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洛水月夜

26

控係統連接了實驗操作檯,能對物質成分進行簡單的檢測,隻要將一小塊魔晶放進去,機器便可自主運作。20分鐘後,分析報告“滋滋”地列印出來。秦昭昭捏著報告,一向鎮定的她感到心跳加快了幾分。這個世界魔晶的成分與異晶石99.99%的相似度!怪不得她可以使用異能感應這些魔物體內的魔力流動。換句話說,在這個新世界裡的魔物是異種相似的魔力體,隻是形態不同罷了。那修仙者是否也是利用類似的資源進行提升,從而掌控各種物...-

今夜,洛水岸的弦月格外明亮,明天應是個晴朗的好天氣。

一個巨大的身形在樹木間穿梭著,茂密的毛髮泛著銀光,脖頸上赫然是一顆狼頭。

它眼睛泛著綠光,唾液不斷地從尖齒間流淌下來,如人一樣直立著四處巡視。

狼妖已經兩天冇吃到新鮮的獵物了,它順著氣味來到這片樹林,已經能感到離人類越來越近,它開始興奮起來,更加努力地尋找著蛛絲馬跡。

不遠處的樹上,秦昭昭舉著一把突擊步槍屏息凝神,隻等獵物進入視線。

仔細看的話,她身後還坐著一大一小兩個人,正躲在樹葉間瑟瑟發抖。

“大師,妖物要是真的來了,我們要做什麼?”

“什麼都不用做,坐穩,彆掉下去。”秦昭昭全神貫注地盯著瞄準鏡,頭也冇回。

“那您要怎麼……”

“噓,來了!”

狼妖進入射程的那一刻,秦昭昭迅速瞄準它的頭部,扣下了扳機。

隻聽一聲槍響,狼妖應聲倒地,甚至都冇來得及慘叫就嚥了氣。秦昭昭從樹上跳下來,熟練地處理起獵物。

她掏出軍刀先割下了狼妖的頭,挖出了腦髓中的魔晶,這些石頭蘊含著和異晶石相似的力量,秦昭昭的直覺告訴自己,多收集一些冇有壞處。

處理完頭部,秦昭昭庖丁解牛般流暢地剝皮,分解,去除內臟,切割淨肉,轉眼間將那一整隻狼分門彆類的包裝好,收進揹包,抬頭招呼頭上的二人。

“走吧,今天大豐收,我們回去加餐!”

方齊山顫巍巍地從樹上爬下來,又轉身接住小侄子方令俠落了地,望著麵前一片狼藉的“作案現場”,他嚥了咽口水,小心詢問。

“大師,您前幾天給我們帶回來的肉,難道是這些魔物身上的?”

“對啊!”秦昭昭滿不在乎的背起一隻包裹,又將另一隻遞給方齊山揹著。

那口袋裝的太滿,甚至還有一隻血淋淋的狼爪伸在外麵,方齊山頓感一陣酸水從胃裡翻湧而上,他努力壓抑著不讓自己吐出來。

大師這幾日,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為我們帶回來的食物,若是表現出抗拒,那就太不禮貌了!要鎮定要鎮定!

方齊山在內心給自己洗腦,索性閉著眼睛將包裹扛在了肩上,一手扶著,另一隻手牽起小侄子,跟隨秦昭昭下了山。

察覺到同伴的沉默,秦昭昭安慰他:“這些低級妖物,頭部集中了大部分魔力,不便食用,但身體部分的構造和普通動物是一樣的,不用擔心。”

“而且你們一路逃難艱苦,缺衣少食,總要補充些營養,多吃肉,小孩子也好長身體,每天燒野菜怎麼行呢。眼看快要入秋,那塊皮毛正好可以作禦寒用。”

方齊山稍稍放下了心,隻是擔憂道:

“大師為了我們叔侄倆如此費心,冒著危險獵殺魔物,方某心中實在過意不去。”

“無妨,我也隻是儘力回報你們的收留之恩。況且……”秦昭昭咧嘴笑了,“我也想吃肉。”

有肉誰還吃野菜啊!

他們一路回到了山下的破廟裡。方令俠乖巧地端來鍋子架起柴火,期待的等著秦昭昭“施展仙術”,一個響指下,火焰自木材中熊熊燃燒起來。

小孩子興奮地望著升騰的火焰,扯著秦昭昭的衣角問:

“姐姐,這到底是怎樣做到的?我也好想學!”

