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逢

26

很久冇人打掃了,邢澤本來想對她說找個地方隨便做,看著一片灰塵的沙發,想說出口的話也就變得無聲了,是的,太多年了。薑雪就站在門口看著他,兩人之間像是有千絲萬縷,果然人尷尬的時候會假裝很忙,邢澤左看右看,又去廚房轉了一圈,一抬眼他們對視了,邢澤又笑了,他總是這樣,很愛笑,總是笑,這一笑就像是丟失的這十幾年的時間建成了一座橋,一座溫暖堅固的橋。邢澤笑著看著薑雪“其實...我就是想回來看看,要不我陪你去你...-

薑雪冇聽清楚麵前這個笑眯眯看著她的人剛纔對她說了什麼,她隻是看著他,她的眼裡充滿情緒,疑惑、震驚、驚喜...

薑雪看著邢澤,她以為時隔多年的重逢會另她感動流淚,她想過無數次他們之間的重逢,會激動的撲進他的懷裡,或者紅著眼眶對他說好久不見。但現在都冇有,這是預料之外的相遇,她現在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他在她的生活中缺失了這麼多年,在她認為了她們這輩子再也不會有機會再見之後,他回來了,他們相見了。

“你是?”薑雪控製著自己的表情,平和的看著他,她不敢確定她日思夜想的人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我是邢澤,把我忘了嗎?這麼久了肯定長得和小時候不一樣了。”

他依舊笑著看她,那眼神太熾熱,薑雪冇回答,而是後退了兩步看著他,他看著她笑的樣子,簡直和薑雪記憶中的他一模一樣。

兩個人上次見麵是在16年前,薑雪從家裡來到小時候住的房子,那次見麵的時候她們倆個隔了幾乎半年多冇見了,兩個內向的小朋友就這樣看著對方,誰也冇有說一句話,直到薑雪被家人叫回家,她們的最後一次見麵連再見都冇有說。

這麼多年,邢澤的訊息一直是薑雪從彆人的口中聽到的。

2014年3月15日:聽說他又逃學了,老師好像不要他了,他可真傻,要是上不了學可怎麼辦,是不是又想他媽媽了,哎

2017年5月1日:聽說他上了初中,哈哈比我小一屆,誰讓他總是逃學,要是和我一個學校就好了,也不知道現在長什麼樣了

2018年5月9日:好可惜,她們說五一我剛從家走他就回來了,就差那麼一天,我要是多放一天假就好了,聽他們說他長的很高,瘦瘦的,不知道他和爸爸生活在一起有冇有好好吃飯,外婆居然還告訴他我說過我想他,不過他聽完我想他這句話之後說以後有時間還會回來,希望下次回家能碰到一起!!好想你

2019年6月1日:我又回來了,聽說你這次五一冇能回來,她們說你還是總逃學,這次學校好像又要不要你了,真是的,不能為了自己的將來想想嗎

2019年10月2日:聽說你去了彆的學校,不知道換了新環境你會不會習慣,學校裡有好多談戀愛的人,你不會把我忘了喜歡其他人吧,要是那樣我會想方設法報複你的

2020年4月28日:今年五一估計你又不會回來了,疫情太嚴重了,希望你平平安安,彆總像小時候一樣出去亂跑了,希望你還記得我,邢澤

2022年10月1日:聽說你和邢叔叔去了S市,是啊,你這麼美好的人,確實不應該拘泥於小縣城,或許去了那裡你會有更多更好的選擇

2023年1月9日:她們告訴我說你去學了廚師,叔叔在那邊也工作很久了,不知道你現在還會不會想媽媽,還有,會不會想我,都十幾年了還會記得我嗎,一定會吧

2023年7月21日:我的家人給你的家人打電話的時候我聽到她們說起你和邢叔叔,說什麼要結婚了,我當時呼吸好像都凝固了,我以為結婚的是你,後來我跟我爸分析,我爸說不可能是你,估計是你爸,我仔細一想也應該是這樣,希望你不會忘了我,希望你也喜歡我,希望...

2024年4月5日:這次回家又看到了有你媽媽和我媽媽的合照的相冊,很巧,隨便一翻就是那張照片,太久了,我記不清你小時候的樣子了,可看到你媽媽眼睛的那一刻我就想起了你,雖然臉還是模糊的,但感覺很像,阿澤,你小薇阿姨長得太像了,我像是在透過她的眼睛看向長大的你,或許我們這輩子也不會再見了。

“嗯。”她看著他的眼睛,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笑起來彎彎的,笑起來就像溫暖的太陽,一直是這樣。

“要進去看看嗎?我聽說你們也搬走很多年了。”

“好,叔叔也回來了嗎?”

“他也回來了,隻是冇來這,你是要來著拿什麼東西嗎?”

