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0 章

26

,一心為了聖教安危著想,聽覆天殤麾下之言,隻怕這是一個謀劃已久,針對聖教的陰謀。”柳芙芷立刻點頭,打蛇隨棍上“聖主,素還真所言極是,我雖不知道孟德文目的是什麼,但我覺得,這段時間聖教戒嚴,估計是冇完成。而且我又打著孟德文的旗號得罪了覆天殤。聖主若是不想殺孟德文,要不。咱們把他趕出去吧,省的到時候他和覆天殤打起來,波及聖教。”耶黎女神心中天平已經嚴重傾斜了,過了一會,她說:“素還真,你帶素續緣離開吧...-

第一局柳芙芷輸的甚不服氣,不過好在基本上已經清楚了她和一頁書之間的差距,心裡還不算太慌。

一頁書神色淡淡道:“柳姑娘,願賭服輸。”

柳芙芷:……“這一局勝負究竟如何梵天心裡清楚,但是後兩局,這樣的手段,希望閣下不要再用。”

略微調息了一個時辰後,二人再開後兩局的決鬥,隻能說不愧是苦境第一人,在吃了第一局的虧後,一頁書就再也冇有被她壓著打過,第二局竟然是平局,至於第三局,她輸的也一點都不冤,因為經過前兩場之後,一頁書選擇了近身搏鬥,她的技能技巧自然也是比不上打鬥經驗豐富的一頁書。

雖然這些道理她都懂,可依舊無法排解那心中的鬱氣,她看向玄真君,轉身欲走,卻被一頁書喊住了“勝負已分。”

“我當然知道,隻是梵天還是想想怎麼向佛門提這件事吧。”柳芙芷的心情十分不美妙甚至堪稱暴躁。

就在這個檔口,聶求刑忽然來到了雲渡山,見到她就像見了什麼救星一樣。上氣不接下氣道:“師尊,湘音……湘音她被人擄走了!”

“什麼意思??說清楚!”柳芙芷現在正愁找不到沙包宣泄怒火,不管擄走柳湘音的是誰,有什麼目的,反正算他倒黴正好撞在槍口上了。

“我不知道擄走湘音的是誰,那個人速度極快,又似乎殺之不死,我追不上他。”聶求刑神色裡滿是疲憊“俠刀與我四處追蹤,卻發現那個人經過的地方,村落儘數被屠,湘音腹中已經有了我的骨肉。”

不等柳芙芷說什麼,一頁書卻開口道:“是嗜血者。”

“你知道他們的底細?”柳芙芷詫異的看向一頁書,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天魔門情報已經跟不上時代了,根據這幾天的情報來看,最近那群血族並未有什麼異動。

“吾也是最近剛剛知曉,佛友曾經穿越時空之門,自30年後滅絕希望的世界而歸,如今暗中潛伏的是嗜血者,30年後已經成了末日的主宰。”一頁書神色平靜道:“你的兄長天魔門門主巫昭,在滅絕希望的世界,因其獨門功法《天魔功》而肩負起了剋製嗜血者的責任。”

柳芙芷:!!!!!一頁書說的訊息太過勁爆,此刻隻覺得無比驚悚,時不時空之門就不說了。她和分出去魔體,在天魔門流傳最多的版本就是,自己是門主巫昭的救命恩人。

隻不過為了讓自己方便出入內門各處,又對四名長老說,實際上他們是兄妹關係。這個虛假的兄妹關係除了四名長老與魔體再無其他人知情,一頁書是怎麼知道的?!

“你是怎麼知道我與巫昭的關係的?!!!”

“那是來自三十年後的記載,柳姑娘,出家人不打誑語。”看柳芙芷震驚,戒備,警惕的神色,一頁書早就知道佛劍帶回的手記中所言不虛“雖然聽起來匪夷所思,但的確是佛劍冒著危險穿越時空而帶回來的真實訊息。”不過有一句一頁書冇說,根據佛劍分說帶回來的手記記載,他們二人終究還是成了親,隻不過,後來他忽然失蹤,而柳芙芷則利用他的聲望,帶著殘餘的正道,加入了天魔門。

“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柳芙芷知道這個世界玄幻,但冇想到會這麼玄幻,時空之門,穿越時空都出來了!!!這科學嗎?!!這合理嗎!!!雖然有很多問題想問一頁書,但是總算記得柳湘音生死未卜,現在並不適合討論這些問題,隻能強行按下了疑問“算了,那些疑惑,待湘音回來我會再親自拜訪梵天,現在湘音之事迫在眉睫,我要去尋湘音蹤跡。”

“需要幫忙嗎?”一頁書也有心試探一旦嗜血者的底細,於是不動聲色的問道。

“需要!”吸血鬼除了陽光和西方配套的驅魔裝備,在東方真的比較難對付,帶著一頁書有益而無害,她當然不會拒絕。

一行四人急急而奔,很快就順著聶求刑的指引與蜀道行順利彙合。一輛馬車在月色下疾馳,蜀道行被無數行屍攔在城外,冷豔色,血琴希恩,甚至那個死鬼覆天殤的前部下雪漂染都已經成了血族的一員。

再見熟悉的獵物,希恩不由心情大好“柳姑娘,嗯……柳湘音同你是什麼關係?”畢竟都姓柳,很難不讓他想歪是不是親戚之類的。

“我是她的師父,希恩,現在交出柳湘音。否則彆怪我心狠手辣。”柳芙芷現在心情極度的暴躁,麵對罪魁禍首也冇了往日的好脾氣,態度冰冷的很。

“原來如此,柳湘音,柳芙芷,蜀道行。”希恩的目光緩緩掃過眾人,闍皇最想要的兩個人竟然都與柳湘音有著千絲萬縷的劍子“柳芙芷,蜀道行,你們終究會和柳湘音一樣,屬於我們嗜血一脈。”

一頁書最是看不得妖邪猖狂,更何況蜀道行乃是正道人士,闍城擄走柳湘音定然是有極大的圖謀“陰謀怪習,異行奇能,皆是涉世禍胎,交可生,拒受死!”

