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起因

26

息去,拗不過周蘭,他在中間屋發了一會呆,然後提了張小板凳坐在了門廊下,看著對麵方時家發呆。邢越站在他身後看著他,總覺得兒子的狀態不像是辭職所帶來的那麼不對勁,周蘭走到邢越旁邊,順著邢越的視線看向邢知周。“仔仔有心事。”周蘭說。邢越沉了一口氣:“而且還是很重的心事。”“行了,你先去洗澡,我去和他說說話。”邢越沉默,抬手輕輕拍了拍周蘭的肩膀,然後輕著腳步去到了衛生間。周蘭走到邢知周的旁邊,邢知周都冇有...-

方時的母親叫邢天柔,老家就是邢家村,一個村子的人幾乎都是姓邢。

邢天柔出嫁後冇多久,她母親就去世了,在那之後她便長時間遭受方天的家暴。

方時初中時邢天柔便和方天提出離婚,換來的卻是一頓更加暴力的毒打,兩人鬨到警察局,警察局管不了家務事,離婚一事也就不了了之。

等到方時上了高中,大概是在外務工的方天外麵有人了,所以時常不回家,邢天柔這纔有喘息的機會,找人托關係回到了鎮京老家這塊讓方時回來讀高三。

她想要和方時徹底脫離和方天有關的環境。

期間方天回來找過邢天柔,鬨了好一陣,要了錢之後,兩人才終於離了婚,冇人知道他去哪了,但都猜應該和姘頭快活去了。

因為他拿了錢的當天,有人看到他在村口和一個女人卿卿我我。

後來方時和邢知週上了同一所大學,邢知周選擇考研離開了鎮京,方時畢業後直接選擇了投入工作。

程式員,壓力大工資卻很可觀,他在鎮京市裡買了房,把邢天柔接到了市裡生活。

眼見著日子變好了,可一切卻被方天和他的姘頭毀了。

邢知周看著周蘭,周蘭說的大部分事情他都知道,唯一出乎他意料的是方時真的冇有選擇考研,而是畢業直接工作了。

可仔細想想,也是無奈有些事情不是想就可以去做的,現實總是桎梏著人的想法行為,終身不得自由。

不繼續深造確實是方時會做出的選擇。

邢知周覺得胸口悶的很,像是被夏日濃烈的烏雲遮蔽,透不過氣。

“方天不是已經和方時媽媽離婚了嗎?意思又回來找他們了?!”

周蘭歎息,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全部告訴了邢知周。

方天這人好高騖遠,心比天高,那時候和邢天柔離婚分了些錢,整天吊兒郎當。

進廠打工他看不上,做生意又冇本事。

他找的姘頭長得好看是好看,但好看的女的哪裡不要用錢去養?本身也是死矯情硬精緻的女人,做不了什麼活。

兩人就一直稀裡糊塗的過著,難得工作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後來方天被人帶著就染上賭博了。

一開始是小的私人的茶館店賭賭,贏了點小錢之後開始飄啊飄的,再加上有人吹捧真就當自己是在世賭王了,邢家村有人曾經在鎮京市裡看到過方天,那是相當的傲氣。

後來他又被茶館店認識的人忽悠著去地下賭莊。

這種地方多半都是有套路的,先讓人贏,吊上胃口後再大把大把的輸,賭莊又和高利貸的有合作,誘惑人借錢賭博,可謂是傾家蕩產一條龍服務。

方天這邊捅了窟窿還不死心,又從顏色網站接觸到了網絡賭博,一條路走到了黑,雪球是越滾越大,天天被追債的人圍追堵截。

後來不知道他從哪兒知道的方時出息了,賺了大錢在鎮京市裡買了房,方天輾轉打聽到了方時的住址,他就帶著姘頭租了個日租房,住在離方時兩條街的距離,隔三差五的上門問邢天柔和方時要錢。

“方時不會給的。”邢知周說。

他瞭解方時,對於不在意的人事物總是冷漠到極點,哪怕一分一毫,他都不會給方天。

周蘭下意識抿了抿唇,點頭迴應了邢知周,“嗯,不僅冇給還打電話報警說方天騷擾,警察把方天帶回警局關了三天。”

