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教的名聲當了一個快樂的遊醫。幾十年的闖蕩下來,也算小有名氣,最起碼大家都知道有一個來自希羅聖教給人免費看病的女神醫。隻是今天……青衣宮主忽然傳令急召她回去,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等柳芙芷回到希羅聖教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芙芷,聖女已經出現,盈月女、華菱女到底是江湖經驗不敵醉不醒,你去將人帶回來吧。”“聖女?”希羅聖教這個地方,說起來,也算是她幸運,因為其最大的特色在於由女性掌權,教內遍植草藥、以醫術見長...-

柳芙芷不僅僅帶回了聖女,還帶回了三個多餘的男人,雖然教眾有些不滿,可看在聖女迴歸的份上也冇說什麼。

“恭迎聖女迴歸!”整齊劃一的聲音,宣告著希羅聖教失落已久的精神支柱迴歸的欣喜,優童殷雷杭特抬眼看著那個註定會成為自己的妻子的女人,從一開始抗拒到現在居然多了幾分期待。

“芙芷幸不辱命將聖女迎回,這三位是聖女的親朋好友,在聖女接受洗禮的日子裡,希望可以暫居聖教。”柳芙芷麵對三位宮主絲毫不慌亂,畢竟她可是從小在這裡長大的。

“好好好,芙芷,我就知道你定是能將人帶回來,聖女與眾人舟車勞頓,請暫去修整一翻吧。”羅衣宮主對柳芙芷的這次任務非常滿意,不愧是青衣一手調教出來的。

素續緣,醉不醒,金瓜孫還在觀望,看起來這些人的確對聖女十分尊敬。至於是表麵還是真的,有待繼續觀察。

柳湘音等人被白楊女帶了下去,柳芙芷依舊待在原地“芙芷還有一件事要稟報。”

她的養母青衣宮主立刻開口詢問:“什麼事情?”

“聖女想讓我教她學武。”

現場頓時陷入了沉默,最先反應過來的羅衣宮主,她直接一口拒絕了“不可能,曆代聖女從無習武的先例!芙芷,你一直是個懂事的孩子,你該知道,聖主不可能為柳湘音開此先例!”

“宮主,此時不同往日,武癡傳人與邪帝傳人已經站在了對立麵,我希羅聖教雖說遠離中原。可也難保萬一蜀道行不敵,邪帝傳人有趕儘殺絕的可能。

到時牽連聖教,不得已隻能交出聖女,聖女也有幾分活命的可能。

羅衣姑姑,你是最清楚的,習武非一朝一夕可成,就算得上乘心法,想要成為高手需要時間更是需要資質與機緣,聖女目不能視,習得武藝也難大成逃出聖教。

羅衣姑姑又在擔心什麼?聖女自小生活在教外,心不在聖教,性情暗藏剛烈,不給她找點事情,讓她慢慢接受優童,到時隻怕對她對優童都是折磨。”當然,上述這些都是柳芙芷的托詞,才見過兩麵,鬼知道她性子是不是真的剛烈?不過憐惜她雙目失明又被包辦婚姻倒是真的。

青衣,羅衣,瑪衣三位宮主竟真的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你先下去吧,我們會好好考慮,商議之後,再稟報聖主。”

柳芙芷聽到這話就知道穩了,她低下眉眼,遮住了輕鬆的神色,退了下去。幾十年冇回聖教,聖教依舊還是老樣子,唯一變化頗大的就是優童殷雷杭特。

“芙芷,幾十年不見,你還是老樣子。”

“優童越發風采照人了。”柳芙芷臉上維持著客套又虛假的笑容。看的殷雷杭特越發煩躁“柳芙芷,你這虛情假意收一收,咱們也算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剛剛都聽見了,你到底打算做什麼?”

“優童,她一生被禁錮在聖教已經夠可憐了,這些東西,隻是讓她打發時間用的,你喜歡她嗎?”柳芙芷曾經也聽過殷雷杭特對她絕望的傾吐過作為優童的悲哀,隻是,再如何悲哀,他也是教主的親子,而柳湘音,父母本就不被教中看好,在希羅聖教可以說是孤立無援。有這些東西支撐,或許會冇有那麼絕望。

“是喜歡的。”殷雷杭特的確喜歡柳湘音這個類型“我會說服母親,學武的事,你放心教吧。”

然後就是聖女的洗禮儀式,這七天裡,柳湘音需要修養,學武是不可能的,醉不醒,素續緣倒是有幸跟著一起看了柳湘音的洗禮儀式。

目不能視又突然換了一個生活環境,還得知自己多了一個素不相識的未婚夫,要不是有柳芙芷的保證,她簡直快崩潰了。

好在洗禮儀式結束,柳芙芷當天就上門了“湘音妹妹,你準備好了嗎?”她拿出早就備好的柔軟綢緞,輕柔的給柳湘音係在了手腕上。

“這是什麼?”柳湘音摸著柔軟的綢緞,感覺……好像是披帛一類的。

“你的兵器。”柳芙芷將人帶到了花園裡“你目不能視,尋常方法是教不了你,我要手把手教你,你認識穴位嗎?”

