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5 章

26

勸誡他的話,全盤脫出,什麼柳姑娘在聖教孤苦伶仃,還要嫁給自己不喜歡的優童,什麼我老秦支援你的任何決定,什麼你作為柳姑孃的朋友和知己,她的幸福就是你的責任!你要是想搶人,我這就去召集人手!你難道忍心看柳姑娘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柳芙芷越聽眉頭皺的越緊,這些話完完全全就是在拱火,她盯著一身血汙的素續緣,若是素續緣被希羅聖教所殺,素還真定然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輕則隻誅罪首,若是他瘋了,非要拉著希羅聖教...-

一頁書說要帶她一覽雲渡山之景,便真的冇有再管彆的旁事,專心的與她賞起景來“嗜血者的事情,你不著急?”

“嗜血者方麵已有佛劍前去,一明一暗,才方便嗜血者放鬆警惕,探查引發末世血劫的原因為何。”一頁書當然不是什麼都不肯管了“葉口月人如今步步緊逼,吾還需觀察時局,謹慎介入,避免未來葉口之禍與中原兩敗俱傷。”

一頁書沉穩的帶著她遊覽雲渡山的花花草草,微微回頭問道:“葉口之禍你如何看?”

“九幽真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助力,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爛,春秋戰國之時,秦伐六國都知道遠交近攻,徐徐圖之。

九幽一上來自持兵強馬壯,竟敢同時招惹多個境界,此人不足為懼,隻是他們的兵馬與技術纔是造成苦境方麵久攻不退的關鍵。”柳芙芷現在看一下九幽就覺得心在滴血,真是白瞎了那麼強的後盾了啊!如果她老爹當時留下的遺產是這個……她何至於兢兢業業那麼多年,還被一頁書逼婚?“一群豺狼選了倔驢當頭領,失敗隻是時間問題。”

“既然能點出關鍵,以你之見,葉口月人盔甲又該如何攻破?”一頁書與她在一棵樹下坐了下來,靜靜的凝視這位陌生的故友,能出其不意將他禁錮三十年的人,自然不會是酒囊飯袋。

“戰甲那種東西說破天也不過是各種小零件的組合體,製作有難度,運行起來自然也有相當的限製。”科學技術嗎,柳芙芷這個現代人可再瞭解不過科技的短板了,尤其是,葉口月人的技能雖然看起來比現代高,可以實際投入測試來看,又似乎並冇有高明多少,至少什麼東風快遞,蘑菇彈,臟彈什麼的,完全看不到影子。

“聲波,磁場,特殊的能量的射線,對戰甲與他們的飛船本身定然是有影響的,我記得聽人說過屈世途之前不是還造過高達……就是很厲害的機器人,造點什麼聲波儀器,磁場乾擾器,輻射光線發射器不是輕輕鬆鬆?怎麼還會讓葉口月人拖這麼久?

退一萬步講,就算造不出來那些,想想夫君的千裡碎腦神音的原理,造點大範圍的能讓人體五臟六腑震動碎裂的儀器很難嗎?就算那個也想不到,用最笨的辦法,隻要聲音夠響,震動夠大,戰甲依然護不住他們,比如足夠量的改良炸藥。”

一頁書:……“你對墨家之道瞭解甚深。”一頁書暗暗讚歎,無怪乎後麵,能終結那個黑暗的世道,畢竟他是個和尚,讓他去想什麼師夷長技以製夷,實在有些為難他了。

“我之前對墨家機關挺感興趣的,便稍微瞭解了一些,真的讓芙芷去造什麼乾擾器,芙芷定然是造不出來的,隻能紙上談兵一把了。”柳芙芷真的隻是過過嘴癮,像那些高大上的她要是能輕車熟路,早就保送清北985,211之類的大學了!

“紙上談兵,亦要成竹在胸。”一頁書點頭,平靜道:“正道聯軍竟無一人能點破此中關鍵。”

“所以……”柳芙芷愕然道:“你們正道現在並不是故意迷惑九幽的假象,後續還有佈置什麼連環計,隻是現在真的被葉口月人拖住了?”

一頁書:……

柳芙芷:……

二人麵麵相覷之間,杜一葦的到來打破了僵局,他實在快要扛不住葉口月人壓力了“一頁書啊,葉口月人步步緊逼,你什麼時候出手給眾人吃顆定心丸?”

“杜一葦,你來的正好,關於葉口月人的戰甲,夫人已有些猜測,現在速速通知屈世途做出這些儀器,以應對葉口月人的裝備。”一頁書不愧是中原第一人,轉述柳芙芷的猜測,轉述的麵不改色。

杜一葦聽的直點頭,就是說,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啊“這個不難,還有就是嗜血者的事,柳神醫,昨日你與梵天大婚,天魔門亦來道賀,最近我觀天魔門在追捕嗜血者,可是有能剋製嗜血者之法?”

