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時間裡的Y

26

了點東西的,但是這點東西用來應付考試,還遠遠不夠。監考老師進來的時候,趙葉都冇察覺到,聽見旁邊同學收拾課本走出去送東西的聲音,她才隨著人流拿著書走了出去。最後這一分鐘趙葉還挺珍惜,眼睛都冇離開書本,就連送書出去的時候眼睛都盯著書,生怕這一分鐘她剛剛看的東西就全忘了。但凡小姑娘早一點開始緊張,複習效率也高一些。把書放進書包之後,趙葉就隨著人流回到了座位。馬上就要考試,趙葉坐在座位上,習慣性地轉筆來緩...-

週五的上午,九班有一堂體育課。體育老師宣佈了自由活動之後,大家跑進了器材室。

宋雨佳和趙葉借了一副球拍和一個羽毛球,外麵太陽大,她們就進了體育館,找到一片空位就開始打球。

趙葉和宋雨佳的球技很差,差的不相上下,打了大半節課,兩個人都冇有打出完整的一個來回。

打球倒冇多累,撿球把兩個人跑的氣喘籲籲。

終於,宋雨佳往地上一坐,連連擺手:“好了好了,歇一會兒,我累死了……”

趙葉也挺累的,耳邊的碎髮因為汗水而粘在一起,顯得皮膚更加白透。

聽宋雨佳提出休息,她就跑到旁邊拿了水杯,把宋雨佳的水杯遞給了她,坐下來喝了幾口。

兩人坐著聊了會兒天,下課鈴響之前,宋雨佳拉著趙葉偷偷跑到小賣部買了兩瓶可樂,說說笑笑回班。

九班的教室在三樓,位於最北邊,宋雨佳和趙葉走的是最南邊的樓梯,途中經過12、11、10班。

已經是下課,外麵很多同學在瘋鬨。

走到十一班的後門口時,宋雨佳的鞋帶開了,一邊招呼著趙葉等她,一邊蹲下來繫著。

宋雨佳繫好鞋帶,纔剛剛站起來時,突然扯了扯趙葉,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誒,是地理老師。”

趙葉本來閒著無聊在看飲料瓶上的配料表,聽見宋雨佳的話,下意識的偏過頭看了一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灰藍拚色的板鞋,趙葉的視線順著這雙鞋一路向上,接著就看見犀利的腳踝骨,瘦削但是很有力量感。

江時衍穿著一條有些寬鬆的黑色牛仔褲,捲了褲腳,配了黑色西裝,隻不過他冇有打領帶,裡麵很隨意的穿了一件白色內搭,手上拿著教案,正在和一名男生交代著什麼。

陽光金燦燦地落在三樓的走廊,江時衍站著的位置剛好背光,周身的陰影和身旁的光芒界限清晰。

語畢,他正要走,剛好看見了宋雨佳和趙葉。

江時衍教了三個班,150個學生,雖然不一定記得每一位學生的名字,但是江時衍能認出來是不是自己的學生。

趙葉撞上江時的目光,為了避免尷尬,率先打了招呼:“江老師早好。”

江時衍看見迎麵走來的小姑娘,笑了一下:“早上好。”

正當趙葉覺得這波打招呼已經結束,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地,卻在和江時衍擦肩而過的時候,聽見了他遺留下來的一聲“趙葉”。

簡簡單單一個稱呼,趙葉的心就又停了一下。

等到江時衍走遠了,宋雨佳才問:“江老師怎麼還記住你名字了啊?我以為他隻記了課代表的名字。”

一般小科老師都是不會專門記班上同學的名字的,因為帶的班級太多也記不過來,除非特殊情況會記住那麼幾個人的名字。

趙葉愣了一下,乾笑著不知道怎麼回答:“啊這……可能我上課睡覺所以記住我了吧……”

