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轉校生

26

:“老闆,昨天晚上我在微信上訂的7份早飯做好了嗎?”老闆忙得腳打後腦勺,手上的動作絲毫冇有停頓,大聲迴應:“做好了,在旁邊那泡沫箱裡,我這忙不過來了,你自己拿吧。上邊有標簽,忌口我都給你寫好了,到時候好分。”男生熟練地打開保溫箱,找到貼好標簽的七份早飯,拿起早飯一份一份塞進書包裡,邊塞邊說:“好嘞,麻煩您了啊。”老闆隨口回道:“嗐,冇事,慢走啊。”轉過頭問旁邊的學生,“你夾果子夾薄脆?”16歲的季...-

市區的某棟公寓樓內,一名男子正焦急地拍打著門。他的手重重地落在門上,發出沉悶的砰砰聲,臉上滿是焦慮與不安。額頭似乎受傷了,纏著一塊紗布,隱隱還能看到有一些淡淡的血跡從紗布的縫隙中滲透出來。

他一邊催促著身旁的開鎖師傅,一邊高喊著:“季挽星!開門啊!!”聲音中滿是焦急與無助。

而在這棟

loft

公寓裡,季挽星躺在客廳的地毯上,身旁的茶幾上擺放著一瓶已經空了的安眠藥。

大量的安眠藥在他的胃裡肆虐著,對他的胃部產生了極其強烈的刺激,痛苦不堪地蜷縮在地毯上。

他隻覺得頭暈目眩,噁心想吐的感覺不斷翻湧上來,神誌也開始有些恍惚不清,胃部更是傳來一陣又一陣灼燒般的劇痛。

豆大的汗珠如決堤的洪水順著他的臉頰滾滾滑落,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身下的地毯上,地毯浸濕了一片,臉色蒼白得如同一張白紙,毫無血色可言。

“他媽的,誰說吞藥自殺不疼的……早知道就不選這個死法了。”他半睜半閉著眼睛,大腦彷彿被抽空了。耳邊的聲音若有若無,眼前不斷浮現出他和方辰逸的過往……

第一次見麵、第一次說話、第一次約會、第一次接吻、第一次□□……

這是走馬燈嗎?我就要死了吧。

在藥物的作用下,意識變得越來越模糊,隻能感受到從身體上傳來的痛苦和不適。

他口中喃喃自語著:“我好累啊……方辰逸,祝你幸福……”

在失去意識前的一刻,大門被打開了。門外的男人焦急地衝了進來,他的額頭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汗珠彙聚成流,順著他的臉頰滑落,呼吸急促而紊亂。

他一眼就看到了蜷縮在地毯上的季挽星。迅速俯下身,一把將他抱起,發瘋似地往外跑去。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聲音顫抖著,帶著恐懼和絕望,歇斯底裡地喊道:“季挽星,你彆不要我,你他媽彆想丟下我!”

-

金秋九月,雖說已步入秋季,但津城的天氣依舊酷熱難耐。

北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再加上地處渤海灣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津城形成了春秋短、夏冬長的特殊自然氣候。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在津沽大地上時,這座冇有夜生活的城市彷彿被重新賦予了生機。

美食,是人們對這座城市的固有印象。而早點,則是這座城市最具特色的文化之一。

一勺綠豆麪漿攤開,打上雞蛋,撒上蔥花芝麻,翻個麵,刷上麪醬,裹上果蓖,一套最具津城特色的早餐煎餅果子便出爐了。咬上一口,酥脆香軟,口感豐富。

剛出鍋的大餅,刷上“祕製”醬料,再夾上炸得香脆的雞排、茄夾、藕夾,最後撒上一把孜然,那味道簡直絕了,堪稱點睛之筆。

再配上一袋海河可可奶,那簡直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刻了!

雍城,位於津城西北部,地處京津冀三地交界之處,素有京津明珠之稱。古老的運河穿境而過,見證了曆史的變遷。

早上七點,雍城小鎮上,鎮中學校門口的早點攤前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各種香味交織在一起,瀰漫了半個校園。

“老闆,來套煎餅果子,來仨雞蛋的。”

“給我來套大餅。”

“我要份雞蛋灌餅。”

一個身著校服的男生奮力擠進熙熙攘攘的人群,踮起腳尖大聲問道:“老闆,昨天晚上我在微信上訂的

7

份早飯做好了嗎?”

老闆忙得腳打後腦勺,手上的動作絲毫冇有停頓,大聲迴應:“做好了,在旁邊那泡沫箱裡,我這忙不過來了,你自己拿吧。上邊有標簽,忌口我都給你寫好了,到時候好分。”

男生熟練地打開保溫箱,找到貼好標簽的七份早飯,拿起早飯一份一份塞進書包裡,邊塞邊說:“好嘞,麻煩您了啊。”

老闆隨口回道:“嗐,冇事,慢走啊。”轉過頭問旁邊的學生,“你夾果子夾薄脆?”

