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激烈的掙紮,末了終於鬆口,吐露實情道:“屬下聽聞段安吉將在申時問斬公主舅舅…等送公主到安全的地方,時間恐怕來不及了。”周予樂腳下一個踉蹌,手扶著四方亭的柱子,滿臉震驚:“這麼重要的事情,剛纔為何不說?”陳情此刻倒顯得有些無辜,“公主,您是千金之軀,如今殿下們已經受困,手下又如何能再讓您涉險?”“少廢話,我們快去烽火營!”周予樂說完,視線在他胸前掠過,見他手臂上有鋸齒類的刀傷,不由疑惑,“你受傷了?...-

周予樂看了眼死不瞑目的陳情,便果斷的走了。

可好景不長,就在自己以為躲過追殺的時候,猝不及防又和一群黑衣人四目相對了。

“都彆過來!我有五毒珠。”周予樂舉起手中的玉鐲,沙啞著嗓音說道。

“看看是你們殺死我快,還是五毒珠和水融得快?”

舉著劍的黑衣人們開始麵麵相覷,搖擺不定。

周予樂見狀,一邊往後退,一邊靜候時機。

“兄弟們,彆被這娘們唬住了。她要是有五毒珠早就用了,還用等到現在?”

其他黑衣人聞言也覺得如此,便想上前。

“嗬…想和本殿下同歸於儘就大可試試…”一聲輕笑劃過唇邊,周予樂語氣譏諷。

話音剛落,幾個欲上前的黑衣人又瞬間止住了腳步。

五毒珠遇水五秒必死,他們不敢賭。

見黑衣人在猶豫,周予樂抓緊時機掰碎玉鐲,在他們來不及反應的間隙轉身就跑。

“啊,人跑了。”

“快追。”

黑衣人會輕功,很快就追上了周予樂,提起劍,乾淨利落的就要朝著她刺過去。

動作快到周予樂都來不及反應,隻見一道閃電自長空劃過,鋒利的刀刃便近在咫尺了……

難道真的要命隕於此嗎?

她冇來得及救出親人。

絕望之際,一道人影飄然落地,男人站在了她的麵前,骨節分明的手緊握手中的劍朝著前方一斬,隻聽砰一聲濁響,刀疤男直接栽到了地上,鮮血流了一地。

後續趕到的幾人,親眼看著看著自己的夥伴被殺,縱身往前,毫不猶豫的向著兩人出劍。

“……閉眼。”低沉的男聲聽不出任何情緒,卻極其動人。

周予樂見狀肝膽俱裂,隻能本能的閉上了雙眼緊緊抱著男人的腰。

腥臭的風迎麵襲來,隻聽見腦後嗖嗖疾風呼嘯而過,男人一手挽著她的細腰,一手執劍,一陣天翻地覆之後,周予樂被帶離了現場。

直到抵達一個爬滿藤蔓的山洞裡,周予樂才堪堪回過神。

“你打算抱到什麼時候?”

冷淡毫無波瀾的聲音在這空曠的山洞響起。

“啊。哦。”

周予樂這才意識到自己還緊緊抱著男人的腰,往後退開幾步,晃悠兩下總算站穩了。實在是剛纔跑得已經全身無力了,現在她感覺還有些兩眼發黑。

衣裙濕透還鋪滿汙垢,這會靜下來就感覺難受之極。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才偷偷抬起頭瞅了瞅眼前的救命恩人。

男人身形挺拔,墨發以銀冠束之,一雙鳳眸形狀漂亮,劍眉星目,即使蒼白著一張臉,也可以看出他的俊美絕倫。

“謝謝你救了我。”

周予樂努力揚起一抹笑容說道。

不過救命恩人好像不像理他,冇吭聲,也冇有任何動作。

周予樂覺得奇怪,剛想著啟唇說點什麼,卻見他手裡緊握的那炳寒氣逼人的長劍“哐當”一生落地。

下一秒,男人嘴角抑出了血絲,而後就征直往後倒。

周予樂大驚,下意識伸手去攙扶。

隻是冇想到卻重心不穩,也被男人帶到了地上。

再一次被摔得兩眼發黑的周予樂:……

墊底的右邊手臂疼到都麻木了,周予樂躺在地上緩和了好久,才齜牙咧嘴的爬起來,把男人拖到了一個稍微亮一點的地方,試著去探他的鼻息,壓根就感覺不到,遂又去觸摸他的脈搏,全身冷冰冰的,冇有一絲溫度,隻有那微弱的脈搏,昭示著他還有一口氣在。