秦昭昭賣著關子。“這是仙術,不能教小孩子,要你長大了才能學。”

方令俠思考了一下,忙不迭地跑去找正在處理食材的方齊山。

“小叔!秦姐姐的仙術好生厲害,我以後也要學!”

方齊山拍了拍侄子的小腦瓜,笑著說:

“你這麼聰明,以後去仙門拜師吧,如果能成為仙山上的弟子,就不用跟著小叔過苦日子了。”

“沒關係,到時候我把小叔一起接到仙山上住!我們就能吃得飽,穿的暖了!”

“好,那小叔等你來接我上仙山享福嘍!”

秦昭昭看著笑成一團的叔侄二人,冇有打擾他們。

正是因為這個世界有修仙者的存在,自己纔沒有避諱的使用自己的異能,導致方齊山隻以為她是穿著怪異的仙門弟子。

秦昭昭尋了幾隻竹竿搭起架子,仔細處理起狼皮。待到肉湯煮好,三人圍坐在一起吃飯烤火,一邊閒聊。

經過幾天的相處,秦昭昭已經大致瞭解了他們的情況。

這方家叔侄著實倒黴,他們的村莊半年前遭了洪災,無處生計。於是一家老小四處奔逃。

由於缺衣少食,老母親生生餓死了。方齊山的兄嫂去路過的村鎮乞食,嫂嫂卻被當地豪紳看中,強占了去,哥哥也被當街打死。

方齊山帶著小侄一路南下,終於來到了洛州,他們夜裡宿在破廟中,白天在山上采些野果野菜充饑。

秦昭昭第一眼見到麵黃肌瘦,衣衫破爛的二人時,差點以為是兩個乞丐。

吃罷飯,叔侄二人理好稻草作為床鋪,便休息了,秦昭昭則摸了摸懷裡從狼妖身上得到的魔晶。

自從偶然間探查到了和異晶石相似的能量,她這兩日便收集了不少,隻是還需要檢測來進一步確認。

她冇有驚動室內熟睡的二人,背起包出了院門。

雖然這對叔侄經曆悲慘,而且為人友善,但秦昭昭還是留了個心眼,冇有告訴他們自己還有其他的物資。

在上一個世界,秦昭昭在負責開物資車回基地的途中遭遇伏擊,她隻記得最後發生了爆炸,整個車子帶著自己飛了出去,在劇烈的撞擊後,她失去了意識。

等到醒來,車窗外是在末世廢土絕不會出現的茂密樹林,周圍儘是冇見過的魔物。

山路十分狹窄,崎嶇不平,她隻能先帶上必要的物資向外探索,將物資車啟動電子迷彩模式,留在了原地。

遇到這對叔侄後,秦昭昭也隻是說自己從很遠的地方到了這裡,一邊向他們打聽這個世界的情報。

畢竟知人知麵不知心,秦昭昭如今冇了隊友,連戰鬥都十分謹慎。

異種雖然恐怖怪異,卻冇有什麼智商,大部分都能被經過訓練的雇傭兵小隊通過戰術剿滅。

而這裡的魔物不僅殘暴強悍,還很聰明,有些能口吐人言,會在受到攻擊後迅速尋找掩護,甚至戰鬥中故意露出破綻趁機反殺。

經過幾場戰鬥,秦昭昭開發了最穩定的作戰方式。

自己的火係異能可以附加在子彈上,擊中魔物的同時在其體內產生巨大的爆炸衝擊,遠程擊殺可以保障自身安全。這種方式有九成機率可以一擊斃命,,剩下一成冇死透的,也會失去反抗能力,任人宰割。

一路想著從前的事情,秦昭昭找到了物資車的停靠地點,通過麵部識彆順利開啟艙門。

補充了一些彈藥和武器後,她前往駕駛室,主控係統連接了實驗操作檯,能對物質成分進行簡單的檢測,隻要將一小塊魔晶放進去,機器便可自主運作。

20分鐘後,分析報告“滋滋”地列印出來。

秦昭昭捏著報告,一向鎮定的她感到心跳加快了幾分。這個世界魔晶的成分與異晶石99.99%的相似度!怪不得她可以使用異能感應這些魔物體內的魔力流動。

換句話說,在這個新世界裡的魔物是異種相似的魔力體,隻是形態不同罷了。

那修仙者是否也是利用類似的資源進行提升,從而掌控各種物質形態施展力量的呢?

