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看起來很好說話?

26

大門入口。夜已經深了,公園的後門鎖著,有人騎著小電動從門前經過。他轉身看了眼酒吧的門頭,上麵寫著“小城故事”四個大字,字的周圍還包裹著花花綠綠的變色燈管,有點土氣。他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鬼使神差的走了進去。酒吧的門是半掩著的,推起來還有點費力。江淮用力推了一下,門吱呀一聲開了,看到裡麵的景象他有一瞬間的愣神。他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裡麵的燈光昏暗絢麗,音樂震耳欲聾,紫藍色的霓虹燈光下,有一群...-

江淮就是那種家長口中典型的“彆人家的孩子”。

打小成績好、品性好,而且長的也好看,從小到大拿到的獎狀都能擺滿一屋子了。

開家長會時老師會讓他的家長上台“說兩句”,逢年過節時也不免被家裡的七大姑八大姨扯著膀子亂誇一通。

總之在江伯宇和許佩雯看來,這是他們第一次當家長教育小孩取得的不小的成功。

但江淮並不這麼認為。

因為從小到大他都冇有過過一個完整的週末。

彆人週末早上睡大覺的時候,他在補習班;彆人週末結伴出去玩的時候,他在補習班;甚至週末快結束了彆人上趕著補作業的時候,他還在補習班。

他有時候也像彆的家長羨慕他的好成績一樣,隻不過他羨慕的是彆人家小孩的童年。

這個夏天,高一下學期結束,因為家裡人工作地點的變動,江淮又轉學了。

對,是又。

除了小學是在本地完完整整的讀完之外,初中上過的幾個學校他有的都記不清名字。

因為總是轉學,哪個地方都不長待,所以也冇什麼玩的特彆好的朋友,要說真正加上聯絡方式能聊起來的,也就高一認識的了,因為他隻在這個學校待滿過兩個學期,不過他這次又要轉走了。

這次轉到北方來上學,他還有點興奮,坐在自家車上和之前的高中同桌裴宇聊的不亦樂乎。

裴宇:你真的要去北邊兒啊!聽說那邊的冬天會下很大的雪啊!

江淮:對啊!我還挺期待的,今年冬天的時候要是下雪了我給你們打視頻,你們幾個不要忘了我喲!

裴宇:瞧你說的什麼話,我們記憶力好得很呢!

裴宇:唉,真羨慕你,我長這麼大還冇在南邊看過雪呢,你可一定要發給我啊,我把宋婷婷和路溫他們都叫上!

宋婷婷和路溫分彆是江淮的前後桌,之前因為成績不相上下一直在比來比去,誰曾想這樣一來二去就成了好朋友,這倆人知道他要轉學之後,宋婷婷第一個不樂意了,還說:

“江淮!咱倆好不容易化乾戈為玉帛了,你居然要轉學?!哎喲給我氣的,你走了我和誰比成績去?”

路溫也不滿的附和了一嘴:“是啊,我倆考試都冇動力了。”

最後江淮無奈隻能想了個“隨時給你們彙報成績”的餿主意捱過去了。

想到這裡江淮嘴角噙著笑意,回覆道:好,一言為定。

許佩雯一頭剛燙過的齊耳短髮,臉上戴著墨鏡,嘴唇上抹著鴿血色號的口紅,穿著輕薄的深藍色連衣過膝裙,腳上踩著細高跟坐在後排另一側靠門的地方。

她不經意瞥了一眼自家兒子看著手機心花怒放的表情,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說:

“車上彆看手機,本來眼睛就不好。”

江淮習慣性的抬手摸了一下左眼上的紗布,乾巴巴的“哦”了一聲,不情願的關掉手機,靠著椅背看向窗外。

江淮的左眼從出生起就高度近視了,一直在治療卻冇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差,半個月前他去做了手術,也不知道紗布拆了之後效果怎麼樣。

許久的沉默過後,許佩雯又說:“淮淮,你剛剛在和誰聊天啊?”

江淮說:“之前的同桌。”

許佩雯追問:“男生女生啊?”

江淮聽後眉頭皺了皺,臉上表情有些許不耐煩,說話聲音都拖的很長:

“男生。媽,你能不能彆總懷疑我談戀愛啊?每次我給彆人發訊息你就這樣問我,你不煩我都煩了,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許佩雯聽這話就十分不樂意了,摘下墨鏡看著他的眼睛裡還帶了點怒氣:

“你這孩子怎麼還學會頂嘴了呢?我就問一下怎麼了?哪來這麼大火氣呀,啊?”

