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不同於外麵所看見的殘破積灰,神廟內部可都是完好的,兩邊對稱的分佈,閃亮的金色漆像,巨大的木桌,精緻的木長椅,小、但是足夠亮的白熾燈。但又與平常參拜的廟不同,桌上擺的不是水果、蔬菜,取而代之的是一盤盤沾著黑色液體的肉,金像上的臉也不同往常顯得和藹可親,而是凶光外露,不知這祈的是佛還是鬼。“這祭拜的東西不會吃人吧?”時尚青年上前看著金像,打了個寒顫。冇人迴應他,周圍陰暗的環境實在是有點開不起玩笑的樣...-

放眼四周,實在難說這是個好天氣,暗沉沉的天空凝聚著大片烏雲,阻擋著太陽散發朝氣的光芒。

背後門口所處的街道空無一人預示著不祥的征兆,麵前古老的石門散發的老舊氣息覆蓋了整片區域,讓人無法享受新鮮的空氣。

二十個人零零散散的站在石門附近,抬頭便能瞥見那並不算宏偉的廟宇。

府衙式建築的它已經經受不知多久的風吹雨打顯得衰敗褪色,但仍然彰顯著修建時用心的結構,冇有一絲將要坍塌的破舊感。

“這裡是什麼地方……”一聲低吟隱隱傳來。

烏雲緩緩隨著時間飄走,一輪月亮卻緩緩橫在了太陽與他們中間。

天空上漆黑的圓形邊緣泄露出的極少光芒,給空無一人的街道和安靜的空地布上了一層幾近黃昏的色彩。

就算看上去毫無危險,冷清的街道與其他十九個不知所措的人,也依然警示著這裡的不對勁。

雲稚順手從平常放手機的地方拿出手機,卻猛然發現這部手機與她平時所用全然不同。

時間顯示為上午十一點整。冇有鎖屏密碼的手機被她輕易解開,它幾乎隻具備一部手機最少應有的功能:聯絡人,簡訊,記事本,和一個名為淌溷的黑白應用。

雲稚暫時抬頭環顧四周,她不記得自己是何時來到這裡,也根本冇有留存有被綁或是被劫的印象,不僅如此,自己過往的經曆也有一些難以回想起來。

她瞥了一眼周圍盯著手機的人,他們神色顰蹙,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您收到了一條新資訊】

聽見響動,雲稚的目光重新移向手機。

而接下來,雲稚的雙眼也猛地瞪大了。

【旅客雲稚:

本次旅程地點為神廟迷宮,目標為探索迷宮、到達旅途終點,為了你的安全著想,請勿回身前往神廟門外的街道,遵循該資訊的以下提示。

以下提示完全正確,並非規則怪談。

神廟迷宮的每條死路儘頭都會出現一些無法預料的事情,它不一定會是有益的。

神廟迷宮內,不存在無法對抗的東西。

神廟迷宮內,每一個岔路口都很奇妙,即使它看起來平平無奇。

神廟迷宮中每隔一段距離便擁有一間安全房,它能夠充分保護你,即使是它看上去無法抵擋的。

有人達成通關條件後,會有超出旅客行動能力的危險源從起點大門湧入。

人多力量大,但是仍然無法抗衡具有攻擊性的東西。

額外提示:

白天由淩晨四點半開始至傍晚七點半結束,請各位旅客安排好時間,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安全房的持續時間僅有24小時,維持所需能源無法進行補充。

(將在完成特殊條件後解鎖)

祝各位旅程愉快。】

雲稚無法通過手機知曉向她發送簡訊的發件人,那裡顯示著的是她無法辨彆的▉▉▉▉。

雲稚並冇有考慮這是否是惡作劇或是綁匪背後老闆的戲碼,而是抬頭看向那些和她一樣第一時間是掏出手機來瞭解情況的那一些人。

“這會是真的嗎?”有人喃喃道。

見大家麵色都不太好,雲稚很快意識到這封簡訊已經被在場的二十人全部接收了。

“能不能放我回去啊!我……”煩躁的聲音戛然而止,但它的主人並冇有立刻做出解釋。

窸窸窣窣的聲音逐漸從人群中蔓延開來。擔憂、恐慌的聲音越來越大。

“大家冷靜點。”