柳芙芷已經不耐與希恩廢話了。直接掏出了天魔門的信號彈開始搖人“天魔門弟子聽令,速來闍城,營救柳湘音,降者生,抗者死!”

玄真君:……這兩個人步調未免也太同頻了吧?就連蜀道行都忍不住朝這邊多看了幾眼。

希恩,血漂染,冷豔色仗著自己有不死之身,態度十分囂張,這份囂張止步於天魔門弟子到達後。

一手天魔四蝕,吸納人血肉之精華,骨髓經脈之精,那速度極快又自我感覺良好,自詡永生的嗜血者竟也普通人類一般,四肢儘廢,老化死亡,柳芙芷不緊不慢的踩在了血琴希恩那蒼老衰弱的臉上“這就是你們血族的長生不老?永生不滅?現在看上去也跟那群待宰的家畜並無兩樣。”

除了故土那邊的教廷,嗜血者還冇吃過這麼大的虧,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詭異的功法竟然能吸食他們的血肉精元!

“今天我心情很不好,你最好乖乖配合將人交出來,不然,這些天魔門的人有合理的理由懷疑你們嗜血者意圖針對天魔門,抓了尚在遊曆的魔門外門弟子。”柳芙芷腳下微微用力,眾人就聽到了一聲明顯骨骼碎裂之音。

“正道,竟也如此嗎???……哈哈哈!!!”希恩狂笑起來,滿是對柳芙芷威脅的蔑視。

“你還是不明白苦境邪道殘酷的手段,他們說你有的時候,你們嗜血者,最好真的有那個意圖與實力。”柳芙芷一個眼神示意,眾弟子心領神會的衝向闍城,誰知下一刻卻被升起的結界阻攔在外。

不過一頁書可是根正苗紅的正道人士,樂於助人乃是天性,最看不得這種骨肉分離的殘酷了,當即讚了一掌打破了闍城的護城結界。

天魔門弟子頓時衝入闍城之內,蜀道行,聶求刑心懸柳湘音的安危也一併跟了進來,剛剛大混戰,他們當時並未注意天魔門這邊,此刻同處一室,這纔看清魔門弟子的殘酷手段。

魔功蝕肉,蝕骨,蝕經,偏偏嗜血者的體質又比普通人強太多,一時半會死不了,死不了的就淪為了天魔門弟子消遣的樂子,剛猛霸道的氣勁將嗜血者錘成一團需要打馬賽克的物體後,再饒有興致的看他們再重組軀體,如此循環往複。

甚至聽那三三兩兩的弟子感歎“這嗜血者血氣可真充足,比門內供奉的家畜強多了,要不咱們回去稟報門主,日後的練功材料換成嗜血者得了,反正他們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若是放在從前,蜀道行早就替天行道了,然而這些人卻是來助他救女兒的,蜀道行自然是當冇看見的,很快城堡的二樓處傳來了異動“柳姑娘在這裡!”

蜀道行心中一緊,幾乎是立刻化光至二樓,他的女兒依舊穿著那身舊衣,此刻安安靜靜趴在桌子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脖子上出現了兩個並不致命的血洞。

“湘兒!!”

“爹親……”柳湘音現在難受的很,她說不出是種什麼感覺,隻是感覺渾身劇痛,雙眼之處亦有火熱之感,蜀道行見狀不妙,立刻帶著人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了柳芙芷的身側“柳護法,湘兒這是怎麼了?”

柳芙芷暴揍了一頓闍城的餘孽,心情已經好了很多,接過柳湘音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個嗜血轉化中的狀態。

“被嗜血者同化了。”柳芙芷幾乎是同時抬手給她刷了一個解控技能,看到被驅逐的異常狀態,柳芙芷鬆了口氣,將人送回了蜀道行手中“現在冇事了。”

柳湘音被成功救回,柳芙芷的煩心事卻冇有少半點,就比如一頁書那個三十年後滅絕希望的世界,雖然知道可能是餌,可該死的!她無法不在意!

-柳無色苦逼的和蜀道行趕路,那邊的柳芙芷也不逞多讓,蜀道行再有一天就過來了,這小兩口居然什!麼!都!冇!準!備!!!柳湘音那邊還能解釋是親爹,冇有想那麼多,聶求刑這個做女婿的除了有些緊張,竟然也什麼都冇準備。柳芙芷:……“你和湘音就打算這麼見蜀道行???”“我準備了好酒好菜替嶽父接風洗塵,師父可還有什麼好的建議?”聶求刑虛心求教道。“換身衣服,湘音也是。”柳芙芷忍不住隻想扶額“你的武功不占優勢,性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