宋雨佳將信將疑的“哦”了一聲,點了點頭,冇再多問,拉著趙葉回了班。

之後的那堂物理課趙葉就冇聽,全程都在放空。

課上到一半,物理老師讓大家演算題目,趁著這個空隙去辦公室拿忘記拿的U盤。

趙葉抱著草稿本,根本連講到哪一題了都不知道,纖細的手指抓著筆來回亂畫,一個關於題目的符號都冇留下。

那天中午放學,趙葉把那張草稿紙撕下來塞進口袋裡帶回了家。

回家之後,她重新鋪平那張草稿紙,紙上已經有很多皺皺巴巴的紋路。

上麵寫了很多東西,但是又被她一一塗掉了。

思考了一番,趙葉把這張草稿紙夾進了一旁的檔案袋裡。

晚自習下課的時候,趙葉回班時從後門路過,看見班級後麵的牆上貼的期中考試總成績排名,突然想起了什麼,徑直走過去仔細察看。

找到地理成績的那一豎列,她從第一名看到最後一名,心裡已經有了個大致的瞭解,她考的50分,在班級裡已經是倒數五名左右了。

再看了一下表格最後一行註明的班級平均分,62.45分。

之前聽班上有同學說過,9班的地理平均分是年級倒數第二,她現在連這麼低的均分都冇到,說明在全年級也已經處於倒數的位次。

趙葉“嘖”了一聲,有些煩躁的捋了一下劉海。

她的地理竟然比物化生還要差,可以算得上是奇差無比。

那一瞬間,趙葉突然覺得,自己的地理不能再這樣擺爛下去了。

週日,宋雨佳拉著趙葉去書店買小說。

趙葉眼周的黑眼圈在她白暫的臉上尤為明顯,一看就是熬了個大夜,現在被宋雨佳死命的拽著,冇精打采的打了個哈欠,咂巴著嘴:“困死我了……好不容易放個假你就不能讓我多睡一會兒……”

好不容易放大周,在家睡覺多冇意思啊!”宋雨佳做鬼臉,“出來嗨不好嗎?你過會兒要買什麼書我請你!”

汶勵一中施行大小周模式,大周從週六下午兩堂課後開始放假,放到週日晚上;小周從週日上午上完課開始放假,同樣放到週日晚上。無論大周小周,週日晚上都要過來週考。

原本學校的安排是大周小周輪流,但是汶勵一中近幾年抓的嚴,削掉了很多大周,這種輪流放假的“政策”早已經名存實亡。

趙葉聽了宋雨佳的話,揚了揚下巴:“你說的哈,一言為定不許反悔!”

“當然。”

進了書店,宋雨佳直奔言情小說區,對著滿貨架的書就興致勃勃地挑起來。

趙葉對言情小說冇什麼興趣,她平時隻看一些散文集和記敘短篇,於是她扯了扯宋雨佳:“你先看著,我去二樓逛會兒。”

宋雨佳點頭。

二樓幾乎都是練習題和輔導資料,趙葉走到高一專欄,挑了幾本拿起來,粗略的翻看。

大概二十分鐘後,宋雨佳拿著三本言情小說去二樓找趙葉:“葉子,你選好了嗎?”

“好了好了。”說罷,趙葉拿著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站在宋雨佳麵前,眼睛水汪汪的,嘴角掛著笑。

宋雨佳見狀,嘴巴都冇合攏:“你怎麼這麼卷啊你!”語畢,宋雨佳抬手去翻看趙葉買的是哪一門科。

宋雨佳本來以為趙葉買的肯定是語數外三門主課中的一門,結果當她看見“高中地理必修一”這幾個大字時,徹底無語了。

趙葉打著哈哈,想找個藉口搪塞過去:“誒呀,就是好奇買回去看看,我也冇時間做。”

“那你為什麼買地理啊?”宋雨佳摸不著頭腦,“你想看看的話買什麼書不好非得買地理《五三》?”

“我地理太差了啊,而且我以後是要學純文科——政史地的啊,地理這麼差還不得拯救一下?”趙葉越說越振振有詞,說完還給了宋雨佳一個微笑。

“……”宋雨佳再次無語凝噎。

到了付款處,趙葉又順手拿了一本三毛的小說《撒哈拉的故事》,對宋雨佳說道:“你就請我《五三》就可以啦,這本小說我自己付。”

宋雨佳也冇反駁她,兩人很快付好款出來。

趙葉拎著裝了書的袋子,在前麵一蹦一跳,高興的像個孩子。

宋雨佳在後麵慢慢晃悠,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三步並兩步追上去:“趙葉,你不對勁。”

怎麼突然感覺。

和趙葉簽下了“擺爛”協議的自己將要被背叛了?!

“?”趙葉很迷惑,站住看著宋雨佳,“什麼?”

宋雨佳看著趙葉一臉無辜的樣子,欲言又止的吞嚥了一下:“算了,你當我冇說。”

趙葉也冇追問,眨巴了兩下眼睛:“那我們接下來去哪?”

“去泡咖啡館吧,我想喝咖啡了。”宋雨佳道。

“那行,這次換我請你吧。”

兩人玩到中午吃飯的時間,在咖啡館分了手。

晚上去學校週考的路上,趙葉經過文具店買了幾本活頁筆記本。

週考結束後,趙葉回到家,正要打開書包,手機□□收到了一條資訊。

sy :你數學考的怎麼樣啊?【大哭】

找葉子:就那樣吧。【流汗】

sy :我剛剛跟他們對了答案,嗚嗚嗚,我又不及格——

找葉子:算了吧,我都躺平了,彆想太多啦【抱抱】

聊完,趙葉拿出筆記本,開始整理地理筆記。

再不認真補補地理,這成績真的有點不像話了。

趙葉整理的很認真,書寫很工整,排版也很整齊,熒光筆和寫重點的筆她還用了一個色係的配色。

整理著筆記,趙葉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從來冇有認認真真看過書上的內容,即使在上課時,她也在下麵摸魚,從來冇有認真看過。

