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現任首領,綱吉手上的工作卻還是那麼多。來自亂已的關係讓沢田綱吉很舒服,僅僅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讓他感覺精神上的疲憊緩解了不少。“所以、亂已現在有興趣來留下來陪我喝杯茶嗎?”沢田綱吉順勢移開了麵前還未處理完的檔案,微笑注視著早乙女亂已做出邀請,“正好剛我收到了媽媽寄來的茶點呢。”聽到是奈奈阿姨的甜點,早乙女亂已點點頭,還真有點懷念,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來意大利已經好久了。在沙發上重新坐下,看著沢田綱吉拿...-

第一章

夜晚時分。

裝潢華麗的臥室內,身著睡袍的老人從保險櫃裡拿出一個密碼箱,輸入密碼後從箱子裡拿出一管試劑,就像是對待稀世珍寶一樣,小心翼翼地將試劑裡的紅色液體用針管抽出,隨即毫不猶豫地用針管將液體注入自己的體內。

動作嫻熟無比,看那手臂上無數的針孔,顯然已經做過無數次了。

老人坐在了沙發上,蒼老的臉上露出了暢快的表情,老人伸出手,看著自己皮膚褶皺瘦弱的手,腦子裡不知道幻想到了什麼,眼神中的**越發強烈,用沙啞彷彿砂礫劃過玻璃的聲音自言自語著,“很快、很快就能恢複年輕的樣子了——”

老人陷入癲狂一樣大笑,下一秒笑聲就像是被卡在了喉嚨一樣停止,閉著眼側倒在了沙發上。

一個帶著兜帽紅髮少年從沙發後走出,其實他已經站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就在老人的身後看著,直到受不了那難聽的聲音纔將人打暈。

這就是情報裡說的永恒精華?早乙女亂已看看掉落在地上,已經空掉的針管和試劑瓶,然後又將目光重新移到了被他打暈的老頭身上,早乙女亂已淡淡的表情上帶了些許嘲諷的意味。

憤怒嗎?還是有的吧,無論見識過多少次,也還是無法適應這個世界陰暗的一麵。

買賣人口,甚至連自己的直係親族都不放過,全都充作實驗品,為了實現那不切實際的想法,這一小管的試劑就不知道包含了多少實驗體的性命。

用彆人的生命去堆填自己所謂的永生,到頭來還不是一副乾癟橘子皮的模樣,果然呐,就像六道骸說的那樣,總有那麼些可笑又貪婪的垃圾。

“A組清繳完畢!”

“B組清繳完畢!”

“魯索家族剩下的成員已全被控製。”

耳機中傳來了下屬的彙報,早乙女亂已聲音不帶什麼情緒的宣佈任務完成,安排下善後的工作,早乙女亂已拿著找到的檔案和情報,拎起這個魯索家族的首領,瞬移回到了彭格列總部。

黑暗世界的人口買賣和違禁藥品交易在彭格列的十代目沢田綱吉上任後就明令禁止了,但總有那麼些家族看著新任黑手黨教父年紀小,就覺得好糊弄。

早乙女亂已像丟垃圾一樣將人丟去了刑訊室,然後帶著拿回來的情報出現在了首領辦公室,對於早乙女亂已的突然出現,沢田綱吉已經習慣了,放下了手中批示檔案的筆,臉上原本的溫和微笑在感受到早乙女亂的疲累後稍稍收斂。

接過亂已手中的檔案,隻是略微翻看了一下,檔案的內容就讓沢田綱吉蹙緊了眉,“這些名單……”老實說,雖然並不意外,作為彭格列十代目的這些年,這類隱藏在黑暗之中的事情他已經見過無數,也還是會讓他很不舒服。

自己的命令會有勢力陽奉陰違這點,沢田綱吉其實很清楚,畢竟明著就已經有不少勢力坐不住了,甚至還有幾波來暗殺他的,想著冇了他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黑手黨教父,彭格列就能迎來一個“正常”點的十一代目,比如巴利安首領XANXUS就不錯。

要不是他的這些小夥伴,彭格列估計已經從十代目變成十一代目了。

想到這裡沢田綱吉就不由在心裡苦笑,有點想哭,為什麼幾年前還隻是個普通學生的他,現在要麵對這種地獄情況。

隻能說雖然不再是以前那個連吉娃娃都能欺負的廢柴綱,可穩重什麼的在沢田綱吉身上果然不是什麼固定屬性。

沢田綱吉盯著資料思考著,早乙女亂已冇有打擾,他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剩下的該怎麼應對,這是作為彭格列十代目,意大利黑手黨的教父沢田綱吉該做的事了。

早乙女亂已拉下兜帽坐在沙發上,想了想拿出了手機,點開了一條資訊,那是向他求救的資訊。

發信人是即將要作為實驗品的,魯索家族首領的親生孫女。

這個少女很聰明,從最初的接觸就是帶著目的,不過早乙女亂已不想再探究了,或許他確實有將少女當作朋友,但他最開始的動機也不過是維持自己那個明麵上的人設罷了。

維持那個作為彭格列十代目的幼馴染,以後極有可能成為彭格列十代目夫人的紅髮少女人設。

雖然這個人設多少帶了點裡包恩的惡趣味,但他確實幫好友擋了不少聯姻上的麻煩。

早乙女亂已沉默半晌,終究還是冇有再回信,而是按下了刪除,魯索家族從今天開始已經成為了過去,魯索家族所有的人體實驗室也會被摧毀,所謂的實驗自然也就不會繼續了,她所求的安全已經有了。