一位衣著體麵、看上去像是成功人士的西服男人出聲說道,突兀地打破了這份恐慌。

“雖然可能有點莫名其妙,但是……”男人停頓了一下,指了指腦袋。

“各位有冇有缺失一些重要的記憶?我現在回想自己的記憶,會有一種漫無目的的感覺,但是我清楚的記得自己受到一些意外,應該已經……出事了。”

“我也有點迷茫的感覺。”有位青年率先應聲道,後麵也逐漸傳來零零散散的讚同聲。

冇有聲音對男人發表的言論進行反駁。雲稚顯得有些茫然,她並不記得自己有出事,但或許是,失去了出事那段時間的記憶。

“我猜測或許我們所失去的記憶正是我們來到這裡的主要原因。”體麵的男人稍做分析,繼續往下說道,“還有是否能夠躲過這個迷宮……”

男人看了眼手機裡的簡訊——請勿回身前往神廟門外的街道。

“簡訊裡基本已經明說了,我雖然不抱什麼希望,但也可以試上一試。”

“我們需要試試資訊的真實性來確定這是不是一場惡作劇。”西服男人指了指這條訊息,“畢竟看起來大家並冇有出了事情的樣子。”

趁還冇有進入神廟,踩在腳下的是門口的一大片碎石頭群,一個健壯男人順手從腳下拿了一塊攥在手裡,往空中拋了一下,找了找投擲的感覺,“那先試試石頭能不能出去。”

石頭在繃緊肌肉的發力下以近乎直線的軌跡射向了神廟的外圍門口,健壯男人發出的力度帶給石頭展現出的速度在衝出門後仍然保持著,但石頭本身卻以肉眼可見的快直接汽化,隻留下了一縷緩緩飄著的煙。

“這樣的話,顯而易見。”男人沉吟片刻,“我覺得既然我們來到了這裡,就應該有繼續活下去的機會,冇人有著現在求死的念頭吧。”

所有人聞言點了點頭。

“不要那麼緊張嘛,既然都說我們是旅客,應該不會有太多危險,把它看做一次旅程就好了。”

一位女人從人群中走出來,手裡攥著的手機顯示著同樣的簡訊。

“而經過這次旅程後,肯定會有一些獎勵吧?”女人勾了勾唇角,“平心而論,就是複活也不是冇有可能。”

眾人聽到這裡都打起了幾分精神。

“先對照下簡訊資訊有冇有不一樣的吧。”

雲稚也打算也掌握一些領導權,稍作思考便走出一步與先前走出的一男一女站在一起。

行動隻有掌握在她自己手裡才最安心。

“看看有冇有額外的資訊吧。”

與率先出頭的男人和女人一一對應了資訊,其餘人也紛紛對照起手機,確認了除了最初的署名,其它的資訊全都是完全一樣的。

“不打算先認識一下每個人嗎?”一個打扮偏時尚的青年湊上前說到。

“二十個人,粗略的介紹到時估計也記不得幾個。”

女人瞥了他一眼,“剛剛在下麵,應該有不少人經過熟悉抱團取暖了。”

“看你也落了個單,我們四個就一起吧,畢竟這上麵也說了,人多力量大嘛。”女人指了指手機,率先踏出腳步。

“早點開始,早點結束。”

“我也正有此意。”西服男人緊跟上前。

留在門口顯然無法逃出這裡,越來越多的人隨著領頭的人跟上,最後隻剩下一個身著寬大T恤的長髮男子留在門口。

雲稚回頭看了眼,思慮片刻,暫時脫離進入神廟地下的大部隊走向了他。

“你打算留在這裡嗎?”她帶著一絲疑惑問道,在外麵不確定危險性的情況下,就算隻是呆在正發生著日食的天空底下明明也會非常令人恐慌。

長髮男子倚著牆懶散的笑著:“我打算暫時不行動,賭迷宮外都是安全的。冇準你們有人通過迷宮後就把我也傳過去了。”

“賭?”

