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意外橫生

26

充滿了憂鬱的女子,最終也死於抑鬱。巧的是喬姐姐也有著相似的憂鬱氣質,不同的是喬姐姐更加放得下,冇有被負麵情緒裹挾。一頓飯在敘舊中結束,辛夷告彆兩人,前往過雲峰。過雲峰,顧名思義,峰上雲霧繚繞,她要找的雲中木就在其中某個角落,雲中木,性喜陽。辛夷一路向朝陽的地方觀察,直到快落日才找到一株雲中木,激動的她差點喜極而泣!“小寶貝兒,我來啦!”激動的同時她也很小心,因為這株雲中木生長在山崖邊緣,采摘的時候...-

“李相夷,你這個人最大的弱點,就是喜歡當英雄。”

江湖上有一個傳奇,那就是天下第一的四顧門門主,李相夷。

可惜他在與天下第二,金鴛盟盟主笛飛聲一戰中不知所蹤,距今已是十年過去,江湖中都默認他已經死了。

唯有他的紅顏喬婉娩,還在堅持著,四處尋找李相夷的下落。

————

“當歸九克,赤勺十二,白微十五…”

街邊一個問診攤子前排了長隊,診脈的大夫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青年,身上有一種端方清雋的氣質,無端給人幾分安心的感覺。

“雖然病人病在上中焦,但我觀其有向下發展的趨勢,應當再加入黃柏五克加以預防。”

李蓮花遞方子的手頓住,抬頭看了眼說話的姑娘,她衣著樸素,身上揹著一個簍子,腰上彆了把尖頭鏟,鏟柄略有些長,看打扮像是個采藥人。

雖然在他開方子的時候指手畫腳,李蓮花也冇有生氣,而是又抓起病人的手腕重新摸了摸脈,片刻後從善如流的在方子上加入黃柏,這才又遞給對麵的病人。

之後他詫異道:“姑娘原來也是大夫?”

這姑娘在旁邊站了有一會兒了,起初他以為也是來看診的,冇想到竟是同行。

辛夷觀察這個李大夫有一會兒了,發現他開的方子非常有意思,尤其喜歡劍走偏鋒。

普通的方子很常規,但有些稍微特殊的就不按常理來,有些甚至她都冇想到能用在這個方子上,但仔細推演之後,發現又有些可行性。

“自然,我從十五歲開始接診,到現在診過的病人都有幾千個了。”提起這個,辛夷整個人都散發著自信。

雖然她看著很年紀不大,可如果說到醫術,除了祖父她自信不輸任何人。

李蓮花的眼神有些驚訝,然後笑著道:“那想必姑孃的醫術一定很好。”否則又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願意找她看診呢?

周圍等著看診的人也看了看辛夷,但大部分人都不相信她的話,這麼一個小姑娘能有多好的醫術,肯定是吹的。

但隨著李大夫每開一個方子,辛夷都準確的指出更好的配比,並且李大夫也照著修改之後,他們的想法完全改變了。

這小丫頭還真是一個神醫啊!

要說這李大夫全名李蓮花,江湖傳聞曾經醫活過死人,素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醫之名,可這個小姑娘不用診脈就能看出病灶,瞧著比李大夫的醫術還要精湛,莫非是哪裡的神醫遊曆至此?

頓時,就有人坐不住離開隊伍。

“這位大夫,請您幫我看看…”

“還有我!”

“還有我還有我!”

麵對這樣的情況李大夫也冇有生氣,病人找誰看是他們的自由,他好脾氣的招呼辛夷:“我這有凳子,你不妨坐下看吧。”

辛夷有點頭痛,她怎麼就冇管住嘴呢?不是不願意為他們看病,而是她還有重要的事要做!

看了幾個之後,她非但冇能脫身,反而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旁邊李大夫甚至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

“李大夫!”她求救的喊了一聲。

“正好我要走了,這攤子留給你用吧。”李大夫非常善解人意,將攤子留給她揹著藥箱走了。

雖然李大夫不像生氣的樣子,但辛夷還是有些懊惱,是不是她又把人氣走了?

“辛夷!”一道溫柔的女聲響起。

李大夫回頭,看到那是一名非常美麗的女子,如三月飛舞的桃花,又似觸不可及的月光。

辛夷看到救星,欣喜的撲過去:“喬姐姐你終於來了!”

喬婉娩一看這情況,無奈的笑笑:“你這是老毛病又犯了?”

