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她和另一個婢女——清曇。“公主,您方纔不應該如此衝動的。”“衝動嗎?本宮不覺得,清曇,你可知剛剛那個婢女是何人?”“奴婢不知。”“她是一個逃犯,她殺了她的親哥哥,即使我不殺她,也會有人殺她,不如讓她死的有價值些。”“奴婢不懂她這般死了怎麼就算有價值?”韓楹昶走到一個木桌旁,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自然是為了立威,如此一遭,誰還敢違背本宮的意思?”“奴婢明白了。”說著她就準備離開楹芳殿。...-

韓楹昶一身黃袍,手上拿著個小團扇半躺在床榻上。

她身邊的兩個婢女賣力的為她扇著風。

她閉著眼,“世人常說:自古以來,凡娶公主者皆苦不堪言。”韓楹昶睜開眼後放下那把團扇並坐起,“可本宮卻不覺得本宮有如此的跋扈。”

整個屋子裡的奴婢冇一個敢接話,隻怕自個兒說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腦袋就不保了。

韓楹昶光著潔白的雙腳走到鋪著毛毯的地板上。

當今聖上知道她這位阿姊不喜穿鞋所以在冬日時送了她由獸皮製成的地毯。

可這地毯在七月的天氣裡倒是顯得多餘了。

韓楹昶輕“嘖”了一聲,奴婢們都紛紛跪下:“公主息怒。”

“來人,拿去燒了。”

一位婢女開口:“公主,這…這可是禦賜啊。”

韓楹昶開始變得不耐煩:“來人!給本宮燒了!”

這時才終於有人把這地毯拿走。

韓楹昶看著剛剛開口的那個婢女,從袖口中伸出纖細的手指,指向她。

“這個也燒了吧。”

那位婢女聽到這話時,臉上隻有“慌亂”二字,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兩人帶走,她也隻能喊著:“公主饒命啊,公主……”

韓楹昶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都退下。

房間裡瞬間就隻剩下她和另一個婢女——清曇。

“公主,您方纔不應該如此衝動的。”

“衝動嗎?本宮不覺得,清曇,你可知剛剛那個婢女是何人?”

“奴婢不知。”

“她是一個逃犯,她殺了她的親哥哥,即使我不殺她,也會有人殺她,不如讓她死的有價值些。”

“奴婢不懂她這般死了怎麼就算有價值?”

韓楹昶走到一個木桌旁,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自然是為了立威,如此一遭,誰還敢違背本宮的意思?”

“奴婢明白了。”說著她就準備離開楹芳殿。

韓楹昶拿起那杯茶輕抿了一口。

“這點小事你也要同母後說麼?”

“公主息怒,這是太後的命令。”自從韓楹昶發覺到太後派清曇監視她起,清曇就再也冇有裝過了。

“嗯,下去吧。”韓楹昶起身穿上鞋準備出去。

清曇見她有動作,趕忙問道:“公主這是要去哪?”

“去接一接我的駙馬爺。”

-屋子裡的奴婢冇一個敢接話,隻怕自個兒說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腦袋就不保了。韓楹昶光著潔白的雙腳走到鋪著毛毯的地板上。當今聖上知道她這位阿姊不喜穿鞋所以在冬日時送了她由獸皮製成的地毯。可這地毯在七月的天氣裡倒是顯得多餘了。韓楹昶輕“嘖”了一聲,奴婢們都紛紛跪下:“公主息怒。”“來人,拿去燒了。”一位婢女開口:“公主,這…這可是禦賜啊。”韓楹昶開始變得不耐煩:“來人!給本宮燒了!”這時才終於有人把這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