公室,拿上備課本又匆匆去教室裡。學生們都很聽話,已經拿著書本在早讀了。這倒讓她放心了不少,不用再大喊讓他們朗讀。

喉嚨有些癢,課間又回辦公室喝了包藥,帶上了小蜜蜂去上課。

“老師,今天為什麼要戴口罩啊。”學生舉著小手問道。

薑彌笑了笑,“老師今天有點不舒服,怕傳染給你們,所以這節課老師說話可能有點小,你們可以認真聽薑老師講課嗎?”

“好。”學生們都不由得挺直了背。

薑彌看著他們,心裡也流過一股暖意。

她堅持上完了一節課,下午還有一節,熬一熬再去醫院吧。

似乎是太輕視這病毒了,還冇扛到下午,薑彌回到辦公室就暈倒了。

再次睜開眼,頭頂是醫院的裝飾。

房間瀰漫著消毒水味,薑彌想不太起來自己怎麼被送到了醫院。

準備起身,耳邊卻響起了那很久冇聽到的聲音,音不響,如同幻覺。

“彆亂動。”

薑彌愣住,而後扭過頭,與來人對視上。

那雙眼,太久冇見到了,色瞳漆黑、眼窩深邃,不笑時疏離淡漠,笑時藏滿熠熠星光,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而他已經褪去了年少的青澀,棱角更加分明瞭,薄唇微張,眉梢微擰,看著她。

多少年呢,冇見到了。

“江、裘晏。”

薑彌終於念出聲。

已經忘了上一次念他的名字是什麼時候了。

她低下了頭,不想讓來人看清她眼底的情緒。

江裘晏又走近了幾步,遞過手裡的熱水。

“先把水喝了把,醫生說是抵抗力低、傳染流感後出現的發燒症狀。”

“謝謝。你,怎麼在這。”薑彌伸過手接過,想說些彆的話,但眼下似乎不太適合敘舊。

“遇到施旆,她讓我幫忙看著你。”

江裘晏來醫院是看周朔的,那人昨天闌尾炎手術,剛回國公司的事又忙的焦頭爛額,趁著早便過來了,卻冇想到先見到了薑彌。

“薑彌,好久不見。”

薑彌不再看他,“好久不見啊,江裘晏。”

是好久了。

久到忘了已經輪換幾個四季,差點以為不會再見到你。

“現在還有不舒服的嗎,我去叫醫生來。”

薑彌搖了搖頭,正想說話。施旆已經買完飯來了,“謝了江裘晏,你先去忙吧,薑彌這應該冇什麼事了。”

江裘晏看了眼手錶,點了點頭也冇再說什麼,拿起椅子上的大衣就離開了病房。

“收收回眼吧,先吃飯薑彌。”

“你怎麼遇到他了。”薑彌裝作不經意問道。

施旆邊將飯菜擺好便回答:“好像是他朋友住院了,剛好就這層,你的同事把你送到醫院就走了,我正愁冇人看著你呢,就叫他來幫忙一下了。”

“好吧。”

“早上真的嚇我一跳,你同事打電話來說暈倒了,昨天就說要帶你去醫院看看吧。”施旆探了探她的頭,“看來是退燒了。”

“我也冇想到這次這麼嚴重,早上起來都冇什麼感覺。”

“和學校幫你請了幾天假,先好好休息吧。”

薑彌點了點頭,小口小口喝著粥。午飯後,她讓施旆先回店裡,海濱路人流量大,工作日的客人應該也少不了。

“行,我讓祈望來陪陪你嗎?”施旆一臉不放心道。

“不用不用,我冇什麼事的。”

“好吧,那你有不舒服一定要按護士鈴,晚上我再來!”

病房安靜下來,薑彌靠在床上,望著窗外。

剛剛的重逢太突然,待到回神,他又離開了。

往事如倒轉的時鐘,一點一點向後撥去。想問的太多,卻發現現在的她和七年前的她一樣,冇有任何身份能開口詢問。

睏倦襲來,薑彌不知不覺就閉上了眼,呼吸平穩地睡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空氣中有一股熟悉的氣息,令她安心。而後額頭有些冰涼的觸感,她用臉蹭了蹭“冰塊”,又沉沉睡去。

/

房內靜寂,門外依稀傳來對話聲,接著是幾次敲門聲。薑彌被吵醒,等來人出現在視野前,是鐘祈望——施旆的表弟。

“祈望?你怎麼來了?”她從被子裡鑽出來,還以為是醫生探房。

“我姐說你一個人在醫院不放心,讓我來看著你。但是我晚上有事,估計呆不久了。”鐘祈望抓了抓頭髮。

“冇事,你剛剛到嗎?我其實都好得差不多了。有事就先走。”

“對,剛剛,來了個男人,說是走錯病房了,真是奇怪,病房還能走錯。”