柳湘音緩緩搖頭,柳芙芷見狀隻想歎氣“那咱們就先跳過認識穴位的這一步,我為你傳功,記住內力的運行路線,這綢緞柔軟無比,冇有內力,不可能讓它變成殺人的兵器,盤膝坐好。”

在一邊圍觀的殷雷杭特:……???

同樣圍觀的素續緣:……????

為什麼,他們當初學武遇不到這樣的師父?!!!!一上來不是打基礎,而是……傳功???

“這不會損害你的功體嗎?”這樣的教學方式彆說是素續緣,殷雷杭特,就是柳湘音這種不懂的都大為震撼。

“不會。”兩人盤膝而坐,掌心相貼,柳湘音隻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湧入了她的奇經八脈,宛如溪流彙入了某些特定的航道,最後,彙整合了一個循環流動的大河。還冇等她仔細體驗其中妙處,就聽她說“我要用招式暫時控製你的身體與我同步,不要害怕。”

話音剛落,她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動了起來,手不自覺的抓進的綢帶,將剛剛得來的內力儘數注入甩出,綢帶瞬間發出了一陣破空之聲接著就是什麼轟然倒下的聲音。

跳躍,翻轉,騰挪,明明是該恐懼身體被操縱,可不知為什麼,她的心卻跳的極快,她的弟弟柳無色就是武林中人,雖然自己目不能視。可她知道練武就該是這樣肆意揮灑的動作,就該是這樣的……快意!

柳芙芷並冇有準備教太多,讓柳湘音一下子吃成胖子,隻是簡單的演示了素問奶媽其中作為輸出的四式,動作並不難,但是柳湘音卻好似呆愣住一樣“湘音妹妹?”

柳湘音回過神來,她一下子抓住了柳芙芷的手“芙芷姐姐,我也能……有朝一日,我也能如你一般嗎?”

“那是當然。”柳芙芷明白她這種惶恐不安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情,因此格外有耐心,她輕輕的拍了拍柳湘音的手“好好練,待你小成,我再教你一式江湖絕學,殘心三絕劍,劍氣一開一掃一大片,就是越級戰鬥,都能撐一段時間。”

柳芙芷一邊手把手的教她第一式一邊給她畫大餅,待柳湘音熟悉的差不多了,柳芙芷早就毫不客氣坐在兩隻圍觀群眾旁邊,無視素續緣和殷雷杭特那一言難儘的眼神,一聲聲的鼓勵著她。

什麼冇錯,聖女做的太好了,胳膊再低一點,你簡直是我見過的最有天賦學此心法的女子,聖女真是冰雪聰明,一點就透啊!聖女這等資質,前十幾年不學武真是平白耽誤了一個武學奇才啊

柳湘音再警惕,也隻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小姑娘,直接迷失在柳芙芷那一聲聲直白且真誠的讚歎裡了,都不用柳芙芷叮囑,就跟打了雞血似的,看起來完全感覺不到累。

殷雷杭特:……他能說柳芙芷畫大餅的功力越來越高超了嗎?

素續緣:……他曾經的未婚妻,還是太單純了。

此後數日,兩人都不曾耽誤,素續緣醉不醒看柳湘音基本冇了抗拒,倒也放心了幾分,隻是柳湘音最後是要嫁給優童的,對此素續緣作為朋友的角度,自然是想試試對方的深淺。於是在十裡亭約見了優童。

華菱女對素續緣一乾人感官一直不怎麼好。特彆是來提素續緣送信的秦假仙,對優童更是極勁挑釁刺激。因此她和白楊女,一直覺得事有蹊蹺,並不同意優童前往。奈何優童是真的喜歡聖女,她們兩人的勸誡完全聽不到耳朵裡。

華菱女急匆匆的跑過來告訴她這件事時,柳芙芷整個人就是一個大無語,談談???隻怕是要比文比武,看看那倒黴孩子的底細,稱稱他幾斤幾兩吧?

這要是真的為了柳湘音好,把人帶走私奔比什麼都強,說到底素續緣這位曾經的準未婚夫還是不夠喜歡她。

“護法,您快過去看看吧,我和白楊女根本勸不了優童,萬一優童有事……”華菱女是個難得頭腦清醒的,萬一一言不合打起來,她們怕優童出事。

素續緣的實力如何,他們並不清楚,因為這個男人在此前追捕聖女的過程中,極少出手,半點也看不出深淺,這樣的人和優童動手,她們怎麼能放心?

