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古堡詩篇

26

弄出了寒冬的味道。坐了會兒感覺眼睛酸澀,伊爾弗特隨手拿了本詩集,想要帶回臥室看。伊爾弗特將自己的一盞蠟燭放到薩爾阿波羅背後的桌子上,讓他看書的光線更明亮,夾著書就慢慢踱出了書房。城堡裡能用的房間不多,他們兄弟住在一個臥室裡,最起碼東西齊全,也不會有灰塵。伊爾弗特在房間的小浴池裡泡了會兒,渾身熱騰騰的,穿好睡袍後又從出水口接了兩個個熱水袋,將其中一個放到薩爾阿波羅的被子裡烘著。然後他走向旁邊的床鋪,...-

小而馥鬱的庭院,夕陽鋪在地上,暗褐而芬芳。

“這些冇有骨頭的生物,都有著堅硬的外殼,真是奇怪。”伊爾弗特捏碎了一隻蝸牛殼。

他身旁的薩爾阿波羅則是一臉嘲諷:“更可笑的是,這些無用的生物竟然還妄圖侵蝕我們的領地,就像那些愚昧的平民,總想著用他們的無知來挑戰我們的權威。”

一片陰雲蓋了過來,古蘭茲家族的兩位少爺隻得匆忙回到城堡裡。

祖傳的城堡裡,隻有一名年邁的管家和一名做飯女傭和一個看門的。

古老的淺灰色石磚壁外,四周都被簌簌作響的高大樹木圍著,坐落在林中山穀間。

一間間房間都空無一人,甚至大部分都落灰了,隻放些古老的傢俱,走廊樓梯裡頭到處懸掛著畫像,證明著這座城堡曾經的輝煌。

一個貴族家族如今隻剩下十六歲的雙胞胎繼承人,靠著封地稅收,日子也過得將就。

餐廳裡,壁爐劈裡啪啦的發出熱氣,年少的兄弟倆各坐餐桌的一頭,享用著池塘捕到的烤野鴨。

“乾脆讓管家把庭院裡的花都賣了,用那筆錢種草藥?”伊爾弗特用刀叉給鴨肉脫骨,“中午的小報上說,王國的城鎮裡又起了瘟疫。”

“他們的愚蠢,正好可以為我們帶來豐厚的利潤。這些平民,總是那麼容易被恐慌驅使,真是可悲。”薩爾阿波羅優雅地端著一杯熱蘋果酒,輕蔑的瞥了一眼放在軟椅上的報紙封麵。

“就這麼辦吧。”

伊爾弗特搖了搖鈴,管家過了會兒才推開門過來。薩爾阿波羅在哥哥說完之後,又對管家吩咐了該種什麼草藥。

管家收拾完刀叉也回去睡了,薩爾阿波羅睡覺前總是在書房研究鍊金術書籍,這個時代,研究鍊金術的人也得懂得哲學和藥學。

伊爾弗特總會在旁邊點根蠟燭,在曆史悠久的藏書閣裡抽幾本戰爭書籍來看,偶爾也會看些詩集小說。

窗外大風颳的樹枝發出淒厲的聲響,初春都弄出了寒冬的味道。

坐了會兒感覺眼睛酸澀,伊爾弗特隨手拿了本詩集,想要帶回臥室看。

伊爾弗特將自己的一盞蠟燭放到薩爾阿波羅背後的桌子上,讓他看書的光線更明亮,夾著書就慢慢踱出了書房。

城堡裡能用的房間不多,他們兄弟住在一個臥室裡,最起碼東西齊全,也不會有灰塵。

伊爾弗特在房間的小浴池裡泡了會兒,渾身熱騰騰的,穿好睡袍後又從出水口接了兩個個熱水袋,將其中一個放到薩爾阿波羅的被子裡烘著。

然後他走向旁邊的床鋪,坐靠在鬆軟的靠枕上,小腿下放著包著毛毯的熱水袋,懶散的看起了他拿來的書籍。

-我曾夜晚上門

-同孕婦幽會

-也曾讓年輕的母親把吃奶孩子拋在一邊

-孩子在身後哭

-她轉過上半身

-那半身在我身下卻不肯動彈

“......”伊爾弗特搓了搓散落在肩膀的髮尾。

估算著弟弟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伊爾弗特將床幔細細放下,想了想還是掐滅了床頭的蠟燭。

朦朧的夜幕,長髮如金絲,隨呼吸而激烈起伏,晶瑩的汗珠滑落又隱去。

突然走廊腳步聲響起,伊爾弗特也不在意,但是一想起書裡的情節,他興致上來眼神迷離,詭秘的羞恥感湧上心頭,更加放大了感官,伊爾弗特手卻不停。

走廊並不短,但也不會走太久。

薩爾阿波羅推開門,手裡的燭台微弱的燈光隻照亮了他的周圍,他一進來就發現另一張床鋪傳來的動靜,平靜的轉身去換睡衣。

那種緊張又刺激的刺激感隨著進門而消散,伊爾弗特不耐煩的用拇指搓了幾下,顯然還冇解決問題--剛剛升的太高,陡然降下去反而冇完冇了了。

“哥哥。”薩爾阿波羅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打破了伊爾弗特的思緒。他睜開眼睛,隻見薩爾阿波羅已經換好了睡衣,正坐在床邊,與他那雙相像的眼睛看著他。

伊爾弗特愣了一下,隨即感到有些尷尬。他輕輕咳嗽了一聲:“薩爾,你回來了。”

薩爾阿波羅微微一笑,他點了點頭,說:“我在書房裡待得太久,有些累了。不過,你現在看起來有些不太一樣。”

薩爾阿波羅掃了一眼伊爾弗特床邊的詩集,不禁嗤笑:“因為看了這種無聊的東西?”

伊爾弗特被他的話刺的有些不悅,但也冇有發作,月光下,隻是慵懶的抬手捋了捋自己的金髮:“越過那道道德的邊界,彷彿置身於一場罪惡和激情交織的宴會......可惜冇有儘興。”

“古蘭茲家族的長子原來喜歡有夫之婦。”

“那倒不是,兄弟。”

“嗯?”薩爾阿波羅挑了挑眉,下一秒床頭的燭台被吹滅,黑暗之中有種濕潤的觸感貼在了他的鼻子上。

“嘖......太黑了。”伊爾弗特的聲音在極近的地方響起,乾脆貼著鼻梁往下細細嘬吻,甚至間隙擠出來幾句話:“我喜歡的是刺激的情感,背德是其中最刺激的,兄弟”

薩爾阿波□□脆抱著他躺下,“真是不錯的晚安吻。”

一絲輕微冷風從半開的窗戶鑽入,床頭帷幔卻獵獵作響。

-將自己的一盞蠟燭放到薩爾阿波羅背後的桌子上,讓他看書的光線更明亮,夾著書就慢慢踱出了書房。城堡裡能用的房間不多,他們兄弟住在一個臥室裡,最起碼東西齊全,也不會有灰塵。伊爾弗特在房間的小浴池裡泡了會兒,渾身熱騰騰的,穿好睡袍後又從出水口接了兩個個熱水袋,將其中一個放到薩爾阿波羅的被子裡烘著。然後他走向旁邊的床鋪,坐靠在鬆軟的靠枕上,小腿下放著包著毛毯的熱水袋,懶散的看起了他拿來的書籍。-我曾夜晚上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