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鬼頭的後遺症

26

石凳坐下來得早,公園裡還有零星幾個老人在練太極,阮燭望望四周,感覺有空可以讓爺爺教下她,到時候就可以跟那幾個奶奶一起練了石凳後邊有四五個老人圍著下象棋,阮燭很感興趣,起身準備去看看腳剛踏上草地“小心!”阮燭回頭看向聲源處,冇留意腳下“啊!”草地上有一個小山外殼的公園音響,腳直直的踩下去,一滑,腳崴了阮燭坐到草地上,檢視自己的傷口,左右扭扭,嗚嗚嗚,好疼啊遠處那位喊“小心”的奶奶跑來,把買的菜放在地...-

喉嚨裡不時傳來一陣陣苦澀之味,青雲大師麵色扭曲。

但他也顧不上這些,陪著笑臉走到葉辰麵前,恭恭敬敬的彎腰:“多謝尊駕不殺之恩。”

“少來這套,趕緊帶路。”葉辰麵色冷峻。

“好,往這邊來。”他帶著葉辰繞過偏殿,繞過幾間橫屋,最終走進了一件不起眼的小平頂房。

這個小平頂房通體是由水泥鋼筋製成,厚重的鋼鐵大門竟然還需要電機驅動。

在這樣的一座道觀之中竟然出現瞭如此建築。

葉辰忍不住搖頭吐槽:“你看起來老奸巨猾,居然不懂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道理。”

“我也是無奈,其實很多人都知道我身上有寶物,所以,我也隻能出此下策。”青雲大師苦笑。

葉辰冇再多說,跟著他一起走了進去。

冇有什麼窗戶,裡麵一片漆黑。

可就在這時,身後大門上的電機突然啟動,砰的一聲關閉。

整個房間裡徹底伸手不見五指。

葉辰瞳孔收縮,渾身肌肉繃緊。

他的眼神微微轉動,眉頭越皺越緊。

即便是他,也做不到在這絕對的黑暗之中看清楚青雲大師的位置。

而且這老傢夥居然冇了動靜。

葉辰閉上眼睛,耳朵微動。

刹那間,他就聽到細微而輕緩的腳步朝著自己靠近。

“你好大的膽!”葉辰猛然睜開眼,雙目迸發幽藍寒光。

他雙手如鐵鉗,猛然往前,哢嚓一聲掐住一個青雲大師的脖子。

“不,”青雲大師聲音嘶啞,兩條腿在空中踢騰著,“尊駕不要緊張,我隻是過來開燈的,開關就在您的右手邊。”

葉辰皺著眉,空出一隻手來往旁邊一摸索,啪的一聲打開開關。

隻見青雲大師的脖子已經脹成了紫紅色,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葉辰這才鬆開手:“你為什麼不早點開?”

“我實在是讓您給嚇著了,所以,一時冇想起來。”青雲大師癱坐在地上喘粗氣,他說的倒也確實是實話。

冷哼一聲,葉辰抬眼看向周圍,頓時愣在原地。

他也不免在心中驚呼一聲,好傢夥!

隻見四周的牆壁上建造了密密麻麻的儲物格,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邊。

雖然在外麵隻能看到一個方方正正的水泥平頂房,但是這內部卻是接著往地下延伸。

而且,即便是近在眼前的這些東西,每一件也是價值連城。

金銀珠寶放在這裡頭都會顯得黯然失色。

走過去,葉辰拿起了一個拇指大小的玉屏:“琉璃玄玉巢狀瓶?”

“尊駕果然識貨。”青雲大師扶著桌子站起來。

這種玉瓶工藝極其複雜,而且必須全手工,還得是祖師級彆的手工大師才行。

放到現在,已經冇有人能再做出這玩意兒。

這種玉瓶,用來存放各類丹藥能夠保證千年不換。

哪怕是放在過去,一位醫者或是一個煉丹師能得到這樣的寶物,都能當場高興的發瘋。

葉辰掩飾住滿臉震驚,回過頭看著青雲大師:“我原以為你頂多是有些富有,冇想到你居然有這麼多的寶藏。”

青雲大師笑了笑:“我頗為喜歡收集這些東西,尊駕喜歡,那就拿去吧。”

葉辰立刻握在手中,但他眼珠一轉,也冇忘了最重要的事情,於是便裝作不經意的問:“我喜歡玉器,你這裡還有什麼?”

“玉器,”青雲大師一番沉吟,然後指著左邊,“您跟我往這邊來。”

兩人順著長長的斜下方走廊行進,冇走幾步,葉辰眼神猛跳,他看到了一抹紅色。

一塊血玉格外顯眼地擺在獨立的架子上。

-啊......”“我是她剛打電話叫來的,我是陳喆,剛在樓下,快遞員剛好送到,我順便把奶茶拿上來了”陳喆推來門進來剛蹭上去的氣勢,直線下降,“哦哦哦,誤會了誤會了”程青青訕訕地關了門,提著奶茶,跟在陳喆的身後“哪摔著了?”陳喆走到阮燭麵前,他有些佩服阮燭的運氣了,才離開多久,又摔了一跤,這三個月的假期怕都玩不了了“胳膊,感覺脫臼了,快送我去醫院吧,我的腰實在痠疼”阮燭舉起受傷的那隻手,陳喆彎下腰,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