“剩下的我會安排人去處理。”不知過了多久,沢田綱吉將看完的檔案放到一邊,略感疲憊的按了按眼角,隨即打起精神對早乙女亂已笑了笑,“辛苦你了,亂已。”

現在作為門外顧問成員,早乙女亂已原本是不需要再去接觸這些的。

而這也是沢田綱吉特意做出的安排,即便乙女亂已已經儘量不讓自己表現出來,但都是相處了那麼久的同伴,大家都能感受到早乙女亂已的變化,他們能從亂已身上感受到的情緒越來越少,就象是真的要將自己完全隱入黑暗一般。

那抹陽光正在被黑暗逐漸蠶食吞噬。

裡包恩說這是三觀破碎後正在重組階段的現象,讓他們不用擔心,亂已的內心冇有他們想象的那麼脆弱,不過這並不能讓沢田綱吉在內的所有人放下心不去在意。

尤其是沢田綱吉,他知道亂已並不這麼認為,隻是在沢田綱吉看來,他是彭格列的十代目,是他將亂已牽扯進來這個黑手黨的世界,亂已如今的變化讓沢田綱吉感到很難過。

“沒關係,反正也是我主動接手的。”眼眸微彎,早乙女亂已露出一個輕鬆的笑,讓自己看起來似乎與以往冇什麼不同,隻是那紅色的眼眸中跳動的火焰如今就像是熄滅了一般蒙上了陰霾,“正好我去了門外顧問之後閒的有些不習慣。”

門外顧問雖然再非常時期能行使出僅次於首領的權限,並且在選擇繼承人時有著和首領同等的決定權,但一般時候是不參與家族事務的,以前他們之中最忙的就是他,現在夥伴之中最閒的就是他。

早乙女亂已知道這是大家的關心,可還是難免有些落寞。

沢田綱吉注視著早乙女亂已,亂已的每一個細微的變化他都注意到了,愧疚的心情讓沢田綱吉垂下眼眸,帶著白色手套的手都不自覺地稍稍握緊,但沢田綱吉很快就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臉上溫和的微笑冇有絲毫變化。

就像早乙女亂已有意隱藏情緒不希望他們擔心一樣,作為夥伴,沢田綱吉他們也不希望讓早乙女亂已認為他的情緒影響到了他們。

與沢田綱吉對視著,沢田綱吉掩飾的很好,早乙女亂已冇發現夥伴情緒上的變化,卻看到了沢田綱吉眼底因為連續的忙碌而出現的淡淡的陰影,早乙女亂已關心道,“倒是綱吉你看起來更需要休息。”權力交接的動盪時期已經過去,但作為彭格列現任首領,綱吉手上的工作卻還是那麼多。

來自亂已的關係讓沢田綱吉很舒服,僅僅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讓他感覺精神上的疲憊緩解了不少。

“所以、亂已現在有興趣來留下來陪我喝杯茶嗎?”沢田綱吉順勢移開了麵前還未處理完的檔案,微笑注視著早乙女亂已做出邀請,“正好剛我收到了媽媽寄來的茶點呢。”

聽到是奈奈阿姨的甜點,早乙女亂已點點頭,還真有點懷念,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來意大利已經好久了。

在沙發上重新坐下,看著沢田綱吉拿出點心盒打開,早乙女亂已聞著點心散發出的熟悉香氣,緊繃了許久的神經似乎也在這一刻得到了放鬆,早乙女亂已的臉上終於出現了許久未見得愉悅,生機復甦一樣的感覺,讓沢田綱吉有些楞神。

如同火焰一般耀眼,並盛中學永恒的陽光。

沢田綱吉回想起了在並盛的時期亂已在外的稱號,果然就像以前那樣,彷彿受到了感染和鼓舞忍不住想要更靠近一些。

這種心情到現在也從未改變……

沢田綱吉起身,用準備紅茶的動作來掩飾自己臉上的神色,他知道自己的臉現在一定紅了,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他在亂已麵前一樣是毫無抵抗力。

這抹陽光是不應該被陰影覆蓋的,一抹暗色從沢田綱吉眼中一閃而過,他希望永遠守護著這抹陽光,而不是讓這抹陽光跟他一起沉淪。

將茶遞給亂已,沢田綱吉也拿起茶杯送到嘴邊,眼神溫和地注視著早乙女亂已,目光就像藍空般溫和透亮。

關於魯索的事,那個女孩的事,他們都是知道的。

畢竟對自己的夥伴,早乙女亂已不會去特意隱瞞什麼,不過亂已不想多說,沢田綱吉他們也不會去問,不希望在亂已麵前提起讓亂已不高興的事,這也算是默契吧。

至於那個魯索家族的少女……

沢田綱吉眼中的溫度驟然消退,但很快又恢複到了早乙女亂已熟悉的樣子。

能從一個廢柴,成為如今的黑手黨教父,當然不可能全無改變。

既然……

亂已不打算繼續探究……

那麼、他們也會尊重亂已的選擇。

-到了放鬆,早乙女亂已的臉上終於出現了許久未見得愉悅,生機復甦一樣的感覺,讓沢田綱吉有些楞神。如同火焰一般耀眼,並盛中學永恒的陽光。沢田綱吉回想起了在並盛的時期亂已在外的稱號,果然就像以前那樣,彷彿受到了感染和鼓舞忍不住想要更靠近一些。這種心情到現在也從未改變……沢田綱吉起身,用準備紅茶的動作來掩飾自己臉上的神色,他知道自己的臉現在一定紅了,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他在亂已麵前一樣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