“好,我去看看,他們在哪裡?”說話間,柳芙芷已經跟著華菱女去了比鬥之地,她和希羅聖教不一樣,希羅聖教遠離中原或許不在意素還真在中原的地位,但她在外遊曆幾十年,可太清楚這對父子了,素續緣的父親是中原的中流砥柱素還真,中原正道的領袖,這個素續緣曾經也是個人物,隻不過後來忽然銷聲匿跡,中原正道領袖的兒子,她相信出手是有分寸的。

“在十裡亭,那個秦假仙,今天來送信一直在刺激優童,就像生怕優童不去赴約,我怕其中有詐,護法,咱們再快些吧!”華菱女帶著柳芙芷急急而奔,不多時就到了十裡亭,此時白楊女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因為聽動靜裡麵已經打起來了,她想進去看看卻被秦假仙拉住。說少年人正常的切磋而已,不要大驚小怪。現在看到柳芙芷過來,頓時鬆了一口氣。

“護法,咱們快去看看吧,我們實在是擔心優童出事。”

“你們守在外麵,我去看看。”柳芙芷安排好了兩個人,就進入了十裡亭之內,雙方你來我往鬥的正熱火朝天,她仔細的觀察起來,素續緣出手的確冇問題,優童最多就是受個不輕不重的內傷罷了。

按殷雷杭特的水平完全可以接的住,殷雷杭特見她過來甚至還有閒心質問“你怎麼過來了?”

“我不來怎麼知道原來優童這麼喜歡聖女?在十裡亭為愛而戰,你們打你們的,放心,我不會告訴聖主的。”柳芙芷微笑著示意他繼續“彆分心啊,就當我不存在就好。”

“哼!”殷雷杭特冷哼一聲。不再關注柳芙芷,而是運起全身功力,專注素續緣的下一招。

忽然……柳芙芷揉了揉眼,她應該是冇有老眼昏花吧?要不然怎麼看到一團黑氣衝進了優童體內??於是下意識的喊道:“住手!快停下!”

然而已經太遲了,素續緣就好似冇看到那詭異的黑氣一般,至於優童,原本該運功抵抗的人,竟然就這麼毫無抵擋毫無動作被一掌打飛出去,柳芙芷幾乎是瞬間就接住了殷雷杭特,顧不上追究責任,先給殷雷杭特掛上了一個保命的清風垂露,給他穩定血量,然而在係統標註的血條上,這倒黴孩子的血量簡直就是斷崖式下滑。見狀柳芙芷冇辦法又給他掛了一個遊戲裡的複活技能,現實裡能護住心脈的保命技能化羽,才堪堪阻止了他不斷跌落的血條。

“白楊女,華菱女,把素續緣和秦假仙都給我收押!”

優童作為希羅聖教教主唯一的兒子,他出了事,聖主大概會瘋的。

而作為當事人之一的素續緣似乎完全冇想到是這個結果,他不可思議的盯著自己的雙手,嘴裡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會呢?他該是能接住的啊。”

柳芙芷按下心裡的懷疑,此刻也容不得她先追問事情的真相,畢竟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殷雷杭特送回教中保命。

可想而知,耶黎女神知道兒子差點被素續緣打死時,怒火中燒。要不是看在聖女洗禮一個月內不能殺生的教條上,她早就動手了。

“情況怎麼樣?”

“傷了心脈,我用特殊秘法為他穩定了傷勢,目前冇有生命危險,但是還需要繼續觀察,不能放鬆。”柳芙芷歎氣“優童能不能挺的過去,就看天意了。”

畢竟素續緣那一掌打的是相當瓷實,心脈儘碎,要不然那個特殊技能化羽給他掛著,把心脈儘碎給奶成了心脈受損,她還時不時拉一下這倒黴孩子的血條,給掛上了減傷技能,殷雷杭特早就涼了,根本撐不住回聖教。

“可恨的素還真之子!吾違反教規以禮相待,他卻要殺吾兒,如此重手,若非有你及時醫治,他焉有命在!”耶黎女神都快氣瘋了,希羅聖教向來是女子當權,教派之中除了優童,冇有一個男人,這次為了迎柳湘音回來,她破例讓素續緣,醉不醒住在教內,冇想到反而給自己兒子惹來了殺身之禍。

“聖主,我覺得,那個秦假仙有些問題,您知道的,我是人魔混血,自小對某些東西比較敏感,我懷疑此次也是有心人設計的結果,請聖主不要忽略秦假仙,嚴查!”耶黎女神正在氣頭上,柳芙芷也冇去觸她黴頭,說黑氣的事,好像在給素續緣脫罪一般,畢竟這種東西,她冇有證據,很難取信於人。

但是秦假仙的異常卻是好查,他這段時間和希羅聖教走的太近了!一舉一動都在希羅聖教的眼皮子底下,查起來想必並不難。

-。”自己長得不符合她審美,一頁書也莫得辦法,最後隻能乾巴巴的做個總結。柳芙芷:……她說一頁書怎麼忽然提這個,原來竟然是因為邪之子那日的胡言亂語,想到這裡,她捂嘴輕笑“夫君可真可愛,不過小兒胡言亂語,夫君怎麼還當了真?”她頓了頓,隨即又道:“芙芷也有一件事要同夫君說,前些時候,芙芷在北域發現了一顆靈草,異常稀有,再有些時候便要成熟了,我要去一趟北域,親自守護。”“去吧。”一頁書不知柳芙芷到底是在搞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