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管,其內部的下屬在失去管理者後,也愈發隨性起來,內部管理極其混亂,在某種角度上成為了天界最有名的部門。換句話說,林承安接手了一堆爛攤子。更雪上加霜的是,天界來了通知,下令必須在一年內進行整改,否則將對領導者進行處分,並解散中心。他掏出抽屜裡昨天收到的公函看了看,隨後又頭疼地將其鎖回抽屜裡。他倒是想整改,可有心無力。作為初來乍到的管理者,散漫慣了的下屬們壓根不將冇有經驗的他放在眼裡,毫無權威性可言。...-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契約生成後,林承安收回手,想起這一關鍵問題。

“名字……”

男人眼珠子轉了轉,停頓了一番後,纔給出了回答。

“伊斯。”

他淡淡地說道。

“伊斯……”

林承安低聲重複了一遍,然後也重新自我介紹。

“再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新任死神,林承安。”

“新任死神麼,你上任多久了?現在輪迴管理中心那邊什麼情況?”

“剛上任三個月,怎麼,看樣子你對輪迴管理中心很熟悉?”

林承安推了推眼鏡,微斂的眸子投來詢問的視線。

“一般般,之前去過幾次。”

伊斯雙手插兜,含糊地回答,接著轉移了話題。

“我們現在去哪?”

“你有住的地方嗎?”

“冇有。”

“那你跟我回家吧,我現在住在管理中心的宿舍。”

兩人動身,來到郊區一片空地上。

“中心搬到這地來了?還是被當違章建築拆掉了?”

伊斯環視了一圈四周,除了夜間的濃霧外,平地上什麼也冇看到。

林承安默默瞥了他一眼,扔下簡短的兩個字後就邁步朝霧裡走去。

“跟上。”

向霧中心走去,越走便越覺得四周的能見度低到了詭異的程度,直到最後,竟豁然開朗,一棟近十層高的大樓驟然出現在兩人眼前。

“管理中心去年就從天界搬到陰陽交界之間了,以非內部屬員的視線看,隻會以為這裡是一片空地,而隻有走進這片迷霧裡才能抵達。”

林承安一邊在大門前的識彆係統上操作,一邊對伊斯解釋。

“好了,我已經在中心繫統裡錄入了你的資訊,以後你可以自由出入大樓了。”

他拉開大門,示意人進去。

伊斯也毫不客氣,大步走進。

雖然說是天界的辦事機構,但為了順應時代潮流,輪迴管理中心已經實現全麵現代化,從基礎設施上看和現代辦公大樓無異。

兩人乘坐電梯來到頂樓林承安的宿舍。

他的宿舍是一個一室一廳的小套間,專門供死神使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套間雖然不大,但日常生活完全夠用。

“這就是你的房間?”

伊斯走進去左看看右看看,然後徑直在沙發上坐下,大咧咧地翹起二郎腿,不客氣得就跟回到了自己家一樣。

“嗯。”

林承安點點頭,脫下外套掛好後倒了一杯水遞給他。

“還挺乾淨,跟個女人一樣把宿舍打掃得這麼整齊。”

伊斯不客氣地接過,一口飲儘後將杯子隨手放在桌上,又起身四處轉了轉。

不得不說林承安確實將屋內打掃得很整潔,一塵不染得彷彿冇有什麼生活痕跡,就連被褥床單都鋪得整整齊齊,冇有一絲褶皺。

對他似乎帶刺的評價充耳不聞,林承安默默將他隨手亂放的杯子收回茶幾,然後把人從臥室趕出來:

“隻有一張床,你去睡沙發。”

“憑什麼?”

伊斯看了一眼那張長度明顯容納不了自己身高的沙發,一把撐住臥室門的門框,不肯讓步。

“單人床睡不下兩個人。”

林承安言簡意賅地回答。

“擠一下,或者你去睡沙發。”

“不行,你去睡沙發。”

“沙發睡不下,太短了。”

“那你化成貓睡上麵。”

“那我都化成貓了,為什麼不能睡床上?”

“……”

好像,有點道理?

被他問到,林承安陷入了沉默。

“對吧?”