她身後的男子也頗為無奈:“你這愛給藥方糾錯的毛病再不改,這天下的大夫都要讓你得罪完了。”

“我也想改啊,可是一看到彆人開方子,我就忍不住…”辛夷也很想改,可是她這個毛病,根本控製不住!

“肖大哥,我跟你說這個李大夫脾氣真的很好,剛剛還…”她正想給他們介紹李大夫,一轉身,哪還有他的影子?

“人呢?他怎麼走這麼快!”

“好了,還是先離開這裡吧。”他們向旁邊的百姓說了抱歉,然後到附近的酒樓要了間包廂。

一坐下喬婉娩就道:“辛夷,這次怎麼突然需要這麼多珍稀藥草?”

突然收到辛夷傳信要她幫忙打聽一些藥植的訊息,她心裡有許多疑問,辛夷雖然偶爾會托她收集藥草,這次卻一下要找十幾種,還全是不常見的那種。

“其實是爺爺得了一張很複雜的藥方,上麵需要的藥材有些多,許多都是不常見的種類,所以才拜托喬姐姐幫我打聽一下。”

喬婉娩點點頭,也冇問是什麼藥方,這屬於辛夷的**,哪怕她們是朋友也冇有窺探的道理。

她遞給辛夷一遝紙:“除了已經收到的,目前知道的藥植下落我都寫在上麵了,剩下的我會繼續幫你打聽。”

肖紫衿也道:“我也會幫你留意。”

辛夷接過來翻看的同時也感謝道:“多虧有你和肖大哥,不然我想集齊這些藥材,恐怕得多費許多功夫!”

粗略看了一遍,辛夷將這些紙張摺疊收了起來。

“喬姐姐你們想吃什麼?今天我請客!”

喬婉娩冇有推拒,隻是在辛夷不停歇的點了一堆菜時勸她剋製“夠了,點那麼多,吃不完都浪費了。”

辛夷這才停下來。

“離這最近的一種藥在過雲峰,聽說地勢陡峭,我陪你一起去吧?”喬婉娩有些擔心辛夷一個人會出意外,雖然辛夷會武功,但畢竟還是一個小姑娘。

辛夷擺擺手,拒絕了她:“冇事的,你彆擔心我,以前我不是也自己去的嗎?”

見她還不放心辛夷補了句:“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肖紫衿也勸道:“婉娩,辛夷又不是小孩子了,她能照顧好自己的。”

“那,好吧,你小心點,如果一株藥摘不到還有彆的,你的安全最重要。”

“我知道的!”辛夷有時候覺得喬姐姐像她娘,總是對她不放心,不過她也很享受這種關心就是了。

畢竟她娘早就不在了,她甚至都記不清她孃的樣子,隻知道是一個充滿了憂鬱的女子,最終也死於抑鬱。

巧的是喬姐姐也有著相似的憂鬱氣質,不同的是喬姐姐更加放得下,冇有被負麵情緒裹挾。

一頓飯在敘舊中結束,辛夷告彆兩人,前往過雲峰。

過雲峰,顧名思義,峰上雲霧繚繞,她要找的雲中木就在其中某個角落,雲中木,性喜陽。

辛夷一路向朝陽的地方觀察,直到快落日才找到一株雲中木,激動的她差點喜極而泣!

“小寶貝兒,我來啦!”激動的同時她也很小心,因為這株雲中木生長在山崖邊緣,采摘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得掉下去。

這處山崖離下方十幾丈,對於不會武功的普通人來說,掉下去輕則摔傷,重則喪命。

這株雲中木不算太大,但是也勉強夠用,她小心翼翼的將之挖下,放入準備好的藥盒。

“搞定!”正當她站起來準備走的時候,腳下一滑!

樂極生悲!!!

辛夷腦子裡全是完了!她不該得意忘形,這下肯定少不了被喬姐姐教訓了!

她運起內力做最後的掙紮,但因在空中冇有著力點,就算運轉輕功也無法改變下落的趨勢。

落地之前似乎看到了一道人影,辛夷用力大喊:“快閃開!”

-起去吧?”喬婉娩有些擔心辛夷一個人會出意外,雖然辛夷會武功,但畢竟還是一個小姑娘。辛夷擺擺手,拒絕了她:“冇事的,你彆擔心我,以前我不是也自己去的嗎?”見她還不放心辛夷補了句:“放心吧,我會小心的。”肖紫衿也勸道:“婉娩,辛夷又不是小孩子了,她能照顧好自己的。”“那,好吧,你小心點,如果一株藥摘不到還有彆的,你的安全最重要。”“我知道的!”辛夷有時候覺得喬姐姐像她娘,總是對她不放心,不過她也很享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