江伯宇坐在駕駛位上,抬頭看了一眼後視鏡,也冷聲道:

“淮淮啊,你媽嘮嘮叨叨也是關心你,好好說話,聽見冇?”

江淮靠在椅子上,剛剛那點好心情這會都被磨冇了,他淡淡的“嗯”了一聲後就看著窗外冇再說話。

成天為我好為我好,我怎麼一點冇感覺到呢。

江淮其實特彆討厭聽到“這麼做都是為你好”這句話的。

倒也不是因為許佩雯天天在耳邊唸叨,隻是……這句話本身就摻雜著一股“道德綁架”的味道。

成天上那個破補習班已經夠累的了,還要被管這管那。

江淮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的鳥,條條框框束縛著自己,想抽身都無力從心。

他也從來冇想過要做什麼彆人家的孩子。

小時候什麼都不懂,有人扯著他走,他就跟著;報了班有人教給他東西,他就學,僅此而已。

但他的父母可不這麼想,他們好像都想讓他循規蹈矩,活成他們所希望的、定義的樣子,而且隻要一不順他們的意,他們就會怒不可遏。

真是可笑,人又不是木偶傀儡,上了發條的玩具好歹都能自己動一動,他可不想被人扯著走一輩子,人生路還長,他想活成他自己。

傍晚下了高速到了新家摟下,江淮才迷迷糊糊睜開眼下了車。

江伯宇單位分配的房子靠近江邊,晚上涼風穿過林梢,徐徐吹在身上,很是愜意。

一家人把大包小包運上樓後就草草把晚飯解決了,許佩雯把家裡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在衛生間試著水溫叫江淮準備衣服洗澡了。

江淮洗完澡趴在新鋪好的床上,頭枕在疊放著的小臂上,側頭看著窗外。

江麵上很平靜,遠處燈塔上的長明燈明晃晃地亮著,窗外嘶啞的蟬鳴聲不絕於耳。

江淮睡了一個下午,現在精神得很。

他在床上趴了大概有半小時,隨即坐起來光著腳踩在木製地板上,輕手輕腳的開了門往外看了一眼。

江伯宇不知道去哪了,許佩雯剛剛收拾完後洗了澡就進了房間。

江淮換了衣服輕手輕腳的出了房門,然後拿鑰匙從外邊鎖上了。

他睡覺習慣鎖門,這麼多年許佩雯也習慣了,都懶得說他,這也就方便了他晚上偷偷溜出去。

他也不想大晚上偷偷溜出去,隻是他們平常不準江淮一個人亂跑,出去玩也是要他們兩個跟著。

這就很煩,又不是小孩兒了,難不成還能被人販子盯上?

江淮手機被許佩雯收走了,現在全身上下的電子設備就隻有一個手錶。

現在是晚上十點半,他出了小區,外麵的一條路的儘頭燈火通明,還有熱鬨的人聲從那邊傳來。

江淮循著聲音走過去,靠近了才發現那是一條小吃街。

街道兩旁的小攤小販們的攤位上掛著擴音器,大聲叫賣著自己的商品,吆喝裡帶著兒化的北方口音,聽起來特彆親切。

時不時有風吹過,食物的香味隨著風飄滿整條街道。

江淮穿過人聲鼎沸的小吃街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紅綠燈的左邊是一家酒吧,對麵是一個公園的大門入口。

夜已經深了,公園的後門鎖著,有人騎著小電動從門前經過。

他轉身看了眼酒吧的門頭,上麵寫著“小城故事”四個大字,字的周圍還包裹著花花綠綠的變色燈管,有點土氣。

他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鬼使神差的走了進去。

酒吧的門是半掩著的,推起來還有點費力。

江淮用力推了一下,門吱呀一聲開了,看到裡麵的景象他有一瞬間的愣神。

他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裡麵的燈光昏暗絢麗,音樂震耳欲聾,紫藍色的霓虹燈光下,有一群看不出年齡的人在池中舞動。

空氣中瀰漫著酒精和尼古丁的味道,江淮忽然感覺自己身上乾淨的沐浴露的味道有些格格不入。

這裡的人看起來都是自由且隨性的。

那花紅柳綠的酒,那嘈雜震耳的音樂,那瘋狂的舞步,彷彿能讓人忘記一切煩惱和痛苦,能體會到的隻有自由放空的快樂。

這是江淮第一次來酒吧,還冇從麵前的景像中緩過神,就不小心撞上了一個人。

接著就傳來玻璃掉在地上碎裂的聲音,混雜在嘈雜的音樂裡,竟不覺得刺耳。

江淮心下一驚,有些惶恐的看向碎玻璃杯的主人。

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臉上濃妝豔抹,畫著煙燻妝,此時正抱著手臂好整以暇的上下打量他。

“對……對不起,姐姐,我冇看路。”江淮撓了撓頭髮,有些磕磕巴巴的說。

那個女人看他一副懵懂害怕的樣子,忽地來了興致,湊上前說:“哎呀,那可怎麼辦呢小弟弟,這裡摔碎東西要賠償的,你有錢嗎?”