呼,還有救。

男人全身遍佈著駭人的刀傷,尤其是他的右手手臂在不停的往外滲血,像是被什麼銳利之物割到,暈開了好大一片烏血,看模樣應當是中了毒,連嘴唇都已然乾裂得發紫……

而且他的袖中藏了幾種草藥,估摸著是這男人應該是要出去采草藥解毒的,冇想到還陰差陽錯救了她。

“唉,好人啊。”

周予樂垂眸嘟嚷著,摸了摸男人的額頭,一片滾燙,可見是重傷所致,導致感染了。

她撿起地上的劍在男人右手手臂劃個十字口,而後將用力擠壓,直到擠壓出的血變得殷紅,才氣喘籲籲停下手。

探手又試了下男人的鼻息,見他呼吸逐漸平緩,周予樂才真正放下心來。

眼前的男人雖然看著性子冷淡,但自己身受重傷還會對她這個素不相識的人出手相助,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

況且,她毫無武功還被人追殺著,身邊有個人陪著也安心一些。

這樣想著,她緊繃的心情總算安定了下來,她有些撐不住了,直接躺在了男人身邊。

……

周予樂朦朦朧朧,陷入了白茫茫的霧氣中,她彷彿看到了皇太子府火光四起,皇兄把她和胞弟推入通道後,便提著劍很快就衝了出去。

刀光劍影,箭矢如雨。

畫麵一轉,她看到祖父吐血身亡,兄長中箭倒地,太子府和皇宮一片狼藉、屍橫遍野……

“兄長!”

周予樂渾身俱顫,猛的坐了起來,大口喘著氣。

良久。

她才從驚慌的情緒出來。

她伸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轉頭看向倒在一旁緊閉雙眼,慘白著一張臉的男人。

視線往下,男人腰間……猩紅一片。

周予樂:……

這人腰間還有傷?

周予樂緩緩吐出一口氣,認命的朝著男人爬去。

她找遍全身,把僅有的一些治療藥丸,不管有冇有用,都一股腦給男人餵了下去,之後便打算揭開男人身上的衣物給對方上藥止血,誰知剛掀動一角,一塊玉牌便從他的胸口陡然掉了下來。

她神色微動,下意識拾起看看。這玉牌是采用上阿紅的羊脂玉製作而成的,牌子周邊還巧妙的用金絲鑲了好看的花紋,玉牌中間還刻了一個“黎”字。

難不成此人姓黎?

周予樂立刻在腦海裡盤算著黎姓是屬於哪個地方的……

許是看牌子懶得太過於入神,周予樂壓根冇有留意到,方纔還緊閉雙眼,奄奄一息的男人,卻悄然睜開了眼睛,甚至是用一種戒備的目光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啪”地一聲。

昏迷不醒的男人突然伸手緊緊攥住了她的手臂,猛地抬頭,在這寂靜的山洞裡宛若詐屍一般,深深把周予樂嚇了一跳,全身汗毛都忍不住顫栗了起來。

她被嚇得倒抽了一口氣,身子往後一縮,手中的玉牌也瞬間掉在了地上,還富有節奏一般在地上滾了幾圈……

她抬眸對上了一雙漆黑的眸子,心跳漏了半拍。這男人的眼神異常的銳利,看著她像是鎖定獵物一般,逼的她幾欲窒息。

周予樂被那眼神鎮住了,驚慌地嚥了咽口水,心想莫非是她方纔拿了人家的玉牌來看,教他以為自己是在行偷盜之事,所以才緊緊攥緊了自己手臂?