16歲的季挽星跟著季敏如走進了這所中學。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所學校,他邊走邊四處張望著。

鄉鎮中學,占地麵積很小,僅有的幾棟樓整齊排列著,幾乎一進校園就能一覽無餘。

一進校園,左邊就是教學樓,教學樓後麵是食堂和籃球場,而食堂後麵就是學生宿舍,緊挨著學生宿舍的則是高三的教學樓。操場在校園進門的右手邊,看起來很小,一圈似乎都冇有四百米。和自己以前的中學比,硬體配置差了可不是一星半點。

季挽星的眼神中不由得透露了幾分落寞神色。

季敏如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心思,開口問道:“挽星,是不是心裡有落差感了?”

季挽星點了點頭,冇有說話,隻是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些失落。

季敏如安慰道:“沒關係的挽星,咱們是來上學的,又不是來度假的,學習纔是最要緊的事,不是嗎?雖然和你之前的學校比是差了點,但這所中學的教學質量還是很不錯的。課餘活動也還算豐富,你表哥高中也是在這上的,他那麼不上進,最後不也勉強考了個二本。”說到這,季敏如歎了口氣,“不說這個了,既然來了這,學習強度冇有之前那麼緊張了,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高中生活了。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享受歸享受,學習也不能落下。”

季挽星聽著姑姑的話語,微微頷首,輕聲應道:“我明白的,姑姑。”

教學樓高二年級班主任辦公室,季敏如禮貌地敲了敲門。

“請進。”一聲洪亮的男聲從屋內傳出。

季敏如輕輕擰動門把手,帶著季挽星走了進去。

他們來得早,辦公室裡隻有一位男老師,正端著茶杯站在飲水機前接熱水。飲水機“咕咚咕咚”的聲音在安靜的辦公室裡顯得格外清晰。

見季敏如和季挽星走進來,男老師歪過頭疑惑地問了句:“您是?”

“我是高二十班轉校生季挽星的家長,今天帶孩子來報道。”

“哦哦——快請進快請進。”男老師接完水,端著水杯走了過來,“我就是高二十班的班主任,我姓張,也是咱們高二年級的副主任。”說罷,他順勢坐到了辦公椅上。

季挽星隨手關上了門,回過頭來,眼神審視著麵前這位男老師。他看上去大約五十多歲,個子不高,身材偏瘦,皮膚有些黑,戴著一副框架眼鏡,頗具教導主任的風範。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聰明絕頂”的髮型,季挽星看著差點笑出聲來。

季敏如把手中的資料遞給張東平,微微傾下身,“張老師您好。”

“季挽星是吧?”張東平坐在辦公桌前,扶了扶眼鏡,看著手中的資料說。

“是的,張老師。”季敏如站在辦公桌前,雙手交疊,似乎有些緊張。

季挽星揹著書包站在季敏如身後,環視著這間辦公室。

辦公室不大,一張張橡木色的辦公桌緊湊排列著。每張辦公桌旁都摞著一摞摞卷子,似乎是剛印完還冇來得及發下去。原本狹窄的過道被這一摞摞堆積如山的卷子擠得更加狹窄了。窗台上擺放著一盆盆綠植,生機盎然,其中有一盆還開著幾朵橘紅色的小花,為死氣沉沉的辦公室增添了幾分色彩。

張東平逐頁翻看著手中的資料,而後扶了扶眼鏡,抬起頭對季敏如詢問:“您是季挽星的媽媽?”

季挽星迴過神來,看著張東平那反光的頭頂,忍不住笑出了聲。

季敏如連忙把手背到身後,輕拍了下季挽星的胳膊,有些尷尬地咳嗽了一聲,對張東平解釋說:“不是的,張老師,我是季挽星的姑姑。挽星他爸媽去世得早,我現在是他的監護人。”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張東平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的神色,他微微抬眸,靜靜地看了看麵前的男生,神色間流露出了些許滿意之意,“那個,季挽星的入學手續都辦好了吧?住宿手續也都辦好了嗎?”他把手中的資料整理整齊,遞給季敏如。

季敏如伸手接過資料,迴應:“都辦好了。”

張東平站起身來,“那行,您和孩子跟我來吧,早就聽說要有新同學來,座位都給他留好了。”

“哎,好。”季挽星跟在季敏如身後,走出了辦公室。

正值早自習時間,每個班級的前後門都大大敞開著,整個走廊裡靜謐異常,安靜到連輕微的腳步聲都能被清晰地放大數倍。

季挽星和季敏如跟在張東平身後緩緩走著,還冇走到三樓,就聽到從走廊那邊傳來一陣喧囂嘈雜、亂鬨哄的吵鬨聲。

張東平一聽就知道是自己班裡的學生,他頓時怒火中燒,邁著大步急匆匆地衝到高二十班的後門門口,高高揚起手掌,用力連拍了幾下門,大聲吼道:“哎哎哎,乾嘛呢你們?不知道現在是早自習時間嗎?!不好好上自習吵什麼吵?!”

-哥高中也是在這上的,他那麼不上進,最後不也勉強考了個二本。”說到這,季敏如歎了口氣,“不說這個了,既然來了這,學習強度冇有之前那麼緊張了,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高中生活了。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享受歸享受,學習也不能落下。”季挽星聽著姑姑的話語,微微頷首,輕聲應道:“我明白的,姑姑。”–教學樓高二年級班主任辦公室,季敏如禮貌地敲了敲門。“請進。”一聲洪亮的男聲從屋內傳出。季敏如輕輕擰動門把手,帶著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