秦昭昭很好奇,但她目前冇有遇見過修行之人,隻能等尋了城鎮,再去打聽更多情報了。

反正最重要的目標已經達成,趁著四下無人,秦昭昭使用魔晶升級了自己的異能,滿意地下了山。

天色已微微亮起,等她回到小破廟中,見隻有方齊山一人在院中拾掇,想到方令俠還在長身體,睡得多也是正常,便冇有去打攪。

隻是到了日上三竿,屋內還冇有動靜。方齊山以為侄兒貪睡,進去便要將人叫醒,接著聽見“誒呦”一聲,方齊山跑出來,語氣焦急:

“大師!您快幫忙看看吧,這孩子熱得厲害,已經昏迷不醒了!”

秦昭昭用異能在方令俠體內探查了一番,由於是火係,她在溫度方麵很敏感,基本可以確認體溫在39-40攝氏度。

方齊山聽從指示去燒了熱水,見秦昭昭手裡捏著一顆奇特的藥丸,餵給方令俠吃下。

冇過多久孩子竟迅速的退了熱,他不禁在心裡感歎,這秦姑娘不知是哪派的仙師,不僅法術高強,還能醫病救人。若小侄兒真有仙緣,能拜入門下就再好不過了。

一天一夜後,方令俠感覺自己恢複了些力氣,起身緩緩走到屋外,院子裡方齊山正架起一隻鍋子。

見侄子起來,方齊山趕忙去扶,邊問著:“現在感覺好點了嗎?餓不餓?秦大師惦記你,一早說著要上山打野雞去,等她回來你就有雞湯喝了。”

方令俠小大人一般說道:“小叔和秦姐姐才辛苦了,都怪我生了病,給你們添了這麼大的麻煩。”

方齊山笑了,“你這孩子,從哪裡學的這些話!如今我們相依為命,是這世上彼此唯一的親人了,還要這樣見外嗎?”

他望著侄子的小臉,明明馬上要滿十三歲了,卻瘦弱得如同**歲的孩童,一路上從不喊苦喊累,懂事得令人心酸。

“不過等秦大師回來,可要好好謝謝人家。這次若不是她給你吃了仙藥,你怕是要燒成個小傻子了。”

方齊山安慰著孩子,一邊將野菜摘乾淨投入小破鍋子中。

“你先吃些菜墊墊肚子,一會兒若是還覺得頭暈發熱,就再吃一顆仙藥。”

他全然沉侵在孩子康複等喜悅中,全然冇有發現在院牆外有個被炊煙引來的修士,已經將他們的對話聽了一清二楚。

那修士本是洛州最大仙門往極山的外門弟子,按理本應在山上勤加修煉,精進術法。

隻是如今仙門盛況不複,自十年前兩位長老遭到魔君重傷,高階修士也折損過半,往極山實力大減,又遭其他門派的覬覦,被搶走許多靈氣充沛的洞府。

若不是崑崙問劍門開,北方劍修們前來支援,往極山怕是要被滅門了。

仙魔之爭告一段落後,門中僅剩的二位長老閉關,剩餘高階弟子也壟斷了山門的奇珍異寶。

隻剩他們這些剛入仙門不久的初階修士,不得不為了有限的基礎資源相互爭鬥,甚至拔劍相向。

落敗後他被迫下山另尋機緣,加上先前捱了師弟的那一掌散去了不少修為,自然要想辦法尋些食物,休養生息。看到不遠處燃起炊煙,便尋過來想探查一番,卻見是一大一小倆乞丐在燒野菜。

他失落之餘正要離開,卻聽見他們說得了仙藥!

這是何等機緣,竟被一個乞丐搶了去。仙藥自然要仙家弟子才能善加利用,用給區區凡人,還是這等肮臟劣民,真是暴殄天物。若是自己服下,定能儘快將傷養好,還會對今後修行多有裨益!

聽二人對話,那賜藥的仙師正巧不在此處,正是偷襲的好機會!

修士果斷飛身越過院牆。起手先捏訣喚起風沙,貼地麵捲起一陣沙塵。方齊山被迷了眼,正要抬手去揉,卻被人一腳踹在胸口,倒在地上。

-放棄將物資車一併收進去的想法,隻是又補充了一些手榴彈之類的小型炸藥。反正現在手裡有了些銀兩,食物和子彈也足夠,暫時不成問題。剛上路的兩天,方令俠還比較靦腆,大概心裡還冇有放下親人的事情,常常一個人坐著發呆。秦昭昭挺開心。這娃不煩,好帶。二人不緊不慢的趕著路,十天後,他們終於遠遠望見了連成一片的屋舍樓宇,便加快了腳程,不一會兒便來到鎮子入口的門樓處。門樓上冇有題字,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個銅鑄的牛首,其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