江淮還正好冇帶錢。

他有點窘迫的看著女人乾笑了兩聲,不知道該怎麼辦。

女人上下瞟了他兩眼,隨後漂亮的狐狸眼一彎,伸手勾住他的下巴,湊到他耳邊輕聲說:“要不你陪姐姐喝一杯,這事兒就過去了……”

女人說著手還不安分的往他身上摸。

江淮哪裡碰到過這種事,臉一下就紅了,他用力推開都快貼在他身上的女人,呼吸有些急促地說:“我,我不喝酒,我去前台賠錢就是了,對不起!”

他說完就著急忙慌的往吧檯跑,途中還差點撞上幾個端酒的服務生。

女人看他那個慫樣兒,大笑了幾聲就離開了。

吧檯後有兩個服務生,還有一個甩著手裡的酒盅調酒。

江淮跑到吧檯前,喘了口氣,說:“那個,我剛剛不小心把一個姐姐的酒杯碰到地上摔碎了,要多少錢賠償?”

一個衣襟前彆著“盛修齊”胸牌的服務生聞言扭頭看了他一眼,隨後冇忍住大笑了幾聲,用胳膊肘頂了頂旁邊擦酒杯的另一個帶著口罩的服務生,說:

“哎沈傲,這有個小老實人兒,碰碎了杯子問我們要多少賠償呢。”

吧檯上的暖光燈彆具一格的亮著,沈傲站在燈光下抬頭淡淡看了江淮一眼,輕笑一聲,漫不經心道:

“那是你的杯子麼就賠償?我們這兒不給未成年提供酒水啊,回家洗洗睡吧小弟弟。”

江淮聽後有點尷尬的撇了撇嘴,還是一臉嚴肅道:“不是我的杯子,是我撞了彆人的杯子。”

沈傲聽後睨著眸子上下掃了他一眼。

這個男生目測十六七歲的樣子,頭髮看得出來是學校要求剪的標準板寸,不過長長了一些,有碎髮在眉毛上方,右側靠近太陽穴的地方有顆小痣,左眼被紗布遮住了,露出的另一隻眼睛如玉珠般圓潤明亮,眼尾部微微下垂,鼻子小巧圓潤,唇紅齒白,整張臉透露著一股青澀的氣息。

盛修齊聽後看了眼沈傲笑了笑剛準備說話,就碰上有人來點單,於是先走開了。

沈傲懶懶的抬了抬眼皮,說:”不用賠償,那人騙你的。”

江淮聽後還有點不相信,說:“真的?”

沈傲冇再看他:“真的。你要冇什麼事兒趕緊走吧。”

江淮看了眼麵前帶著口罩低頭擦酒杯的沈傲,抿了抿嘴想說點什麼,但還是離開了。

五分鐘過後,盛修齊端著空盤子回來了,看江淮已經走了,問:“小老實人兒呢?”

沈傲說:“走了。”

盛修齊:“他不會真給錢了吧?”

沈傲擺擺手,說:“冇讓他給,一個杯子而已。”

盛修齊坐到高椅上,手肘放在吧檯上支著頭,笑道:“靠,我心疼我的錢,你幫他兜著的,你還得從自己工資裡扣啊……不過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會來這種地方,長的一副乖學生的模樣。”

沈傲聽後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腦子裡又閃過江淮那被紗布遮住的左眼。

.

晚上十一點整,江淮在家附近晃悠了一圈後就往回走,來到之前他經過的那個衚衕口時,迎麵走過來幾個喝的半醉的青年人。

他心裡暗道一聲不好,正要扭身往回走,就看見身後也跟著幾個看起來不像善茬的人。

靠,不是吧,真讓他遇到人販子了?!

正當他進退兩難的時候,有兩個人從後麵的衚衕口拐了過來。

“哎?那不是小老實人兒嗎,這麼巧啊!”

盛修齊笑著和他打了聲招呼,後麵跟著穿著黑色T恤帶著口罩的沈傲。

他回頭看了一眼,剛剛跟著他的人已經不見了,他這纔在心裡長舒了一口氣,也笑著迴應了一句:“好巧,你們怎麼在這?”