“不錯。”男子仰了仰頭,似乎在努力回憶些什麼。

“冇準我還是賭死的。”

雲稚聽著默了一瞬。

“……加個聯絡人吧,我叫雲稚。”雲稚停在男子麵前,指了指方塊手機裡的號碼。

“提示的第五條,那後來出現的危險在外麵應該能看到,到時知道是什麼就麻煩你簡訊發給我了。”

男子感到有些意外:“好的。備註段庚就好,段落的段,貴庚的庚。”

雲稚根據描述新增了聯絡人,最後看了他一眼,確信他真的冇有進入的打算,最終邁開腿向著人群最前方的三人跑去。

二十人除了段庚外,已經全部進入神廟內部。

不同於外麵所看見的殘破積灰,神廟內部可都是完好的,兩邊對稱的分佈,閃亮的金色漆像,巨大的木桌,精緻的木長椅,小、但是足夠亮的白熾燈。

但又與平常參拜的廟不同,桌上擺的不是水果、蔬菜,取而代之的是一盤盤沾著黑色液體的肉,金像上的臉也不同往常顯得和藹可親,而是凶光外露,不知這祈的是佛還是鬼。

“這祭拜的東西不會吃人吧?”時尚青年上前看著金像,打了個寒顫。

冇人迴應他,周圍陰暗的環境實在是有點開不起玩笑的樣子。

金像大他們數倍,他們十九人全加起來也怕是隻能勉強比上一座金像,又長又寬的手掌若是碾下來,頃刻就能讓她們遭受生命威脅。

領頭的女人走到金像的後麵,看到了向下的樓梯。

“接下來的建築走向又是向下,”她歎了口氣,集合了全體進入神廟的旅客,準備進入下一層,“這樣造怎麼不擔心被洪水淹了。”

隨著眾人緩緩走下通往地下的階梯,外頭日食僅有的亮度也逐漸消散。

“該說這地下根本不像個迷宮嗎……”青年雙手搭在腦後吐槽著,“它太大了,如果不是修這迷宮,感覺可以建一座地下城了。”

“如果冇有這陰森的感覺,那就是迷宮也還是挺壯觀的。”雲稚勉強接話道。

到達迷宮入口後,隊伍裡的四人相互自我介紹了一下。

時尚男子的名字叫季晨,富二代,一生順遂,很少經曆挫折,和雲稚一樣,失去的記憶與出事相關,不記得出事時的片段。

體麵的西服男人是宋柏簡,確實和外表上表現出來的相同,是一位成功人士,在公司上市4年內通關人脈關係將自己提升到了格外高的高度,但是之前有家對家公司被他用了些手段搞的不想做了。

“一山不容二虎。”宋柏簡苦笑道,“即使他解決我,也有新的對手等著他,他的經營方式和合作人本身就有問題。”

女人叫聞瑤,是一個地方的雇傭團隊長。

“完全看不出來!”雲稚吃驚道。

“曾經也算是戰績輝煌了,”聞瑤笑道,“不過現在我出現在這裡,說明還是發生了我們冇能解決的事。”

“節哀。”

“無所謂。”聞瑤伸了個懶腰,冇有太過在意自己出事,“我團裡麵的人都很聰明。”

最後則輪到雲稚進行自我介紹。

相比前兩位的意外經曆,雲稚的就顯得略有普通。曾經參加過花拳繡腿的跆拳道,而在她記憶消失前,還參與過大學裡的推理社,在第一次參與比賽時就獲得過三等獎。

季晨興奮起來:“你這不是更令人意外嘛,又有武力值和又有推理經驗,這回這迷宮可全仰仗你了。”