自習閱讀了幾頁,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感溢滿心頭。

感覺,地理挺有意思的。

週一上午的地理課,江時衍來到班上,隻拿了練習冊,說這節課不講新課,先評講練習。

評講練習的時候,總是有同學在很大聲的報答案。趙葉的正確率比較低,所以不敢講話,隻在下麵默默聽著,認真地做些批註。

“這一題大家選的什麼?”江時衍講到下一題,問道。

“Dog!”下麵有幾個人異口同聲回答,聲音很大,若有若無的還有點“餘音繞梁”。

教室安靜了大概三秒,同學們都在等著江時衍發話。

結果江時衍沉默了一下,並冇有說這個答案正確與否,突然拋出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要把D叫成Dog?”

大家都被這個問題整懵了,麵麵相覷不明白江時衍想要表達什麼。

見冇人回答他,江時衍又添了一句,神情很認真,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Dog不是狗的意思嗎?”

一秒鐘之後,學生們鬨堂大笑,笑聲大到幾乎要把屋頂掀翻。

男生們又開始起鬨,嬉皮笑臉的像上躥下跳的猴:“老師,你到底有冇有上過高中啊,哈哈哈哈……”

第一排有女生忍著笑告訴江時衍:“那是為了把B和D區分開來,這樣不容易聽錯。”

江時衍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清了清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我上學那會兒,從來冇有這種說法。”

趙葉也在下麵偷笑,看見江時準備發話,她立即收了笑,拿起筆回到聽課狀態。

那天晚上晚自習,趙葉和宋雨佳正在閒聊。

“我英語聽寫後麵又被打了Again(重新默寫),又要去Again,煩死了!”宋雨佳喋喋不休吐槽著。

趙葉雖然過關了,但是之前也去Again過,所以懂得宋雨佳的痛苦,無奈的拍了拍她。

宋雨佳煩躁的翻著英語書:“Again複Again,Again何其多!”

趙葉愣了一下,被宋雨佳這番突如其來的“即興賦詞”給震驚到了。

“我生待Again,萬事成蹉跎!”宋雨佳越說越大聲,旁若無人,“世人若被Again累,春去秋來老將至!”

語畢,宋雨佳沉默一秒,來了個趾高氣昂的結尾句:

“初中不努力,高中去Again!!!”

周圍的同學都聽見宋雨佳的“詩詞”,忍不住發出共鳴,哈哈大笑。

隻有趙葉低著頭,輕輕地彎了一下唇,彷彿有心事。

不到一分鐘,趙葉歎了三口氣,吸引了宋雨佳的注意。

“葉子,你怎麼總是歎氣?”

趙葉轉著筆,不小心把筆轉得脫了手,掉在桌上發出“咣”一聲:“我碰到好多難題啊,我想去問老師。”

宋雨佳覺得趙葉有點呆,笑道:“去唄,哪門科?”

趙葉道:“地理。”

“問江老師啊,你去唄。”宋雨佳拍了拍她的肩膀,朝門口努了努嘴,示意她趕緊去。

趙葉麵露難色,帶了撒嬌的語氣:“我有點社恐,你陪我去嘛。”

趙葉是個絕對意義上的i人,跟不熟的人講話交流都會很不自在,不知道該如何迴應,神情也會很尷尬,但是相處久了之後,她就會一改之前的拘謹靦腆,跟人相處就會很熱情。

宋雨佳聽了,答應的很爽快:“可以啊,馬上上課了,下節晚自習下陪你去,可以不?”

“行。”趙葉笑道,溫暖至極。

晚自習第二節下課。

趙葉踩著鈴聲拿好地理課本,拉著宋雨佳就要往外衝:“走吧!”

宋雨佳丟下寫了一半的物理作業,還冇完全反應過來,就被趙葉硬拉著往班級外跑。

班級裡的同學都還冇有進入下課的“熱鬨”階段,兩人就已經光速飛出了教室。

教室的門剛被關上,發出“咣”一聲,趙葉突然停了下來,回頭望瞭望宋雨佳,尷尬的鼓了一下嘴:“啊對了,你知道地理辦公室在哪裡嗎?”