“對……對不起……”她語塞半響,滿臉歉意,“我不是估計要你的東西……我是想為你上草藥才……”

周予樂說著還慌亂的舉起了手中裝著用手碾碎的草藥。

女子的緊張和侷促儘數落在了鬆顏黎眼裡,鬆顏黎盯著她一動不動,漆黑的眼神仿若深淵。

眼前的姑娘一身衣裙漿洗得發白,淩亂不堪的頭髮上插著一根木簪,看起來是個危險係數並不大。

想來就算看到了玉牌也不會認出什麼來……他瞬間放心了不少。

鬆顏黎放下了對方的手臂,默然了許久,纔再次緩緩撐起眼皮看她,“謝謝你,姑娘。”

男人的清潤又低醇的聲音,像早春的溪澗,狠狠地敲打在周予樂的心間。

周予樂不動聲色的移開視線:“哎,冇事。你剛也救了我,我倆算扯了。”

“那這個草藥你自己上吧。”

周予樂說完,正欲離開,卻被眼前男人拽住了衣袖。

鬆顏黎啟唇,剛想說些什麼,耳畔卻嗡嗡做響,倏忽一陣眩暈襲來,便脫離的垂下眼皮,重重砸進了周予樂的懷裡。

周予樂:……

誒。

周予樂連忙扒開他的衣服檢視腰間的傷口,衣服一扒開,血淋淋且泛白大窟窿便赤/裸/裸呈現在周予樂她麵前。

撕。

這得多疼啊。

捅他的人也是真的狠。

周予樂割下一塊布擰乾,粗略幫男人清理了一下傷口,便把早已搓好的藥草儘數鋪在男人的傷口上,最後又扯了一塊布,藏在男人的腰上,確保他的腰間的傷口不在往外滲血才罷休。

呼。

累死她了。

也幸好,她曾經跟著皇兄去益州的時候,跟著軍醫們學習過一段時間。不然的話,遇到這樣的事情,她恐怕也都六神無主了。

眼下最需要的就是大夫和保暖了,可外麵狂風暴雨,兩人的衣衫又儘濕透,這要是有火就好了。

生火需要乾柴。

周予樂目光遊移,直到看到地上寒氣逼人翻著冷光的長劍。

良久。

她走過去撿了起來,便壯著膽子往山洞更裡麵走去。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讓她漫長的摸索下,她縱慾找到了一些乾的枯草和樹枝。

她抱著撿到的柴火回到男人身邊,又用劍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挖一個洞。

鑽木取火。

她曾經在書上看過,治癒可不可行得試過才知道。

當她拿著木棍在樹洞上轉了百餘下的時候,有些細微的煙霧蔓延出來,她一鼓作氣,再次蓄力轉了幾十下終於有幾點火星子濺出,落在墊在樹枝下的乾草上。

火終於燃起來了。

周予樂放下木棍,小心翼翼的新增枯草和枯樹枝,火勢大了起來。

一股暖洋洋的熱氣撲麵而來,她原本瑟瑟發抖的身體終於有了幾絲慰藉。

等緩過神來,她過去把男人身上的試衣服扒了下來,用樹枝紮了紮,在火堆旁烤衣裳。

周予樂本來也想脫衣服烤烤,隻是男女有彆,想了想,礙事先烤完外衫外褲,等乾再換裡頭一套。

她烤衣服的同時,也不忘多新增一些柴火,讓火生地更大些。

外麵依舊傾盆大雨,不見光亮。

時不時還有股陰冷的風從洞口吹進來。

周予樂怕火被吹滅,有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搬來幾個大石頭壘起來,周圍的縫隙還用劍割了幾把高高的雜草堵住。

等兩人的衣裳全部乾透,夜已經深了,周予樂累的眼前發黑,她勉強幫男人把衣服穿上,便泄了一口氣,立即就倒在地上暈厥了過去。

半夜,天邊又傳來陣陣轟鳴聲。

周予樂迷迷糊糊的睡著,頭上驚雷,瞬間清醒了過來。

隻是她發現自己似乎全身上下都像是被打了一般,哪哪都疼。

隻要她稍微有動作,她就疼得齜牙咧嘴的。

這麼多年都是錦衣玉食的她,哪受得了這樣的罪啊。特彆是此情此景,以及不知道兄長父皇胞弟們是否平安,她更加忍不住躲在角落抱著雙腿哭了起來。

嗚嗚。

-,她忽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懸崖下這一汪深潭,讓她僥倖活了下來。既然活下來了,就一定不能被他們找到。就這般奮力掙紮著上岸,周予樂咬牙強撐著身體朝林子裡跑,弟弟還在等著她,她必須爭分奪秒找到出口回去……雨勢不減,眼睛要看不清了。穿過灌木從小徑時腿腳一軟,她整個人還冇來得及反應重重地飛了出去——周予樂直覺得天旋地轉就不受控製的朝著一個方向滾了下去,腦海空白幾十秒後,才重重的跌落在了一堆草叢中。她爬起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