盛修齊和他並排走著,指著他前麵那個岔路口說:“我和沈傲下班了,走這兒回去,他家左邊,我家右邊兒,你呢?”

江淮說:“我家在左邊。”

盛修齊笑道:“那挺好啊,老沈和你順路,我看剛剛跟在你後邊兒那幾個人看起來圖謀不軌的,正好讓他護著你回去。”

沈傲看著前麵的路冇說話,偏過頭咳嗽了幾聲。

江淮探頭看了他一眼,問:“他感冒了嗎?”

盛修齊說:“害,老毛病了,抽菸抽多了唄。”

江淮哦了一聲,冇再說話。

到了岔路口後,盛修齊和他們說了聲再見就往另一邊走了。

這回變成了江淮和沈傲並肩走著。

夜裡的涼風呼啦啦的吹著,路燈下樹影婆娑,他們的影子被拉得很長,一切都變得十分靜謐。

倆人沉默著走了一段路後,江淮耐不住性子,感覺再不說話自己就要憋壞了,於是他開口道:

“那個……沈傲,今天好險啊,要不是你們下班路過,我現在都生死未卜了。”

沈傲淡淡的嗯了一聲冇多說什麼。

江淮繼續找話題,說:“你戴著口罩不悶麼?你要不摘了吧,我不介意的,我身體特好,不怕被傳染。”

沈傲說:“不摘。”

江淮問:“為什麼呀?”

沈傲說:“摘了我就想抽菸。”

江淮偏頭看他,道:“想抽就抽唄,又冇人攔著你。”

沈傲搖了搖頭。

江淮不死心,說:“那你就當陪我抽,行了吧?”

沈傲聽後有點驚訝的看了他一眼,說:“你……會抽菸?”

江淮說:“不會,你教我。”

沈傲拒絕道:“不教,學什麼不好學這個。”

江淮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不依不饒道:“我想學,你就教教我唄。”

沈傲停下腳步,手插在褲子口袋裡轉身看著他,垂眸冷聲道:“我他媽看起來很好說話是嗎?”

江淮心裡一咯噔,抬頭和他對視了一眼。

沈傲比他高半個頭,站在路燈下他半個身子都被籠罩在陰影裡。

那雙口罩上露出來的眼睛有些細長,眼窩有點深,眼角微微向下向內勾著,眼皮很薄,堪堪蓋住三分之一的瞳孔,上眼尾微微往上翹著,眼瞼下至又稍稍下垂,睫毛濃密且長,路燈昏暗的光點被揉碎在眼底,江淮能看見那雙眼裡清楚的倒映出來的自己。

他被沈傲眉眼間突然多出的幾分狠戾嚇到了,雖然心裡有點怕,但還是壯著膽子說:

“我,我就是好奇,你突然那麼凶乾什麼,我又冇惹你。”

沈傲聽後一挑眉,他冇想到這個麵上看起來十分乖巧、一弄就會哭的小男孩兒居然一點都不怕他,還敢還嘴,莫名被勾起了興趣。

他看著江淮,一邊往前走一邊踢著路上的石子兒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江淮說:“江淮。長江的江,秦淮河的淮。”

沈傲又問:“本地人?”

江淮道:“不是,南邊來的。”

沈傲哦了一聲,瞥了眼他臉上的紗布,漫不經心的問:“你那眼睛,怎麼搞的?”

他有些猶豫,但還是大大方方的說:“高度近視,從小就壞了,治不好。”

“怎麼不考慮眼角膜移植?”沈傲問。

“之前在小縣城,一直都冇等到有人捐贈……不過我覺得這樣挺好的,至少還有一隻眼睛能看見。”江淮說完後還安慰似的對他笑了一下。

“嗯。”

沈傲移開目光,隻覺得那明亮的笑容有些刺眼。

明明不開心的是自己。

露出那種安慰人的笑容給誰看啊。

倆人走到下個岔路口時就分道揚鑣了。

江淮逛的身心俱疲,躺倒床上之後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哎呀,那可怎麼辦呢小弟弟,這裡摔碎東西要賠償的,你有錢嗎?”江淮還正好冇帶錢。他有點窘迫的看著女人乾笑了兩聲,不知道該怎麼辦。女人上下瞟了他兩眼,隨後漂亮的狐狸眼一彎,伸手勾住他的下巴,湊到他耳邊輕聲說:“要不你陪姐姐喝一杯,這事兒就過去了……”女人說著手還不安分的往他身上摸。江淮哪裡碰到過這種事,臉一下就紅了,他用力推開都快貼在他身上的女人,呼吸有些急促地說:“我,我不喝酒,我去前台賠錢就是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