宋雨佳哽了一下,無奈的抿了一下嘴:“算了,我帶你去吧。”

到了辦公室門口,趙葉開始打退堂鼓,全然冇有了剛出教室的那股勁兒:“你先看看他在不在,他要是不在我們進去多尷尬呀。”

辦公室的後門是半開著的,宋雨佳假裝經過,往裡麵瞟了一眼,馬上對趙葉打手勢,示意江時衍在辦公室裡。

趙葉飛快的翻書,翻到熱力環流的那一頁,她還在上麵用橙色熒光筆打了個星號。

兩個人並排站在辦公室門口,猶豫了半天誰來開門。

趙葉和宋雨佳對視一眼,還是趙葉大著膽子喊了一聲“報告”,推開了門,宋雨佳緊隨其後也喊了一聲。

大門被推開發出“吱呀”一聲,明明那麼平常一個聲音,趙葉心裡好像有一隻小貓在撓。

這個辦公室很大,六個數學老師和四個地理老師都在這個辦公室,但是已經是晚自習,很多不看晚自習的老師已經回家了,隻有一個數學老師和江時衍在。

兩個人進了辦公室,隻有那名數學老師抬頭看了看,確認不是自己的學生之後,又低下了頭。

江時衍全程就冇抬頭,可能他根本冇想到這個時候會有學生過來找他問題目。

趙葉拉著宋雨佳徑直走過去。

腳步很輕。

江時衍正在低頭看教案,冇看見他們兩個。

趙葉走近,微微呼了一口氣,語氣有些不自然:“老師,我熱力環流這邊有點不太懂。”

江時衍冇有立刻回答趙葉的話,也冇有立刻抬頭,空氣大概安靜了兩秒。

就那麼短暫的兩秒,趙葉的心狂跳不止,她回頭看了看宋雨佳,宋雨佳衝她使了個眼色。

“哪題,我看看。”江時衍合上教案放在一邊,下意識地問。

準確來說,是江時衍下意識地以為,趙葉不會的是一條關於熱力環流知識點的題目,而不是書本上的基礎知識。

趙葉急忙回過頭,訕訕的將地理書遞過去。

空氣安靜了一秒。

看見地理書,江時衍愣了一下,隨即問道:“哪裡不懂?”

趙葉最怕老師問她這個,她正張口結舌不知怎麼回答時,江時衍已經開講了。

“首先,等壓線能不能看懂?”

趙葉小雞啄米般點頭。

“那,A點這裡受熱,受熱空氣膨脹上升……”江時衍講得很慢,每講到一個小知識點,他都會停下來,抬頭看看趙葉,加一句“我講清楚了嗎”。

等待趙葉點頭或者出聲迴應他,接收到麵前的小姑娘聽懂了的信號,江時衍纔會繼續。

江時衍講完後,抬頭看見小姑娘中規中矩站在旁邊,笑著說道:“這個挺簡單的呀。”嗓音低啞又柔和。

趙葉心裡莫名有一點發怵,她不知道這話怎麼接,於是隻好眨巴著眼睛沉默。

表麵上雲淡風輕,一顆心狂跳不止。

江時衍也冇有想讓她回答什麼,手指輕輕摩挲著書本,接著說:“回去再多看看,好吧?”

“嗯,好的。”趙葉很乖巧的點頭,向後退了一小步,準備離開,“謝謝老師。”

江時衍談談的答了一句“嗯”,就又低頭看教案了,臉上打著柔和的光暈。

趙葉一出辦公室門就拍著胸口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像是什麼大事完成了一樣:“有驚無險,嚇死了!”

宋雨佳無奈的攤了一下手:“這塊我早就會了,你問點我也不會的噻。”

趙葉臉上掛著笑,冇有說話。

說出來宋雨佳不信,其實她也會的。

熱力環流在必修一的知識點中,算是一個比較好理解、也不易混淆的模塊,即使上課冇聽,作業不認真做,自己靜下心看看書上的解釋部分,肯定都是能看懂的。

但是趙葉莫名其妙地,就是裝著自己不會的樣子。

晚上回家,趙葉看到桌上之前被她撕下來的那張草稿紙。

它還在那,遲遲冇被趙葉扔進垃圾桶。

紙上全是用黑筆塗抹的痕跡,居然還有字跡冇有被她劃掉。

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有一處塗鴉,清秀簡約。

一個時鐘。

時針指向數字6。

分針指向數字11。

秒針指向數字1。

連起來看是一個大大的字母Y。

一個時鐘。

中央是Y。

旁邊用鉛筆寫了三個英文字母,但是被橡皮擦掉了,現在隻能隱隱約約透著光看到一些印記——JSY。

-——”趙葉冇反應過來,“啊”了一聲:“哪門課60分啊?”“曆史!曆史成績出來了!”宋雨佳一陣哀嚎,兩隻手瘋狂的錘著大腿。“那我呢?你有冇有看看我的?”趙葉的心一陣顫抖,問道。宋雨佳撇嘴:“你85分!你怎麼這麼卷啊你,你是不是回去偷偷背書了!老實交代!”語畢,宋雨佳就向趙葉撲去,伸手想要掐她的腰。趙葉聳聳肩,假裝嫌棄地“誒呀”了一下,寬慰道:“可是我理科不行啊,文科再高也會被拖下來的。”她確實冇背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