見他猶豫了,伊斯立刻抓住機會擠進房間,不待他反對,瞬間再次化成黑貓,靈巧一躍就跳到了床上,隨後反客為主地趴下。

行吧,跟貓睡總比跟男人睡一張床好。

看著主動盤成一團睡在床外側的黑貓,林承安索性隨他去,洗漱完後也熄燈掀開被子上了床。

不過他冇想到的是,當他睡著以後,深夜伊斯竟又偷偷地變回了人形,堂而皇之地擠進被窩,霸占了半張床。

第二天醒來時,林承安總感覺自己被擠得快要喘不了氣。

“唔。”

他迷糊地揉了揉眼,納悶昨晚自己睡相怎麼這麼糟。

可等他拿過枕頭邊的眼鏡帶上,看清楚身旁時,竟震驚地發現自己旁邊多了一個腦袋。

下一秒,巨大的一聲“咚——”傳出了宿舍。

“非常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身體先於腦子行動,看著被踹下床的伊斯,林承安愧疚地坐在床邊道歉。

“……”

和被子一起躺在地上的伊斯默默翻了個白眼。

為表歉意,林承安特意將單人床換成了雙人床,好讓晚上伊斯能夠上床睡覺。

隻不過床的正中間被他用枕頭隔上了一條線,將床對半劃成了一人一半位置,以防在床上互相碰到。

————

“小梅,人都到齊了嗎?”

早上九點,林承安帶著伊斯來到會議室,他看了一圈稀稀拉拉的參會人員,讓人點數。

“嗯……我看一下。”

名叫小梅的女生翻了翻簽到冊,開始輕點人數。

點名時陸陸續續又有不少人踩點趕到,慢慢的會議室才坐滿了人。

“死神大人,還差蕭馳。”

點好人數後,小梅彙報道。

“又是他,算了不等他,直接開會吧。”

聽到這個讓人頭大的名字,林承安就太陽穴作痛。

“是。”

會場安靜下來後,林承安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各位早上好,今天召集大家來開會,主要就是一件事,向大家介紹一位新同事。”

他招招手,站在他身後的伊斯會意地上前一步。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伊斯,也是即將加入我們輪迴管理中心的新成員,希望大家能夠在日後的工作中好好相處。”

伊斯點頭承認,站在他身旁,冇再說什麼。

昨天簽訂契約時林承安就告訴了他需要加入中心,對此他倒冇什麼抗拒,滿口答應。

“歡迎歡迎。”

“是個小哥,還挺帥的誒。”

下屬們竊竊私語,大部分對伊斯的到來接受良好。

“新成員?那他要分到哪個部門?”

有人舉手提問。

“伊斯會直接在我手下做事,擔任我的助理,一切薪水和獎勵從我那份額度裡劃撥。”

林承安回答。

聞言,眾人更是對此冇有異議。

正當他還想說什麼時,推開的會議室大門突然猛地撞到牆麵,發出的巨響打斷了他的話。

眾人齊齊扭頭朝門口看去。

隻見一個銀白色長髮的男人推門而入。他一襲風衣,雙手插兜,衣襬上還有不少被濺上的明顯鮮紅血跡。

在看見林承安後,他不屑地輕嗤一聲,大步向前,作勢要徑直越過人,絲毫冇有要彙報遲到原因的意思。

“蕭馳,等一下。”

就在他即將從身旁走過時,林承安抬手攔下了他。

“怎麼了,我們的新任死神大人有何吩咐?”

被喚作蕭馳的人停下腳步,目中無人地仰起頭俯視著他,在說到最後幾個字時,還刻意陰陽怪氣地加重了語氣。

“你應當知道有規定,不允許在引渡輪迴的過程中使用暴力吧?以及今早上有會議,你已經遲到了。”

假裝冇聽出來他話語裡的嘲諷,林承安開門見山地指了指他衣襬上的血跡。

“知道又怎麼樣?遲到又怎麼樣?”

蕭馳挑了挑眉,直接拍開他的手越過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翹起二郎腿,囂張得彷彿他纔是領導。

“開會講了什麼?”

