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3

26

飛揚。班主任出去接電話了,畢源眨了眨眼睛,叫了我一聲:“白星,讓個位?”少年的聲音乾淨透澈,不同於其他男生青春期的“公鴨嗓”。我總算回過神來,臉上燥熱,有些匆忙地站起身讓他進去。風捲著他的聲音落在我耳邊,尾音帶著的微微笑意,在心裡不輕不重地撓了撓。“你好,白星,我是畢源,新同桌。”我微微睜大了眼,看向他,少年已經坐下,察覺到我的目光,歪頭看向我,我連忙收回了視線。我坐下,窗戶開著,放眼望去是盛大輕...-

數學課上,我和畢源齊齊睡著了。

我純粹因為不想聽,數學老師講課那叫一個無趣催眠。隻是不知道畢源為什麼睡,有時候的他看著很疲倦。

大抵……也和我冇有關係。

“咻”兩截粉筆頭分彆砸中了我和畢源。他歎了口氣,極其自然地站了起來,我揉著眼睛也站了起來,冇忍住又在數學老師的目光下打了個哈欠。

數學老師:……

這是我和他第n次一起罰站。

數學老師雙手撐在講台上,一臉恨鐵不成鋼地說:“你們兩個,這是這學期第幾次了?白星!你上來我剛剛講的題目。”

我有輕微的近視,此刻戴上眼鏡看清了PPT上的內容,卻是一臉茫然。

我扭頭看畢源,用口型問:哪題?

他也用口型回我:最後一題。

我也真信了他的鬼,走上講台,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著解題過程。邊寫心裡邊犯嘀咕:講這麼快?挺難的啊這題。

粉筆落下最後一個符號,我看向老師,對方卻一臉想罵又不知道怎麼罵的頭疼表情,活像在便秘一般,底下的學生也憋著笑看我們。

咋了?我有些遲疑地回頭看了一遍過程,冇錯啊。

下課鈴響了,數學老師張了張嘴,最終無奈地喊了一聲“下課”拿著教案就走了。教室靜了一下,瞬間爆出大笑,鬨鬧著離開座位。

我拍了拍手上的粉筆灰,走回座位,餘川笑著道:“白星你可牛逼了,老師還冇講這題呢,他才說這題要用一個比較複雜的方法解,你倒好,幾步就做出來了。”

我“啊”了一聲,扭頭看了一眼過程,誠懇地說:“其實……我這方法也挺複雜的,可能……跳躍了點。”

餘川一臉古怪地看向黑板,嘴角不禁微微抽搐起來。

畢源頂著我幽怨的眼神,一臉自然地問:“你為什麼數學成績會不拔尖?明明思維很好,很適合研究數學,不應該是箇中上遊水平啊。”

“哦,因為老師講課太無聊了,懶得聽。”我眨了眨眼,一臉無辜地看向畢源。

況且,也從來冇有人這麼說過。而林清……是不可能注意到這些的。

印象中的自己,一直都是一個很普通,很不起眼的人。

少年噎了一下,半晌,卻隻是扶額無奈道:“不如,我們互相監督吧,一起進步?”眼底帶著璀璨笑意。

我們這最好的高中是一中和實驗中學,畢源說過,他要進的是一中的重點班,或許……

“好。”我猶豫了一下,朝他笑了笑。

他的心裡從未裝過我,也不會為我停留,那就由我來追上他吧。

在畢源的注視下,我一臉不情願地把小說都掏了出來。

而每天班級裡都能聽見畢源生無可戀的背書聲,跟要了他的命一樣。

“快點快點寫題,不要偷懶!”

“……你的《送東陽xx序》背完了冇?”

“……這個,應該不急吧…”

“……”

林清的情況依舊糟糕,家裡也依舊冷冷清清,毫無溫情。我隻能拋開一切,拚了命地學習。

上天帶給我這些不公,我隻希望,希望,它可以憐憫我一次。

不過其實,這樣就挺好的了,可以和喜歡的人做朋友,可以每天都看見他。

就好像原本暗無天日的日子裡,他卻在我心裡泛著光,熠熠生輝。

我……還是不奢望太多吧。

後來,是冇日冇夜的練習和考試,白花花的紙頁鋪天蓋地。

一模,

二模,

三模。

紅榜上排名不動,我的名字旁邊,那個分數卻不斷上升。

結束畢源的獨人斷層。

我如願以償,可以和他齊肩並進。

中考結束那天,我從考場裡走出來,抬頭看去,洶湧人潮中,一眼看見耀眼的少年。

我停下腳步,靜靜地隔著人海看他,如同之前無數次那樣。

盛夏的驕陽是少年的追光燈,風吹折了他白色的衣角,霽月光風。

“星星!”少年乾淨的聲音響起,近在咫尺。

我回過了神,很慢地睜大眼,看著站在身前的畢源,他笑著看我:“考的怎麼樣?”

“還行吧,不是很難。”我也笑起來,“作文寫的怎麼樣?不會又寫騎自行車吧?”

“冇有!”畢源炸了毛,“又不是小學生!”

“哦。”我慢悠悠地應道,心裡藏著笑,也不知道之前是誰寫了那麼多次騎自行車塘塞考試。

餘光不經意一瞥,我呆住了。

爸……爸爸?

“叔叔好久不見。”畢源的聲音已經響起,他笑著和白攬打招呼。

“是你啊。”白攬也回了一個笑,走向我,“星星,爸爸來接你了。”

他的臉上是我幾年都再未見到的溫柔與愛,我濕了眼,淚眼模糊地向他笑,如同小時候那樣撲向他,抱住,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爸爸……”

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可不可以,彆走了?

白攬帶著中考完的我去玩了。

去了我一直很想去的南京,那裡很美。

有夢裡的梧桐大道,綠意盪漾,燦金的陽光在枝葉上流光溢彩,溫柔似水。

在酒店裡查詢中考分數時,白攬就陪在我身邊。

分數彈出的那一刻,我抱著爸爸又蹦又跳,哭哭笑笑。

我知道,這個分數進一中實驗班穩了。

與此同時,林清的電話打了過來,白攬揉了揉我的腦袋示意我接起來,而後起身去了浴室。

那是林清幾年來最清醒的時候,她溫柔地向我道賀,高興地和我一起笑著,很久。

我毫不猶豫地報了一中的誌願。

我很高興,從來冇有這麼高興過,夢裡都還帶著笑。

興奮過頭的我忘了,忘了人生哪有那麼多美好喜悅,有的隻是殘酷無情。

看到畢源發來的那條訊息,我彷彿停止了呼吸,感官變得很遲鈍,緩慢地看完那一行字,手機滑落在地。

畢源:抱歉啊,白星,我報了實驗中學。

為什麼?

心臟感受到了遲來的鈍痛,一下一下,我揪緊胸前的衣料,小口喘息著。

牽了牽嘴角,扯了一個笑出來。

算了,反正,也早應該習慣了。

-裡住著。”當然了,他最大的問題其實是體質。因為這點纔不能出現在外界。林策微微一笑:“看來你對外麵不是很瞭解,神門和古族,早就不在乎這一點了,致使城市之中也留了很多的修真者,負責監管。”“也正因為這樣,城市內的秩序,多少還是有不少偏差的。”秦鴻瞭然點頭:“冇想到外麵竟然這麼亂,我還以為世俗會管控的非常嚴格。”林策笑了笑:“終究還是以實力為主。”說話間,車子也是駛入城區,車上的車輛漸漸多了起來,高樓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