邢知周:……

大概三天的牢獄生活足夠方天想不開很多事,加上回到日租房他的姘頭哭著告訴他高利貸的人又找上了門,還把自己□□了。

人在極致的壓迫下容易變態,方天覺得這一切都是方時母子的錯,拿上菜刀帶上姘頭尾隨邢天柔進了門,把邢天柔砍死了。

在方天和姘頭行凶的時候方時正好回來,方時殺了方天,至於姘頭在送往醫院的路上也嚥了氣。

“這……那方時回來的時候方天和姘頭看到他,也不會饒過他啊,那他不能算正當防衛?或、或者是個緊急避險吧?怎麼可能被判死刑呢?”

邢知周又說:“至少是防衛過當呢?”

周蘭看著兒子的眼睛,最後實在無法看他失望,彆過目光後,說:

“是方時自己不想活了。”

邢知周:“……”

“法院提起公訴,他冇有為自己辯白一句,並且說明瞭當時的情況,一字一句全都對他不利。”

“其實那時方天在捱了一刀後就已經冇有反抗能力了,他的姘頭也想跑,被方時關上門擋住了去路。”

“兩人都向方時求饒,但是方時還是殺了他們,鄰居聽到了聲音報的警,警察破門的時候,方時正一腳接著一腳踢方天的屍體,我真的覺得他是故意的,故意侮辱屍體,故意不給警察開門,故意蔑視法律。”

夜色沉寂,邢知周沉默,周蘭也冇有說話,隻有兩人輕淺的呼吸攪著涼涼秋夜,混進風聲之中。

香樟樹那裡奚奚索索發出動靜,邢知周抬頭看去,藉著路燈的燈光看清是一隻大著肚子的三花貓,很像高三的時候,他和方時收養的那隻叫火腿腸的貓。

不過後來那隻貓離開了,兩人怎麼找都找不到。

三花貓回頭冷冷看了一眼邢知周,然後竄進了草叢裡,消失的無影無蹤。

周蘭深歎了一口氣,起身後手輕輕拍了拍邢知周的肩,“方時他太累了。”

邢知周收回視線,抬眼看周蘭,剋製不住地就哽嚥了。

“媽,我這次回來是為了方時。”

周蘭點頭,“我知道。”

“他給我留了一封遺書。”

周蘭遲遲冇有應聲,嘴唇緊緊抿了一會兒後泄了一口氣,她嘴角扯出一絲絲笑,說:

“嗯,好,路上注意安全。”

周蘭離開,邢知周又乾坐了一會兒,一個人看著方時家的房子。

萬籟俱寂。

直到臀部傳來麻意,他才動了動屁股,起身左右胳肢窩各夾著一張板凳,轉頭回了家裡。

關門的時候隨著門縫變細,對麵方時家也越變越小,直到門合上,像是徹底隔開了兩個世界。

……

邢知周的房間在初一之後,高三之前一直在一樓,上了初中他這人就變得懶得爬樓梯,哪怕一樓到二樓幾步樓梯也懶,所以從二樓搬到了一樓住。

後來高三,漸漸的二樓靠馬路的那個小房間他的東西越堆越多,不記得是某一天一切水到渠成,邢知周就住到了二樓去了。

課桌在窗戶邊,一抬眼就能看到對麵方時家。

自從臥室搬到二樓,也就再冇有換過位置。

-了之。等到方時上了高中,大概是在外務工的方天外麵有人了,所以時常不回家,邢天柔這纔有喘息的機會,找人托關係回到了鎮京老家這塊讓方時回來讀高三。她想要和方時徹底脫離和方天有關的環境。期間方天回來找過邢天柔,鬨了好一陣,要了錢之後,兩人才終於離了婚,冇人知道他去哪了,但都猜應該和姘頭快活去了。因為他拿了錢的當天,有人看到他在村口和一個女人卿卿我我。後來方時和邢知週上了同一所大學,邢知周選擇考研離開了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