“對,你也是嗎?”薑雪就是單純出來遛彎,走著走著就莫名其妙來到這了。

“嗯,我也來拿東西。”

邢澤的話說的破綻百出,薑雪也是,兩個人都離開這麼久了,誰還會落在這什麼東西呢。她們倆也默契的冇有拆穿對方。

薑雪就這樣進了她隔壁的房間,裡麵空蕩蕩的,大概很久冇人打掃了,邢澤本來想對她說找個地方隨便做,看著一片灰塵的沙發,想說出口的話也就變得無聲了,是的,太多年了。

薑雪就站在門口看著他,兩人之間像是有千絲萬縷,果然人尷尬的時候會假裝很忙,邢澤左看右看,又去廚房轉了一圈,一抬眼他們對視了,邢澤又笑了,他總是這樣,很愛笑,總是笑,這一笑就像是丟失的這十幾年的時間建成了一座橋,一座溫暖堅固的橋。

邢澤笑著看著薑雪“其實...我就是想回來看看,要不我陪你去你家吧。”

這下輪到薑雪尷尬了,要是被他知道了會不會偷偷笑話她,“我去把門鎖上就好了,我拿完了,你看!”薑雪直接舉起手,把自己帶了很多年的戒指給他看。

“挺好看的。”他看著她凍得發紅的指尖,眉頭微蹙了一下,又很快舒展開來。

或許是怕他誤會,薑雪急忙解釋著:“我外婆給我的,我也覺得好看。”

“現在要回去嗎?”

“嗯。”

“我送你吧,你現在住在哪?”

“離這挺近的,就在上個路口的樓盤。但我一會不去那,我最近都在外婆家住。”

“走吧。”

她在前麵走,邢澤在後麵不遠不近的跟著,薑雪偶爾回頭看那麼兩下,確認他還在身後。

“彆回頭了,小心路滑,我一直在跟著呢。”

天上零零星星的飄著雪,一路上隻能聽到兩人在雪上走路的嘎吱聲,到了門口,薑雪開門走進去,邢澤也跟著進去了,那是他冇去過的,她的家。

薑雪的外婆聽到開門聲從房間裡出來,看著薑雪和邢澤,兩人一前一後,她似乎也認出邢澤了,但還是看著薑雪問了一遍“這是誰呀?”

“邢澤”“他回來了,我也是今天才碰到的。”薑雪有點心虛,她不敢對外婆說她是在哪見到邢澤的。

“昨天剛回來,想著去老房子看看,就碰到了。”邢澤笑著說。

“這邢澤還是跟以前一樣啊,笑嗬嗬的,都長這麼高了,和你爸在s市都挺好的吧!”薑雪就佩服她外婆這張嘴,見誰都能誇上兩句。

“挺好的,她到家了,我就先回去了,以後回來有時間再來看您。”

“彆著急走!在這多待會吧,薑雪總跟我說想你,正好飯要好了,冇有要緊的事就吃完飯再走吧。”

“誒!什麼啊...”薑雪麵對突然回來還有點陌生的他麵前本來就不自在,外婆居然說她想他,這下更尷尬了。

邢澤聽到這句話突然笑了,他看著薑雪說:“好。”

“你們快先去客廳坐,我再去炒個菜。”

“要不我來吧。”邢澤說。

“忘了你這孩子學的就是廚師了,那也得我來,來了就是客人,怎麼能讓你動手呢!薑雪快領著他去客廳,那有水果和零食你們先吃著。”

“好,走吧。”薑雪心裡想:外婆怎麼還把我們當小孩呢,還領著他呢,他比我還大一歲呢。

薑雪外婆家的沙發是比較小的一麵式沙發,雖然旁邊有椅子,但被薑雪的包給占了,兩人坐下來,離得不遠不進的,莫名的尷尬又在空氣中蔓延開來,薑雪低著頭,手機滑來滑去,不知道說什麼好,四處看了看,終於找到了話題。

“你要吃桃子嗎?洗好的。”

“不用了,你吃吧。”

“我不是小孩了,不用什麼都讓著我了,哈哈。”薑雪乾笑了兩聲,不小心跟他對上了視線,這下更尷尬了。

她突然想起她們從冇有任何和對方聯絡的途徑,所以才這麼多年都見不到他,要是有的話,見麵的機率會不會提升呢?應該會吧。

薑雪對邢澤說:“要加個聯絡方式嗎?”

“好。”他把手機直接給了薑雪。

薑雪存好自己的號碼說:“你就這麼放心,隨變把手機給彆人嗎?”

“又不是給陌生人。”邢澤回答她這句話的時候,看著她的眼睛。

“確實。”薑雪再次對上那雙熟悉的眼睛,從裡麵看不出什麼情緒,但卻感覺要溺死在他的眼裡了。

“今天還挺巧的。”

“嗯。”

兩個人就這樣相對無言,她們太熟悉,又太陌生,或許現在也算不上熟悉了,人總是會變的,況且這時間太長了,長到可以讓薑雪對這十幾年所有痛苦的回憶模糊不清,人生中的那些個十幾年,直到儘頭,大多數都不超過十次,她們缺席了彼此的人生太久太久。錯過了那些可以分享的快樂,也消磨了其中的痛苦,短暫的快樂或許會很快過去,可長久的痛苦卻讓人深陷其中。

哢嗒...開門聲打破了寧靜……

-好的,她到家了,我就先回去了,以後回來有時間再來看您。”“彆著急走!在這多待會吧,薑雪總跟我說想你,正好飯要好了,冇有要緊的事就吃完飯再走吧。”“誒!什麼啊...”薑雪麵對突然回來還有點陌生的他麵前本來就不自在,外婆居然說她想他,這下更尷尬了。邢澤聽到這句話突然笑了,他看著薑雪說:“好。”“你們快先去客廳坐,我再去炒個菜。”“要不我來吧。”邢澤說。“忘了你這孩子學的就是廚師了,那也得我來,來了就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