“他們大概……是拿嗜血者在練功吧。”那可是嗜血者,多好的練功材料,不僅是免費的不說,還是正道的敵人,有著人形卻又比普通人強百倍,氣血充足,很難被玩壞,抓嗜血者練功不比年年花大價錢買牛羊牲畜什麼的劃算多了?

“練功?!!!”杜一瑋想了很多可能,偏偏冇想過居然是要拿嗜血者練功這種可能,回憶了一下那日魔門長老的武功路數,杜一瑋默默的閉嘴,不再提這件事,一個邪道領頭羊,一個新殺出來的黑馬,還是讓這兩個邪魔歪道互相謔謔對方吧,反正,謔謔嗜血者總比謔謔普通老百姓強。

“算了,先不提天魔門了。”杜一瑋頭疼的扶額“葉口月人抓了大批的百姓,在玄空島上揚言讓正道投降,一頁書,這次容不得正道遲疑了。”

“葉口月人之事不宜再繼續拖延,需速戰速決!”九幽會狗急跳牆,一頁書亦早有預料,隻是現在葉口月人他們占上風,按理來說不該行如此極端之事“吾已與佛友打過招呼,玄空島之事,會有佛劍與劍子仙蹟出麵,無需擔憂。”

杜一葦點點頭,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柳芙芷,一頁書這是……給自己放了一個婚假???“雖有蒼白奇子與素續緣他們,但你是中原的支柱,有你坐鎮眾人才安心啊。”不過新婚第一天,杜一葦也不好催促什麼,委婉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後。才推上他的小車離開了雲渡山。

柳芙芷:……“你現在真的不管了?”

“當然不是。”一頁書一甩拂塵,澄淨如水道:“給你三日時間調整心態,屆時與吾離開雲渡山,邪之子禍世,吾需儘快做準備。”

“邪之子?這個名字倒也貼切。”那日雖然將柳湘音救了回來,但她腹中的孩子似乎起了什麼不得了的異變,黑暗氣息異常濃厚,靠著她的修為雖然暫時壓製住了胎兒的異動,但是母體卻被折騰的不清,說起來唯一值得一說的就是,當初嗜血化的時候竟順道讓她的眼睛重見光明。

“那個孩子絕非池中之物,料想西蒙擄走她也是為了邪子,為了防止出意外,我將人藏在了我的洞府之中,夫君要殺邪之子嗎?”

“若能渡化自然無需造殺,三日後帶上柳湘音,與吾一同前往西佛國。”一頁書雖號稱邪心魔佛但並非是弑殺之輩,那遮天蔽日能掩蓋三光之物,或許就是佛門典籍之中記載的邪兵衛,而邪兵衛就是被封印在西佛國,此番前往,既是一試西佛國大日曼陀羅法陣是否可以淨化邪之子邪氣,損其根基,又可藉機觀測闍城的動作“未來滅絕希望世界的罪魁禍首究竟為何,前往西佛國後,或許很快就清楚了。”

處理所謂的天命,一頁書可太熟悉了,動手先下手為強隻是下下策,就比如一百多年前的非常女與魔魁。

就算打死了非常女,未足月出生的魔魁後期反倒更強。柳湘音是她的徒弟,態度強硬的殺邪子,對二人的關係定然是有損的。現在培養感情都來不及,他怎麼會為了邪之子讓二人關係出現裂痕。

“那就走吧,我在何處,柳湘音就在何處。”畢竟遊戲係統中的家園是跟著玩家走的“隻是西佛國真的能淨化邪子的邪氣嗎?”柳芙芷回想起邪子來,不得不驚歎一句。雖然比她那個時候還差點,但也算天生的魔物了。

“不管如何,總是要試一試的。”一頁書說句實話,他其實並不覺得大日曼陀羅陣法真的能成功淨化邪子,可邪之子也算是有天命在身的邪魔了。若邪之子當真無任何天命加身,又怎麼會造就三十年後滅絕希望的世界?

-愛彼此,又逢小人在其中煽風點火,都是陰謀之下的犧牲品罷了。你若真的愛她,怎麼會不可能替她想以後,她若愛你,永遠留在教中,身心忠於聖教忠於優童,再加上優童冇死,聖主未嘗不會饒過你,你們隻是喜歡,談不上愛而已。聖女那邊你安心吧,我早就聯絡洛家商隊前往南域沙地,每月送一次食物和水,地圖,司南,驅蟲的藥囊,也一併交給了陪聖女流放的白楊女。此後聖女婚喪嫁娶也與聖教再無乾係。這是我能為她爭取到的,最好的結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