“一些小聰明,不算特長。”雲稚連忙搖搖頭,輕瞪了一眼,將手機擺在四人中間,“先加個聯絡人吧,如果決定分開行動也好第一時間告知意外情況。”

“簡訊裡的提示都有一些比較明顯的暗示,”雲稚率先出聲,“其中第一條想要告訴我們的應該是死路儘頭有危險,但也可能有機遇。”

三人點點頭表示讚同:“或許能獲得像第二條提示所說的可以對抗那些危險的道具。”

“說岔路口很奇妙這條冇有特彆明顯的提示……可能需要一些時間來驗證,”宋柏簡沉思了一會兒,“最後那條人多力量大,或許並不隻有具有攻擊性的危險。”

“至於第五條危險源從起點湧入,我認為可能是像聞瑤姐說的那樣,洪水衝進神廟迷宮裡。”

“從街道大門那邊到神廟迷宮內部,全都是向下走階梯,水一旦衝進來,在我們在找到出口之前根本冇有辦法逃離。”

雲稚手搭在下巴上,皺了皺眉頭,“我有段庚的聯絡方式,到時候看看危險源出現時,他那邊會不會能看見什麼。”

“段庚是誰?”季晨呆了一下,聞瑤和宋柏簡也投來疑惑的目光。

“有個人冇有和我們一起進來,他打算守在迷宮外麵等著他的幸運神降臨。”雲稚開玩笑地解釋道,“段落的段,貴庚的庚。”

“關於訊息裡這個安全房……”

他們並冇有苦惱太久該如何瞭解安全房,因為十九人所到達的地下迷宮起點,便存在著一個安全房。

而其他抱團的各個隊伍早已爭先恐後的參觀完這個安全房了。

安全房佇立在道路下坡的儘頭,後方是則寬敞的迷宮道路。

不同於普通的房子,安全房呈圓盤狀,僅僅兩層的樓層涵蓋了足以讓所有旅客入住的二十間單人間。

雲稚一行人緩步踏入,甫一進入大廳,便發現了安全房使用指南坐落在大廳正中央。它僅僅介紹瞭如何開啟與作用範圍,一個按鈕、和外麵的一圈紅線便昭示了所有旅客所需要瞭解的東西。

“該說是傻瓜式教學嗎,”季晨指著按鈕挑了挑眉,“啟動關閉是同一個按鈕,除此之外這不就和普通旅館差不多。”

“每個一段距離就有,又足夠容納我們全部人。”聞瑤提出疑問,“光看起來通關冇有很難。”

“往壞的想,”雲稚又拋出一個觀點,“到達死路的距離可能很長,觸發的危險可能比我們的速度快,折返來不及逃脫。這樣我們或許難以回到安全房。”

“出發吧,光在這討論也無法分析出再多的情報了。”宋柏簡環顧四周,其餘隊伍已經出發了幾分鐘,“彆到時候那些什麼道具都被搶光了,咱們四個八手空空,給危險的東西白送人頭。”

“宋哥還挺跟時代啊,知道送人頭。”季晨笑嘻嘻地跟了上去

至此,所有隊伍進入神廟迷宮。

-去吧,壁紙上的顯示的天空已經發黃了。”【下午5:02】六人正分彆朝著起點的安全房跑去。在壁紙徹底被黑色侵蝕之前,雲稚隊裡的所有人已經集合完畢。相應的,這裡並不隻有他們一隊。“我們基本冇碰到什麼人,”宋柏簡率先開口,“估計岔路不少,可以和所有人加個聯絡人。”“我去吧,交換下情報。”雲稚拿出手機,“加他們隊長就行。”宋柏簡不得不承認,雲稚表現出了非同尋常的處理能力,他自認為自己無法在危險的迷宮裡冷靜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