他偏頭問身邊的人。

“來了新人,是老大的助理。”

“新人?”

聞言,蕭馳來了興趣,目光鎖定在了正中間的新麵孔伊斯上。

“怎麼,有意見?”

感受到他的不懷好意,伊斯挑眉,不甘示弱地與他對視。

“有冇有意見,那還得看你的水平。”

說罷,蕭馳起身,來到伊斯的跟前。兩人正麵相碰,劍拔弩張。

看著對峙的兩人,林承安擰起了眉頭。

蕭馳是中心裡出了名的刺頭,不服管教還慕強,崇尚實力至上,也因此對林承安最為不敬重,據不承認他這個領導。

想給人一個下馬威,蕭馳搶先一步出手,向伊斯揮出拳頭。

“就這?”

伊斯的眼中閃過一抹鄙夷,靈巧地躲過,下一秒,地麵上漆黑的影子像是活過來了一般,掙紮著從地麵湧出,藤蔓一樣捆住了蕭馳,讓他掙脫不開。

“你都不夠格跟我比,頭腦簡單四肢還不發達,需不需要我教你什麼是禮貌?”

“唔——”

蕭馳拚命掙紮,使用能量對抗也完全無法掙開,反倒被懸舉在半空,死死勒住。

太恐怖了,簡單的一招就完全製住了蕭馳,要知道在整箇中心,蕭馳的實力排得上前幾,那這個伊斯的實力豈不是更加……

其他人從詫異中回過神來,麵麵相覷,不敢做聲。

“行了伊斯,停下來。”

見蕭馳被勒得麵色發青,林承安拍了拍伊斯的肩膀,示意他停下來。

“遵命。”

伊斯聳了聳肩,尾音上揚,立馬解開了束縛。

“你還有異議嗎?”

他看向跌下來被人扶住的蕭馳,挑釁地問。

而蕭馳緊咬著下唇,死死瞪著他,冇有回答。

“冇有其他事情的話,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散會。”

————

“真冇想到,你這老大當得這麼憋屈。”

會議結束後,兩人開車出門,路上伊斯揶揄道。

“那不然你以為我喊你來這養老的嗎?”

林承安白了他一眼,繼續開車。

“要不要我幫你把他們全打趴下?這樣他們肯定服你。”

“免了,都什麼年代了你還想搞強權政治啊。”

“就算要整改,也得從製度層麵著手,製定長效機製。”

不過不得不說,林承安敢肯定伊斯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兩人簽訂契約,便能共享體內能量,以林承安目前不會使用能量的情況來看,他就相當於伊斯的充電寶,能夠為他提供力量。

方纔他隻是使用了那麼一點能量,就可以展現足以製服蕭馳的力量,其實力可見一斑。

“到了,下車。”

停好車後,兩人走進市中心一處商場。

雖然是死神,但是按照規定也是能來人界的,更何況取得的薪水也能按一比一的彙率轉化為人界的貨幣。林承安帶伊斯來這,主要是想給人準備幾套換洗衣服。

“先生,要不要看看我們的協議班,不上岸全退喔。”

走在路上,林承安手中忽然被塞進一張傳單。

盯著那張寫滿考公資訊的傳單,他沉默幾秒,突然靈光一閃。

“怎麼不走了?”

見人頓在原地,伊斯好奇地湊上去問道。

“我有辦法了,我知道該怎麼整改管理中心了。”

林承安眼睛裡閃著星星,對他揮舞著手裡的傳單,興奮地道。

-一抹鄙夷,靈巧地躲過,下一秒,地麵上漆黑的影子像是活過來了一般,掙紮著從地麵湧出,藤蔓一樣捆住了蕭馳,讓他掙脫不開。“你都不夠格跟我比,頭腦簡單四肢還不發達,需不需要我教你什麼是禮貌?”“唔——”蕭馳拚命掙紮,使用能量對抗也完全無法掙開,反倒被懸舉在半空,死死勒住。太恐怖了,簡單的一招就完全製住了蕭馳,要知道在整箇中心,蕭馳的實力排得上前幾,那這個伊斯的實力豈不是更加……其他人從詫異中回過神來,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