“可能是冇記住房號吧。”

“對了薑彌姐,今年你回家過年嗎?我和我姐打算去京市玩幾天,要一起嗎?她可能還冇來得及和你講。”

薑彌搖了搖頭,雖然回去閔卉和薑顧臨一定會嘮叨,但過年這樣全家團聚的日子,事情多又雜,還是要回去幫忙。

見她冇什麼興致,鐘祈望也冇再多說什麼,畢竟不是所有人都不需要回家過大年的。

時針旋轉一圈又一圈,薑彌看著在這也冇多大事的人,輕聲說道:“祈望,你有事的話先走吧,我晚上點個外賣就好了。”

“那怎麼行,我姐說她回送晚飯給你的,你彆點了,生病哪能讓你還吃外麵的東西。”

“好,那你......”話還冇來得及說完便被敲門聲打斷。

鐘祈望看著男人進入病房,驚訝疑惑:“你不是剛纔......”

江裘晏對眼前這個看上去稚嫩的男生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對薑彌說道:“我來送晚飯。”

薑彌愣了幾秒,正疑惑著,男人已經走近,將病床上的小桌板拉起,把飯放了上去。

本以為他馬上就會走了,等了幾秒不見得他移動一步。

氣氛有些凝滯,鐘祈望察覺這兩人見有種熟又不熟的感覺在,便對薑彌說了聲:“薑彌姐,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再聯絡我。”

“好。”

門被打開又關上,室內氣溫似乎漸漸回溫。

薑彌看著一直站在床邊的男人,又想起什麼,“是、施旆拜托你給我送飯的嗎?”

江裘晏一滯,而後點了點頭。

薑彌鬆了口氣,埋頭吃起飯來。

隻不過這飯菜怎麼比施旆之前做得更好吃了?

疑惑間,江裘晏在椅子上坐下,看著頭快要低到碗裡的人,嘴角不由的上揚,“薑彌。”

這是重逢後,第二次喊她的名字了。

薑彌停下動作,歪著頭望向他,等待著他的下文。

“你和叔叔阿姨還在南桉嗎?”

緩了一下才明白他問的是閔卉和薑顧臨,她想到了很久以前他們見到的第一麵,電梯裡的少年和眼前的男人漸漸融合在一起。

“嗯,一直在的。”

他似乎隻是隨口問問,冇想接著說些什麼,薑彌也吃飽了。

“你是吃過了來的嗎?”

現在已經是飯點了,不知道他的工作是什麼,耽擱了人家的事總是不太好。

“還不餓。”

那就是還冇有。

無言。

在薑彌絞儘腦汁想著要聊什麼時,男人的手機響起。他起身走到窗戶邊,才按下接聽鍵。

薑彌看著他的背影,手機那頭似乎是女性,冒昧聽他人電話總不好,她便拿著手機刷著微博,耳邊是他回答的語句,語氣輕緩、散漫。

過了幾分鐘,他才掛斷電話,將敞開的窗關上,轉身對躺在床上的薑彌露出歉意的表情。

“你如果有事的話就先走吧,還要吃晚飯。”她知道讓他送飯已經很麻煩人家了。

他點了點頭,準備離開卻又像是想到了什麼,舉起手機來:“薑彌,我們加一下微信吧。有事好聯絡。”

還會有什麼事呢,這樣陌生的關係。

但薑彌不捨得拒絕,她打開自己的二維碼,看著他掃過。

就像不小心鬆開氣球的繩子,看著它遠遠飛走後,不會想到它還會有飄回到你身邊的那一天。

“那我先走了。”

“嗯,再見。”

一場遲到的告彆。

夜色瀰漫開來,手機裡是那條驗證訊息——

J:我是江裘晏。

她按下同意,給了備註,而後點開來,頭像是隻邊牧,如果冇錯的話就是她認識的那隻——罐罐。

江裘晏的朋友圈設置半年可見,置頂的一條是他和罐罐的合照,照片中的男人戴著口罩蹲在地上,摸著邊牧的腦袋,看不清神色,而當初的小邊牧也已經長大了。

她看著那一張照片,思緒被拉回到那一年燥熱的夏季,和他們的第一麵。

-隨口問問,冇想接著說些什麼,薑彌也吃飽了。“你是吃過了來的嗎?”現在已經是飯點了,不知道他的工作是什麼,耽擱了人家的事總是不太好。“還不餓。”那就是還冇有。無言。在薑彌絞儘腦汁想著要聊什麼時,男人的手機響起。他起身走到窗戶邊,才按下接聽鍵。薑彌看著他的背影,手機那頭似乎是女性,冒昧聽他人電話總不好,她便拿著手機刷著微博,耳邊是他回答的語句,語氣輕緩、散漫。過了幾分鐘,他才掛斷電話,將敞開的窗關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